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食男ㄉ紀事{耶穌}

踏出公司大門,他以為世界會理所當然的寧靜。

 

叭-------------------------------

 

一聲長嘯喇叭聲震碎了他想要的片刻安寧,抬頭朝標著時間方向望去,市區街道的來往車潮是否也如同他一樣,為了趕工而忙碌到超過晚上十二點還在外頭徘徊呢?

 

隨手招了台計程車,上頭明明掛著空車,卻又再一次由他面前呼嘯而過,但習慣的事,正打算攬下一台時,車停止在不遠處,半信半疑的他拿著公事包緩緩走近。

 

車窗此時搖了下來,咀嚼口香糖的嘴問著:「要去哪裡啊?」

 

「那個…中華街一…」

 

「好吧,上車」司機先生道。

 

「謝謝!」

 

車內沉靜的空氣一直陪同到了他抵達目的地,下了車,拖著疲憊軀殼來到他住的公寓第三層,他決定好等會澡也別洗了,直接躺下好好睡上一覺,按下密碼正準備進屋,那門卻還是硬生生的卡在原位,連按了三次們依舊是錯誤訊息回應。

 

終於,他決定敲門,「曉萱!」

 

門在五分鐘開啟了,一身穿著性感睡衣的她,跌跌撞撞的撐在門邊。

 

「妳喝酒了喔?」

 

「是啊,慶祝終於可以擺脫你了!」她左手拿著酒瓶一口接一口灌入。「今天是我們在一起一年時間,你給我忘記了!」

 

「妳別再喝了…」他搶過酒瓶,拉著她的手要進屋。

 

「等等,誰准你進門了!」她抽離開男人的手,從身後拉了一袋行李,「聽著,我們玩完了!」

 

男人還不及反應,門再次無情被關上了,而這一回他知道門要開啟也只能等到明天早晨,等到她清醒些,才能夠好好解釋。

 

拖著行李,他走出公寓,不管怎樣他現在只想找個地方好好睡上一覺,抬頭望了一下四周,高樓大廈卻沒一處是他可容身之地,但也許是老天可憐了他,男人覺得耶穌離他越來越近,那距離就像是隨時都會倒在他身上。

 

不,說正確是一個畫有耶穌像的刊版在十秒後安安穩穩躺在男人身上,而諷刺的是刊版上標著:信我者,得永生

 

男人吐出最終一句:阿門!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