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下)

~三個月後~

 

 

      「多謝師傅的教導,這三個月來弟子確實已非昔比。」

 

      「好說,好說,師傅我自己還得多練練,你自己在外面多加小心。」

 

 

        帶著三個月來一直陪伴他的曬衣棍,阿昏離開了生活許久的家鄉,揮別送行的村長與家人,踏上成為大俠的旅程。

 

 

        送走阿昏後,村長找上了常老先生。

 

      「老蛇啊。」

 

      「那是意外,我本來只想把他戳倒,結果他自己撞上來,就這樣躺了三個月才好。但這三個月裡只靠那根曬衣棍過日子,他也確實練出了點東西來。」

 

      「原來你也會失手啊?」

 

      「我需要再多鍛鍊一些時間。」

 

      「你覺得那孩子……會遇上什麼事呢?」

 

      「還不就是那些事情。」

 

      「三十秒就能說完的嗎?」

 

      「我練到二十九秒半了。」

 

      「這麼厲害?」

 

 

 

        戳功初成的少年阿昏帶著好伙伴曬衣棍離開家鄉,來到一處陌生的縣城,城裡的百姓遭到地方官無情的欺壓榨取,每年必須上繳七成的收入作年貢,人人苦不堪言又不能言。看不下去的阿昏聽完百姓的片面言詞,便出手戳死了可惡的地方官,在該城百姓的夾道歡迎下風光離去。路上,原本擔任地方官保鏢的七情刀與六慾劍在山腰的小野店堵上了阿昏,因為阿昏輕輕鬆鬆就穿過他們戳死了雇主,讓他們面子掛不住,要來跟阿昏分個高下死生。可惜武林的稱號不敵現實的殘忍,縱於七情、忙於六慾的七情刀與六慾劍完全不是阿昏的對手,再次被阿昏一戳轟下。

 

      「您如此強大,請讓我當您的小弟永遠跟隨您!」

 

      「什麼強大,是無敵!大哥神勇蓋世!賤人在下我終生永世都是大哥忠實的狗!」

 

        收服七情刀與六慾劍兩個小弟的阿昏,也從這兩個小弟身上得到了江湖武林全體正派人士正在圍剿萬惡魔教總壇,卻僵持不下的消息。前往萬惡魔教總壇的阿昏瞬間戳死了所有的萬惡魔教相關人士,獲得正派江湖武林人士的一致支持,就這麼成為了武林盟主。

 

      「大哥成為武林盟主這麼辛苦,管理底下那些人的工作就交給小弟負責吧!」

 

      「大哥當上武林盟主真是辛苦萬分,現在就好好休養,讓我這隻狗代勞,處置那些膽敢違抗大哥的蠢物!」

 

        只知道戳,不知道現實險惡的阿昏很快就被架空,原本屬於武林盟主的權力全被旁人瓜分,只剩下一堆爛攤子跟麻煩掛在頭上甩不開,搞到最後甚至讓原本擁立他成為武林盟主的正派人士群起圍攻,事實上這些都是旁人爭權奪利過程白熱化的最後行動。

 

      「死吧!小鬼!理由你知道,我知道,獨眼龍也知道!」

 

      「誰是獨眼龍啊?」

 

逃出武林盟主寶座的阿昏想要回家,路上再次經過最初的那座縣城。城裡現在沒有壓榨百姓的可惡地方官,而是換成了魚肉鄉民的可惡山賊。山賊每年要從城裡搶走七成的年收當保護費,讓百姓苦不堪言又不敢言。

 

      「回想起來,當年的地方官其實人還不錯啊。」

 

      「就是有個混蛋把咱們的地方官戳了!咱現在才會任人魚肉!」

 

      「下次見到那混蛋定要剁了他!」

 

      「你看那個扛著長棍的小子像不像那個混蛋?」

 

      「媽的!就是那個混蛋!剁了他!」

 

        被鄉民們打了一頓悶棍的阿昏渾然不解地問著毆打他的鄉民,但正在氣頭上的鄉民根本不打算回答他任何問題。只能選擇戳出重圍的阿昏狼狽地逃出那座曾經風光歡送他的縣城,又不幸在路上被前來收保護費的山賊集團撞上。雙拳難抵四手,猛虎難敵猴群,不管阿昏戳功再怎麼高明,也不可能單棍孤身戳死整個山賊團。

 

        於是阿昏繼續狼狽的逃,死命的逃,一路的逃,就這樣逃回了家,然後把他忘記還我的曬衣棍還來。

 

 

 

      「一分四十五秒。」

 

