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三章-笑意

      「請坐,別客氣盡量吃吧。」阿御把谷川拉到我身旁硬壓他坐下,而他自己跟著坐下後、便重新點了根菸來抽。

      我抬頭看看谷川的表情……還是笨蛋臉一張,頭一次見到他會那麼端正地跪坐著……看樣子他真的被嚇慘了。

      「那、那個……你真的是天冥同學嗎?」谷川鼓起勇氣問了個白痴問題。

      「怎麼?很難置信嗎?」阿御將報紙扔到他面前,並面帶微笑地指著頭條部份,「既然被你看見了,那順便給你看這篇報導吧,我只能說這是我幹的。」

      「阿御!你……」為什麼他會這麼大方地表明自己是殺人魔?難道……

      谷川當下看呆了,還未求證是真是假時,阿御輕笑了幾聲故作傷腦筋地撇過頭,「哼哼,我得想個處理你的方式……」語畢,谷川的臉黑去了一半。

      「等、等等!就算谷川再笨,但他好歹是我交情多年的朋友,你只因他看見你偷抽菸就要殺掉他?這也太過分了!」才剛抗議完我就後悔了……我肯定是瘋了,我幹嘛幫谷川說話?

      谷川超感動地看著我,但隨後似乎因我趁機罵他笨蛋的關係而顯得無奈……你表情可以再豐富點沒關係,真的惹毛他我可不管了。

      「我殺了他,你會生氣?」阿御莫名其妙地問道。

      「廢話!我當然會生氣啊!誰的朋友被殺掉不會生氣的啊?」

      谷川又用超感動的眼光看著我,我實在想不到我哪來的勇氣敢跟他頂嘴……

      「……好吧。」阿御點個頭後,他突然伸手掐住谷川的臉頰,並帶上殺人時的恐怖笑容,「從今天起你是奴隸二號,敢違抗我的話……殺無赦。當然,我可是有辦法能在你說出我的秘密之前就殺了你,記住。」

      咦?這麼說的話……我是奴隸一號?看見谷川一臉想哭的樣子,我也開始想哭了……

      先撇開正忙著掃蕩便當、化悲憤為食慾的谷川不談,我打量著阿御現在的動作……梳頭髮?難道他又要裝成書呆子嗎?真搞不懂他為何要這麼大費周章……

      「在想什麼?我變回書呆子你不滿意嗎?」梳理完畢後,他忙著綁起頭髮。

      「沒……我只是在想你幹嘛要這麼麻煩?如果你以原來的自己在大家面前生活,而且殺人的事又隱瞞得很好的話,那根本沒必要把自己搞成書呆子不是嗎?」

      「因為好玩嘛,人一出生就只能扮演自己,所以我就想試試扮演不同的樣子。順帶一提,我國中時可是扮演天然呆的傻小子呢。」似乎想到國中時期的趣事,他不禁竊笑了下。

      「真是個怪胎……」

      「別這麼說,我相信不少人肯定也一樣。拿班長來說好了,雖然她平時像個男人婆,但她私底下說不定是情竇初開的氣質少女呢。」他掏出眼鏡並用衣角擦著鏡片。

      「你以為大家都跟你一樣心機重嗎?」我沒好氣地說。

      「這可不能說是心機重,環境造成的影響也是一大考量,說不定谷川這笨蛋在未來能聰明到媲美愛因斯坦呢,全靠你自己的想法和信念來決定。」阿御對著鏡片哈了幾口氣,再來繼續擦。

      谷川媲美愛因斯坦?不可能吧……

      我向谷川望去,他正捶著自己的胸口,絕對是阿御說的那番話使他噎到了,但仔細想想……噗!阿御也太高估他了吧?明明是掛著不良少年的臉的笨蛋而已,他這種人能成為愛因斯坦的話,我看我都能當總統了。

