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繫鈴(1)

      今夜皎月高掛,星子流轉閃爍,映照在鏡湖之上,幾艘畫舫漂泊,粼粼如畫,遠遠得見石橋邊的煙柳隨風蕩漾。熙熙攘攘的人群在燈火通明的街道上來回穿梭,歡聲笑語夾雜著周邊小販的叫賣聲,好不熱鬧。茶樓上,一名男子隨意倚干而坐,手執一壺酒,靜靜地看著這繁華的景象。

      人人盡說江南好,遊人只合江南老。他來到這裡不過才短短數日,便已體會這白天笛聲悠揚,夜晚菱歌蕩漾,著實令人流連嚮往,足以想見這四季更迭時的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會是何等景象,安逸得似乎能讓人忘卻一切世俗仇恨,在此餘生終老。

      以前師兄總和他說,有機會便帶他下江南看看這世間繁華盛景,可自那時臨江匆匆一別,如今九年過去了,早已是滄海桑田、物是人非。

     

      「肩膀放鬆,手肘抬高……」

      午時是日頭最大的時候,炙熱的陽光曬得石板地似烙鐵般滾燙,人的皮膚只要一接觸便會瞬間紅腫起泡,如烤肉一樣滋滋作響,教場上一眾弟子頂著滿頭汗水跟著指令轉身、跨步、揮劍,在一旁來回巡視指點的,卻是一位長相清俊,身姿挺拔,看起來不過二十出頭的青年,但沒有人因為他的年紀就輕視怠惰。

      唯有第一排左方角落裡一個年紀最小,高度不過尚在成人腰側的弟子扎著馬步嗷嗷求饒:「師兄,能不能休息會啊?我腳都麻了。」

      「阿樾,就你愛偷懶,你看看其他師兄,他們在這裡已經練了三個時辰了,可有吭一聲?」蕭易風雖仍一臉嚴肅,但語氣無奈中又帶著一絲寵溺,剛才指導其他弟子可沒有現在這麼溫柔。

      旁邊一干弟子聽聞此話,集體在心裡哀號:不是他們不想吭,是不敢吭啊!

      人人都知道,蕭易風是九霄派掌門連傚最看重的大弟子,八歲入孤鳴山,十一歲即將九霄派的所有招式要領參了個七七八八,十五歲第一次參加武林大會便在各派弟子的比試中展露頭角,雖然最後沒有拔得頭籌,卻因此一舉在江湖中名聲大噪。

      他不過勘勘弱冠之年,但早已被默認是九霄派下一任掌門,現如今江湖上說起孤鳴山九霄派,誰不提到他蕭易風?

      「師兄,你最好了……」連樾再次撒嬌討饒,他知道每次只要這樣,師兄就會心軟了。

      果然,蕭易風輕輕嘆了口氣,掃了眾人一眼,抬手一揮,下了特赦令:「行吧!大家都去休息吃飯吧!」

      「謝大師兄!」眾人齊聲歡呼。

      還是他們小師弟有用啊!

      連樾嬉皮笑臉地和其他師兄們勾肩搭背離開,望著他輕快的背影,蕭易風失笑搖頭。

      門派中的弟子吃飯都是一起的,照理說蕭易風也應該和他們一塊,但連傚一直都把他當作親生兒子看待,所以蕭易風都是和連家三口一起吃的飯。

      「師父、師娘。」

      連傚妻子馮氏見他進來,趕緊招呼他坐下,幫他添了碗飯。

      蕭易風雙手接過,「謝謝師娘。」

      「聽說今天樾兒又偷懶了?」

      接到父親眼刀,連樾立刻躲到蕭易風身後,「我才沒有呢!是太陽太大了,曬得我頭暈。」

      「就你有理由!」

      馮氏夾了口菜到連傚碗裡幫忙緩頰,「樾兒還小,心性不定是正常的,你也別太操心了。」

      「還小!?風兒像他這年紀時可沒這樣心浮氣躁!」

      連樾撇撇嘴,他這師兄豈是一般人能比啊!

      「師父,師娘說得也不錯,我喜靜,阿樾好動,我們性子本就不同,如今阿樾正是風火年紀,雖然練功時長比別人稍短,但他底子好,悟性高,假以時日必定能有所成就。」

      「風兒,你不用替他說話,他什麼德行我這做老子的會不知道嗎?」

      連傚老來得子,而且就這一個獨子,馮氏平日裡都順著連樾,他這做父親的自然就得扮黑臉,但說到底心裡還是捨不得罵他。

      怕自己會心軟,連傚特地找了自己的師弟當連樾的師父,只是師弟最近正好在閉關,想著整個九霄派裡連樾最聽蕭易風的話,便讓蕭易風負責督促他。

      從小連樾就愛黏著他這個大師兄,話都還不會說的時候就老愛爬到蕭易風身上,那時候的蕭易風比他現在還小,平時不愛與人接觸,一開始對連樾也是不知所措,或許是見他年紀小,又是師父的愛子不好拒絕,縱容著久了竟也就習慣了,從此之後連樾就成了蕭易風的小尾巴。

      時光荏苒,一晃眼十一年不過彈指瞬間,可能連蕭易風自己都沒察覺,對待別人總是冷淡的他,唯獨在這師弟面前才會展露出不同尋常溫柔的一面。

      「行了,這不是有風兒嗎?你還不放心啊。」

      連樾跟著馮氏的話附和點頭,「是啊,爹,我很聽師兄的話的,不信你問師兄。」

      「這個孤鳴山除了你師父,也就你師兄能鎮得住你這隻潑猴!」聽話?對他師父純粹是因為不敢造次罷了。

      連樾吐吐舌頭。

      連傚想想就氣,偏偏又無可奈何,乾脆轉了個話題,「風兒,為師有件事想讓你替我下山去辦……」

      連樾一聽到蕭易風要下山,剛才整個人還懨懨地,瞬間就來了精神,「下山!?我也要去!」他長這麼大還沒離開過孤鳴山呢!

      連傚用食指推兩下他的額頭,「你師兄不是去玩的,小孩子別瞎湊熱鬧,你給我好好在山上習武!別想趁機偷懶!」

      「我保證我絕對不會給師兄添麻煩的!」連樾話雖是對連傚說的,但那小狗似的眼神卻是看向蕭易風的。

      他的雙眸裡滿是祈求和期待,蕭易風最受不了他這樣,放下筷子道:「就當是讓阿樾下山歷練吧!有我在,師父放心。」

      馮氏聽了也覺得不錯,跟著贊同,「是啊!出去看看也好呀!算算日子正好能趕上元宵,城裡肯定熱鬧。」

      連傚沉默,半晌,嘆口氣答應了。

      唉,他思來想去也沒明白,他這兒子怎麼就這麼黏他這徒弟呢?

--------------------------------------------------------------------------------

520快樂♥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