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米琳《剛剛好,先生》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0 - 契機

      00   -   契機

     

      咖啡室內洋溢著濃郁的咖啡香味,讓人精神為之一振。

      姬安藍從圓筒型的圖筒拿出設計圖,在桃木桌上攤開,向對面的男人露出一記甜笑,然後準備開始介紹這次設計的意念。

      這是她手上的第一次大規模的設計,光是構思和繪圖就花了她足足整個月時間。

      好不容易上天掉下這個夢寐以求的機會,她一定要好好把握,在老闆面前好好表現自己……

      然後就可以順利加入她夢寐以求的華慧集團!

      「凌先生,那麼我們開始了。」

      見凌先生點頭,一副洗耳恭聽的模樣,她挽起過長的衣袖,拿出鋼筆。

      「您都知道,現在台灣的咖啡室這麼多,競爭可謂非常之大,所以我們必須更依靠裝潢去吸引年輕一族,因此這次我的概念是吸引年青人為主。」她確定鋼筆的筆蓋關牢了,才用筆頭在天花的位置打圈,「為了營造高貴的感覺,我建議咖啡室裡裝仿水晶燈形狀的吊燈……」

      話說到一半,她敏感地發現凌先生表情有些異樣。

      沿著他的視線抬首,她對上了一雙深邃的黑眼睛。

      「總、總裁……」凌先生嚇得馬上站了起來,顯然對這個男人的出現感到驚訝又忌諱。

      「唔?」姬安藍有些兒搞不清狀況,卻又馬上想到很可能是這位總裁要來視察屬下的工作情況,很快就進入狀況,「總裁先生您好,請坐。」她攤出一掌,指尖朝向凌先生旁邊的空位。

      那名被喚作「總裁先生」的男人好看的眉宇加添了幾個皺摺,卻對凌先生開口了。

      「凌副部,我想這份合約由我跟進就好,你先回公司處理其他事務。」

      凌副部雖然疑惑,但一向奉行「總裁大人說得是」主義,當然沒有拒絕的道理。

      「好的。」他點了點頭,從黑色的公事包中取出準備好的合約,雙手呈上,「總裁,這是合約,如果沒問題的話──」

      總裁大人銳利的眼神一掃,讓凌副部餘下的話全數吞回肚子裡去。

      他居然還教總裁做事,這下慘了,不知道總裁會不會嫌他多事又囉嗦……

      「那下屬先回去了。」

      急急的說完,他執起公事包,離開咖啡室。

      見他走遠,一直佇足在桌側的男人才從容的在空置的沙化上落坐,灼灼的目光卻教姬安藍好不舒服。

      「您好,我是姬安藍。」

      她下意識的伸出手,禮貌地介紹自己。

      算了算了,既來之則安之,她唯有將他過份灼熱的目光當作是錯覺。

      「我知道妳。」他伸出黝黑的大掌與她交握,黑澄澄的眼瞳裡有著複雜的神色,「但看來姬小姐已經把在下忘得一乾二淨。」

      聞言,她有些訝然的抬首,恰巧就撞上那泓深邃的目光,不知怎的,面前長得極為俊逸的男人居然長得非常眼熟,可是她卻怎麼都想不起究竟在哪裡看過他。「我認識您嗎?」話落,她發現自己的手竟被他緊緊的包裹著,無法抽回來。

      「如果我說我叫端木欽,妳可會想起我?」

      見著她掙扎,他很順勢就將那隻柔荑按在桌上,然後用自己的掌覆蓋著它,不再讓它挪移半分。

      「端木先生,我當然知道您,您可是華慧集團的總裁呀!」

      哪個白癡會不知道這個在短短幾年之間就將公司接上軌道,還讓規模以幾何級數擴展的男人了?不過,他為什麼捉住她的手了?

