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徐子然應該勉強可以算是一般人眼中的高富帥了吧?

      他有車(爸爸淘汰下來的二手路華)、有房(勉強湊齊了頭期款其餘全貸),還有一間自己創業開的網紅咖啡廳(爸爸支持贊助了一些錢才得以創業),四捨五入來說,他的條件可說是相當不錯的。

      長相雖不是萬裡挑一,卻也足夠好看了。都說男孩會隨媽媽,但他卻是挑挑揀揀於爸媽的五官優點集一身,濃眉大眼又生得白,穿衣風格還有品味。

      這麼形容他好了,徐子然就是那種走在大街上會讓人看到以後,忍不住多看幾眼的類型。(雖然本人強烈認為自己是帥哥歐巴,韓系的那種)

      沒錯,隨便哪個路人都會覺得他是現沖的那種類型。

      但像他這種條件還算不錯的男人,為什麼就是交不到女朋友呢?徐子然想不通。

      友人云:「交不到女朋友就交男朋友囉。」

      徐子然:「滾蛋。」

      好幾次徐子然都想大聲問問蒼天為何這麼不公平,怎麼新聞上一些奇怪跳陣頭的阿貓阿狗、甚至家暴女友的男人都可以交到好幾個女朋友,偏偏這樣的好康都沒自己的份,桃花運勢可說是非常慘淡。

      徐子然當然也不是什麼眼高於頂還不愛搭裡人的高冷男,相反的他還挺熱衷於交朋友,人際關係也一直很不錯,甚至還是個男女通吃的好人緣。

      但事情偏偏就是這麼弔詭,細數他從小到大,不只是求學時期身邊的女生朋友對他沒有男女之情的興趣以外,就連社交場合認識的女性似乎都對他不來電。

      等等,說到這請不要太急著對他下定論!以為他就是個光說不練只等著女人自動上鉤的高標準垃圾男。

      不不不,才不是呢!回想起他青澀的年少時代,他也曾經主動出擊過,只是在第一次追人時就慘遭滑鐵盧。

      當年情竇初開時,他還只不過是個單純的國中二年級學生。腦袋還算聰明,考試成績卻是個萬年老二,不管他怎麼鬥,都考不贏班上的第一名。

      腦袋伶俐又自信爆棚的徐子然自然處處看不太慣這個壓自己一頭的女生。偏偏後來老師還故意將他們倆的座位安排在一塊,自然讓他更加不順眼。

      但自我感覺良好的徐子然,還是覺得自己雖然成績差她了一些,但綜合其他的加分項目來說,不管是體育、才藝或是顏質,加起來後他都大大勝過了這位書呆子。

      幼稚鬼徐子然志得意滿地想著:贏了。這才終於釋懷。

      某次上課時,徐子然無聊地打呵欠,想著老師教的東西一點也不好玩,有些內容他老早就都會了,但偏偏隔壁的書呆子還在認真地抄寫筆記,課本整面被寫得密密麻麻。

      徐子然撐著頭,不以為意地斜眼睨著隔壁同桌。然後不知怎麼地,視線先是從她的課本掃過,接著緩緩地移到她的側臉上。

      其實他沒有仔細看過同桌的長相,只知道她常常戴著那厚重到不可思議的黑框眼鏡,整日坐在位置上看書,真的是一動也不動的,也從未見過她跟班上的誰比較交好。

      徐子然看著看著,忍不住想到,同桌摘掉笨重的眼鏡後,會不會跟卡通一樣變成3_3啊?

