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 1-5.

推開大禮堂的木製大門,迎面而來便是一道強而有力的琴聲,隨著演奏者流暢的演奏,音符宛如進擊的強大軍隊,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一次又一次揮軍攻擊──

很難想像這樣的琴聲,竟是出自看似柔弱的杜禹晴之手。

最後一個音符的餘音逐漸消散,校長終於忍不住鼓掌。

人在台上的杜禹晴嚇了一跳,連忙起身問好。

「校長好。」

「杜同學,越來越厲害了。」校長意猶未盡地走近舞台,一身西裝革履的他保養得很好,看不出已經年屆退休之齡,「剛才那首曲子,沒記錯的話,應該是蕭邦波蘭舞曲的《英雄》,對吧?」

「是的。」杜禹晴拘謹地點了點頭,順道解釋自己為何會在午休時間出現在大禮堂,「我正在準備校慶典禮的表演。」

「啊,是嗎?」校長露出了驚喜的笑容,「杜禹航當初也是演奏這首曲子。」

聞言,杜禹晴微微一怔,「……我不知道哥哥也選了這首。」

「說不定,這是你們兄妹之間的默契?」校長笑笑說道,他背著雙手,看向寬闊的舞台,彷彿看見了過往的記憶在眼前上演,「我還記得,當年杜禹航上台的時候,整個世界都安靜了,大禮堂裡面沒有半點聲音,你我都知道,並不是每個人都對音樂有興趣,但在那個當下,每個人都被他的琴聲吸引,無比專心地聆聽。」

時間過得飛快,明明已經是八年前的往事了,校長說起當時的畫面,卻像是昨日鮮明的情景。

其實不光是校長,不少曾經指導過杜禹航的老師也總是拉著杜禹晴分享他們對杜禹航的喜愛。

「杜禹航,真的是個很優秀的學生。」回憶的最後,校長不忘和其他老師一樣,感嘆地做了同樣的結語。

是啊,她再清楚不過了。

杜禹晴比任何人都明白,她的哥哥是多麼特別的一個人。

由於寰海集團長期贊助雲淵高中的緣故,雙方關係一向良好,校長和杜禹晴閒聊了一陣子,直到午休結束的鈴聲響起,校長前去參與校務會議,杜禹晴這才準備回教室繼續下午的課程。

過午的陽光正熾,光影正好分割了半面走廊,為了躲避日曬,大多數的學生都走在靠近教室的半邊陰影,放眼望去,只有杜禹晴走在豔陽之下。

陽光肆意灑落,她白皙的肌膚看來格外透明,更像落入塵世的天使。

「你看,是杜禹晴耶!」

「真假?她就是杜禹晴?」

「走開啦!我看不到!」

「我的女神真的好漂亮哦──」

即使一天有八小時身處在同一個校園,還是有很多人只聽過杜禹晴的名號,從沒親眼見過這名雲淵高中公認的校花一面。

不過,就算看過了也好,第二次、第三次……不論是第幾次見到杜禹晴,視線依然會不由自主地被她吸引。

也許是習慣了如此熱烈的注視與討論,也或許是此時此刻的杜禹晴根本無暇注意其他人的視線,她走在每個人的關注底下,思緒早已飛遠。

好久好久以前的聲音在她腦海響起,言猶在耳。

──「禹晴,妳不可能贏過我的。」

──「難道妳不覺得我不該存在嗎?」

──「我們永遠都會活在籠子裡,一輩子都不可能逃得了……」

不可能……一輩子……永遠……

口袋裡的手機發出震動,停下了杜禹晴的腳步。

──「我不喜歡妳不乖。」

看著螢幕上顯示的訊息,一抹不耐在杜禹晴眼中閃過。

「禹晴!」

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杜禹晴心裡一震,她收起手機,回過頭,只見江苡卉綻放著笑顏,開心地朝她跑來。

杜禹晴換上了微笑,迎接江苡卉的靠近,「妳怎麼在這裡?」

「我去幫國文老師登記成績啊。」江苡卉親暱地勾住她的手臂,「那妳呢?鋼琴練得怎麼樣?」

「就那樣嘍。」杜禹晴輕描淡寫地聳了聳肩。

性格粗線條的江苡卉不在乎細節,她隨口哼了一聲,馬上抓著杜禹晴聊起了其它話題,兩人說說笑笑,一下子就走回了班上。

「噯?那是什麼?」

才踏進教室,眼尖的江苡卉三步併作兩步跑到杜禹晴的桌子前,率先拿起桌上包裝可愛的禮物盒,盒子不大,但拿在手上沉甸甸的,大概和一瓶礦泉水的重量差不多。

她轉了轉,沒有發現理應存在的信件。

「沒看到信耶,誰送的啊?」江苡卉愣愣地把禮物交給杜禹晴。

同樣一頭霧水的杜禹晴也只能搖頭。

剛才是午休時間,除了出公差、社團活動的人不在以外,大部分的同學都在教室午睡,縱使如此,只要有人進到教室,也一定會引起注意,陌生人根本不可能進到教室放禮物,除非……

