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被愛

    在我的觀點裡,愛與被愛是相同的。

 

    何嘗不是呢?

 

    雙方都是渴望著愛,只是一個主動一個被動,其結果是一樣的。

 

 

*                     *                     *

 

 

    秋天有日,天外下著雨,百般無聊的窩在我們兩人的小窩裡,而我百般無聊的碰出這句話。

 

    「如果你劈腿,我會把你──」我在脖子上做個從左到右的橫切動作。他看一眼笑了笑,卻繼續不以為然的抽著煙。

 

      我將手環抱於胸前,有些不開心地努嘴,然而他看見了。

 

    他迷人的臉龐,加上醉人的嗓音說道,「如果妳劈腿,我會,這樣──」他熄了煙,攤平左手,右手從左手掌心往下墜。

 

    翻了個白眼,我說,「你屁,最好你會去跳樓!」

 

    他想了想又繼續回我,「對,我不會──」

 

    我做個“你看吧”的經典表情,他走過來坐在我身後,伸手從後方環抱著我。

 

    其實大多情侶覺得面對面抱感覺比較好,我卻喜歡他從後面抱著我的感覺,因為這樣我可以窩在他的懷中,盡情的撒嬌,而且重點是,很溫暖。

 

    尤其在這種涼涼的秋天,更是種上好純天然的暖爐。

 

    「哼,就知道。你這沒良心的大壞蛋!!」我試著掙脫那令我眷戀的溫暖,因為我現在正耍脾氣中。

 

    他輕笑著,把我抱的更緊了,讓我整個人都圈在他的懷抱中。

 

    「對,我是不會。但──」我停止了掙扎,看看他是如何回答。

 

    他將我的頭貼緊他的左心膛,他胸膛隨著他說話的起伏而震動。

 

    「但,我的心,會去跳海、跳樓、從高處直直落下,讓妳看看妳如何讓我的心淌血。」甜言蜜語──可我就是喜歡。

 

    我不語,靜默好幾秒,他就將頭埋在我的頸窩,竊取屬於我的氣味。我曾向他說這舉動真是變態,但他一句話就讓我投降“管他的,我愛就好”

 

    果然,女人真是種虛榮的動物,總是喜歡花言巧語。

 

    然而我猛然睜開他的手,離開他的懷抱。

 

    他錯愕,但很快的那雙桃花眼再度開心的瞇了起來,因為我主動獻吻。

 

    其實只是因為這個下雨天,我沒事找事做,想要做做運動罷了。

 

    女人阿,決不容許自己身上多幾倆肉的。

 

    之後的運動是什麼,可想而知。

 

 

*                     *                     *

 

   

 

    冬天這日,天外下著雨,我的心也在下雨,甚至颳起強級颱風。

 

    「對不起。」這是他說的第一句話。

 

    為什麼?

 

    很簡單,因為他,劈腿──

 

    「為什麼對不起?」我很平靜的問著。

 

    「別這樣,我希望妳可以找到更好的人,我配不上妳。」

 

      配不上我?那我該去找誰,電視上的明星?我想這樣問,但是為了我自己僅存的自尊,我選擇沉默。

 

    「我說過,你劈腿我會──這樣。」我再次重複了那個動作,只是這次卻不是鬧著玩了,我真的很想那樣。

 

    他不說話,那雙桃花眼被垂下的睫毛掩蓋。

 

    「但是──」他抬起了頭,眼裡那期盼的眼光深深刺痛著我。

 

    我想我心裡的颱風雨,需要停止了。

 

    完全停止。

 

    「我不會這麼做──」我停頓了下,緩緩道出我的謊話。

 

    「因為我們之間已經沒有愛情,剩下的只是殘影的餘溫,沒有愛情何來的劈腿二字。」

 

    很好,我看見了他眼中有的痛楚,很開心。  

 

    我知道,他愛過我,而且是很愛很愛的那種。

 

    但是who     care?

 

    全都已經結束了,不是嗎?

 

    他痛,關我屁事?

 

    「我──」

 

    「很開心認識你,但對不起,我們分手吧。」我快速但優雅的拿起身旁的包包,快步走出咖啡廳,不理會他的叫喊聲。

 

    對不起,分手吧;很抱歉,分開吧──

 

    但是謝謝你,愛過我,還有讓我愛過。

 

    現在,我很好。眼淚會幫我,幫我理解愛與被愛的幾何問題。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