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緣來是意外 1-1

電視還播放著失戀三十三天,桌上還有昨晚吃剩的晚餐,廁所電燈沒有關但洗澡水還放著,房間沒有人睡,可是鬧鐘響個不停,沙發上碰跳出一個人大叫我遲到了,然後飛奔到廁所裡去梳洗,才發現流了一晚的洗澡水,匆忙關水後居家褲也被淹滿水的地板沾溼了褲腳。

杜易萱翻起九十度大白眼將褲管捲起來,然後忙找著牙刷和水杯打開水龍頭,望著滿浴缸的水又嘆口氣把水龍頭關起來,用水杯舀入浴缸水開始刷牙。

之後衝進房間打開衣櫃亂挑撿衣服換上,隨手抓了梳妝枱上的梳子整理一頭亂髮後丟在沙發上,從玄關處鞋櫃裡拿了雙黑色好走的平底鞋套上,她還差點忘了昨晚被丟在沙發旁的包包。

碰地大門關上了,電視裡的失戀三十三天女主角正在浴缸裡抱著婚妙哭,客廳桌上留著吃不到幾口的蛋炒飯,好像買它的主人只是去上個廁所等下就要回來吃,沙發上沒折好的涼被一角拖到地板上去,然後杜易萱又開了大門跑進來把電視關了之後匆忙去上班,但她終究還是忘了廁所燈沒關。

                                                      ***

是的,杜易萱失戀了,她沒吃完飯就在沙發上哭的累的睡了,早上的太陽很剌眼搞的她心情很鬱悶,天氣雖然冷,可是她並沒感覺到冬陽的溫暖。

她從公司同事口中得知心愛的學長有女朋友了,她當時像是被雷觸到一般,震驚之餘喪失了說話的能力,那之前的甜蜜還歷歷在現,他們一起快樂的吃飯、聊天,學長還跟她說絕不是跟她玩玩的……

現在,她活生生變成了悲情女主角,好像時空轉換景物依舊人事已非,只有她被定了格。

於是,回家後她開了電視,剛好在上演失戀三十三天,她這才哭出聲音來,大哭特哭,哭的精疲力盡,哭到快無法呼吸,她忘了那盒才被她吃不到二口的蛋炒飯,她覺得她像是坐在浴缸裡哭的黃小仙,覺得這世界毀滅了,再也沒人愛她了。

失戀的感覺很像得了憂鬱症,前一天還覺得世界很美好,後一天就覺得這世道炎涼,最喜歡最信任的人可以背叛自己,還是她自以為的信任欺騙了自已?

總之,學長像一場夢,嚴格分類的話應該是歸到惡夢那一類,難以接受是一種像夢遊中吞刀的感覺,半途醒了才驚惶正在自刎。

她下了交通車走向公司門口,記得以前走這段路的時候心情有多麼愉悅,因為只要進了公司門口隨時都可以見到學長,他們的甜蜜是屬於二個人的祕密,她只是沒想到這屬於二個人的祕密原來只是被利用的手段。

事實是學長不需要祕密,原來之前他只是還沒找到想公開的對象罷了。

杜易萱心中有種或許是學長有什麼苦衷或者也許是被壞人給下符咒之類的,因為學長看起來就是那麼成熟穩重、工作又那麼認真感覺十分可靠的人,怎麼樣都想不到他會是這樣轉變,她想破了頭都想不出來,究竟有什麼樣的理由讓他這樣對待自己?

一夕之間,真的在一夕之間!

進了公司大門她把頭低低的,下意識的動作她不知道為什麼,是害怕路上巧遇學長,還是怕巧遇學長的公開女朋友?

她有一種被遺棄的感傷,如果學長不喜歡她,可以跟她說,可是為什麼什麼都不說,就突然從別人那裡聽到他琵琶別抱?

她從沒想過自己會是那些兩性作者書裡頭的「笨女孩」或「傻妞」,是男人的消遣零食而不是正餐,她不相信學長是這樣的人,事實郤將她的信心剝除,就像是在骨頭上刮肉那麼痛那麼痛。

她想掉淚卻不敢掉,雖然學長這麼壞,她還是不想把他的事說出來,想想過去他也沒跟她名正言順過,她以為還在曖昧期很快就會走向光榮。

結果光榮沒有只有光影,影子都是一閃就不見蹤跡,事情至此她還是難以相信這是學長會做出來的事,她整個傻眼就是個傻妞。

還好一路上沒見到那二位會讓她傷心難過的事主,她順利到達她的辦公座開電腦,啟動Outlook和Skype……

她掉了一顆眼淚在桌上。

一排的連絡人名單她總是能馬上找到學長的,她突然湧起的憤怒讓她點開學長的視窗,她想要問他為什麼要騙她,為什麼要做那麼下流的事,不是說跟她不是玩玩的嗎?男人的話真是聽不得啊!

然後她停止了,望著學長的視窗,她把打進去的文字刪掉,再生氣又有什麼用,會公開的女朋友肯定是會護航的了,她不過是更難堪罷了,從沒有人知道她曾經存在在他的世界,她能拿什麼說嘴,她衝出去陳情的結果跟那些有錢人死後才出來滴血認親的三房四房有什麼二様?

關掉學長的視窗,她把眼淚擦乾,在學長的名單上按了右鍵,選擇刪除。

她感覺心中有塊地方死掉了,開始機械化做著今天的工作。

                                                      ***

他和她計劃著出國,或者去瑞士,或者去紐西蘭,他之前就有喜歡她了,現在她能回頭,是他想也想不到的幸運。

他知道她不開心,他知道她和之前的他糾葛很久,最後她等不到糾葛的他,選擇了跟他在一起。

他好幾個晚上為她喝酒,因為那段時間,正是她和那個人斡旋的時候,他很高興她選擇離開,他等侍的痛苦終有代價,就算……在這段期間一直不疑有他的易萱是那麼的喜歡他,他終究還是無法給她幸福。

因為他的幸福,不是易萱,而是這個他不知喝了多少夜晚的酒等待的女人。

「在想什麼?」方文華拿了杯星巴克給他,順便把等下要開會的資料一併交過去。

「沒有,在發呆。」林志彬知道自已無暇顧及別人,他只能自私的讓自己在得到她之前,能不要那麼難過。「我媽問我們什麼時候要出國,她說有想買的東西要託我們買回來。」

「好啊!」

方文華牽起自己終於答應在一起的男朋友,開心地看著要出國旅遊的DM,此刻她不知道她牽的手是在不久之前牽過杜易萱的,也或許她知道,只是那個對象是誰她沒在意過,因為她一直知道林志彬迷戀她,也一直在等著她。

林志彬或許也曾對易萱有過一絲的歉意,但人都是自私的,他喜歡的人此時在身邊就好,其它的事他已無心理會。

                                                                  待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