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四.接取新任務

成春天慢悠悠的走回自己的小套房。

她們姊妹倆只有早上上課的時候才會一起出門,下課後便會各自行動,畢竟秋天有參加社團,個性外向活潑,要她向春天一樣下課就縮回家實在不太可能。

春天的個性也不是不活潑,也不是不外向,只是她懶散慣了,如果可以她連走去上課都懶惰,所以每天早上才要出動人力鬧鐘才會甘願完全醒來。

不過還好她讀書還算行,提得起勁對春天來說就算行了,因為有讀書,所以才能安然地讀到大三,至少每科都是低分飛過。

不過在她低分飛過的背後,當然也跟她洋娃娃般的長相有關係,老師們都對很好,成績當然也就意思意思的給她通過,只除了一個人以外,那便是校園內最受大家注目歡迎的教授──傾劍羽。

也不是說他對她不好,正確來說他對每個學生都很好;也不是說他沒給她過,他還是給她六十分低分飛過。

只是他給她的感覺都是假的,舉例來說就彷彿他的背後有狐狸尾巴,也彷彿他身上有惡魔翅膀。

所以雖然他考試以六十分放過她,但是總覺得他好像還想多刁難她。

想到這,春天用力的搖頭。

瞧她都把傾劍羽給奇幻化了。

將背包丟到門旁的鞋櫃上,春天在桌前的椅子上坐下,並將桌上電腦打開。

離她要上『新武』的時間還有一大段,那她先玩個平面遊戲,看個書打發些時間。

登入社交程式,發現很多同學、朋友都在線上,讓她趕緊掛上顯示離線的狀態。

如果她被抓到又要浪費一段時間。

打開之前玩的線上遊戲,春天不意外的看到自己的留言很多,給自己的信件也很多。

一個月沒上線,當然會爆掉,看完這些大概要花很長的時間吧?

留言、信件中有好的,也有惡意的。

她不明白,她不過是懶得理會一些事情,怎麼會變成搶人老公的第三者呢?

遊戲中網公、網婆的關係,她是一點也沒興趣,又看不到對方的長相,也不了解對方的真實個性、是怎樣的人?怎麼會有人把這層關係當真呢?當然,因為這層關係而現實中甜蜜幸福的例子也還是有的,但是那畢竟只是佔少數阿!

春天嘟起嘴巴,將那些對她謾罵的留言和信件一股腦的全刪掉。

對她支持鼓勵的留言、信件則全數看完,可看完後卻覺得心臟空空的。

支持她,站在她這邊的人,其實本質上還是認為她是第三者。

她平常的處事是有那麼差嗎?

連跟她牽扯上的人也這麼認為……

春天欲哭無淚的對好友欄中還亮著的名字送上一個密語。

春神悄悄對鳳蝶兒說:為什麼支持我的人都以為我是第三者?

鳳蝶兒悄悄對您說:小春!!!妳怎麼出現了?【附上一個驚訝的表情】

鳳蝶兒悄悄對您說:誰叫小春都不出面說清楚,然後就不玩拉>”<清者自清的理論在遊戲世界中用不上啦~

成春天敲了敲滑鼠,丟了一個哭泣的表情給她。

鳳蝶兒悄悄對您說:算了算了,這件事都過多久啦!再想也沒意義~而且當初的人大多都跳去玩別的遊戲啦!!!我也是無聊才回來看看,等等就要刪掉遊戲了。

成春天頗能理解的點頭,當初的事情會鬧成那樣,牽扯進去的人多倒不勝枚舉,只因主角三人和配角數人都是遊戲中的大人物,可是當大手都跳進去鬧的時候也差不多就是遊戲的結束……能解決的話,當然還是可以,可惜只是越來越多人一起淪陷,到最後連主題都偏掉了,卻還是一直鬧……

鳳蝶兒悄悄對您說:小春小乖乖~^口^妳也是上來看看的吧?我現在在玩『新武』喔!聽說這裡有好多人都過去玩『新武』了說。

成春天開心的知道在這遊戲認識的好友鳳蝶而也有在玩『新武』,便發了個開心的表情。

鳳蝶兒悄悄對您說:可是聽說他們也有去玩喔!XD其實不是聽說,我已經在『新武』遇到他們了。

成春天開心的心情瞬間打住,和鳳蝶兒交換彼此的ID約定等下遊戲中加朋友後,她便下遊戲並隨手刪掉充滿快樂回憶也充滿負面回憶的遊戲。

朋友真難當!!!

