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誰的青春如夢令

      「林珊雅!你知道自己在玩火自焚嗎?這麼做不後悔嗎?」她自言自語地嘀咕,無袖黑色長裙隨著狂風搖擺不定,勾勒出的曼妙身姿可見一斑。

      另一個聲音又回蕩在耳邊。「我要讓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林珊雅!你不該活著!」到底是誰?不要控制我!她飛身往上跑,大汗淋灕。

      「你要振作起來!除了你自己,沒有人可以幫你的。」來人繼續苦心勸說,慢慢地移動靠近。

      高樓上只見一女子半個身子越過欄桿,快要掉下去。千鈞一髮之際,伸手死死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她淚眼朦朧地看向來人。

      那人的手滲出汗,險些沒抓住她。「快爬上來!我快沒力了!」那人歇斯底里咆哮道。

      「不!你想抓住的不是我!是她對不對?」女子極力掙脫道。

      各種熟悉的聲音嗡嗡地充斥著她的大腦,回憶不斷像路邊疾馳而過的車子從眼前飛速掠過……

      那一年,因為和謝帆鬧分手,她不想留在原來的中醫大。所以違抗父母意願選擇了嚮往已久的畫畫。

      沾染繽紛色彩的畫筆可以肆意橫行於白紙上。素描、色彩和速寫,她如數家珍,視若珍寶般收藏著那些以往的畫卷。

      投遞簡歷轉學都是自己一手操辦,不顧一切,不計後果。當和爸爸視頻聊天時,爸爸一氣之下把她給罵哭了。年輕的她到底是沒法理解爸爸的一番苦心啊!

      內心極度委屈,胸腔以內的情緒傳遞到淚腺神經,心裡的子彈在安靜地爆炸。

      人的一生,會帶著一些秘密死去。有一些語言是我們的秘密。往往存在黑暗深處,像一枚炸彈。每個人體內都有一顆即將爆發的炸彈——他的秘密,人們無法談論它。即使,書寫也不夠。

      珊雅在新學校里像迷途羔羊跌跌撞撞、尋尋覓覓了幾個月,驚覺自己在藝術的道路上有過之而不及。

          不知是已習慣了原先那個熟悉的環境還是自卑心理在作祟,電話里哭哭啼啼地對母親訴苦希望回到原來那個地方。母親卻不停地鼓勵自己,一條路就走到黑不要回頭。剛開始乖巧答應著。

      可是後來她發現周圍的朋友不似以前一般嬉鬧玩耍,開始感到孤立無助,懷念起中醫大。當你開始懷念過去時,就說明現在的生活不是如自己所願。

      當事情不是如自己所期望的軸線進展時,人就會產生一種怒的情緒,那種情緒上達於人體,造成人體的氣機不暢,那時人的情緒就充血甚至想要逃避現實世界。

      她開始懷念中醫大的一切,那裡有一起同進退的夥伴,還有充滿歡聲笑語的曾經,最為重要的是那裡有能令她心神嚮往的人。

      她還是無法忘懷那個男人,在每一個人滿為患的教室裡,在響起鈴聲的雨後空氣裡,在一個人孤單吃飯、上課,這些稀鬆平常的時光裡,以前都是有他的陪伴。而現在時鐘還在轉圈,地球還在轉動,可是他已不在身邊了。

      珊雅在逃避,使她逃避的原因是對過往所遭受的一切感到愚蠢厭惡。

            厭惡這樣的自己,甚至想摧毀這樣的自我。

            她意志逐漸消沈,像一條深海裡的游魚深怕被其他魚群所侵略。

            之後便開始逃課,像所有壞學生那樣,睡覺逃課,只求能在夢裡回到過去。回到那個溫暖熟悉的懷抱裡療愈心靈。

          渾渾噩噩的度過了一段時間,她把自己關在宿舍裡,不見天日。像是失了靈魂的行尸走肉,郁郁不樂。

        同寢室的阿彌看不下去了,阿彌是新聞傳播系的同屆室友,雖然她們不同科系卻被分到同宿舍也算是一種緣分。

        阿彌找上珊雅的真正原因其實並不是看她這樣想拯救她,主要是因為剛好她要拍微電影需要素材,看到珊雅失戀反而給了她靈感,希望珊雅做她微電影的主角,記錄她每天失戀的生活點滴。

        她一邊安慰珊雅:“別難過,明天起來又是新的一天啊!”珊雅不知怎的,聽完這句話就心頭一暖。

        她告訴阿彌,之所以中途放棄醫學選擇畫畫是因為自己高中有學習過美術,對於這個,珊雅還是有信心堅持的。

      但是剛建立起來的信心滿滿到後來觀望畫室里的同學一個個嫻熟地上色和調色,速度趕超她一半之時,她深感到挫敗滋味。

      儘管周遭的大家都不算太壞,副班長還更是友善地教導自己。可惜她的心裡裝不下其他了,那個人填滿她的內心每個角落。她低到塵埃裡,低到泥土裡,低到自己都看不到自己了。

          而自己愛得卑微,愛得太滿又深沉,把他舉得高高的,而自己是輕飄飄的風,圍著他轉,他是地球,自己就是太陽。不知疲倦地在他周圍起舞。

              阿彌只是靜靜地在一旁聽,不做任何回答。這時候只要當一個聽故事的人就夠了。

      後來,她試圖挽回,不管是用自己的生命作為要挾還是不要臉面的哀求,能想到的能做到的都一一嘗試。

          可想而知結果是不盡如人意的。他的狠心,他的絕情在這時候都是傷口撒鹽。在一起時有多甜蜜,離開時就有多苦澀。

            為了深愛的人,她已經徹底瘋癲。她慢慢從這種自我掙扎中如願以償地尋求到了出口,是自我放縱也是錯誤的解脫。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