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瓷香爐緩吐出一縷輕煙,深紅桌上白紙似雪,墨筆無聲落下,一豎為骨,一勾化葉,輕勾緩轉間墨色牡丹綻放在白雪之中,身無豔色,卻富貴如常,不聞嬌媚花香,卻聞清雅檀香。

 

 

青玉冠蒼錦帶垂落而下,更襯黑髮似墨,雙眉如劍冷峻無比,半掩鳳眸中無一絲雜念,唇瓣輕抿似笑非笑,修長指節輕握墨筆,在雪白紙上一筆一筆勾勒出朵朵盛開牡丹。

 

 

一陣清風吹入半開窗櫺,紙輕揚而起,牡丹旁染上一塊墨色,似霧如雲。

 

 

一聲輕笑,筆尖輕浸硯台,再落紙上,幾筆勾勒便成大石,一朵牡丹半掩嬌容。

 

 

窗外再度吹進一陣清風,桌前的人卻已收筆,低頭望著桌上畫作。

 

 

粉嫩桃花隨風而來,輕輕落在墨色牡丹之上,更顯嬌柔姿態。

 

 

修長的指輕捻桃花,鳳眸裡笑意更深,富有磁性的嗓音慵懶響起。

 

 

「春天,來了。」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