      他忍不住:「噗哧。」

      於是憋不住笑的徐子然,最後被受不了擾亂課堂的國文科老師叫去教室後面罰站了,引得全班大笑,這件事讓他丟臉不已。

      徐子然站起身時,鼻子輕哼了哼,果然跟同桌扯上關係就沒好事。

--

      然而徐子然未曾想到的是,打臉的那一天居然會來得如此快速。

      那是在一次的體育課前,他從操場折回教室拿落下的水壺,才發現隔壁的書呆子居然還沒走,正背向他側趴在書桌上。

      他感覺奇怪,也非常難得地發揮了點同學愛,搖了搖同桌的肩膀,好心地出聲提醒,「喂,再不走妳這模範生就要遲到了,這樣不太好吧。」

      同桌不動,徐子然繼續輕輕晃動她,才終於有點反應。

      等到同桌緩緩地將頭轉過來,視線跟他交會後,徐子然一瞬間感覺到四周彷彿都靜了下來,只剩下教室外蟲鳴鳥叫的背景音,除此之外,他的腦袋只剩下一片空白。

      緊隨而來的躁動是徐子然過快而止不住的心跳,撲通撲通撲通。而他張了張口,竟然是組織不了一句完整的語言。

      幹!沒戴眼鏡的同桌也太好看了吧!

--

      友人:「然後呢?」

      徐子然:「……沒然後了。」

      呃,才怪……其實還有啦。

      回想當初,就算徐子然再怎麼優秀好了,國中也不過就是個長得比較好看、略有點小聰明的屁孩而已,說他膚淺也好、外貌協會也罷,他都認了,畢竟誰沒有年輕幼稚過。

      自從發現同桌隱藏在眼鏡下的驚人美貌後,本來處處看不順眼的她,後來不管做些什麼,都是怎麼看怎麼順眼。

      比如同桌認真寫著他不屑於抄寫的筆記時……徐子然默默地在心裡想:不愧是同桌!好認真好聰明!值得大家學習!

      比如體育課時,同桌怎麼都無法將籃球從三分線外投進籃框時……徐子然便自覺地上前,甚至還得裝逼地清清嗓:我教妳吧,這個是有訣竅的。

      比如同桌次次考試都成功輾壓自己拿下全年級第一時……徐子然內心也與有榮焉,覺得這是應該的,畢竟她是這麼優秀又用功!

      然而他這顆偷偷暗戀著人的心思似乎完全沒有被發現,連親近的哥們也只是覺得他最近吃錯藥了而已。就算他再怎麼不經意地對同桌示好,同桌對他的態度卻是一如既往,有點冷漠也不熱絡,著實讓他有些無所適從。

      於是這樣不上不下的狀況就這麼持續到了三年級,徐子然想著,再拖下去等到畢業就來不及了。糾結了許久的少男心後,這才終於下定決心要表白。

      他的計畫是這樣的:

1. 先將她叫到實驗室後方的小花圃。註:據班上的女生說,那邊貌似是情侶聖地,很多校園情侶都會在那邊偷偷約會。

2. 如果尷尬到不知道講什麼的時候,可以先隨便亂聊點其他話題來活絡氣氛。註:話題的部份到時隨機應變,或許可以聊點書?看她隨時都在看,甚至開始自學高中課程?

3. 告白的話也以學業作為引導,比如說:我們可以一起努力讀書,共同奮鬥上同一所高中,之後再一起考上大學第一志願。

      徐子然顯然對自己的規劃還挺滿意的,也沒特別告訴哥們,反正成了以後再說也一樣吧,還可以順便慶祝脫單。

      長得好看的自己本身就是種優勢!沒道理不行!

--

      然而那天的一切,事後徐子然想起來都是一片模糊,或者說是抗拒去回想。

      他隱約記得自己緊張到都不敢直視同桌的眼睛,畢竟是第一次情竇初開,沒有表白人的經驗,為此他特地事前準備了很久,但最後講出來的話卻是亂糟糟的,像沒有經過任何組織的語言似的。

      徐子然坑坑絆絆地表示完自己的心意後,終於第一次鼓起勇氣抬起頭,也在這時才看到眼前之人毫無變化的面攤臉。

      徐子然面色一僵,心道:要完。

      他不記得那天的天氣是否晴朗、不記得當時後續還講了些什麼,但永遠都會記得,在那之後心儀的她淡淡甩來的一句話,久久停留在微風當中震盪。

      她這麼說:「抱歉,我不喜歡比我還笨的男生。」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