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01-1

   我這是在哪裡?

      當自己在納悶的同時,眼前閃過了兩個畫面:

      一個是在自己所居住的村莊中,看到一堆被黑色的不明物體給包覆的人,那些人透過他們所獲得的觸手去將所有看到的生命給貫穿。

      第二個則是我為了保護某人而被黑色的觸手給貫穿的畫面。

      ‥‥‥對了,我為了保護妹妹,而死在那群怪物手上。

      不過,依照當時的狀況來看,妹妹應該也是凶多吉少了吧?

      唯一一個親人也消失了,這個世界也沒有任何的存在價值了。

      雖然說我是這麼想的‥‥‥但是眼前這個惡魔卻不希望我這麼放棄。

      在這個意識空間中,我可以看到一個黑影,他就和那些人型怪物一樣,有著觸手。

      但有趣的是,透過那個外型,我可以知道那個惡魔與我長的一模一樣,只差在於,他全身被黑色的東西給覆蓋住,僅剩下發著紅光的眼白。

      就像是當初淹沒城鎮的殭屍群一般。

      「某種程度上,吾殺了汝那唯一的親人,汝應當拿出汝剩餘下來的贈恨來反抗我,這才是人類應該要做的。」

      這麼說完,從他那其中一隻觸手裡面,射出了一把斧頭,斧頭射到了我的腳下。

      「‥‥‥與你戰鬥,勝利了又能怎麼樣?」

      「如果是以汝來說的話,確實是不能怎麼樣,但是一直站在那邊有意義嗎?不如來陪吾來玩玩。」

      「我可提不起勁啊,再說人類和一個怪物的力量,不管怎麼說都是怪物比較強吧?」

      那紅色的目光瞇了起來,成了一條縫,假如從一開始就不在,在這個漆黑的空間,可能早就拿不定行蹤了吧。

      「說的沒錯,這點吾也有預料到,這樣吧,吾只用身上這兩隻手與你對抗,汝將這四個武器當作裝飾即可。」

      他用著人類的雙手指了指他那恐怖的觸手,隨後便壓低身勢,準備好應對我。

      ‥‥‥

      算了,反正一直待在這裡也沒有事情做。

      比起沉侵在黑暗的意識中,果然還是載明面上活動活動身體好。

      即使我早已控制不了在現實的身體了。

      我邊撿起斧頭,邊嘆了口氣:

      「好啊‥‥‥就讓你見識看看人類的毅力是什麼樣子!」

      我直接衝上前揮動斧頭,但卻被他用一隻手迎面擋住斧頭的攻擊。

      「‥‥‥氣勢很俐落,但是這還不夠。」

      「少囉嗦。」

      聽著這黑影如此評論,我將沒砍進他身體的斧頭收回,並且換個角度在砍過去,但他將身勢壓的更低,這直接讓我空揮了一斧,隨後——

      「咕嗚——!」

      我感覺到我的腹部被揍了一拳,隨後身體飛出幾十公尺。

      原以為在這裡就感覺不到痛苦了,但我在這裡可以感覺到剛剛被狠揍一拳的那個痛。

      但我必須忍下這股痛,我看到我的斧頭就在旁邊,我伸手想要將斧頭握住,但斧頭立刻被踢到旁邊去。

      隨後,那個黑影直接用腳踩著我的腹部,並且用著已經變成尖刺的一隻手指著我的喉嚨:

      「checkmate(將軍)呢,但不用擔心,吾早已知道汝只有這種程度。」

      這麼說完,他便收起了利刃,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而我也一臉矇逼的站起身:

      「為什麼?為什麼不殺了我?這樣你不就能完全獲得身體的主控權嗎?」

      聽完我的話,怪物只是將目光瞇成一條縫:

      「‥‥‥那樣子對計畫沒有任何意義。」

      我疑惑地重複他的話:

      「計畫?」

      「那不重要,吾來到汝身體中時,讀取了汝的記憶,所以知曉了全部。」

      他斷了一下,接著說道:

