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本性

      第二章    本性

      翌日。

      都怪那傢伙害我一整晚沒睡好,一直夢到那一堆……算了,趁現在時間還早,班上應該沒人吧?先到教室補眠吧。

      我將教室的門拉開,一眼就看見竟有人比我早到……那傢伙坐在固定的角落,跟平常一樣很認真地看著書本,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右側臉頰貼了塊藥布,肯定是我甩他的一巴掌腫起來了,現在的他跟昨天發狂的他完全不一樣。

      阿御抬頭看了我一眼,接著推了下眼鏡微笑道:「早安,秀樹,昨晚睡得還好吧?」

      「真是託你的福,我睡得非常好!」我瞪他。不然我也不會發神經這麼早就來學校!

      「是嗎?」他把目光移回書本上裝他的好學生。

      ……裝模作樣,就不信不會有人發現你的真面目。

      我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書包才剛放下去而已,不知何時跑來站在我身旁的阿御狠嚇了我一跳--你是阿飄嗎!怎麼走路都不出聲的!

      「你別老用這種方式嚇、唔!」話還未說完,他又給我親了過來!我當下毫不猶豫地抓起我的書包朝他腦袋K去,不料他一個輕鬆閃過後,便隻手抓住我發動攻擊的手,「你、你想幹嘛?這裡是學校喔!你可別亂來!」

      「還記得我昨天說過的話嗎?」他放開我的手,並習慣性地推了下眼鏡。

      「我知道啦!我不會說出去,但請你別一直偷親我!要是被別人看見怎麼辦啊?」我生氣地對他大叫,接著用袖子擦嘴,這傢伙真是有夠變態的!

      「那別被別人看見就能親你囉?」他揚起賊笑。

      ……欠打!竟挑我語病!

      「那也不行!就算別人沒看見也不行!」

      「那要我在眾目睽睽之下親你?」

      「那也不行!不行!不行!不行!」我氣到連反駁他好幾個不行,男的親男的本來就不正常,他怎麼有臉敢說得很正常一樣!

      「你真難伺候。」他搔搔頭後,便走回自己的位子上繼續看書。

      什麼難伺候?這種事本來就不應該!還敢說我難伺候!真是@#$%^&*!才一大早而已就被他氣到說不出話來!

      帶著一肚子火剛坐下沒多久,門被打了開來,進來的人是谷川,真難得他會這麼早來。

      「早啊秀樹!你沒被天冥幹掉啊?」他一看見我便跟我問候。

      「白痴!阿御他在教室啦!」我衝過去堵他嘴。

      「偏冥圖水造啊?」谷川含糊地問。

      我想谷川想說的是:「天冥同學在啊?」他要不得的話使我不禁向阿御瞄了眼,還好阿御僅是回頭看了我們倆一眼,接著推了下眼鏡表示不介意便繼續看書。

      「呼,還好沒事……」我放手,順便往他腦袋敲一下,「你這傢伙說話怎麼老不經大腦啊?」

      「冤枉!我沒發現他也在教室啊。」谷川無辜地摸摸頭,接著不解地歪頭,「還有,你何時跟他那麼要好了?竟直呼他阿御?」

      「這……只是昨天值日時和他稍微聊了一下而已。」我嘆道,還因此自找麻煩地惹來一身衰。

      「原來他會聊天啊?」谷川驚訝。

      喂喂,阿御就算再怎麼不正常也算是個人好嗎?除了啞巴之外有誰不會說話聊天的?谷川這金毛仔雖長得像隻不良少年,但思考模式就跟笨蛋一樣。

      「碰!」的一聲,門被大力地甩開來,肯定是我們班的班長大人來了,後頭肯定還尾隨著副班長和風紀,因為他們三人是青梅竹馬。

      「大家早呀!」宇田紀香很有精神地衝進教室。

      她是我們班的班長,標準的男人婆,有著清爽的短髮,臉蛋也算可愛,但成績在班上是倒數的……真搞不懂她是怎麼選上班長的。

      「別耍憨了,天天被妳從家裡拖出來真受不了。」滕也悠二懶洋洋地走到自己的位子上,一坐下便趴睡是每天到校的慣例。

      他是我們班的風紀,有著右旁分的褐色短髮,個性冷酷卻很懶散,說話方式總愛中傷他人,聽說他的父親在警政署上班,所以他才被推選當風紀的。

      「大家早安,不好意思一大早就那麼吵。」春野櫻香帶著微笑最後走進。

      她是我們班的副班長,有著清秀的臉蛋和飄逸的黑色長髮,在成績上是唯一能跟阿御這書呆角逐一二的人,待人相當溫柔體貼,有時雖有些小迷糊但很熱心助人,在班上還是大家公認的班花呢!

