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6-1 吃掉主人(慎入)

      「在我滿足你真的想要的前,我不會放過你。」

        約禮語調平穩卻讓人發顫。

     

        楊斳天來不及反應,約禮的手指已刺進他臀部間的細縫,鑽入裡頭。

     

        「我要殺了你,約禮!」他立即擺動起臀部,可是約禮動作快又強硬地將他一腳岔開抬高,埋入後庭的手指更往內躦動。

     

        「呃、呃!」第一次被入侵這個部位,楊斳天感到恐懼,做為Alpha的尊嚴感強烈地燃燒上他腦門跟臉頰。

     

        他睜大領帶布料下的雙眼,約禮的手開始抽動了。

     

        他咬牙忍住那種奇怪的熱刺感,約禮卻很快加入第二根手指,說著:「要是不用潤滑液或擴張久一點,你一定會被撕裂。」

        「你他媽的敢給我進來,我一定要你死。」

        「少爺會罵髒話了。」約禮用著感到驕傲的口吻,卻是滿滿地嘲弄,「那個高傲、不可一世的少爺竟然說出這種粗俗的話,我真高興。」

        「住嘴。」楊斳天暴怒地扯動雙手,一頭淺金髮也因為掙扎而變混亂。

     

        約禮先試著這樣幫楊斳天擴張,攪動起兩根手指,但楊斳天的後庭緊得不像話,肉壁乾澀地緊卡著他的手。

     

        畢竟Alpha的這個部位不是生殖器官,不像Omega自己會分泌液體。

     

        約禮強硬地摩擦楊斳天穴裡的肉膜,馬上聽見楊斳天自咽喉吁出難熬又壓抑地「呃」聲,他持續抽動手指,下一秒又抽出,猛然間將楊斳天的雙腿都抬起,往胸膛方向一壓。

     

        楊斳天難受地呼吸,他的體型不似Omega瘦弱,以這樣的動作在約禮面前被開敞雙腿,被看到連自己也沒看過的部分,很難以言喻。

     

        但更令人震驚的事來了。

     

        「約禮──」

        「別這麼吃驚,幫少爺服務是我的責任,讓少爺爽也是我的責任。」

        責任個屁!

        約禮竟然舔上他的那裡,楊斳天馬上掙扎,結果被約禮更粗魯地壓著雙腿,臀間的細縫被扯開了。

     

        更強烈的搔癢感往細縫裡頭鑽,楊斳天全身抖動的厲害,不停地發出低叫聲,用嘴吸氣、吐氣,要壓下被那股感官神經被牽動的刺激感。

     

        約禮舔動的動作,莫名地在他腦中冒出動物要交配前的求歡畫面。

     

        一隻狼正對著他做。

     

        「你、你、快住手。」

        「我的手正抓著你的腿,你要我放開它,我要怎麼繼續舔?」約禮更靈活的擺動舌尖,讓那嫩嫩的肉縫沾附上更多的唾液。

     

        楊斳天快要被約禮搞瘋了,精壯的腹部抽動了好幾下,呼吸也斷斷續續的。

     

        這時,約禮重新插入一根手指到他體內,利用唾液的潤滑,一下就探入到底,輕輕地翻攪。

     

        開始有股酥癢自楊斳天的臀部裡頭跑出來,不是很明顯,所以楊斳天還能忍受。

     

        約禮抽出手指在他穴口皺褶上揉了揉再探入進去,來回這樣做,要讓他的穴口可以軟化些,唇往旁邊的臀肉進攻,一邊吸吮、一邊舔拭,接著一路舔到他上面的陰囊,再插入第二根手指進入。

     

        「唔!」這種雙重取悅讓楊斳天全身寒毛豎起,身體一直湧起令人腦門放空的歡愉。

     

        他重重地擰起眉,輕促的呼吸聲和後庭被手指玩弄出的細膩水聲,在臥房空間裡,清晰且勾引著約禮。

     

        約禮突然停下動作,俯身靠近,拉起覆蓋在楊斳天雙眼上的領帶,楊斳天終於重建光明。

     

        熟悉的褐色眼眸因染上情慾而變得迷離,這是約禮想看見的。

     

        「我這麼做,你其實很喜歡吧?」

        楊斳天瞇起褐眸怒視約禮那張帶著囂張笑意的臉,但約禮不痛不癢,在近距離的注視下,重新抽動起埋在楊斳天體內的手指。

     

        「快停下來,這是命令。」楊斳天渾身發軟,沉溺於後庭被玩弄的快感,卻又著急生氣。

     

        他不明白身為Alpha的他,為什麼會像Omega一樣被玩弄出感覺。

     

