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節儲值注意事項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精靈樂章前傳 - 第一章

      深紫色的光點從湛藍的天空一角慢慢擴散,像是墨汁在水中暈染開來,瞬間蔓延整片天空。

      「哇,你們看。」田野間的人們發現天空的變化,舉起了手,指向那美麗色彩。

      「這是怎麼回事呀?」人群驚訝,卻不感到恐懼。

      因為那顏色絢爛奪目,除了深紫,還漸漸蛻變成許多色彩,除了彩虹外,人們沒見過這樣美麗的顏色出現在天空中。像是煙火顏料般,打翻在天空這張千變萬化的畫布上。

      除了這奇異又絢麗的天色外,南區的土壤也發生了變化,從肥沃土壤中收成的農作物出現了色澤豔麗的斑點,如同蝴蝶的斑紋,雖然怪異,但還挺好看的。

      辛勞耕種的老實農夫還在苦惱今年的收益,一些不甘損失的人已經勇於嘗試,吃了這些不同尋常的蔬果,卻發現比往常的作物還要甘甜。很快的,瑟斐爾各區傳來類似的回報,天空出現不同以往的美麗色彩,土壤顏色丕變,卻能種出更美味的作物。

      消息很快就傳開來,大部分的人們食用後甚至感覺到身心靈的舒適,體能變得充沛。

      「這一定是自然的禮物!」人們歡天喜地,認為他們的努力被世界認可,才獲得如此美好的贈禮。

      越來越多人贊同這樣的說法,也樂於接受這些變化帶來的效應與好處。他們歡笑、歌唱、慶祝著,隨著越來越多鮮豔卻美味的蔬果收成,瑟斐爾大陸全然接受了這樣的異變,農夫更是以種出奇異蔬果為傲。

      然而與此同時,世人看不到那晶瑩剔透的閃亮結晶,隨著風,從天空緩慢的散落在整個瑟斐爾大陸。

      「我們做了什麼才能獲得如此恩賜!」一名年輕的農夫站在田裡,摘下一顆碩大渾圓的南瓜,鮮亮的橘色外皮布滿了彩色的蝴蝶斑點。

      他看著手中的南瓜,喃喃自語道:「不勞而獲,世上有這麼好的事嗎?」

--

      華莉絲威風凜凜地走在加斯洛的城區之中,美麗的白色裙襬飄揚,淺金色的頭髮也隨風揚起,秀美容顏卻皺緊了眉頭,面上流露出擔憂。她正盯著原本該是白色的花叢,此刻每朵花的花瓣顏色都不一樣,變成七彩花了。

