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食男記事集[女魔頭]

唉,你好嗎?

 

猶疑了半天,始終都說不出這樣一句如此簡單的話。

 

他看著那個女人許久,就像是欣賞一幅畫似,品味著至頭到腳的美感,或許旁人無法體會一個笑開會爆牙的女人到底哪來魅力,但他就是被眼前這樣怪異女人給深深吸引得無法至拔,也許是那女人額頭上覆蓋的瀏海,會引導人錯亂的以為它仍是稚氣的學生,實質上女人已年過三十,生過兩個孩子還有她離了婚,所有最糟糕條件都在她身上。但他卻覺得這樣的她如此與眾不同,但這不是愛,他比任何一個人都還清楚...

 

他的手拉開了第一層抽屜,拿出了一包即溶咖啡,依稀聽見沙漏的聲音,顯然他抖動太厲害了,粉末聲音與心跳在舞動節奏,碰碰碰!讓一旁人不免側耳聆聽由哪個方向傳來如此規律的吵雜聲。

 

「什麼事?」女人卸下眼鏡,面無表情的盯著男人看。

 

「這個咖啡很適合組長,我覺得-」

 

「謝謝。」男人話才說了一半,毫無意外得又被卡住了。

 

男人的腳緩緩挪動,還踏不出一步又轉了過頭。

 

「還有什麼事嗎?」女人問。

 

「那個…今天晚上我可能要早退,因為…」

 

 

因為他有事必須要離開...他實說不出這些字言

 

「等等,我有說不給早退嗎?」女人沾滿口紅唇笑了一會。

 

他臉上閃過一絲喜悅說:「不是的,我想還是給你通報一聲。」

 

「Mr.許,你的私事我不便過問,但是公司近起也受到經濟風暴威脅,我想你因該很清楚這事的嚴重性吧。」

 

垂下頭,男人乖順的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在鍵盤上敲了幾下…

 

唉,看來一點也不好,他盯著女人暴牙,耳裡聽著滴答流轉的秒針,忽然明白即使她身上涵蓋了全世界女人最糟糕的條件,但只要一天她是他的上司,在他眼裡就是一個獨一無二的女人……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