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00-陪我

      週休二日時我總會和于庭蜷曲在沙發上,選定電影台後我們便會期待今天又要播出哪部電影。如果碰上好片,那我們不是哭的唏哩嘩啦就是笑的七暈八素,偶爾還會極有默契的轉頭互看對方,然後開始發花痴說電影裡的男主角好帥。

      當然並不是每次都會播放好電影,遇到灑狗血灑到可以把我們淹死的那種爛片時,我們兩人便會開始對那部電影批評、謾罵不斷,例如:『吼,又是表妹當小三?』、『蛤?這對情侶是兄妹?』諸如此類芭樂連連的劇情,但我們還是會將電影看到完畢,然後再來抱怨下次絕對不要將電影看到結束。

      然而我們始終沒兌現過這諾言、這芭樂票。

      這世上有太多芭樂的劇情發生,也許是感到心有戚戚焉,所以我才不捨得將電影看到一半就切斷吧。我想。

      有時看見電影中的女主角是OL且她恰好又是單身,而當她開始喃喃自語時,于庭就會以異常認真的口吻對我說道:「又是單身症候群。」

      單身症候群,顧名思義就是單身的人所易犯的毛病,不管男人女人。

      只是在我們兩人內心的小世界中,單身症候群有個不成文的徵兆,那就是患病者一定是辦公室先生或小姐。

      你問我為什麼嗎?剛才就告訴你這是不成文的規定,所以遲遲受苦於這症狀的我也不曉得為什麼。

      我一直堅信:在這茫茫人海中,我定會遇見一個我愛他而他會比我愛他還愛我多一點的男人,只是──我不確定在接下來的這些日子中,到底是哪個良辰吉日會讓我遇見這樣的一個男人。

      非常、不確定。

      現在的我正坐在街道邊的石椅上,一個人拿著手機滑臉書,看看今天朋友又到哪裡吃喝玩樂,心裡對於他們臉上的笑容真的百般羨慕。

      我不是一個悲觀的人,但也不是一個特別樂觀的人。總而言之,我就是一個普通人,患有單身症候群的28歲OL。

      「于庭這女人和編輯部出去慶功了啊……」

      順道一提,于庭是隸屬於一家雜誌公司的總編,最近他們公司出版的雜誌銷量創新高,怪不得他們笑到嘴巴都快裂開。

      「咦?李舒云?」

      老實說我怎麼會有她臉書好友我都不知道,只記得她是和我在大學專題時見過一次面的女生。

      「鍾以蔚向他女朋友求婚了!」

      鍾以蔚是我大學時期的萬年班代,他長的斯斯文文,卻風流倜儻,連別系的女生都知道他有多花心。

      但在遇見他現在的女朋友以後,鍾以蔚居然收起玩心,那時候可真嚇死我們這些人了。

      『恭喜啊,鍾花心。』我默默地在他的動態底下留言,數秒後他便標記我並回覆:『謝啦李曉妍,還有現在請叫我鍾癡心(撥髮)』

      媽咧,撥什麼頭髮,小心你十年、二十年以後頭髮掉光光!

      然後,在我心裡默默白眼他以後,一則最新動態倏地映入眼簾,而我、動彈不得。

      『謝謝妳一直陪著我,不管好的壞的,沒有妳我真不知該怎麼辦。』

      刺眼的手機螢幕停留在臉書上的最新動態,而我的記憶還停留在最純粹的那個年代。

      你給了她陪伴你走下去的機會,卻忘了我一直都在,在你身後默默追逐你,追趕著我怎麼樣也觸碰不見的,你。

      我就這樣一直發呆,發呆到手機螢幕暗下,發呆到街上的店家陸續收攤,發呆到──

      「學姊!」

      我緩緩地將視線從地上的那雙黑色跑鞋移至那張笑得過分燦爛的稚臉,那雙因微笑而微瞇的眼睛此刻彷彿有著某種魔力,我的視線竟有些移不開。

      「妳怎麼一個人在這裡?」

      「沒什麼,剛下班。」我從恍神的思緒抽離,拎起包包便踩著高跟鞋往回家的那條路走去。

      趙子勛匆匆地跟在我身旁,他一身運動裝扮,脖子上還掛著一條半濕的毛巾,於是我出聲:「你剛剛在夜跑?」

      「對啊,很久沒跑了,沒想到一跑就遇到學姊妳。」趙子勛的臉上無時無刻都掛著笑容,有時候我真的很想對他說:『欸,你可不可以不要笑的這麼燦爛?』

      「明天星期六,對吧?」

      「對喔。」

      「那你明天沒班,對吧?」

      「嗯,怎麼了嗎?」

      聽見他的回答後,我想也沒想地捉起他的手腕,掉頭往我方才瞥見的一家居酒屋前進。

      「學姊,妳幹嘛?」

      「……」

      「學姊,妳有聽見嗎?」趙子勛在我身後不停地喊:「學姊、學姊!」

      「吵死了!」我倏地停下腳步,怒氣大發回過頭來朝他發洩,「你可不可以閉嘴?」

      「學姊……」

      「學姊我今天心情好所以請你去居酒屋小酌一下反正剛才你也說你明天沒班,雖然我剛才沒有說要去哪裡但陪一下學姊很難嗎?」

      我不曉得我怎麼了,一股腦兒地將心底那股持續好久的鬱悶劈哩啪啦全部吐露,這樣真的很不李曉妍。

      我從來不會無故對人發脾氣,真的。

      「所以我拜託你不要一直講話,不講話你會死嗎?我只是──」不想要一個人而已。

      而我尚未說完的那些話全被堵在趙子勛的懷裡,他的胸膛很結實,他的擁抱很寬闊,他的氣息很平穩,他的……

      他的一切都讓我感到如此安心。

      「學姊妳要請客我當然不反對,但既然心情好怎麼會流淚呢?」

      「……」

      想要讓眼淚止住,但不管我花費多少力氣,淚水就有如斷了線的珍珠不停往下掉。我想說些什麼來遏止蔓延的尷尬,但趙子勛收緊擁抱,彷彿這條街上就只有我們的存在。

      最後的最後,我只能緩緩道出這樣兩個字。

      陪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