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番外1——被你占有

      張辰今天從早晨剛醒,眼皮就跳個不停。

      他抱著忐忑疑惑的心,終於熬過了大半天。正當張辰認為應該不會發生什麼事時,辦公室裡其他老師議論聲傳來。

      變故總是在人放鬆時來臨,打個你措手不及。

      「捷運裡好像發生無條件傷人欸,那個人好像還襲警。」

      「唉——現在社會真的亂得很。」

      張辰一顆心都被懸起來,他手忙腳亂的從口袋翻出手機,就像是為了應證他的猜想一般,手機的來電鈴聲響起。

      他慌忙接通,對面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張辰?」僅僅二字,就安撫了張辰的心。

      蔣言聽對面沒有回應,只好問道:「你看到新聞了嗎?」

      「嗯……」張辰這才找回了聲音,簡單應道。

      「我沒事,放心!」蔣言對著手機說。

      「你在哪?」張辰問。

      電話對面的蔣言明顯愣了愣,下一秒張辰聽見電話微弱的背景音:「這個藥早晚各擦一次,如果有過敏反應就不要用了,回來回診。」

      「你在醫院?」張辰聲音有些微顫抖。

      「沒事,你先回家,我等等就回家。」

      「哪家醫院?」張辰忽略了蔣言的話,執意詢問。

      「我要回家了,你先回家等我,好嗎?」蔣言放低聲音,用安撫的語氣道。

      見張辰沒有回應,蔣言對著手機說了句「等等。」

      下一秒,手機對面傳來了陌生的話音,「那個,張先生嗎?你朋友真的沒事,他現在已經領完藥,等等就回去了。」

      張辰道了謝後,掛斷了電話。

      蔣言從護士手中接回手機時,電話已經被掛斷了,他只好向護士欠身道謝。臨走之前,他像是想到什麼似地,突然回過頭對那個護士道:「對了,他是我先生。」

      那護士頓時露出難怪的表情,他從一開始就想,這兩個人的關係不一般。畢竟這個患者哄人的口氣,不像是和朋友說話的口氣。

      張辰回到家後,先是走進了浴室,當他換上衛衣走出浴室時,玄關剛好傳來開門聲。

      蔣言還來不及脫鞋,就被擁入一個溫暖的懷中。

      那個身影微微顫抖,剛洗完澡的身上縈繞著淡淡的洗髮精和沐浴乳味。

      蔣言伸手回擁,用手掌一下下輕輕順著張辰的後背,「沒事,我在。」

      過了半分鐘,張辰才鬆開蔣言,他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靜默。

      蔣言見他沒有開口,拉著他走向沙發,解開上衣的扣子,露出傷處。映入眼簾的是一片青紫,張辰覺得那顏色刺眼得很。

      「我真的沒事,今天下午去醫院也只是去拿個化瘀的藥而已。」蔣言解釋道。

      「嗯。」張辰只淡淡地回了一個字,說來奇怪,在蔣言回家之前,自己想了許多話要和他說,但當他出現在眼前時,那些話好像都找不到時機說出口。

      蔣言拍拍他的手以示安撫,轉身走向浴室。

      張辰十分害怕,他急需證明蔣言還在自己身邊,他想被他占有。

      在一起已經十幾年了,說來可能不讓人相信,但蔣言從來沒有進入過他。儘管是最情動之時,兩人也只是用手或口互相幫忙。

      張辰知道蔣言從來沒有提過這件事的原因,他當然也知道總有那麼幾個瞬間,蔣言是很想要擁有他的,但最後都會忍下來。

      張辰很感謝他的體貼,他也早已猜到蔣言知道了過去那件事。

      張辰自己也不敢確定如果進行更進一步的性事,他不會回憶起那些被強占的惡夢。所以在兩人都沒有提起的狀況下,兩人就這麼度過了這幾年。

      但,此刻……他不想讓蔣言離開自己的視線,哪怕只是一秒。

      所以當蔣言脫下警服走進浴室時,張辰也脫下了衛衣,提步跟上。

      直到走到浴室門口,蔣言看著張辰跟著自己一起走入浴室,他才停下腳步,回身面對張辰。他抬起手,撫向張辰的臉頰,「我還在,沒事的。」

      「我知道……」張辰聲音很低,頓了一會兒才又道:「但我想陪著你。」

      蔣言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關上了浴室的門。

      水霧瀰漫的浴室裡,兩人貼得很近。