      「華莉絲大人,妳在這兒做什麼呀?」城區的水果商販吉爾,正推著許多柑橘經過。

      「叫我華莉絲就好了。」她微笑,比了一旁的花圃,「這些花一夕之間全變色了。」

      「是呀,這是上天的恩賜。」吉爾裝了幾顆柑橘到袋子中,

      「就像妳也是上天給我們加斯洛的贈禮,這城裡有妳,我們都覺得很安心。」說完便把那袋裝滿柑橘的袋子交給她。

      「我不方便收下這些。」華莉絲本想婉拒,最終還是無法推辭吉爾的好意。

      「一定要的,謝謝妳前幾天不顧危險跳入河中救了我兒子……」吉爾感謝的話還沒說完,一旁玩耍的幾個小鬼頭聽見華莉絲的聲音,從樹叢探頭,立刻衝了出來。

      「華莉絲姊姊!陪我們玩!」

      「陪我!」孩子們爭奪著華莉絲,她卻注意到樹叢有幾隻果凍兔跳來跳去。

      「你們剛才在和果凍兔玩呀?小心別被吃掉嘍。」

      「牠們很小,沒事的。」孩子們開心地說。

      「小隊長,港口的花昨天是粉紅,今天卻變成殷紅與黑了!」身穿藍白相間騎士服的小隊員兩兩一組,從另一條巷子出現,稟報華莉絲。

      「又有?」她皺眉。

      「華莉絲大人,您們在調查什麼呢?」於河邊洗完衣服,三兩成群的婦女們見著華莉絲,便也湊上前。

      「我想了解近來發生的異象,妳們有什麼情報可以提供嗎?」華莉絲坦誠回覆。

      「哎呀!沒事啦!」婦女們大笑,「自從發生改變後,雖然顏色乍看下有點詭異,可是妳瞧,我皮膚像是年輕了十幾歲,這全是吃吉爾他們家種的柑橘的關係!」

      面對居民的不以為意,華莉絲有些擔憂,她偷瞥了一眼剛才吉爾給她的柑橘,果然不是往常的橙黃,而是帶著黑色斑點的亮黃。

      她知道面對異象,大多數的人都樂觀其成,她卻無法全然相信這是自然的恩賜。要說恩賜,上天早已給得夠多,怎麼會忽然改變了萬物的顏色呢?

      「還是應該謹慎看待吧。」華莉絲認真地說。

      或許大家認為華莉絲過於緊張,但華莉絲面對認定的事從不妥協。

      「如果阿諾德在這裡,同為精靈使者,他會認同我吧?」

      那曾在席瓦島一同修煉成長的夥伴,幾年前離開騎士團雲遊四海去了。

      「哼!妳幹嘛不問我?阿諾德只是精靈使者,哞可是精靈喔!」精靈「哞」手持著法國麵包,一蹦一跳地跟在華莉絲身旁,他是華莉絲的專屬精靈,只有和華莉絲一樣是精靈使者才能看見。

      哞看起來就像隻可愛的小牛,但如果有誰因此看輕了他,他可是會生氣的。

      聽到哞這麼說,華莉絲笑看他一眼,小聲地打趣,「那請精靈大人告訴我,這一切真的是自然的恩賜?」

      哞嗤之以鼻。

      「哼!哞才不這麼認為,精靈們都知道要實事求是,這些異象明顯是外力的干擾,導致瑟斐爾能量異動。」

      華莉絲皺眉,想追問更多,但哞也不知道怎麼回答。

      「天地異象,國王令騎士團赴往王城,與國王商討這件事。」騎士團每日朝會會報,團長傳達了來自王城的命令,於是幾個鎮守重要地點的小隊長必須與騎士團團長一同進城。

      但與國王會面這等大事,仍需先由團長代表前往,其餘小隊長們則站在王城中庭待命。

      「哼!華莉絲,哞好熱啊!哞想泡在牛奶浴中。」精靈哞向華莉絲撒嬌,華莉絲不理他,仗著沒人看見,哞躲在陰暗之處,還在喊熱?他們幾個小隊長可都規規矩矩地在太陽下立正站好。

      「哼!華莉絲,有個奇怪的少女在偷看。」華莉絲隨著哞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位綁著馬尾的金銀髮色少女,頭上繫了藍色蝴蝶結點綴,她正站在陰暗的門邊偷看他們站立的方向。

      「哞過去看看她要做什麼。」因為加斯洛這兒的精靈使者只有華莉絲一人,哞不怕被發現,總是大搖大擺地走動。哞小心翼翼地上前,打量眼前比自己高上不少的少女。

      少女湛藍慧黠的貓眼中沒有倒映出哞的存在,她悄悄從身後拿出彈弓,露出調皮的笑容瞄準小隊長們的方向。

      「哼!有刺客!哞發現刺客了!」哞立刻從身後抽出巨型法國麵包,憑空變出印有牛奶圖案的盾牌。

      哞的喊聲當然也只有華莉絲聽得見,她光速跳到少女面前,毫不留情地將少女反手壓制。

      「哎呀──」少女發出吃痛的叫聲,同一時間,騎士團團長和王宮侍衛長從另一邊走廊走出,一聽到騷動連忙跑來。

      「華莉絲,怎麼回事?」騎士團長問。

      「團長!這邊有可疑人士。」華莉絲據實以報,哞在一旁挺起胸膛,一臉像立了大功等待表揚般驕傲。

      「這是……」侍衛長蹙眉,看清了少女後瞪大眼睛,臉色發白趕緊喊:「王女啊!您沒事吧!」

      什麼?王女?

