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身世之謎_#1

      夏朝,京城。

      在一個冬天的夜裡,刺骨的寒風吹過,激起了一陣陣風雪的鼓燥,黑暗的冷冽似乎遮掩了白天所有的光明,平時熱鬧吵雜的城門現在看來,只剩下無盡的靜默,風雪的呼嘯似乎正朝笑著京朝白天的富麗堂皇,三兩個衛兵縮著脖子守著城門,黑暗,孤獨,冷清,成了現在為一能感覺到的感受。

      午夜時分,家家戶戶閉門熄燭,唯獨哪家的燈火還亮著?從街道上來看,一片黑暗,今夜的風雪大的不尋常,雨雪驟下,毫不留情的劈打在人民的門窗上。

      風雪跟進了京城最瑰偉華麗的皇宮,皇宮內壁使用的是奢華的暖玉,冬暖夏涼,暖玉透著幽幽黃光,裡頭卻是一片默然,偶爾的幾聲急促的腳步迴盪宮中,御花園裡栽種了大片的梅樹,既是堅忍的抵擋風雪,卻又因風雪而開出嬌媚的花朵,暗香浮動。

      在皇宮後頭,一座破碎老舊的房屋門縫,無聲無息的透出幾絲昏暗的燭光,閃爍搖擺,打碎了一片被燭光遮掩的黑暗,上頭高掛的匾額陰陰透出了此地的不詳-冷宮,埋葬了多少嬪妃的青春,又是扼殺了多少少女的純潔。

    「娘娘,撐著點,用力阿!」接生婆婆沙啞著聲音嘶喊,蒼老布滿皺紋的手緊緊抓著一隻早已冷汗淋漓的細白緻手。

    「啊!」撕裂般的疼痛拉扯著疲憊不堪的身軀,女子如花似月的面容佈滿痛苦,柳眉緊緊的擰著,慘白的臉上冷汗與淚水交織,不住的尖叫了聲,又倔強的咬緊了下唇。

    「娘娘…」接生婆婆不捨的看著女子憔悴痛苦的面容。采妃,她曾經是皇上最寵愛的妃子,夫妻倆和樂融融,如一對神仙眷侶般,羨煞了天下不知道多少人;有一年,皇上出兵攻打天鳳,這是個重要的一戰,關係著一個重要的軍事地點能不能守住,守得住,則夏朝昌;守不住,則夏朝亡。

      皇上非常看重這一戰,甚至自己上沙場,鼓舞軍心;本來這一戰,夏朝是非常有可能打贏的,夏朝的兵隊各個英勇好戰,一戰打下來,勢如破竹,一一攻破了天鳳的防線。最後一戰,是由采妃的父親,傲醉陽-出征,他是夏朝的大將軍,曾立下了不少功勞,但在開戰的前一晚,有人在傲醉陽的食物裡下了藥,這是一種侵蝕神經的藥,中毒者會出現神智不清,受下藥者的掌控,隔天清晨,兩軍開戰,傲醉陽揮舞著兵器,首先向旁邊的白瑤帝刺去…,事發突然,白瑤帝招架不住,一劍刺在小腹,血流不止,夏朝軍隊轉而救駕,天鳳軍隊趁機大舉攻入,這一戰,慘敗,夏朝元氣大傷。

    戰爭結束後,皇帝震怒,以為傲醉陽早已跟天鳳國勾結好了,傲醉陽百口莫辯,白瑤帝一氣之下,誅他九族,但念在采妃的夫妻情分,打入冷宮,從此以後夫妻失和,皇帝開始對她不聞不問,開始跟其他嬪妃交好,采妃傷心至極,整天以淚洗面。

      雖然發生了這樣的事,不過采妃很清楚,傲醉陽在軍中中的,這是在巫家祖傳的巫術,傲醉陽正氣稟然,定是不會做出這種事,尤其誰會這麼蠢?在自家軍隊前弒君,定是瑰妃巫碧柔,忌妒采妃在宮中的受寵,這件事是針對自己的,傲醉陽只是受到牽連罷了。

      在那段時間,采妃失魂落魄,不言不語,幾乎像一個野鬼般,陪在她身邊的也只有一個宮女小春,還有這個從小陪伴她的乳娘;這對小夫妻,乳娘看在眼裡,自是心疼的不得了,明明是如此般對,可憐卻被命運作弄,傷害了自己也傷害了自己所愛的人,後來,采妃發現自己懷孕了,日子才漸漸好轉,她在冷宮中學會笑了。她開始在冷宮的後面栽了一小片花園,春天時,花園錦簇,蝴蝶紛飛,好不漂亮,采妃漸漸的放下了這段往事,和小春和乳娘相依為命的在冷宮生活;采妃是個堅強的女子,一般人遭命運如此作弄,應早已發了瘋,采妃卻還能苦中作樂,沒事時還去整整宮裡打雜的小太監,每每看到那抹雪白的身影正嬌笑著戲弄小太監,後面小太監正發怒的瞪她,一邊落著狠話,乳娘變感到哭笑不得,也感到欣慰著。

      今日,是湘妃的生產之日,頭上腳下,是難產,乳娘很擔心,今天宮裡人手不足,只有小春和她自己一個,湘妃又難產,如果一個差錯,那湘妃不就…

      「荷娘,還有什麼要幫忙的嗎?」小太監雁雲楓悄悄的從門口閃入,看見正痛苦的采妃,眉頭微微一擰,眼神閃過一絲不捨,快的幾乎抓不住。

      荷娘抹了抹額頭的汗,擔心的道,「這裡人手不足,娘娘又難產,小春去劈柴燒火了,你幫我去打桶水吧。」

      「好!」雁雲楓回身出了門,離開前又眷戀的看了采妃一眼,眼中的憐惜藏也才不住,這才將門關起來。

      荷娘嘆了口氣,她何嘗不曉得雁雲楓的心思,只可惜采妃是死心塌地的愛著白瑤帝,雁雲楓這一世,恐怕是沒機會了。

      「娘娘,撐著點,用力阿!」時間拖得越久,對孕婦就越不利。

      時間分分秒秒的過去,采妃的臉色白的像鬼,荷娘一咬牙,狠下心來用力壓著采妃的肚子,盼望著她肚子裡的小孩能平安誕生,白瑤帝此生並無子女,若此胎是男嬰,則會是夏朝的第一位嫡太子,如果真如此,那麼白瑤帝搞不好能盡釋前嫌,重新接受采妃也不一定。

      忽然一切都平靜下來了,荷娘從底下抱出一名嬰兒,用大剪刀剪斷臍帶,仔細的用布包起來,眼睛噙著淚,靜靜的遞給采妃。

      「娘娘,恭喜,是個男嬰!」荷娘語帶哽咽道。

      采妃虛弱的睜開眼睛,氣息微弱的像是馬上就會死去般,不過嘴角還是躍上一抹喜悅的微笑,荷娘把男嬰放在采妃懷裡,采妃心情激動極了,嬰兒的面容酷似白瑤帝,只是原本冷硬的線條在嬰兒臉上,卻顯得柔和多了,多了采妃臉龐的柔美,采妃緊緊的抱著嬰兒,嘴裡嚶嚶的哭著,她想到了與白瑤帝的回憶,就算之前歷經了種種的苦難,在她心裡,留下的永遠只有那些美好的回憶。

*

各位好阿,我是第一次到這發文,希望你們會喜歡我的這篇小說w。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