成春天難過的大喊,轉身撲向自己軟綿綿的床。

在床上滾了半天,春天翻身下床,換去翻找自己放在門旁背包拿出幾本課本又坐回桌子前。

她打開課本開始預習和複習,但她筆轉一轉,便伸手去移動桌上的滑鼠。

來看『新武』得平面網站增加一些常識,免得進遊戲後又在不知道中度過。

成春天很認真的瀏覽網頁,直到她的手機響起。

將手機接起。

「姊,快上線!我回到家哩!」秋天歡快的說完便已通話結束。

成春天愣愣的看了一眼手機上所標示的時間。

十一點。

秋天這孩子也太晚回家了吧?

不過,現在當務之急是洗澡,她還沒洗澡,也還沒到她上線的時間,那就讓秋天慢慢等吧!

反正就算她上線她也不會乖乖等她這個姊姊,更加不會來找她!!!

  &

晴空萬里,春天來了再度現身在「新武」,想當然的,她的身邊已少了兩名免費嚮導兼保鑣。

突然自遠方飛來一只白鴿。

在「新武」的玩家都知道白鴿代表有人傳信給自己,更何況方才春天才泡在「新武」的平面網站中了解。

春天抬手接住白鴿,將白鴿左邊的信展開-

『春天,昨日你下線的地點旁邊的草叢內,我用道具藏了樣東西,記得找出來。』

後面的囑名是傾天一劍。

春天來了左看右看,隨手將紙條丟進儲物袋中,便開始翻找一旁的草叢,然後她看到了一只盒子,打開一看裡面是張羊皮紙,一張畫有世界地圖的羊皮紙。

地圖…是地圖!?而且還是世界地圖!?

在她恐有迷路危機的時候,她昨日的朋友盡然沒有因為她沒預警的下線而不管她的死活。

在『新武』遊戲內有兩種飛鴿傳書。

一種是如同從前遊戲中的密語,一種是如同從前遊戲的信差。每一位玩家剛進入遊戲的時候,系統會在玩家的包包內贈送一隻信鴿,這隻信鴿的功用是用來傳達密語訊息,玩家只要在紙上寫下要說的話再利用信鴿傳送消息,這便是傳統遊戲裡的密語;再來就是每個城鎮都有關於飛鴿傳書的商店,這種商店裡的鴿子除了用來傳遞訊息外還能夾帶物品的傳送,這種飛鴿傳書的地點只能在這樣的商店內,除非自己有專屬的鴿子才能隨地隨傳,但是一隻專屬的鴿子要價實在不斐。

所以一般人很少會去擁有一隻屬於自己的飛鴿傳物的鴿子。

「傾天,謝謝。」春天來了很快便寫了一封訊息傳出去。

「不會。」傾天一劍很快便回覆。「沒能帶妳到附近的城鎮,那算是給妳的補償,希望妳能見諒。」

春天開心的自草叢內爬起,並將手裡的白鴿放走讓牠回去找自己的主人。

系統排名第一的高手人真好,看這各地圖連小地點都標出來了,一定價值不斐,既然拿到了,不用白不用,更何況她現下也真得很需要。

再傳了感謝的訊息給傾天一劍,春天研究起那張被她綁定的地圖。

洛陽…夏天和秋天離她現在的地點真遠。

短期內他們要碰到還不太可能。

「嗯,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辨認最近村子的方向,春天為求快速施展輕功縮短抵達的時間。