      ……

      阿御戴上眼鏡後,默默地望了我一會兒,接著他突然撲來將我壓在牆上,似乎不太高興,「你……自從知道我會殺人後都不笑給我看呢。」

      「你、你幹嘛?你可別、唔!」他直接強吻上來讓我閉嘴,而谷川則嚇得目瞪口呆,無意中還把埂在喉嚨間的食物給吞了下去。

      我本想舉起手再送他一巴掌、讓他左臉頰也腫起來算了!但他卻搶在那之前先放開我退了一步。

      「晚點在把便當盒交給我就行了。」語畢,他先是推了下眼鏡,接著他走到鐵門前把刀收回,最後離開屋頂。

      ……

      「原來你們是這種關係啊……」谷川用很欠打的眼神望著我。

      「亂講!你看不出來我是被逼的嗎!」我敲他。

      「但天冥他剛走的時候好像很難過的說。」谷川吃痛地摸摸自己的腦袋。

      「難過個屁!他只是想整我罷了!」

      「別這麼說嘛。」谷川搭上我的肩膀,並理直氣壯地繼續說:「什麼你都不笑給他看這種話……很明顯的,天冥他很在意你呢!」

      「你再繼續亂講的話,我就把你從這裡丟下去!」我送他白眼。

      「聽我好言一句嘛!你看看我們倆的小命都握在天冥手裡,要是你能跟他很要好的話,以後他說不定就會忘了想殺我們的事了!」他一臉就像在說自己很天才似的。

      「你這傢伙就是要犧牲我好救你自己的命是吧!」我再敲了他一下。

      「痛!你聽好啦!我又不是那種人。」揉揉腦袋後,他一臉就是自己很吃虧,「如果你和他進展得不錯的話,日後說不定他不只不會殺你,反而是挺身保護你耶!至於我才倒楣,他這書呆子的記性很好,我很有可能會一輩子被他當奴隸對待耶!」

      「哦?看你平常那麼笨,現在怎麼會這麼天才地想到這點?」我沒好氣地瞪著他。

      「別看我這樣,我對感情的事還頗有研究呢!」他自傲地拍拍胸脯。

      「初中被女孩子甩了十幾次還叫研究?」

      ……

      下午的四節課中,我不斷重複想著谷川說的話……要是我欺騙阿御的感情被發現的話不就糟了?雖然他從頭到尾沒說要殺我,但以他的個性來說……會不會被他先姦後殺?呸呸!我亂想觸自己霉頭幹什麼?不過……可能性很高。

      ……啊!

      熊熊想到阿御能鑽我腦袋這點,讓我緊張個半死地朝著他望去……咦?他望著窗外發呆?現在正扮演書呆子的他在發呆?難道真的就像谷川說的……他很在意我?不可能,一定是他故意裝給我看的……我跟他絕不會產生那種關係的。

      我回頭望向掛在黑板上的時鐘,並看看距放學還有多少時間,此時坐在我前頭的谷川遞來了張紙條--天冥在發呆耶,說不定他在想你的事喔!你放學要不要跟他表白看看?

      表白你個大頭鬼啦!

      我不爽地把紙條揉成一團,並用力地朝他後腦杓K下去。

      放學前十五分鐘,老師提前結束了英文課,並把剩下的時間交給班長公佈這個月的重要事項。

      我們學校能說是自由得不得了,所以很多學生提了不少奇奇怪怪的意見給校長參考,除了不符合校規及干擾近校鄰居之類的,校長幾乎都很爽快地答應了,因此每幾個月至少會有一次全校性的大活動,而且每一年的活動都不一樣呢。

      「好!大家聽好了,這次的活動要舉辦霜月的萬聖節園遊會!」紀香仗著班長氣勢在講台上拍黑板,而櫻香則在一旁幫忙發活動通知單,「照規定,各班的學生能以個人喜好做裝扮,每個班級的教室都要設立一個主題供校外人士參觀,我們現在就來討論我們班要幹什麼吧!以上!」