      華莉絲連忙鬆開手,看著眼前藍眼睛的少女,那晶瑩剔透的肌膚透著一點點紅暈,晃動著方才被扭轉的肩頭,兩眼卻發亮地看著華莉絲。

      「妳可真是敏銳呀,居然能發現我躲在這裡。」艾德琳上下打量著華莉絲。

      「王女恕罪!」華莉絲嚇得花容失色,立刻單膝跪地致歉,騎士團團長和小隊長們也跟著下跪賠罪。

      「哼!她她她她這麼可疑,真的是王女嗎?」哞闖禍害了華莉絲,很不開心,臉色慘白到身上的斑紋都快不見了,「華莉絲對不起……」

      「沒事沒事,又不是什麼大事。」艾德琳揮揮手,嘟起嘴巴問:「我很好奇,妳怎麼發現我的?」

      「這……是我家精靈告訴我,您在那兒……」王女面前,她豈敢欺瞞,華莉絲只能照實說。

      「是哞不對。」哞在一旁認真點頭,「華莉絲妳跟王女說,不可以怪妳,否則……哼!哞就不喜歡她了!」「耳聞騎士團來了位精靈使者,原來就是妳呀!」艾德琳雙眼發亮,「妳叫什麼名字?」

      「華莉絲•坎貝爾。」

      「華莉絲啊……」艾德琳美麗的眼睛轉動,露出了狡詐的笑容,哼著歌轉身離去。

      騎士團的人鬆了口氣,華莉絲更是雙腳發軟差點直接坐倒在地,自己到底做了什麼蠢事,居然做出傷害王女的舉動。

      「好在王女大恩大德不計較,華莉絲,動粗前多思考一下,這是什麼地方,一個穿著上等衣裳的少女,難道不會讓妳想到什麼嗎?」騎士團團長嘆氣。

      「騎士團有身手如此矯健的人,是該感到高興。」侍衛長雖有些驚魂未定,仍出言安撫,並下達命令:「國王請各位一同到大殿之中。」

      眾人前往大殿,老國王於王座上傾聽各方學者對於異象的解析。

      「也許如同月蝕一般,一開始人們認為是不吉利的徵兆,但其實只是自然變化。所以目前瑟斐爾也在面臨一樣的情況,況且土壤變得肥沃,果實吃了強身,都是事實呀。」

      「但也有人吃了以後全身起疹子。」

      「因人而異,也許只是過敏吧。」

      「我們不能大意,不是百分之百沒事的話,天地顏色改變,這可不是正常事情。」

      學者們你一言、我一句地爭論,卻沒個明確的結論,老國王嘆氣,大殿頓時靜下,所有人看著老國王挪動身體,咳了聲後開口:「關於近日異象,騎士團這邊有什麼想法?」

      團長單膝跪地,眼神朝下,恭敬地回報:「發生異象以來,多數人民皆欣然接受,並認為是自然的恩賜。」

      「哼!這可不是什麼自然恩賜喔。」哞在一旁冷哼。

      華莉絲握拳,想將精靈的話告訴國王,但越過騎士團長,直接朝國王諫言是藐視軍紀,她躊躇了。

      「華莉絲覺得呢?真是如此嗎?」艾德琳突然從老國王身後的王座探出頭,大廳的眾人都嚇了一跳。

      「王女,您這是……」侍衛長驚呼。

      「妳又來了……」老國王似乎拿這女兒沒辦法。「華莉絲是哪位?」

華莉絲上前一步,單膝下跪行騎士禮,不經國王允許,她不曾多言。

      「華莉絲是位精靈使者,我想知道精靈使者對於這樣的異象,是否也覺得無傷大雅?」艾德琳嘴角浮現笑容,「先說,我覺得這件事情沒這麼單純。」

      有了王女的背書,華莉絲抿抿唇,她不會蠢到把哞的話照本宣科,於是婉轉說道:「人民欣喜是事實,目前看起來,大多有利無弊,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是好的影響,我認為若有一絲疑慮,便該詳細查證。」