感謝老天!!!她終於再度踏進村子了。

春天差點沒叩天謝地。

『叮!』

系統提示:玩家鳳蝶兒請求成為您的朋友。

春天連忙同意並也提出朋友申請。

果然還是由鳳蝶兒主動提出交友邀請,因為她根本就忘了這件事。

不過奇怪的是鳳蝶兒只是發出好友邀請並同意而已,沒有再對春天傳送些訊息。

在忙吧?雖然奇怪,春天還是替鳳蝶兒找了理由並且決定不打擾她。

而事實上,鳳蝶兒也正忙著打BOSS,交友申請只是開打前利用空檔發出的。

那就來向村內的NPC說話,看看有甚麼認務可接。

問了一圈,春天只跟村人NPC閒話家常一遍而已,啥任務也沒接到。

奇怪,照理來說一個地方最少也會有一到兩個任務啊……怎麼甚麼都沒有。

春天走進小村內唯一的一間飯館,挑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

出師不利,她那連妹妹都自嘆不如的好運怎麼還沒出現?

「客官~要來點甚麼?」

「水就好。」身上沒有錢,要杯水應該可以吧?還是,「算了,水不要…」

「那客官您要甚麼?」

春天打開包包,看見自己在跟傾天、江湖一起走時所撿的小物,一個的價值只值一銅,那她撿了十五個是十五銅嗎?

「那個,可以拿這些跟你換在這坐一陣子嗎?」

小二沉默的看著春天拿出來的爪子、豬心等,這個NPC心理可能在想遇到來亂的客人。

「姑娘,坐在這邊可以,這些東西你收著吧!」

春天敢對天發誓,她肯定看到一個NPC對她投以同情的目光。

她又不是故意要那麼窮的!!!

乾笑的目送小二離去,春天將雜物收起,繼續翻找自己的包包。

其實她在那個不見天日的洞穴內撿了不少東西,只是她還沒拿出來研究而已,因為那些東西每一樣前面都要掛個『不知名的XXX』。

首先,先拿出一把像劍一樣的長條物。

烏漆抹黑的,一握在手上還會沾染黑漬,所以當初她撿起來時才會一看也不看便收到包內。

將衣服撕扯一片下來,春天馬上聽衣服損壞百分之多少的系統提示音,話說這件只是新手裝ㄟ,再壞下去應該也沒差多少吧?反正加的數值也沒多好又跟她等級不符好久了。

春天用力的擦拭劍身,中途還跑去跟店小二要了盆水,終於將劍恢復成原本的銀白色。

是怎樣才能使白劍成為黑劍啊?

『不知名的長劍。』

變成原樣還是不知道這把劍叫甚麼。

那來觀察紋路好了。

順著紋路往下走,嗯……這裡好像寫了甚麼?

「葬……」

正當春天努力辨識的時候,耳邊傳來摔破碗盤的聲響並且伴隨著一聲蒼老的大喊,「葬花!!!」

春天茫然的抬頭,腦中閃過『葬花』二字。

『叮!』

世界系統提示:名劍葬花出世。

蒼老聲音的主人飛快的衝向春天,迫使春天無暇注意喧鬧的世界頻,隨手抽出長劍檔住老者的攻擊,但是她的臉頰還是被老者劃傷,紅色的血順著臉頰而下滴落於銀白的劍身上。

『叮!』

系統提示:您受到NPC魏老的攻擊。

世界系統提示:名劍『葬花』已認主。其主採隱姓埋名的方式不公告天下。

春天和魏老同時一愣,魏老隨急跳到十步之外的距離邊。

「葬花?」春天疑惑的低頭看劍,並隨手打開自己的技能面板。

『葬花劍法』。

這不是她在黑暗洞穴中所學的武功嗎?總共有九式,而她只學會了第一式『輕成華』。

「姑娘為何會擁有本莊莊主的葬花劍?」魏老拱手對已失神的春天一問。

「呃…山洞撿的。」

「撿的?那莊主不就出了甚麼事?!」

看來是個重要的NPC啊!