      「你們早啊。」我和谷口不約而同地和他們道早。

      「你早啊!書呆子!」班長大人跟平常一樣跑去騷擾阿御,誰叫他從以前到現在對人都很冷漠,但對紀香而言反而是很好玩的挑戰。

      他抬頭看了紀香一眼,並且推了下眼鏡後便繼續看書。

      就怪他不說話的關係,所以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推眼鏡的動作被大家當成早安、午安、再見、好、沒關係……等等之類的公用語,沒任何動作就代表不同意或不屑等負面回答。

      「對了對了,你的臉怎麼了?昨天明明沒這塊藥布的說。」紀香不怕死地戳了戳他的右臉頰。

      「喲,好學生也會去幹架啊?」悠二回頭望著他。

      阿御抬頭望了回去,接著推了下眼鏡後,他突然指著我說:「他打我。」

      靠!

      這下可好了……在場的人全盯著我看,冷漠不愛說話的怪胎書呆子難得開金口了,大家肯定會一致地認為是我欺負他!要不是他昨天……我還會打他嗎!

      「野山秀樹!書呆子像是會做出什麼讓你打他的事的人嗎?你怎麼能欺負他!」班長大人先開炮火攻擊我。

      「誤會!那個……是他先……」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啊!

      「你想辯解是他先動手的嗎?他那種書呆子有什麼理由會攻擊你?」悠二挑眉。

      「不是啦!明明就是他先……」話還未說完,似乎有股涼意自脊背送上腦門……阿御那混蛋竟用昨天殺人的目光盯著我不放,而且還在偷笑!

      「秀樹啊……原來你是這種人。」谷川搖頭拍我的肩膀。

      去你的!沒事別給我湊熱鬧行嗎!

      「野山同學,想不到你是這麼過份的人……」櫻香一臉不太高興。

      嗚嗚……這真的是誤會啊!說明白也不是、不說也不是……有阿御在,我未來的人生肯定很悽慘……

      第一節下課。

      阿御合起書本起身,基本上他除了去廁所之外,下課時間他幾乎都待在教室裡頭裝書呆。我趁他正要開門時,馬上衝去堵他嘴巴、勾住他,強行拉著他飛奔到樓梯口。

      一停下腳步,「你想幹嘛?」他以外表看不出的怪力,相當輕易地甩開我的手。

      「我被你給害死了!」我拿出早上的委屈對他大叫。

      「喔,等等再說,我先去尿尿。」他不太想理我,隨便應付我幾句就轉身想先離開。

      「別敷衍我!」我拉住他,並繼續對他發飆,「跟你說話之後就沒好事發生!你到底想怎樣?害我被全班認定是會欺負好學生的人!」

      「所以呢?」他推了下眼鏡。

      「我要你去向大家解釋,你臉上的傷絕不是我出自本意打的!」

      「哦?要我跟大家說因為我想強暴你,所以你就打我一巴掌?」他涼涼地反問,瞧他的語調就像在說這點小事根本沒什麼。

      「這……」這種話說了也不會信吧?

      「還是實際表演一次給班上的同學看呢?這樣他們就會明白了吧?」他揚起微笑。

      「你這……」又被他氣得說不出話來!

      「野山。」聞言,我和阿御回頭一看……原來是悠二,他正從樓梯上下來,「你又想欺負書呆子了啊?」

      我怎麼可能會欺負他!