      「吾知道你過著困苦的生活,是個被壓榨的人,唯一的家人還被這國家的人選中,去當了侍奉女神的聖女。」

      「‥‥‥」

      「即使王國說了會改善汝的生活,但看來似乎完全沒有改善,反而更加變本加厲,更加困苦的生活。」

      正當我想反駁甚麼的時候,怪物的眼光彷彿冷笑的:

      「哼嗯嗯,汝也有想反抗過,但身為一般人的你根本沒有辦法,只得被他們壓榨。」

      怪物的眼光此時變的嚴肅:

      「真不知道那位聖女大人知道自己國家對自己家人做了什麼事情會有什麼反應,而遲遲無法作出反抗動作的人‥‥‥真是『軟弱』。」

      「——」

      下一瞬間,我已經衝上前,朝著怪物的頭砍了過去!

      「鏘!」

      但這我認為的一個出奇不易的攻擊,卻被輕易的用一隻手給擋住了。

      「魯莽,正是因為這樣,汝才沒有辦法做到任何事情。」

      「吵死了。」

      我立刻用另一隻手握緊拳頭,並且用最大的力氣揍向怪物的腹部。

      「嗚。」

      聽到了怪物的呻吟聲,用一隻手摸著自己被揍到的地方,同時後退了一些距離。

      他的目光從訝異轉為笑意:

      「做的不錯,果然汝沒有吾所想像的那般弱。」

      我怒瞪的看著怪物:

      「啊啊,可不要小看人類了,受不了的時候可是會增強實力的。」

      「吾可沒小看人類,而且也看過汝的記憶,即使有些感到『記憶混亂』,但吾還是知道『自己為何物』,不過很重要的,吾也想強調。」

      怪物將目光瞇成一條縫:

      「吾及汝,汝及吾,假如汝想要到外面好好生活,必定需要吾之幫助。」

      我疑惑地問道:

      「這是什麼意思?」

      「吾乃至『暴食之樹』旗下的獨立者:『烏格波洛斯』‥‥‥但汝應該是記不住,只需稱吾為銜尾蛇。」

      銜尾蛇這麼說完以後,嘆了口氣:

      「吾等只能聽從樹根的指示,將所有人給變為樹之養分,這些被『吾等』侵蝕之人們,會在最低限度抽取生命力,讓樹變的壯大。」

      聽完他的話,確實外面就像是世界末日一般,這使我無奈的說了:

      「原來如此,那麼外面一定少了很多人吧。」

      面對我的話,銜尾蛇回答道:

      「否,人還很多,畢竟只是最低限度抽取生命力,而不是榨乾其生命力,他們還能自我回復,所以可以知道,這個世界的所有生物都化為‥‥‥用人類的話來說,就是『奴隸』吧。」

      「‥‥‥聽完這段話,我更加確性外頭已經不是人住的地方了。」

      銜尾蛇點了點頭:

      「雖然說是這樣,但還是可以勉強讓人住的,只要你們有心去重新發展的話。」

      我皺著眉頭問道:

      「‥‥‥為什麼你要告訴我這麼多?我早已放棄我的人生了。」

      「吾是被對方支配的一方,查看了汝的記憶以後,原來吾等也是有機會像是那樣子普通生活的——」

      他的眼神堅定起來:

      「吾想要的是『自由』,而不是被『束縛』‥‥‥但假如汝不同意,吾也會一直被『束縛』著。」

      「‥‥‥但你明明直接殺了我,就可以直接自由了啊?」

      「但是樹根的連接沒有解除,吾沒有自由而言,那只是單純的掌握身體,沒有解除精神連接。」

      「原來如此,你是想利用我?」

      銜尾蛇搖了搖頭:

      「否,吾只是問問汝怎麼想,畢竟汝早就想要反抗了,不是嗎,假如汝同意了,吾等就是『生命共同體』了。」

      假如有銜尾蛇的幫忙,確實會讓事情變得簡單,但是那可是沒有希望的世界啊?

