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麼一次,我想試試看。

 

 

於是,我站起身,離開腐朽的桌椅,踩踏在滿是塵埃的階梯上。

 

 

每一步都出奇的沈重與無力。

 

 

肺裡的空氣環繞在鏽蝕的循環裡,每一口呼吸都讓腳步更加蹣跚。

 

 

厚重的鐵門擋在眼前,我把雙手貼在上面。

 

 

冰冷的觸感透過手心傳來,卻無法顫動我已瀕臨腐敗的身軀。

 

 

用力一推,鐵門發出不願地嗄嗄聲響,露出一道縫細。

 

 

勉強推出可以鑽過的寬度,風早先一步竄進門內,企圖洗去我身上的汙穢。

 

 

我衝上陽臺,任由刺眼的陽光窺視我赤裸全身。

 

 

腦中的雜音一掃而空,只留下呼嘯而來的轟隆聲響。

 

 

站在欄杆上,俯瞰螻蟻般的車流。

 

 

我展開雙臂,用力呼出暢快淋漓的氣息。

 

 

彷彿今後的一切都會沒事。

 

 

天空的藍,萬里無雲的世界,都被我環抱在懷內。

 

 

如同曾倒臥在我懷中的殘弱生命。

 

 

想起的畫面令我感到一陣又一陣的快感。

 

 

現在,只需要最後一步,就能完成一切。

 

 

我兩腳劃過欄杆,旋轉翻身。

 

 

天空被我踩在腳下,此刻的我,成了世界的神。

 

 

也許,在我閉上眼之後,有人會發現我親手以鮮血完成的魔法陣。

 

 

還有獻給曼菲斯托大人的完美祭品。

 

 

至於她渺小的生命與呼喊聲,請隨著我的墮落一起帶走。

 

 

震耳欲聾。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