「呃…我是有看到一個衣冠塚,上頭寫著的人名是叫『南宮仁』,不知是否為你口中的莊主?」有任務,有任務。

「是的…姑娘。」魏老頹然,「那請問姑娘可有看到一塊牌子?」

牌子?

春天打開物品介面拿出一塊也同樣烏漆抹黑的牌子,想當然這是同一個山洞的產物,大概又是件不知道怎麼弄成這樣的東西。

她依同樣的方法對此物又擦又洗的,總算還原它的原色-銀白色。

而上頭果不其然的刻著一個大大的『葬』字。

系統提示:您得到葬花山莊的葬花令。

「啊…再請問姑娘是否會葬花劍法?」

春天點頭,她剛剛才確認過。

「魏老在此拜見代理莊主。」魏老態度相當恭敬。

世界系統提示:葬花山莊已開啟,玩家採隱姓埋名模式成為葬花山莊代理莊主。

轟!!!

世界頻道再度沸騰。

首先名劍出世叫做葬花,持有人不透露ID,再來葬花山莊出世,代理莊主也隱藏ID,是誰都看得出前者、後者為同一人。

不過不管世界多吵多亂,春天還是依舊感覺不到,她只專心於眼前的情況。

……遊戲中山莊主人還可以代理的喔?這算任務嗎?

「可以代理。沒錯,代理莊主這是任務。」

春天傻了,這魏老是會讀心術不成?

「不是屬下會讀心術,而是代理莊主自己說出口了。」

…………

春天乾咳數聲,雙頰泛起紅暈。

「魏老您說這是任務啊?」

「是,根據本莊長老們的協議以及決定,此任務名叫『千里尋莊主之莊主別亂跑』。」說完,魏老的表情都有點冏了。

春天的表情就更不用說了。

製作這任務的人腦袋有洞不成?取這種名字…

「嗯,所以莊主真的沒有死?只是失蹤到處亂跑?」

「代理莊主說的不錯。」

亂跑的NPC……

「我們有查到些線索,可沒想到莊主連自己的劍、令牌全都不要了。」魏老無奈的說道,「這該死的莊主!!!自己跑去雲遊四海!!!把一堆工作丟給我們!!!」

春天嚇到了。

這算是智能型NPC的心裡話嗎?

「咳咳!」魏老尷尬的咳了數聲,「誠如屬下剛所說的任務名稱一樣,此任務最主要的目的是找到莊主,當然~任務獎勵士非常豐富的。不過我們先從簡單的開始。」

系統提示:千里尋莊主之莊主別亂跑已自動接受。

系統提示:主任務支線任務『魏老的煩惱』是否接取?

春天按下任務面板上的同意。

「是這樣的,代理莊主也看到了,屬下是這小村飯館的掌櫃。」

春天點頭。

「所以這裡也是葬花山莊的產業。然後,既然是飯館就會有食材不足的問題。」

食材不夠?環顧四周空無一人的飯館,春天很是懷疑。

「所以請代理莊主幫忙屬下收集金盞花、落黃葉、比翼鳥……(以下種類繁多不予贅述),共200種食材。」

春天瞪大雙眼,會不會太多?而且他確定這些東西都是食材?

「放心,代理莊主。這本書給您,上頭記載著所有東西的出處、方位,取得方法,不用怕找不到。」

接過本子,春天繼續呆愣。

「屬下查過,代理莊主等級是不錯,就是招式熟練度不夠,所以只好忍痛讓您多找幾樣。」魏老鼓勵性的看著春天,一副『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樣子。

「對了,有困難可找葬花山莊幫忙,認跟令牌上一樣的花紋便是我們的產業。」

春天點頭,轉身走出飯館,對魏老的謝謝光臨是完全的聽不到。

她好運?

最好是……根本是在走霉運。

「該死的南宮仁!!!!!!」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