      但是確實如果出去的話,我也許可以變成拯救世界人。

      早已想要反抗了,去創造出自己的國家不是更好嗎?

      銜尾蛇見我正在猶豫,開始說道:

      「汝的猶豫吾早已預料到了,所以吾在提供個情報吧,汝的妹妹還活著,並且被另一個獨立體給侵占。」

      「她‥‥‥芯雅還活著?」

      「是的,我有時會注意那名獨立體的動向,但她其實也就在原來汝等被襲擊的地方晃來晃去而已,就如同行屍走肉般。」

      芯雅還活著的話,那麼事不宜遲——

      正當我要回答時,銜尾蛇瞇起眼:

      「現在離汝被襲擊的時間點已經過了至少十年‥‥‥汝等由於被吾等侵占,身體呈現假死狀態,所以不會有任何成長或著病死,但是這幾年也有某些人的意識戰勝各個獨立體而甦醒,但那些人都被樹根提前感應到,並且直接被手下抹殺了。」

      聽到這消息,我立刻急了起來:

      「‥‥‥那麼我立刻就要出去把她喚醒!」

      銜尾蛇用著一隻觸手擺出『稍慢』的手勢:

      「且慢,假如汝現在直接衝出去,那麼吾就會直接消失,在短暫的時間內,吾沒有辦法去借你力量。」

      「什麼?那我該怎麼去——」

      「吾可以當作汝答應了吧?那麼,吾會一條一條說明。」

      。。。

      我花了大約半小時,整理了銜尾蛇給我的他的計畫。

      首先,我必須在這個精神空間成功擊敗他,證明自己的實力。

      在擊敗他了以後,他會歸還我的意識,而銜尾蛇本身的意識會消失在這個身體中。

      我必須在外面找到一堆奇怪的素材發動死靈術,將銜尾蛇喚回身體,這個狀態的銜尾蛇會是與樹根切斷連接的狀態,這代表他獲得了真正的自由。

      但這樣也是矛盾的,誰也說不出在發動死靈術後,銜尾蛇會不會直接背叛。

      雖然說銜尾蛇說他絕不會背叛,其說明是說這樣的我就是一個恩人,他會用他的一生來報恩。

      他也有說他反而怕我不聽他的話,直接不復活他,在外面逗留。

      很有趣的,這形成了我如果不復活他,我會在這末日世界不好過。

      ‥‥‥不管怎麼樣,如果我想要好好活著,我認為我還是必須要復活銜尾蛇。

      而芯雅目前的狀態似乎是由那個獨立體在操控,並且主意識沒有醒來的跡象。

      銜尾蛇推測是因為當時看到她唯一的家人,也就是我在她面前死亡,讓她的精神崩潰,導致讓她封閉了自己的內心,在自己的內心世界活著。

      由此推斷,我們的時間要多少有多少,不需要擔心因為芯雅的意識甦醒而需要直接讓我上場的場面。

      而且除了這些以外,銜尾蛇也說了關於拯救芯雅的計畫。

      在復活銜尾蛇以後,我們必須立刻找到芯雅,與她戰鬥。

      他告訴了我如何與像他們一樣的生物戰鬥,同時告訴我假如他們漆黑的外表被破壞,本體將會露出來。

      在本體露出來的瞬間,銜尾蛇會直接侵入芯雅的意識來讓她醒來。

      要粉碎那個獨立體,必須要她自己提起精神,面對那個獨立體。

      計畫看起來非常非常的萬全,看來銜尾蛇已經將計畫全盤付出了。

      假如真的想要背叛我的話,他不會將整個計劃說的那麼長,他大可以只講到復活他的那段就好了。

      畢竟那時候就是他直接把我的意識給消除的最佳時機。

      如果是想要背叛的人,應該是不會把計畫想的這麼遠,又全盤供出來的。

      「我相信你,我的兄弟。」

      聽到我決定相信他時,他九十度鞠躬的感謝著我,那看起來十分的有誠意。

      在結束談話後,我們立刻展開了戰鬥的訓練——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