      喔喔,原來又到了扮鬼嚇人的時候啊。

      「在討論之前……悠二和書呆子!」紀香突然指向他們兩個,接著扠腰唸道:「你們兩個去年不管遇到什麼要裝扮的活動,總是穿著制服大剌剌地來學校、完全沒參與心!我身為班長,而你們倆也是班上的一份子,所以我今年要特別強制你們!」

      「妳逼我啊。」悠二不以為然地回嘴,而阿御僅是抬頭瞟她一眼,接著打了個呵欠後繼續看他的通知單--沒推眼鏡代表他才不鳥。

      「哼,這可是你說的喔,到時別後悔!」紀香挺有自信地賊笑著,接著望向阿御……她皺起眉頭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似乎在苦惱要怎麼說服他跟大家一起玩變裝吧?

      一見紀香傷腦筋的模樣,谷川便衝去台上在她耳邊不知偷偷地說了些什麼,直到她展露了詭異的笑容向我望來……谷川你這混蛋想出賣我嗎!

      「Nice!書呆子就交給你應付了,野山同學!」紀香指我。

      「什麼!我抗議!」我馬上站起身反對,而阿御聞言、眼角似乎抽了幾下。

      「抗議無效!你既然打腫了他的臉頰,就要負起責任!這樣我們才會原諒你欺負他的事!」

      所以你們打從上午就沒原諒我就是了……死谷川!等等放學後我一定要扁你!暗自決定後,我悶悶地坐回椅子上。

      接下來,我們班便正式開始討論要把班上設立成什麼主題,有人提議鬼屋、有人提議小吃店、有人提議咖啡館……總之能想到的幾乎都被提出來了,而最後的總結是--牛郎美女的鬼屋相伴遊。

      因我們班上的人的長相幾乎不算難看,而且大半的人似乎都很有自信,於是便想靠外表吸引客人陪他們走完鬼屋作體驗……真是亂七八糟的決定。

      鐘聲一響,幾乎超過半數以上的人立刻提著書包衝出去,眼看人都離開了差不多之後,我便馬上對谷川的腦袋送上幾拳!而阿御僅是望了我們一眼,並堆了下眼鏡之後默默地收拾自己的東西。

      「等等!要扁我待會兒再扁,天冥他快閃人了!可別忘記你還背負著班長的任務呢!」谷川低聲提醒。

      「你這混蛋!要是有任何萬一我一定要拖你下水陪葬!」我再度敲了他的腦袋一下,眼見阿御已走到門前準備伸手開門了,我便連忙叫住他,「阿御!等一下!」

      阿御回頭看了我一眼,接著推了下眼鏡說:「吸血鬼總行了吧。」

      ……

        我不禁愣了下,沒想到他這麼乾脆就答應了……雖然聽起好像是在敷衍我。

      「那個……我要說的不是這個。」瞄到谷川在一旁替我加油打氣,我當然也想好好陷害他一下,「你還記得昨天值日時我問你的問題嗎?」

      他歪頭想了會兒,接著他以懷疑的眼光望著我。

      「反正你也答應了嘛,怎麼能浪費你一番心意呢?」見谷川也一臉疑惑地歪著頭,我便接道:「明後兩天的假日,我和谷川到你家打電動吧!」

      「什、慢著!我不--」我立即伸手堵谷川的嘴讓他閉嘴。

      雖然做這樣的決定很像在自尋死路……不過只是單純去打電動而已,他應該沒理由攻擊我們吧?

      「……隨便,你們真有膽子敢來的話,明天中午以前到商店街入口那找我。」說完以後他先是推了下眼鏡,接著離開。

      在他轉身離開的那一瞬間,他似乎提起若有似無的微笑……不會是想到了什麼惡劣把戲想整我們吧?還是……就像谷川說的那樣,他因為在意我所以很高興?不可能!我和他最多只能當朋友!那種關係是絕對要不得的!