      「端木先生,請您放手。」

      見她還想不起來,黑瞳內摻雜了三分不容錯認的慍色,他盯著她,害她有點不自然的別開眼眸,也就開始思索自己究竟自己在哪裡見過他……

     

      「啊,原來你姓端木?好特別的姓。」

      「妳也姓姬,我們不遑多讓。」他咧起一口齊整的皓齒,深邃的眼兒都瞇成一條細線。

      她回視他的眸,目光在他俊美深邃的五官上游移,他的容貌突然和腦海間的一個影像重疊,那天晚上恍惚間的事兒,倏地躍上她有點混沌的小腦袋。

      說起來,這個男人的確很眼熟,而且好像是……

      「名義上,我是妳的老公。」

      很好,看這個女人倒將他忘得一乾二淨嘛!

      這個借醉將他吃乾抹淨之後腳底抹油的該死女人!

      「哈哈……」面對他的怒氣,她打算裝傻乾笑幾聲蒙混過去。

      這張過份俊帥的臉,瞬間在她的腦海間取讀,再重整成一個模糊的身影,形成那個混沌不堪的夜,那個早已被她刻意遺忘的晚上。

      她有點心慌,畢竟認不出他的人著實說不過去,但她卻還力持鎮定,不想被他看出絲許端倪。

      「我們都簽字了。」他提醒。

      「我們不但簽字結婚,也還簽字離婚了嘛!」不認不認還須認,她終於肯承認真的當過她老婆──一晚,「所以說,你勉強來說只算前夫,不算我老公啦。」

      因此請他不要半路殺出來認老婆了,她還花樣年華,忙著享受她美好的單身生活,可不想被婚姻束縛呢!

      他肯定,這一刻他很想掐死這個死都要跟他劃清界線的死女人!

      想他還對她思念,從拉斯維加斯回來之後就打探她的下落,而她原來就恨不得老早跟他保持距離,難怪翌日早上他只看見桌上那份簽了字的離婚協議書,卻再也覓不著她的人。

      她根本就一早打算要躲他躲得遠遠的!

      「很可惜,妳字簽得很快,但我卻一直沒有簽。」

      要是她的願望是離他愈遠愈好,那麼很抱歉他就是硬是不如她願。

      她的臉色瞬間刷白,卻又明顯地強自鎮定。

      「你胡亂說說我就要信啊?」

      她就是打死不認,就不相信他這就能夠拿出些什麼證據來。

      這樣下去兩人都爭持不下,誰也沒法子證實話中的真確性,所以說這件事最後都一定會不了了之。

      到時候,她又可能繼續逃到天涯海角,管這個男人是否真的沒簽,他找她不著,也無可奈何啦!

      在她還在暗自得意之時,一抹雪白忽的在桃木桌面出現,眩了她的眼。

      嗯?這張好像是……

      離婚協議書?

      她的目光游移到男方簽署的那一欄──

      居然是空白的!

      那即是說……他們的離婚未經雙方同意,所以並不成立?

      「看到了沒有,老婆?」他故意將老婆兩個字說得字正腔圓,「所以說,證據確鑿,我們也並未離婚,所以我是妳老公而不是妳前夫。」

      該死,這個男人有事沒事都將這張爛紙帶在身上做什麼?

      她氣結,伸手想執起桌上的紙直接來個「毀屍滅跡」──

      端木欽可不是一盛省油的燈,趕緊在她的指尖碰到那紙書前就伸手撈起,順勢就塞進懷裡。

      「我說啊老婆,我們連夫妻之間應做和不應做的事都做齊了,妳還在害羞什麼呢?」

      姬安藍肯定,這傢伙是故意的!

      嗚,千錯萬錯,都錯在姬安藍自己不會喝酒又要硬來,才會無巧不巧惹上這個甩不開的大麻煩!

      待續

作者的話:初來報到,大家好!

現正螞蟻搬家地把文文搬來POPO,暫定會先把離婚再相愛系列兩本書都先搬過來。

順帶一提這本已經寫好好些年了,所以可能有什麼脫節的地方,望請見諒。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