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呼——呼——」張辰從床上猛然坐起,喘著粗氣,蒼白的臉龐透著一層薄汗,全是被方才的噩夢所嚇。

   夢中一排排的火車座椅,染上一抹鮮紅,一把銀亮的刀子也透著猩紅的色澤,倒地不起的長髮女人瞪圓了眼,眼中卻毫無生氣……

      張辰將黏在頸上的頭髮束起,抬眼看了看時鐘,5:43,雖然還早,但因那夢讓他不敢再度入睡,只好起身洗漱。

      穿上制服,梳理了齊胸的長髮,金色髮絲在梳子間滑落,他用像皮筋扎了個低馬尾,柔順地垂在胸前。張辰望向鏡中的自己,打上領帶,準備出門。

      這是張辰打從休學兩年後,再度站到校門前。柑紅色的磚牆上,攀滿了綠葉,讓斑駁的校門增添幾分生氣,張辰重重嘆一口氣,邁步走入校門。

      他深吸一口氣,走入教室。一排排整齊的木製桌椅,稍顯陳舊的黑板,和記憶中的一模一樣。但再次踏進教室時的心情,卻與兩年前截然不同了。或許那個曾經的張辰,早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教室中的學生打打鬧鬧,在這充滿屬於17歲青春氣息的教室,一切都讓張辰感到格格不入。他拉開椅子,放下書包,趴在桌前用手臂將自己圈住,與旁人劃開清晰的界線。

      「欸,他是不是前年休學的那個人啊?」

      「為什麼明明是男的還留長髮?」

      「戴什麼黃色、紅色隱眼啊!以為自己是哪個動漫角色?」

      儘管用手臂遮擋,想盡可能忽略這些流言蜚語,但班上同學好奇的交談還是一字不漏的傳入張辰耳裡。他煩躁的從書包前帶中拿出耳機,戴上後又再度趴下。

      不知不覺陷入睡眠,直到感覺有人拿指尖敲了敲桌面,張辰才醒來,抬眼一看,一個少年對自己做嘴型:「老師來了。」

      張辰坐起身,看向講臺上的老師,一個戴老花眼鏡,臉上有著少許皺紋的女人,看起來倒比之前那個班導要和善得多。

      「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陳惠娟。因為你們班導退休了,所以從今天起換我當你們的班導,我教你們班國文,未來兩年請多指教。」陳老師邊拿粉筆寫下自己名字邊說道。

      開學第一天,各科老師大部分都只是發下課本、講義。有些老師害怕學生放完暑假,就忘了上課規矩,所以重新講了課堂規則或上課方法,整體上課步調十分輕鬆。

      而張辰除了每堂上課前十分鐘抬頭,給老師點面子外,其餘時間不是戴上耳機聽音樂,就是趴在桌上睡得不醒人事。營造了一股很難相處的氛圍,讓其他同學更加肯定這人是個孤僻的怪咖。

      相反的是,早上好心叫醒張辰的少年,和班上的人處得很好。

      張辰留意了一下這個男生的名字,好像是叫,蔣言。因為和自己一樣姓名只有兩個字的還挺少見的,張辰便記了下來。

      終於熬完第一天,當聽到放學鐘響的那刻,張辰默默收拾書包,聽著班上同學開心的約吃飯、抱怨要補習……不論是做什麼,都和自己非常遙遠。

      坐上搖搖晃晃的公車,張辰抱著書包,將頭靠向公車窗戶。看著窗外和朋友走在一起,拿著手搖飲或滷味的學生。

      突然看見熟悉的臉,蔣言背著書包,手拿一杯喫茶小舖的飲料,和班上其他男生打打鬧鬧。

      蔣言轉過頭剛好看見靠著車窗的張辰,抬手禮貌性的揮了揮。

      「你和那個人很熟?」蔣言身旁的男同學問。

      「沒啊,只是覺得他挺酷的。不顧旁人眼光,堅持自己的打扮。」蔣言回。

      「對他抱持這麼正面評價的大概也只有言哥你了。」蔣言身旁那個名叫謝冠廷的男生回。

      「喔?其他人怎麼評價他?」蔣言好奇的問道。

      「言哥你不知道?班上那些人不都說他是怪人?再難聽點的還說他是同性戀,因為頭髮留那麼長,據說他休學是因為喜歡上隔壁班那個男實習老師呢!」謝冠廷一講到八掛,整個人都來勁了,霹靂啪啦講個不停。

      「那謝狗仔,你的情報不可能只有這樣吧?」蔣言笑著搭上謝冠廷的肩,趁機喝了口他手裡的飲料。

      「欸,言哥你自己就有飲料,幹嘛喝我的?」發現自己遭到偷襲的謝冠廷報復性的喝了一大口蔣言手中的飲料。

      「不過據曾經和他同班的學長姐們說,他以前可是個學霸啊!只不過後來成績忽然一落千丈,然後就休學了。」謝冠廷有些感慨的說。

      「雖然這個說法沒什麼人信……不對,你怎麼對他這麼感興趣啊?言哥你平時不是對八卦興趣缺缺嗎?」謝冠廷亮起八卦的星星眼,盯著蔣言看。

      「沒什麼,誰還沒個好奇的時候。」蔣言喝完手中的飲料,把垃圾扔到謝冠廷手裡,然後不管他的抱怨,撒手就跑,走前還不忘對抱著手搖杯垃圾的謝冠廷露出陽光的笑容。

    但謝冠廷並沒從那個笑容中感到溫暖,只從中獲得滿腹的不爽。

      「喀咔」張辰轉動鑰匙,打開家門。雖然是住了一年的「家」,但這房間的擺設卻還是如同樣品屋似的,沒有半點家的溫情。

      張辰放下長髮,坐的書桌前,從書包中拿出今天新發的課本,再從桌上的桌曆隨意的撕下一張,當做計算紙,開始刷題。

      電子鐘面上的數字不斷變化,而張辰已經從難度較低的課本題目,做到稍難一些的講義精熟題了。

      在確認自己絕對跟得上學校進度後,他闔上講義,將剛剛用來打草稿的計算紙疊好放入抽屜最深處。

      張辰快速的沖了澡,趕在1:30前上床睡覺,雖然遲到這和現在自己這壞學生的身份非常符合。但才開學第一個星期,張辰還是不太想遲到。

      另一頭,蔣言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許久,終於受不了翻身下床。

      蔣言拉開自己書桌抽屜,從中翻出一盒安眠藥,倒出一顆,含入口中。

      還來不及喝口水,將藥丸嚥下。房門就被敲響,接著一名短髮女人輕輕地打開房門,女人的眼神飄向桌上蔣言來不及收的藥盒。

      「又睡不著嗎?別太常吃那個,對身體不好。」女人對蔣言說,言語中滿是擔心。

      「沒事,最近已經比較少吃了。媽,你怎麼還沒睡,要早點休息。」蔣言用舌頭將嘴裡的藥丸推到舌底,接著說。

      蔣言的媽媽道過晚安後關上房門,蔣言本想喝口水將藥丸吞下,卻發現早已融化得差不多了,便躺上床,閉上眼,苦澀在口中蔓延。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