      翌日。

      我來到谷川家門前,並打了他好幾通手機都沒接……肯定是躲起來了!看來只能靠他父母幫我一下了。

      「叮咚。」我按了下門旁的電鈴,不久後電鈴上的螢幕出現了個人影。

      「哎呀,這不是秀樹嗎?你來找我們的谷川出去玩呀?」出現在螢幕上的人是位金髮碧眼的漂亮外國人,她正是谷川的母親、艾絲莉亞。

      「伯母好!請問谷川在家嗎?」我稍稍彎身向她問候。

      「當然--」

      話還未說完,她的背後隱約傳出了谷川的抗議聲,「媽!別說我在家啦!」

      明明就在家,幹嘛裝死?朋友是這樣當的嗎!

      「請問伯父呢?他近來可好吧?」我因為想到他老爸的個性,所以想靠他老爸把他給抓出來。

      「呵呵,真是體貼的孩子,還會關心我老公呀!要不要我叫他出來和你說說話呢?」艾絲莉亞笑得很開心。

      「可以的話能叫伯父順便把谷川抓出來嗎?麻煩您了!」

      「No   problem!」

      艾絲莉亞開畫面之後,似乎又傳出谷川的聲音連忙喊著,「媽!別去叫老爸啦!」

      只是去阿御家打電動而已,有這麼嚴重嗎?雖然有可能一去不回……想到這裡我有點後悔想掉頭算了,但隨便放阿御鴿子的話可能會更慘吧……

      幾分鐘之後,谷川家的大門被打了開來,裡頭走出一位黑髮的中年男子,而且還勾著谷川的脖子外加堵他嘴硬把他拖出來,接著爽快地和我問候,「早安啊!秀樹老弟!」不錯,他就是谷川的老爸、井上海口。

      「早、早安,伯父。」我帶著苦笑回敬。雖然我對這種畫面早就司空見慣了,不過被左右經過的路人直盯著瞧,還真是說不出口的丟臉呢……

      谷川猛地使勁掙扎了好幾下,好不容易稍微掙脫了點擠出嘴來,接著便直接大喊:「放開我啦老爸!今天我的星座運勢說我一出門就死定了!你想害你兒子白白送死嗎?」

      「哦?所以說你們今天是要去哪冒險囉?年輕人別怕死!好好去玩吧!別相信那種不實的星座運勢!」他老爸說完後,便毫不客氣地把他扔出來。

      我傻愣愣地望著谷川被扔到我面前,他一起身當然還不放棄地想衝回家裡,但好死不死的是、他老爸搶先把門關上並給他反鎖了……被自家的老爸丟出來和鎖在外頭,莫名其妙怪好笑的。

      「老爸快開門啦!我這一趟說不定是熱的出去、冷的回來耶!」他不悅地敲著自家大門大叫。

      「現在天氣也冷得差不多了,所以你冷的回來沒差,好好去玩吧!」他老爸回嘴。

      「噗。」我忍不住笑了出來,谷川的笨很明顯是遺傳他老爸來的。

      「笑什麼啊?都是你害的耶!」他含淚不滿地瞪我。

      「別這麼說,我們倆好歹是朋友,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嘛!我們去找阿御吧。」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說到這裡,我好像沒好好介紹過谷川吧?他雖有著一頭金髮,但他並不是不良少年,單純不笑的樣子常會被誤會成壞學生。

      而他的金髮來由……只因為他母親是外國人,加上他遺傳了他母親的碧眼,所以他老爸乾脆就把他的頭髮染成金的看起來比較順眼……真令人摸不著頭緒的理由。

      至於他老爸怎麼會娶到金髮碧眼的美女?只因為他老爸是某間旅遊社的經理,並在某次出國工作時相遇的……不愧是傻人有傻福,真不曉得他老爸是怎麼把到他母親的,要是能聽到他們的戀愛史肯定也很有趣。

      不過在那之前……希望阿御還不會對我們下毒手才好。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