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01 暖陽下的愛麗絲兔子。01

這種感覺真的糟透了,從那時候一直到現在,沒有更壞,只有最壞……

可以懂我在說什麼嗎?不懂沒關係,因為我也不懂。

所以如果你要問我幹嘛這麼無聊在這邊練肖話?我只能告訴你,當一個人無聊到一種極致的時候,就會做出更無聊的事情,好讓這無聊不會顯得那麼明顯……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乃牽拖也。

總而言之,我現在就是處於這種狀態:無聊找聊。

沒辦法!畢竟我一個行動不便的人被自家的無良舅舅兼主治醫師野放在庭院,美其名是享受日光浴有益身心恢復健康,只是各位要知道,在正中午剛過就被人放在大太陽下那其實叫做曬人乾,跟享受一點毛關係都沒有!

但是在他們眼中我這傷患是沒人權的,不肯聽話趕快成家更是罪加一等!基於死道友不死貧道,有個大好擋箭牌在面前不用是棒槌之心理,既然有個現成的砲灰預備役,也就是在下我撞進坑來,怎麼能錯過——因此,全家大小不管基於什麼心理,甚至連爺爺養的柯基犬畢魯都汪了兩聲一致表示覆議通過——

休假養傷當然是目的,但更重要的是,務必達成組織的期待……至於是什麼,我應該不用說了。

頭上揮不去的熱度讓眉頭全糾結成一塊,大腿上的東西更讓人看得愈加煩躁,我把它們往旁邊地上一掃,重重地吐了口氣。

這到底都什麼鬼,我都已經是斷手斷腳狀態了還要遭受這款待遇!?

明明室內有冷氣有沙發,還有電視可以看,偏偏我只能乾坐在庭院的長椅上跟庭院對望;造景精美雅緻,但我一點欣賞的想法都沒有,我很庸俗我很膚淺,我寧願當沙發上的馬鈴薯——

想像是美好的,現實是炎熱而殘酷的,唉……

想辦法往有陰影的部份挪一些,雖然不會涼快到哪兒去,至少心理上我有努力照顧它,垂死掙扎至少跟掙扎扯上邊了對吧!

在我很阿Q的用各種OS消遣自己以轉移被太陽曬得快分裂的理智值時,忽然有個不對勁,吸引了我的注意。

草叢,有聲音。

腦袋轉向了發出聲響的方向,但在我看去時聲音又消失了;瞇細著眼緊盯著等待或許會再次有動靜,的確不負我所望,沒一會兒那裡又傳出了窸窣的聲響,比剛才大聲了點、激烈了點——

然後我看著那高價請人精心修剪整形的造景樹叢破出了個洞,一個黑黝黝的東西打那兒擠了出來,從那緊繃的身形推測來看,似乎它像是個……兔子。

是的,那是個兔子。腦袋擠出了大半後似乎也提供了它更大的伸展空間,所以我看著擠出動作下彈出的兩條長長耳朵,啪地貼在地上跟著偶身繼續被推擠出來——

我想我肯定是太無聊了,才會在這邊看草叢生兔子……對,這個把布偶兔子推擠出來的動作真的很像。

看著看著,就在這胖兔子的兔腳露出時,還附帶了一對小小的手,抓在兔子腳上努力往前爬,接著一顆小腦袋瓜擠了出來,夾雜著殘枝落葉,臉上跟那隻剛「生」出來的兔子一樣灰撲撲的,尤其是鼻頭好大一點黑污,卻絲毫不影響小腦袋的主人奮力爬出站起,他仰著脖子看向我。

「你是誰?」

在他很理直氣壯的問題出口瞬間,我忽然有點錯亂,到底誰是這庭院的主人?而下一秒的我覺得自己真的、真的太無聊了,幹嘛跟個小孩子計較這種問題?

所以調整狀態,我找出遺忘了快三十年,趕得上珍藏皇家禮炮等級的兒童用耐心,回問他:

「那你是誰?」

為什麼我要說耐心?請自行想想光這兩個問題對話上五分鐘沒有結果還不生氣,你就知道這東西的必要性了。

幸好,在我這微薄耐心的扣答告罄之前,小傢伙自己先從迴圈裡蹦出來;不然我覺得就要換我先敗退,然後可以準備拿塊豆腐砸死我自己。

「我是布布。」小傢伙的手比了比自己,然後把另手抓著的兔子腳往上提了提。「他是兔子。」

我點頭表示理解,並且很用力的忍住了想吐槽說我沒瞎當然看得出他手上那隻是兔子的衝動。

「那你是誰?」他也跟著我點頭,接著搶了這五分鐘以來的我的台詞。

我用很短暫的思考時間猶豫了下關於到底我要選擇呼嚨他還是想辦法呼嚨他或者很認真的呼嚨他,嘴巴卻已經先我腦袋一步出口:「我是申晴光。」

「瓜?」

他的回答讓我確信,我果然還是應該呼嚨他而不是認真回答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