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殘跡

今天突然下雪了。我身上裹著薄薄的布,在廢墟之城中跑來跑去尋找住所。   「這也太他媽冷了   !   這零下二十度有了吧?」兩小時的衝刺還持續著,環顧四周,仍不見任何能當作臨時庇護所的地方。我可以感覺到溫度越來越低,我的耐力也逐漸下降到無法忍受寒冷的地步。視線變得昏暗,直到整個世界只剩一片漆黑。

我不知道失去意識已有多長時間了-幾個小時應該跑不掉。呼吸依然是冰冷的,但是我身體的寒冷感已經不復存在了。我不是在雪地裡嗎?我在做夢嗎?或者...

「看起來你已經醒了。」

突如其來的人聲打斷了我的思考。那聲音很低沉且有點沙啞,我不認為他是來自我認識的任何人。

「不好意——」

「別說話」

我不太喜歡被打斷的感覺,但為了搞清楚現在的狀況我似乎有必要再嘗試一次。

「你是——」

「我說了,別說話。」

他語中的霸氣鎮住了我,也立即閉上了我的嘴。我向左轉頭,一個高個子的背影出現在我的視野中:他披著一條黑色披肩,衣服上一些縫線的痕跡,幾處甚至有嚴重的爪痕。他的步伐有些僵硬——這可能與纏在他腿上的繃帶有關。就在我專心觀察之時,一團黑黑的不明物體以極高的速度飛到我臉上。

「吃了。」那個人說。我仔細近看一眼,發現竟然是一隻死老鼠!太噁心了!我的臉也絲毫不掩蓋我心裡的想法。

「熟的,把毛拔掉就行了。」注意到我的表情,他解釋道。他的聲音似乎比以前高一些。

我不確定我們兩個對「熟的」的定義是否有所不同,因為這看起來根本是第二秒鐘前抓到的。

「不吃就等死,我可沒有巧克力棒給你。」

手伸進口袋,我的巧克力棒不見了,再抬頭看看他桌上的包裝紙,「那是最後一個……」我無奈地起身,喃喃自語,凝視著那隻可憐的老鼠。

「吃?還是不吃。」

「當...當...當然!」

男人睜大眼睛凝視著我。冷酷的表情令我感覺我像是正在被審訊的死刑犯。我生無可戀地笑了笑,吞下了一大口唾液。我真的需要吃這種噁心的東西嗎?沒辦法,我似乎沒有選擇……我太餓了。我的右手顫抖地伸向老鼠,接著我捏緊鼻子迅速吞下了老鼠,但這完全沒有達到抑制噁心感的效果,強烈的嘔吐感依然蜂擁而至。

「吐出來我就殺了你。」

我趕緊嗚著我的嘴巴,硬是將嘔吐物吞了回去。

殺了你,這句話是如此的沈重。

七年前,一個男人,穿著破爛的衣服躺在地上,四肢岔開看起來還挺瀟灑,只不過,有個叫做克里斯托夫的少年在旁,手持匕首跪在那片血泊之中,那是我第一次將死亡賦予給別人,是段被封存的記憶。

「小子,走了。」那個人提起一個袋子手示意要我起身。

「走?現...現在嗎?去哪?」我現在腦中要處理的資訊有點多實在不想動。

「別問,跟著。」我百般不願意的提起我疲憊的身軀,伸了個懶腰。「喔對,拿著。」這個人遞了一把手槍給我,老實說,死亡伴隨我一生但我還真沒有親手拿過這個冰冷的殺器。

「我沒拿過槍。」

碰!

突如其來的槍響嚇得我整個人抖了不只一下。

「扣下板機,不難吧?」他用一個理所當然的語氣彷彿開槍對他來說已經是稀鬆平常的事了,不對,還真不是沒可能,以他那凶煞的臉孔這輩子幹了多少見不得人的事都不好說。

「別浪費時間了,走。」他很像很趕時間的樣子,或許等會會知道原因吧。

我們兩人戴上兜帽、拉上領巾、壓低身姿,離開廢墟小屋,重新踩著雪地上的步伐。

轟隆!

走了大約一百公尺後,剛剛所待的小屋已成為爆炸後的殘渣,我很清楚這不是他人所為,是我身旁這個男人做的。

凡離開一個地點,就要消滅人的足跡,

因為我們活著不是身為人,而是身為鬼魂無影無蹤的活著。

等待一個屬於鬼魂的機會。

——這是我們鬼魂之間所擁有的共識,不過這人的處理方式稍微激烈了一點就是。

幾個小時過去了,雪,還在飄,即使已經飄了七年,一望無際的白雪及一棟一棟的廢墟不禁讓人唏噓這七年間世界所發生的“微小”變化。

這裡是殘跡之城,第45號廢墟,數萬名鬼魂在此漂泊,以及一些定期探訪的貴賓,凡是走過的足跡都會被新雪覆蓋,因此這座城市這幾年除了不斷上升的厚雪沒有任何痕跡,說到這雪,也是挺驚人,據某位到達過「邊界」的鬼魂所言,從邊界往下看已是深不見底。至於這城是怎麼誕生的,這就要追朔回那場大戰了。

七年前的戰火,至今仍歷歷在目——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