      張辰抬起眸,裡頭全是水氣,顯得多了幾分依戀。他伸手勾住蔣言的脖頸,將他拉近自己,吻了上去。

      蔣言捧住他的臉,舌探進了張辰的口中,兩人的舌頭交纏在一塊。這一吻持續的時間很久,張辰甚至懷疑自己快要缺氧了。

      缺氧倒不至於,但當兩人分開的那剎那,張辰的腿軟得幾乎站不住,於是他將身體的重心倚向蔣言。

      他這一個動作,讓兩人全身都貼在一起。張辰裡所當然的發現,蔣言早已起了反應。

      他抬起膝蓋,朝著那個硬塊輕輕蹭了蹭,蔣言的呼吸陡然粗重許多。

      張辰的一個動作換來了蔣言更深入的吻,蔣言用胯部蹭著張辰的大腿,兩人的硬挺有時不免碰觸。張辰想呻吟,但才開口,蔣言就湊近吻得更深,還未出口的呻吟全被吻給堵住。

      幾個輪回後,張辰徹底站不住了,蔣言關上蓮蓬頭,抱起人走出水氣氤氳的浴室。

      將人輕輕放在床上後,蔣言俯身將唇抵在張辰的堅硬上,吻得很輕,但每落下一個吻,就讓張辰的心漫過一陣電流。

      他張口含住,有技巧的舔弄和深入,張辰很快交代在他口中。

      突然灌進口中的溫熱腥濁,讓蔣言嗆了一下,隨即嚥下那口溫熱。

      張辰還倒在床上喘著粗氣,蔣言便已經起身準備走向浴室解決。

      突然,蔣言感受到手腕的拉力,轉頭看向張辰,眼裡有著詫異和疑惑。

      「這樣就結束了嗎?」張辰望著蔣言的眸,問道,語畢還用手指勾了勾蔣言的手心。

      「我今天清過了……」張辰見蔣言沒有動作又道。

      這種明目張膽的邀請,蔣言當然受不住,他重新壓在張辰身上,低頭吻著他。

      從臉頰吻到脖頸,再從脖頸吻到耳後,連胸口的兩粒豔紅也沒有被放過,張辰幾乎是全身上下都布滿了紅痕。

      「怕嗎?」蔣言在張辰耳邊輕聲問道。

      張辰知道自己現在只要有一點退縮,蔣言會直接翻身下床,走向浴室,就像往常一般。他從來不會強迫自己。

      所以,他和那個男人不一樣……

      因為愛他,所以捨不得讓他忍耐;因為愛他,所以想被他占有;因為愛他,所以相信他。

      「我要你……」張辰低聲喊道。

      蔣言一怔,隨即一吻又落在張辰的耳後,他低語道:「別怕。」

      僅僅兩個字就抓緊了張辰的心,讓張辰無處安放的心頓時有了落腳處。

      張辰能明顯感覺到蔣言正在探索自己的手指,他很有耐心的進行擴張,突然他碰觸到一個點,讓張辰渾身宛如被過電一般,他忍不住洩出一絲呻吟。

      「可……可以了……」張辰喘氣道。

      蔣言拉開床頭櫃,拿出保險套。在他撕開包裝都過程中,張辰走神想著,他完全不知道蔣言在床頭櫃裡備著這個。

      還來不及深入思考,蔣言就抵在入口處,緩緩的進入。

      手指的大小和性器完全不能比擬,儘管蔣言認真做了擴張,但在他進入的那瞬間,張辰還是深吸了一口氣。

      蔣言當然注意到了張辰的小動作,他作勢退出,張辰拉住他,「別走。」

      蔣言聞聲一愣,隨即憑藉著方才的印象,撞擊著那一點。他的動作處處透著小心翼翼,眉間盡是隱忍。

      張辰當然也不好受,他想要的不只是這樣……

      「快一點……」張辰眼中瀰漫著水氣,聲音滿是情慾。

      蔣言動作明顯頓了頓,隨即張辰變感受到和剛才全然不同的力道和速度。

      張辰想叫,但呻吟聲被蔣言一下下的動作撞得殘破不堪。

      張辰的腳背繃起一個完美的曲線,全身透著異樣的紅,身上布滿了細而密的汗珠,他伸手攀上蔣言的背,在蔣言背上留下了幾道抓痕。

      張辰釋放了出來,在那剎那,蔣言明顯感受到甬道的緊縮,他深深喘了一口氣,又做了幾個抽插。

      張辰正處於高潮後的不應期,敏感的承受不住蔣言的動作。雖然蔣言戴了保險套,張辰還是明顯感受到,他正在釋放。

      蔣言抽出時,張辰早已沒了力氣,他躺在床上,任由蔣言擺佈。

      蔣言伸手擁住他,輕輕在他頭頂蹭了蹭,等他不應期過去。

      房裡,兩人在床上緊緊依偎在一塊,寂靜的空間,只剩兩人交纏的喘息聲。

      事後,蔣言將懷裡的人抱去浴室清洗時,那人兒早已睡得不醒人事。

      浴室的水霧中,蔣言吻向張辰的眼睫,輕聲道:「我愛你。」

      張辰沒有睜眼,只喃喃的回:「我也是。」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