杜禹晴才想著,手上的禮物便被人一把拿走。

「誰放的?」周帆舉高禮物盒,揚聲詢問班上的同學。

杜禹晴嚇了一跳,急著想拉下周帆的手臂,「你幹麼……」

「沒人可以進到班上,不就代表是自己人放的嗎?」

「又不能這麼篤定……」

「是我放的。」一名從廁所回來的男同學承認。

周帆蹙眉,「鄭凱呈?」

不怪周帆驚訝,畢竟鄭凱呈不只是同班同學,他還是和周帆一起參加校籃的隊友,兩人感情自然不在話下,可他怎麼也沒想到,鄭凱呈居然喜歡上杜禹晴了?

「喔喔,周帆,你別誤會,禮物不是我送的!」見周帆一副興師問罪的模樣,鄭凱呈連忙為自己的清白解釋,「剛才不是團練嗎?我回來正好在停車場那邊遇見別班的朋友,他說有人請他拿給杜禹晴,我就跟杜禹晴同班啊,他當然就叫我轉交嘍!唉唷,不要生氣嘛!」

鄭凱呈笑嘻嘻地摟住周帆的脖子,希望他大人不記小人過。

「所以你也不知道送禮物的人是誰?」周帆瞇眼。

鄭凱呈偏偏頭,「對啊,他又沒跟我講。」

「來路不明的禮物你也敢拿!」狠揍鄭凱呈的肚子一拳,趁其不備,周帆再把禮物往他的懷裡塞,「哪裡拿的就往哪裡送回去!」

「噯,你是暴君啊?好歹問問杜禹晴的意見啊!」痛得哀哀叫的鄭凱呈捧著燙手山芋,看向站在周帆身後的杜禹晴,「杜禹晴,我說的有道理吧?這是妳的禮物,妳想要怎麼做?」

杜禹晴一怔,她先是看了看周帆,再看了看江苡卉,又轉頭看了其他同學的視線,每個人都在等著看她下一步的動作。

她……她能怎麼做?

不知道送的人是誰,代表她沒辦法送回去,但她更不可能收下。

杜禹晴看著鄭凱呈懷中的禮物,遲遲無法做出決定。

「……苡卉,妳覺得呢?」她問,求助好友的意見。

「我?」江苡卉頓時倉皇,「我、我不知道,那又不是我的禮物……」

「丟了吧。」

在場的視線轉向出聲的周帆,只見他從鄭凱呈手上拿回禮物,左看右看,搖了搖盒子,再次仔細端詳了一番。

他抬起頭,對上杜禹晴的視線,微微一笑。

「既然他不想讓妳知道是誰送的,那麼就該有東西被丟掉的心理準備,不是嗎?」周帆說著,隨意拋玩頗具份量的禮物。

「這樣……」杜禹晴蹙眉,露出擔憂的神色,「會不會不太好?」

「誰叫他沒種,竟然連名字也不敢說。」周帆看杜禹晴還是一臉不安,他放軟了聲音安撫,「要是妳不忍心,我來丟就好了。」

其實誰來丟都是一樣的,純粹只是罪惡感的問題。

站在後走廊的門邊,聽見禮物落入垃圾桶的悶響,杜禹晴望著周帆朝自己走回來,她說不清心裡那股莫名的安定感究竟是從何而來,她只知道周帆一直對她很好,好到……

彷彿她犯了罪,周帆也會替她一肩扛下。

「幹麼那樣看我?」見杜禹晴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周帆揚起了嘴角。

她的注視永遠可以讓他的心情變好。

「……你之前說,你家要辦雞尾酒會?」她問。

周帆點頭,「是啊,就這星期。」

「我想去。」

「妳要來?可妳不是說……」

「我會去的。」打住了周帆的疑問,杜禹晴堅定回答。

周帆一頓,很快揚起笑臉,「……好。」

他牽住杜禹晴的手,感覺到她若有似無的回握。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