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1 - 心灰意冷 (3)

      白楓清醒之後發現自己正身處在一間陌生的房間,不過裝潢卻莫名感到眼熟,直到望見床頭櫃上的東西,她才意識到自己在哪。

      到底是什麼斬不斷的緣分,被救了竟然還是被送來這裡?她苦笑。

      這家飯店是楓瑾旗下的產業之一,她和楊瑾賀兩人也曾住過這裡的總統套房。

      無力地倒回床上,沒有任何思考的欲望,放任心神遊蕩,不過打結成一團的頭髮其實讓她感到很難受。

      扭過頭,那一大扇落地窗被白色薄霧給籠罩,外頭一閃一閃的霓虹招牌替這座孤寂的城市增添喧囂,她倔強地想牽起嘴角,卻忽然明白一切僅僅是徒勞。

      一陣顫慄過後,她才隨意地動腳,將被子勾向自己——她討厭冬天。

      原本就不喜歡這樣寒冷潮溼的氣候,現在又發生這樣的事情讓她更加不滿。

      「你的心有一道牆……」驀地,耳熟能詳的鈴聲傳進她耳中,忍住想扔手機的衝動,白楓動動僵硬的手從口袋拿出手機。

      原本打算直接掛斷電話順便關機,她卻在看見顯示的名字之後停下了老早決定好的動作。

      「……陸律師?」她有氣無力的開口,喉嚨乾澀以至於聲音變得糟糕低啞。

      電話另一頭正是昨天替她打贏官司的陸靖軒,在聽見如此聲音之後蹙起眉眼,「白小姐,妳聽起來很不好。」

      「抱歉,我剛醒來。」苦澀悄然攀上唇角,她怎麼可能會好呢?

      「原來如此。」男人微微頷首,卻也不相信這番說辭,「非常抱歉,昨天因為有緊急事件所以先離開,白小姐今天有空嗎?有些事情我希望單獨和您談談。」

      白楓努力用手臂撐起沉重的身體,輕輕按了按太陽穴減緩疼痛,「大概幾點?」原本想拒絕,但是對方平淡卻蘊含誠懇的語氣讓她改變了心意。

      「下午三點您方便嗎?我稍後將位置傳給您。」

      「好,麻煩你了。」

      「不會。」安靜了下來,她原本打算結束通話,不料聲音又從另一端悠悠地傳來:「白小姐,雖然這麼說可能有些唐突,但希望您不要輕易放棄,您也知道我是從您創業開始就一直替貴公司處理法律相關事務……您所做的努力我比誰都明白。」白楓一頓,爾後抿起雙唇。

      「謝謝。」急切地掛掉電話,雖然這樣很不禮貌,可她不想讓任何人看見她的不堅強。

      不過她很感謝陸靖軒,那麼一句話讓她終於好些了。

      她翻身下床,手扶著牆壁步履緩慢地朝浴室前進。

      望著鏡子映出來的自己,她哀戚一笑,「楊瑾賀,為了你我把自己搞得這麼狼狽……」花灑被打開,溫水直接一股腦地澆在身上,沖落了臉上殘留的液體,卻未撲滅愛情殘存下來的氣焰,那灼燒般的痛楚仍在加劇。

      最後白楓把自己整個人埋進水裡,一遍又一遍地換氣,彷彿這麼做可以讓她獲得短暫的救贖——她只能在氣若游絲的當下被迫停止思考與思念,只有如此,楊瑾賀的臉才不會在她腦中出現。

      反反覆覆地,最後她在浴缸中坐起,一手揪住額前濕透的碎髮、一手捂住浮腫的雙眼,哭泣聲劃開了厚厚的霧氣。

      她該如何放下這段感情?

      不愛了到底是為什麼?每個人總喜歡把這話當作藉口,就因為找不到脫離感情的理由。

      白楓感到可笑地搖頭,修長的腿邁出浴缸,她將毛巾浸泡在冷冰冰的水裡,擰乾、敷上眼睛,套好浴袍後離開被弄得一塌糊塗的浴室。

      白色的毛巾包覆住那頭酒紅色的髮,指腹在乾澀的唇瓣上摩娑,她思索著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一點頭緒都沒有的她仔細將頭髮吹乾後,意外地瞥見放置在沙發椅上面的盒子以及卡片。

      「白楓小姐:您好,請原諒我的老闆並不喜與陌生人相處,所以將您獨自留在這間飯店。盒子裡面是一套換洗衣物,相信您會需要的。此外,闖紅燈與超速的費用總計九千九百元,請將錢匯進下方的帳號。P.S.衣服部分是由我準備,故不列入金額中,請放心。」

      沒有署名的卡片讓白楓感到無言,不過她還是打開盒子,換上這位比他老闆好上幾百倍的人替她所準備的衣物。

      意外的合身讓她感到些微詫異,卻也沒加以思索,把卡片收好開始檢查儀容。

      幾小時後,兩名男子正愜意地離開書局,這個組合惹來不少路人的目光,他們卻像習以為常,感受不到絲毫壓力。

      「真沒想到你會有幫助人的一天,我看待會恐怕要下起紅雨了。」男人不論表情還是語氣都是戲謔,陸靖軒不滿的瞪他一眼。

      「蔚倪晏,一天沒調侃我你會死嗎?」跟這人出門擺明就是受氣,偏偏這次為幫助白楓必須要尋求他的協助。

      「沒有那麼誇張啦,但這就和人必須吃飯一樣。」衝著陸靖軒咧嘴,男人這樣的笑靨讓四周的少女頓時騷動了起來。

      「你到底哪個精神病院出來的?」白眼一翻他加快腳步,習慣不代表他喜歡,這些飢渴的目光怎樣都善類不起來。

      「和你同一家。」蔚倪晏雲淡風輕的揚起嘴角,陸靖軒果斷不再理會,他「鐵嘴」的名號在這人面前永遠都響不起來。

      果然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好吧,不鬧你了。來談談你要我幫忙的對象吧?」談起正事,蔚倪晏的表情終於嚴肅了點。

      「不用。」穿著西裝的男人停下腳步,咖啡廳的自動門隨之敞開,映入眼簾文靜的女子正垂著眼眸不曉得在思考什麼。

      「等你和她談過,你就知道我為什麼願意為了她找你幫忙了。」

      聞言,蔚倪晏英俊的眉毛一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