      「呿,你還真算了啊?」

 

      「我做事向來很嚴謹的。」

 

      「我還得再練練。」

 

      「隨你愛怎麼練吧。不過老蛇啊,你剛剛說的那些……不是你自己的事嗎?」

 

      「不管時代如何流轉,戰爭如何改變,學了這種戰術的人,必然會遇上相同的事情,只有這點是絕對不變的。」

 

      「那孩子能忠於自己嗎?」

 

      「到時候就知道了。」

 

 

 

 

~三年後~

 

 

 

 

        少年阿昏渾身髒污,茫然站在常老先生面前。

 

      「回來啦?」

 

      「師傅,我不懂。」

 

      「說說看。」

 

      「我明明是想成為大俠的,可是最後卻變成了武林盟主?」

 

      「很正常。」

 

      「然後他們把我趕下來的時候還說那個原因『你知道,我知道,獨眼龍也知道』。」

 

      「理所當然。」

 

      「我救過的那些鄉民最後居然反過來圍毆我,還專打我的頭?師傅,我真的不懂啊!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成為大俠?」

 

      「一開始就說了,我沒辦法讓你成為大俠。」

 

      「那誰能?」

 

      「不知道,至少我不知道,你不知道,獨眼龍也不知道。」

 

      「到底誰又是獨眼龍啊?」

 

      「硬要說是誰的話……就是一個跟你一樣,想要成為大俠,最後卻沒辦法成為大俠的笨蛋吧。」

 

      「師傅,請告訴我為什麼啊?我到底作錯了什麼啊?」

 

      「硬要說你作錯了什麼的話……打從你來找我開始,就已經都錯了吧。」

 

      「可是我……」

 

      「還想當大俠嗎?」

 

      「不知道……我已經不知道我到底想不想當大俠了……」

 

      「你想過大俠是什麼嗎?」

 

阿昏搖頭。

 

      「想過俠是什麼嗎?」

 

阿昏搖頭。

 

      「有把我的曬衣棍帶回來嗎?」

 

阿昏交出斷成兩截的長棍。

 

      「給我賠償。」

 

      「是。」

 

      「歡迎回家,小鬼。」

 

      「我回來了,師傅。」

 

回應 (6)

球球
2015-05-16 23:3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支持
那麼「大」說不定就是一種態度
雲山
2011-03-27 13:5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那麼「大」說不定就是一種態度

大家能看的高興就是最重要的。w
俠我認為是一種哲學...XD
蒼浪
2011-03-27 03:4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俠我認為是一種哲學...XD

很幽默耶,好幾次笑出來了,好像在看有趣的電影,好多經典的對白~
回覆:2011-03-27 13:53
怪故事,不看嗎?
雲山
2011-03-26 20:3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怪故事,不看嗎?

啊哈哈哈,話說我最初寫大俠這篇的時候,只是一個瞬間閃過的念頭。雖然說英雄俠客可以消滅眼前當下的惡棍,但是真正受苦受難的那些人,真的只是因為眼前當下的惡棍才會受苦受難的嗎?
要成為表面上的俠客很簡單,靠著一股血氣之勇猛打狂幹,只要不把所有人得罪光,總會有人把你捧到天上去。
但是要真正把世間不平處處除盡--也就是俠客真正應該做到、被期待、被賦予的意義--卻不是光靠血氣就能擺平。
記得劉邦也曾經被勸過,能馬上得天下,焉能馬上治天下?大俠之大不在於打到了無數強敵,大俠之俠也不在於武功氣度無可匹敵,而是在於那能看透世間糾結萬端的關鍵處,一刀下去給他斷個乾淨俐落又不染腥塵。
Midnight Blue午夜藍
2011-03-26 20:1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看完後感覺微妙的好故事~
好故事  不看嗎?
大西磨刀人
2011-03-26 16:4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好故事 不看嗎?

阿西看到這篇故事,就自然地想起了"英雄志"作者孫曉的發言:俠就是夾,左邊是仁,右邊是義,頭頂灰天,腳踩泥地。只因存愛,所以有恨,只因心慈,所以心悲,只因成王敗寇,所以濟弱扶傾,只因天下無道,所以以武犯禁。悲怨是空、仁義是夢,只因信仰劍,所以貫徹道。

什麼是俠?俠者不與官府合汙,所以沒有醇酒美人、珍寶財富;俠者是天地的良心,所以作不到折腰媚俗;俠者是獨行的存在,所以注定一生悲苦。

看看切格瓦拉就知道自古俠者如美人,不許人間見白頭。

俠,是這世上最悲傷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