      反正都是有理說不清,我乾脆選擇沉默地別過頭搞鬱悶,而阿御則是難得對我以外的人開口了,「你什麼時候在那的?」

      「哦,難得你會主動說話,真稀奇。我才剛下來而已,風紀委員會剛發了些文件要各班的風紀去拿。」悠二回答。

      「……是嗎?」他推了下眼鏡,接著轉身預備走人,「我臉上的傷是誤會,秀樹沒做錯,先告辭。」

      ……

      目送他離開後,悠二鄙夷地望著我,「該不會你威脅他?」

      「威脅他?怎麼可能!被他威脅還差不多!」

      「他威脅你?」

      「……算了,當壞人就當壞人,隨便你們怎麼想好了。」說完之後我馬上轉身離開。要是不小心說出去的話……我連想都不敢想啊。

      ……

      「玩什麼把戲啊你們……」

      第四節上課。

      很奇的,悠二居然願意相信我,並在上課鐘響時幫我向全班解釋……當然的,大家還確認阿御有無推眼鏡才願意相信我,和他比起難道我就那麼不值得信任嗎?

      無聊的歷史課進行時,我不禁偷偷瞄了阿御一眼……看他上課的模樣還真是個好學生啊,坐姿相當端正挺直、有重點就畫重點、視線僅在課本及黑板之間交替……超會裝模作樣。

      明明能像個正常人一樣,私下卻是個殺人魔……會不會是裝書呆的壓力太大了?聽說很多變態和殺人魔的精神都有點問題,再來是家庭背景造成的,最後的原因才是壓力……我覺得他根本就是三者兼具!

      「啪。」有顆紙團飛來K我腦袋,我搔搔頭後把紙團撿起來,接著打開看看--在想什麼?我先說,我可不是什麼神經病、心理變態還是壓力太大的問題兒童,等等午休到屋頂找我,我請你吃飯當作賠罪。

      ……光是「在想什麼?」這句口頭禪和猜中我的想法來看,就算沒署名我也能肯定是阿御寫的……這傢伙會想請我吃飯?一定有陰謀想陷害我!

      「啪。」又一顆紙團飛來K我,八九不離十又是阿御丟的,我撿起後打開來看--要是我有陰謀的話老早就動手了,還需要你猜嗎?

      ……

      這傢伙絕對有讀心術!不然我在想什麼怎都會被他猜中?

      午休時間。

      阿御的動作真快,鐘聲一響人就失蹤了,他人已經到屋頂了吧?好猶豫要不要去……跟他單獨在一起太危險了!但他說的話又不能不聽……我怎麼那麼命苦啊!

      苦惱之餘,我拖著沉重的腳步來到屋頂的鐵門前……等等,屋頂平時是鎖著的、根本不開放給學生進出,會不會是他耍我?我伸手試著推了下,心中滿是期望它是鎖著的,但「咿鏘。」的、門竟沒有鎖!

      !

      門後突然伸出一隻手抓住我,還以很快的速度將我拉過去,下一秒「碰!」了聲、鐵門被甩上,而站在我面前的是……眼鏡和髮圈已拿下,任由狂風吹亂長髮的阿御……天啊!該不會他的殺人模式啟動了?

      我乾脆擺出了某超人的招牌姿勢以便防守,並屏氣凝神地注意他的動向找機會落跑,不料他卻……

      「哈哈哈!你這蠢蛋在幹嘛?那是什麼鳥動作啊?」他捧腹大笑地指著我。

      笑屁啊你!總之我絕不能大意,平常的他是個書呆子,根本就不會像這樣大笑,肯定是殺人模式啟動了無誤!

      「在想什麼?以為我的殺人開關打開了?」他抱胸,並帶著微笑對我挑眉。

      又被他猜中我的想法後,我自然嚇得心臟似乎涼了下,當下我往後退了一大步,並保持一樣的防守姿勢以免他突然衝來攻擊我。

      ……

      無言了會兒,他百般拿我沒轍地從口袋掏出菸盒、抽支香煙叼在嘴上,接著拿出防風打火機點燃香菸……我呆呆地看著他吐了口煙霧,這人真的是阿御嗎?

      「瞧你的眼神就像在說我不是阿御一樣,告訴你、我確實是天冥御本人,你們認識的書呆子不過是我扮演的角色罷了,現在的我才是本性。」他又吐了口煙霧,接著走到這裡唯一有陰影的遮陽處,並從角落推出三層裝的精緻便當盒,「喏,說好請你的便當,要吃快吃,不然會壞掉的。」

      ……該不會有下毒吧?

