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並不)期待寂寞/We are (not) alone

 

最近要寫的東西變的很多。像是這個承接在蓬萊騎士故事之後的「幻想之心」啊;或是卡在幻想之心前面額外想寫的妖妖夢前傳故事「西行之劍」啊;或是這個已經開始畫圖與編輯作業,下次FF場就要推出的「犬咲夜Station─藍─」啊;或是這個想了很久卻兩次都沒寫的很好,正在挑戰第三次的古代神話巨大機人作品啊;或是這個因應時事的末日預言什麼的啊。其他還有一大堆作品的大綱全部堆在我的桌面上,床頭也堆了十幾本書沒看完,甚至還有一個我期待很久的PSP遊戲被萬惡的SONY卡在PSN的雲端運算上一直下不來!

 

絕望啦!我對一切事情都沒辦法瞬間且順利完成的世界絕望啦!

 

說是這麼說啦,可是我為什麼會對這種事情絕望,或著說,無論是好是壞,總之有所感覺呢?

 

因為我們一切的行動與行為,都必然與世界的某些地方產生關連。

 

就算是單人的遊戲,也必然得跟製作遊戲的人們產生聯繫。

 

就算是看似一人就能完成的小說寫作,也勢必得與讀者接觸才能真正完結或展開作品。

 

曾經我很習慣並享受──其實現在也是──「一個人獨處」時那清涼透心的透明爽快感,認為在這個只有我一個觀測者的宇宙裡,不需要任何「我」之外的雜質與雜音。

 

但事實上,當我開始觀察這個宇宙,並且試著模仿這個宇宙去製作──也就是說,拍照、寫文章、寫小說等等的──某些東西出來的時候,我的宇宙就必然不可能是單獨存在的獨立宇宙了。

 

更進一步地講,當我們終於忍不住去製造些什麼東西出來時,我們就已經不期待一個人的寂寞。

 

有看過EVA的人也好,沒看過的也罷,我希望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人可以知道,在EVA最新的劇場版電影動畫裡,出現過這麼一個副標題:You   are   (not)   alone。

 

我們的寂寞與不寂寞同時成立,一如實相與空相互相生倚,端看我們所觀察到的是宇宙的哪一個面向而已。

 

 

但是,請不要忘記。

 

 

當我們開始觀察宇宙,就已然不期待只存有自己的孤寂。

 

 

我們(並不)期待寂寞/We   are   (not)   alone。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