        他應該對Beta的碰觸反感才對。

     

        「都這種狀況了,你認為我還會聽從你的命令嗎?」

        約禮注視著楊斳天眸裡的變化,所以楊斳天閉起眼不想去面對,思緒卻被約禮手指帶來的快樂佔領。

     

        約禮在他身上點的火,越燃越大,停止不了身體自己因快感而起伏扭動,雙腿難以控制地去夾住約禮的身體。

     

        「這裡嗎?」

        「呃、呃……」約禮更加去攻擊某個光滑位置,楊斳天腰桿震動得厲害,用力抿嘴不讓咽喉裡的聲音跑出,腿間的性器流出好多前列腺液,自腫脹的冠狀體馬眼裡牽連出一條銀絲,滴落到腹部上。

     

        約禮持續地玩弄那裡,楊斳天喘息的聲音變得激烈了,雙腳把床單攪弄得混亂,面容憋到漲紅。

     

        「你為什麼就不能誠實一點面對自己的慾望?」

        「該死的,你就別讓我找到機會掙脫,我不會原諒你。」楊斳天使勁的呼吸跟怒吼。

     

        「千萬別原諒我,在我把你狠狠的壓在身下,貫穿你,將你強幹到哭泣,再也顧不得什麼面子,求著要我放過你,看著你身敗名裂,失去身為Alpha的尊嚴,成為我的俘虜,千萬別原諒我。」

        約禮輕笑著,將楊斳天的狼狽跟屈辱當作興致。

     

        「我真的會殺了你。」楊斳天狠狠地瞪著約禮。

     

        「我的這條命不是早屬於你了,主人。」

        熟悉的低沉笑聲如一道羽毛輕輕劃過楊斳天的右耳畔。

     

        約禮靠上他的耳邊,嗅聞起他身上那股逐漸濃郁且誘惑的費洛蒙氣味,鼻尖輕蹭上他的耳朵,輕道:「快來殺死我,我的主人……」

        「不許叫我主人!」楊斳天在顫抖……緊咬住牙,用力地自鼻尖噴出氣息,要壓下那股動搖。

     

        他不會認輸的,他是Alpha,不管淪落到什麼地步,依然是將Beta睥睨於下,將Beta視為弱者的Alpha,不會受到這種惡意侵犯下的生理影響。

     

        他不會被弄髒的,不管約禮做出什麼,他依然是他。

     

        他死也不會承認這當下讓他動搖的原因是什麼。

     

        他不會承認!

        約禮由高而下欣賞楊斳天一臉倔強,突然抽出手指,自床鋪上他帶進來的紙提袋裡拿出潤滑液,在楊斳天注視下,打開瓶蓋倒出一些在他性器上。

     

        冰冷又濕的液體立刻流淌下楊斳天下面的股間跟會陰處,讓楊斳天心跳加快,很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卻無能為力阻止。

     

        約禮俐落地脫去身上的黑T恤,露出結實又強壯的上半身,接著解開牛仔褲的褲頭。

     

        那深色內褲裡頭的性器明顯有反應,凸起不算小的柱體形狀。

     

        楊斳天全身發麻,約禮明確的慾望讓他困惑又動搖。

     

        他不懂為什麼約禮會對他有慾望?就像他也無法理解,約禮明明是Beta,應該對Alpha的他發揮不了影響才對。

     

        可是約禮身上的野獸氣味卻比Omega的費洛蒙更加吸引他,像一根細鉤勾著他的理智、煽動著他的情緒。

     

        儘管他常罵著約禮臭,要約禮滾遠一點。

     

        事實上,約禮的氣味對他來說,一直是最特別的存在。

     

        「不准碰我。」

        楊斳天在約禮高大的身子回到他雙腿間時,眸色跟語氣皆是嚴厲,宛如訓斥著不乖的寵物。

     

        約禮注視楊斳天的神態有如一名支配者,狂傲的眼神、灼熱的情感、唇上的興致,明白說明楊斳天從這刻起將會是他身下的俘虜,任他恣意妄為。

     

        「會怕嗎?」約禮貼近到他面前,輕呢。

     

        楊斳天仰望眼前將他捆制在這床上的男人,男人一頭黑髮狂放地散落,炯炯有神的灰黑眼眸鎖定於他。

     

        他不願面對那股打從內心深處湧起的顫慄,不願他長久以來建立起來的堅強被摧毀,那會讓他無地自容的崩潰。

     

        約禮接著摸上楊斳天的性器,利用潤滑液幫他套弄,另一手掏出自己內褲裡頭粗大又脹硬的肉莖,貼靠上楊斳天的一起擼動。

     