      我望著他一屁股坐下之後,便翻閱著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報紙,「我絕不會下毒的,要下毒我也會看時機好嗎?」

      「所以說你還是會下毒啊!」我沒好氣地大叫。

      ……

      被他無視了。

      反正都來了,直接掉頭走人他肯定會不爽……無奈之下我只好小心地靠過去並坐下,就怕他會趁我不注意時搞偷襲,但他似乎不打算理我。

      確定他是真的不會搞偷襲後,我小心翼翼地打開這三層裝的精緻飯盒,就算他沒下毒好了,但跳出怪東東的可能性說不定很大!但打開一看……內容物令我詫異得說不出話。

      這、這簡直跟餐廳賣的東西有得比了,看起來就是很高級一樣!

      「這是……從哪來的?」我指著便當盒裡的食物。

      「本大爺自己做的,你不相信嗎?」他繼續抽他的菸、看他的報紙。

      「你會做飯?」

      「不然我逃家十年是怎麼活的?就算戶頭裡的錢再多,我本身也不太想動用那筆錢。」

      「為啥?」我吃了一口試試……接著繼續吃。實在太好吃了!真看不出來他做菜本領這麼好!

      「要是被我大哥發現我在哪裡提款的話,那我逃家還有意義嗎?」他皺了下眉頭。

      「你有哥哥?而且你逃家跟你大哥有關?」

      「……接下來的就別說了。」他露出了愁容。

      「為什、唔哇!」

      他突然伸手勾住我,我以為他要攻擊我而拼命掙扎,但他僅是把手中的報紙移到我面前,並不知在開心些什麼地指道:「你看,我昨天幹的好事上頭條了耶。」

      我停止掙扎,並接過報紙一看--某某商店街附近的暗巷又發生圍堵洗劫事件,多名有前科的小混混圍堵失敗反遭殺人魔洗禮,幾名倖存者幸運撿回一命,但因驚嚇過大而造成精神異常,因此警方無法從他們口中得知相關線索……

      我目瞪口呆地望著這篇報導,為什麼一切就像他設計好的樣子?完全都沒被發現是他幹的好事嗎?也就是說……我還要繼續活在他的控制之下?

      「所以說你是第一個發現我會殺人的人,即日起還請你多多指教呢。」他帶著賊笑朝我的臉吐了口煙霧。

      「咳、咳咳!走開啦!」我用力推開他,並順手揮散瀰漫在我身邊的煙霧,「搞到精神異常就夠離奇了,還有……為什麼你老是能猜到我在想什麼?」

      「哦,因為--」

      他才剛開口,「咿鏘。」的​、鐵門竟被推開了,而進來的人是……谷川?你好死不死在這時候冒出來搞啥鬼啊!阿御是怎麼鑽進我的腦袋我都還沒聽到啊!

      「喔!門沒鎖耶,秀樹在--這嗎……」谷川一個轉頭過來,看見我們班的好學生在這抽菸使他當場愣住。

      慘了!被他發現阿御在幹壞事了!這下子死定了……雖然我很想幫你,但對手是變態殺人魔阿御……就算救不了你,看在往日交情的份上我還是為你祈禱吧,希望阿御別因為這點小事就殺人滅口……

      「呃……我、我突然想到老師有事情找我,哈哈……」他隨便找個藉口想先落跑,畢竟阿御現在的眼神可是殺氣騰騰!但正當他轉身的同時,「我先走、嚇!」阿御立即拔刀投射過去,並硬生生地插在牆上擋住他的去路。

      「哼,這不是井上谷川同學嗎?」

      阿御隨手將香菸扔下馬上靠過去,並完全拋開書呆子的身份粗魯地踹了鐵門一腳,「碰!」的一聲、鐵門被重重地關上,接著他拔起他的愛刀橫放在鐵門的門把上,以免再有像谷川這種冒失鬼闖進來。

      一見阿御和平常的書呆樣截然不同,谷川自然是嚇得渾身發抖,再來、阿御故意搭上他的肩膀,使他嚇得更是不敢亂動,並用另一手掐住他的下巴、硬將他的臉轉來和自己面對面。

      「剛好我正擔心秀樹可能吃不完便當,你過來和他一起享用如何?順便重新認識認識吧。」

      阿御揚起毛骨悚然的邪笑同時,使谷川不禁朝著我瞄來,並猛使求你救我的眼神巴著我,而我當下則是把臉別到一旁……別怪我,我自保都來不及了,我可是救不了你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