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他釀成一壺酒

 

時光荏苒

 

卻怎樣都放不陳

 

古書說:原因出在沒有蟲

 

睡夢中滿罈滿罈的蟲從酒裡爬出

 

變成我的樣子

 

然而酒還是沒有陳

 

大紅封條伴隨字跡及容顏的風化

 

碎成下酒小菜的風華絕代

 

一塊塊,像凍僵的脂肪抖不起

 

滿身的油花

 

如果能再炒盤翠綠的青菜……多好

 

可過客問我點醋

 

倒把他拿走了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