        楊斳天面容發燙,自約禮觸碰上他的那一點似會電人的熱,黏膩的水聲,不停地竄入耳裡,約禮凝視著他的眼神逐漸摻入濃烈慾望的暗熱。

     

        楊斳天別過臉不想去看,可是身體敏感得清楚約禮幫彼此互打手槍的動作。

     

        無預警地,他雙腿再次被岔開往上一壓,呼吸頓挫一下,緊接著感受到一股熱硬觸碰上他臀間的小洞,心臟跳動得更快,卻選擇閉上眼逃避。

     

        約禮讓性器頂端沾上四周的潤滑液,便頂入楊斳天的後庭,大大地撐開那細嫩的黏膜皺褶,馬上聽見楊斳天低叫出一聲:「啊呃──」

        楊斳天全身變得非常地緊繃,眉頭也緊擰起。

     

        「不放鬆點你會受傷。」

        楊斳天聽不進去約禮說的,那種強行被擴張的痠脹感太過強烈,加上約禮逐漸刺入的動作。

     

        他後庭裡又熱又脹,似要被熨燙過一層皮,呼吸難以抑制的快速,額頭冒出大量的汗珠,捆住他雙手的繩索也被拉扯到極限。

     

        他痛苦的忍耐著,腹部接著感受到一股被鈍物壓迫的微微痠疼,約禮越進越深,不知經過多久,終於停下動作,讓兩人密不可分的連在一起。

     

        楊斳天才鬆懈下來,大口呼吸沒多久,被約禮塞滿的後庭馬上傳來劇烈地熱辣衝擊,「啊阿!唔──」

        他再次緊咬住牙,約禮律動起來,動得幅度不是很大,卻是讓他很震撼。

     

        向來上別人的他,現在被人上,那種尊嚴被狠狠踐踏的羞恥感,讓他非常的想逃,但逃不了。

     

        約禮伸手拿來潤滑液,倒上兩人結合的部位,再用力壓住楊斳天的雙腿,持續抽動將潤滑液帶入他體內,逐漸加大抽插的範圍。

     

        摩擦的觸感沒那麼疼了,可是依舊很熱燙,在這種被塞滿的狀態下,約禮一進一出都為楊斳天帶來排泄般的熱癢。

     

        楊斳天無法控制地顫抖雙腿跟腹部,改為用力地大口呼吸,卻隨著約禮猛然的自頂端撞入到底,功虧一簣的叫出聲:「啊啊!」

        腹部又痠又疼的,楊斳天感到自己眼眶快分泌出什麼,卻緊閉著眼,不想被看見。

     

        「會痛就叫出來,我小力一點,如果不叫,我就當作你可以忍受。」約禮目光深諳,關注著楊斳天的每個反應。

     

        楊斳天不回應,所以約禮更加放肆地抽插,要逼他叫出聲,在他緊窒地小穴裡抽插出煽情的水聲,看著他被自己撐大到緊繃的肉口,紅潤且閃爍著光澤,堅硬的肉柱一次次猛烈地撞入到他體內,撞到他鼻音濕潤的不斷瀉出聲息,仍極盡地想壓下,「唔!──唔──」

        人就是不坦然的面對。

     

        他別過臉跟上半身,馬上被約禮單手扣住下巴,「讓我聽你的聲音。」

        楊斳天狠咬住牙,不讓約禮得逞。

     

        約禮改揉上他左邊的乳頭,沒停下粗實腰桿的律動,要吊出他的快感,幾次淺淺地抽動,再強烈地幹入到深處,便聽到楊斳天呼息狠狠一挫。

     

        持續下來,楊斳天終於快承受不住,失控地自開啟的嘴裡發出細小且沙啞的聲息,胸膛無意識地挺起,將自己乳頭主動送給約禮搓揉,既抗拒卻又沉溺其中的表情,叫約禮要慾火焚身。

     

        約禮幹入得越用力,他的身體越發軟且酥麻,穴口雖很脹熱發燙,好似快要被摩擦壞了,人卻食髓知味起這種折騰,一雙褐眸半開著,隱約看到約禮覆蓋在他之上,卻逞強的瞇起。

     

        「被這樣幹著很爽吧。」約禮舔拭著嘴唇。

     

        楊斳天不願承認,所以約禮改抓上他的腰桿更猛烈地深深頂撞。

     

        「啊啊啊!」他腿間半軟的性器跟著甩動個不停,儘管緊抿起唇,聲音卻一直洩出,人生氣至極,卻抑制不了這副身體自然做出迎合約禮的反應。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