東北角的女王頭(下)

她踩踏的神力牽動了這山脈,使得這山脈所及的範圍發生了地震。平時她緩緩地走着,也不過就是輕微的有感地震,但她現在重重地踏着,踏出來的力量比起純粹是水組成的他巨大很多。

 

 

小島北部本來就有火山噴發,這下北海岸終於承受不了她的踐踏,地殼底下深沉的岩漿猛地往上衝,迸發了出來。

 

 

 

 

這一切,島主和海神都看在眼裡。海神向天借雷,轟隆隆地吼了好幾聲以示威嚇,終於制止了他們,而此時島主也平息了地震和火山噴發。經過簡短地討論後,海神決定將少年工匠調離這個海岸。少女山神試圖再度引起地震和火山噴發來抗議,卻無法使力,她的神力被島主壓制了。

 

 

「想想妳管轄的生靈。」島主冷冷地警告後離去。

 

 

 

 

少女山神頹然坐下,靈魂被抽走的她渾身都失了力氣。她的臉上蜿蜒着淚,沙石混合成的淚。海神強制拉着少年工匠離去,他頻頻回頭,本身就由海水組成的他,臉上的淚集結了海的鹹。

 

 

之後這裡調來了另一位工匠,少女山神只有在第一次看見他時,特地請求他不要改造那些已雕塑好的岩石,之後就再也沒開過口了。少女山神依舊坐在這個海岬,向有時會經過這裡,隨意出手在岩石上雕下一筆的風之工匠詢問少年工匠的消息,但他總是默默搖頭,快步離去。

 

 

他只帶走了少女山神的哭聲,不由得地四處散播着她的哭聲,因為他是風。

 

 

每次路過這海洋的另一端時,他也聽到了附和着的哭聲。

 

 

 

 

少女山神再也沒起過身。她管轄的山保有她的神力,能自行運作,這山上的生靈也能各自過着自己的生活。

 

 

她年復一年地坐在這裡,動也不動,她的心逐漸死去,她岩石般巨大的身軀化為這山脈的一部分,海岸線一年年後退,但當初少年工匠留下來的岩石雕塑都還保留着,包括那座少女人頭。

 

 

當年她在海邊跳舞打鬧時,一隻鞋掉了下來,之後她也無心去撿,就這樣留在那裡,隨着歲月逐漸風化成岩石。

 

 

神是不會死的,只有神能殺死神,少女山神的悲傷讓自己慢性自殺了。

 

 

少女山神死去後,風之工匠終於忍不住告訴了少年工匠,海神受不住少年工匠的請求,允許他回去瞻仰她的遺容。

 

 

 

 

少年工匠跪在這海岸上痛哭失聲。他一直後悔自己當天不該邀請她起來跳舞,他忘記了她是山神,那樣過度地重重踩踏必然會引起嚴重的後果,她這樣因他而死,而他永遠失去了她。

 

 

向來沉默的風之工匠開口了,「最近我路過東北方那帶狀群島時,聽到了一首歌,叫做「千風之歌」,送給你,我想這應該會是她的心聲。」

 

 

請不要佇立在我墳前哭泣

 

我不在那裡   我沒有沉睡在那里

 

化為千風   我已化身為千縷微風

 

翱翔在無限寬廣的天空裡

 

 

秋天   化身為陽光照射在田地間

 

冬天   化身為白雪綻放鑽石光芒

 

晨曦升起時   幻化為飛鳥輕聲喚醒你

 

夜幕低垂時   幻化為星辰溫柔守護你

 

 

請不要佇立我墳前哭泣

 

我不在那裡   我沒有离開人間

 

化為千風   我已化身為千縷微風

 

翱翔在無限寬廣的天空裡

 

 

化為千風   我已化身為千縷微風

 

翱翔在無限寬廣的天空裡

 

 

風之工匠唱完後,地表隱隱傳來了地鳴。

 

 

 

 

自此之後,少年工匠請調回來了這裡,之後島神派來了一位新的山神,不過兩人從不交談。如今海岸線後退,少年工匠已不大能雕得到岩石,所以他年復一年地刻劃着岩岸,他看着當年自己雕塑的少女人頭跳舞,對着她跳舞,為她而舞。

 

 

人類來這個海邊欣賞他雕塑的岩石,讚嘆他的鬼斧神工,也時時聽見了他嗚咽的悲泣。他的巧手至今仍舊雕着這岩岸,他的歌聲和哭聲依舊和地底低不可聞的哭聲應和着。

 

 

千百萬年前,俊雅清瘦的少年工匠,在高貴絕麗的少女山神面前,打造這個美麗的海岸,雕塑出這些美麗的岩石。千百萬年後,這些岩石留了下來,成為了現在的野柳。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