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1 - 心灰意冷 (1)

      滴答。

      直到沁涼的雨水一點一滴落到臉上,滲入皮膚,白楓渙散的瞳孔才重新聚焦。

      她忘了什麼是疼痛,不管是人還是心都已經麻得快失去痛覺,也許如此豆大般的雨才更加劇烈地落下、打在她羸弱的身軀上毫不留情。

      白楓傾首朝身後碩大儼然的建築物看去,唇邊悄悄地攀上苦澀。她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有駐足在法院門前的一天,應該說、以這麼狼狽不堪的姿態。

      勝訴了、然後呢?她內心的空缺再也無法填補。

      掩蓋陣陣涼意的溫熱讓白楓伸出手撫上雙頰,她清楚記得自己上次哭是多久以前,因為在腦海裡播放的記憶片段正好停留在那天,同樣是為了那個男人,為他精心策劃的浪漫求婚而落淚。

      這次也是因為他,情感卻是完全不相同的痛徹心扉——

      白楓今年二十七歲,在這座城市鮮少人沒聽聞過她的名字。

      大學畢業後開始四處奔波尋覓人才,她用父母留給她不算多的遺產和打工攥來的存款自行創業,從零開始打拚,終於在二十七歲這年成為四角頭之一,也是其中唯一的女性。

      然而,多年的心血在一夜之間被奪取,被白楓曾以為會攜手共度一輩子的男人,和認識六年的閨蜜。

      柏油路面上已經積了一層雨水,即便渾濁卻還是讓白楓看得清楚自己的表情,上頭泛起一波波漣漪讓思緒漸漸暈染開來。

      兩天前,她最信任的秘書兼閨蜜范芷芸,姣好的身軀緊緊貼在她未婚夫身上,臉上的笑容是多麼意氣風發、眼底滿滿的倨傲。

      而那個男人,她可能用盡此生時間都無法遺忘的男人、那個她深深愛著的男人,俊臉上不再是白楓熟悉的笑靨,反被一種前所未見的冷肅取代。

      曾經柔情親吻過她的薄唇正說著一度令她崩潰的話語,用那陌生的語氣。

      深邃猶如星斗的眼眸淌出生人勿近的氣息,過往的濃烈情愫已不復存,那種眼神就這樣與她相望,空氣好像瞬間變成上千公斤重,無情地壓在白楓身上,奪走她呼吸的權力。

      白楓被一群警察隆重地請出她一手創建的「楓瑾」企業,當初徜徉在那名為愛情汪洋中的自己是多麼篤定兩人會白頭偕老,以這間公司作為他們的定情標示。

      現在一切成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

      在完全搞不清楚的情況下白楓被帶到警局的拘留室,和一打架鬧事的小屁孩及在商場偷竊的嫌疑犯和諧度過一個晚上,就因楊瑾賀和范芷芸以盜用公款的名義起訴她。

      ……幸好她的律師並沒有成為他們的同夥,讓她順利的打贏了這場官司。

      如果要問她恨嗎,白楓自然是恨的,同時被愛人與好友背叛,誰的心情會暢快?世上若真有那種人,她肯定在那人面前連叩三響頭叫聲師父。

      可比起恨,更多的是悲痛。

      她連想死的心都有了。眼看再過半個月就到她和楊瑾賀的結婚典禮,卻全數在兩天前變調,就連一手打造的江山也賠了進去。

      白楓不曉得楊瑾賀和范芷芸是怎麼搭上線,也沒多餘的心思去管。她現在滿腦子都是對自己冷淡的楊瑾賀,絲毫不明白為什麼他的態度會相差甚遠。

      「我不愛妳了,所以離開吧,白楓。」

      沉痛的字句還敲擊著她脆弱的心,眼看就要支離破碎,卻逞強地撐著不願崩塌。

      白楓實在不願相信她和楊瑾賀一直以來的愛情都是虛假,因為回憶真實到她沒辦法質疑……但那句「我不愛妳了」依舊盤旋在她腦海中揮之不去。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像她的靈魂隨著這段愛情離去正被抽離。

      冷風吹來,白楓抱著胳膊怔在原地瑟瑟發抖,淚掉得更兇。

      她驀然想念起楊瑾賀懷裡的溫度,還有每次她熬夜批改公文到最後眼皮打架,忍不住睡意趴在桌上睡著時,他總會拎著自己厚重的外套替她蓋上,然後把文件挪到面前仔細地替她審閱。

      哪怕是在楊瑾賀深深的傷害自己之後,她還是那麼眷戀他。

      和楊瑾賀交往的這幾年,白楓終於懂得什麼叫做人生,也學會了愛人與被愛是件多麼幸福的事情。

      現在想想,她真的是被愛著的嗎?或者通通都只是她一人的自作多情。

      楊瑾賀本來是她的學長,畢業後就沒了聯繫,直到白楓為了創業而找上他,兩人才又有交集,沒想到這一交竟成了男女朋友、甚至走到結婚這一步。

      可惜婚還沒結,他們的愛情就到了保存期限。

      楊瑾賀溫柔的嗓音言猶在耳,卻在一輛車呼嘯而過之後停留在那句使人心碎的話語。

      「拜託、不要再說了。」白楓摀住雙耳,本該紅潤的雙唇已經毫無血色,失魂落魄的,她一步步走向大馬路。

      與她想法截然不同的發展教她怎麼不悲慟。

      其實她早就感到心力交瘁了,打從父母飛機失事身亡之後,白楓一直都努力著、一個人努力在這樣的現實中活著。

      當時她剛接觸職場,就算不是正職也照樣嘗到許多苦頭,但還是一路跌跌撞撞走過了。

      然而這一切的轉變是在楊瑾賀出現後,彷彿廣大沙漠中的一片綠洲,她看見了活下去的希望。那是種難以言喻的感覺,時間就真的、只為那麼一個人走動。

      可是現在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也離她而去。

      當那刺目的車頭燈打在臉上,視線越發模糊,她才驚覺自己一點都不想就這樣死掉,帶著一大堆疑問與遺憾。

      可是,失去一切的她無力改變……

      不是她不想,而是她無能為力。

      ……人們死前會想什麼呢?

      有人說,是最重要的人;有人說,是最遺憾的事,也有人說……不,管別人說什麼呢?白楓只知道,她滿腦子想的都是楊瑾賀。

      而她唯一的遺憾就是,當自己停止呼吸的那一秒,被深深刻畫在瞳孔裡的影像,不是她所深深愛著的他。

      如果……她奮力停止思考。已經,不會有任何如果了,多餘的不切實際只會更加顯得她有多愚昧。

      「吱嘰——」

      白楓認命地閉上眼,估計自己就是得這麼悲慘的迎接死亡。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