      「這意思是……」老國王問。

      「我建議進行實地走訪,統計在加斯洛各區,甚至是加斯洛城以外的國家,是否都有發生異象,並確定帶來的影響好壞比例,以確保人民安全。」

      華莉絲的話引起學者們竊竊私語,其中一位學者拱手道:「我們贊成這位小隊長的意見。」

      「好!那這事就交給騎士團安排。」老國王也乾脆,「謹慎處理。」

      「是!」騎士團團長行禮。

      騎士團一行人步出王宮,返回騎士團訓練營,團長來回踱步,華莉絲連忙致歉:「團長抱歉,我剛才踰越了。」

      團長舉起一隻手,「不,是王女詢問妳的意見,妳的謹慎也沒有錯。」

      「那這件事……」

      「身為精靈使者,妳說的話我想有一定的說服力。」團長左右張望,雙眼定在一處什麼也沒有的空地上,「妳的精靈在這兒嗎?」

      「哼!團長你錯了啦!哞在你的背後。」哞在團長的身後揮手跳躍。

      「嗯,就在那兒。」為了顧及團長顏面,華莉絲睜眼說瞎話。

      「我想精靈一定也認為此異象不正常,華莉絲,這件事情就交給妳了。」

      華莉絲瞪圓眼睛。

      「看得見精靈的妳,出城去瞧瞧其他地區,以及各地精靈,也許這樣更能掌握情報。同時也請妳統計,這些食用變異作物的人們,他們身體的具體變化,以及查出這些變異的原因。」騎士團團長認真看著她,「妳可以做到嗎?」

      華莉絲站直身體,「我可以。」

      「好,那就交給妳了。」團長說。

      「哼!也交給哞吧!哞一定會幫華莉絲查明真相的!」團長看不到的地方,哞認真地將法國麵包橫在胸前,向團長行騎士禮。

      翌日,華莉絲收拾好簡易行李,在天尚未亮時便出發。

      她抬頭,看著本該由深紫轉為淺紫,再慢慢泛白為藍的清晨天空,此刻卻像是一團鮮豔顏料打翻在染缸之中,十分美麗。

      然而大自然中,凡是過於鮮豔美麗的色彩,往往帶有劇毒。

      「哼!起得好早,哞好睏啊……」昨晚因為太興奮而睡不著的哞,眼睛下有深深的黑眼圈,都快比身上的斑點還黑了。

      「哞,清醒一點,這一趟旅程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華莉絲提醒。

      「哼!放心,哞一定會保護好華莉絲。」哞睜大了眼睛,堅定地說。

      「那我就靠你嘍!」華莉絲笑著說。然而,當華莉絲與哞踏出加斯洛城時,卻沒注意到幾百公尺的身後,一位湛藍雙眼的少女正盯著他們。

      少女嘴角浮現惡作劇的微笑,輕手輕腳地跟上。

      一陣風拂來,吹動了少女的金銀色馬尾,帶動了那藍色的蝴蝶結。

      這陣風吹向了華莉絲,吹散了她飄逸的長髮以及身上的披風,露出了銀色鋒利白劍。風持續往前,吹過了王城,離開了加斯洛,吹過原野、吹過高山,所到之處,皆是變了色的土地、天空,甚至連河水也泛起點點白光。

      這陣風來到遙遠的東邊,纏繞在一位褐髮青年身上。

      「華莉絲……」青年低聲喃喃道,站在陡峭的山壁邊,望著下方的國度。

      那炫彩的異象,日益擴大,令人擔憂。

      像是把松鼠裝穿在身上的黃色精靈撇嘴,暗暗心想,「真的那麼想人家還搞什麼暗戀,我的主人真是沒用!」

      「榮耀,你覺得華莉絲面對這異象,會有何想法?」

      「我哪知道,你不會去找她問嗎?」榮耀酷酷地回應。  

      青年瞇起眼睛,眺望遙遠的加斯洛王城的方向,「過往的分離是必要的,我當時必須體會沒有她的人生,直到等我們再度相會那天……如同命運……」

      聽到青年文謅謅地沉浸在自己的情緒裡,榮耀只覺得眼神死,心想著,「完了,這傢伙又開始了。」

      忽然青年張圓眼睛,露出豁然開朗的笑容,轉身跳下山壁,「榮耀!就是現在了!我們必須去找華莉絲!」

      「什麼?去加斯洛嗎?」榮耀差點跟不上,立刻隨著青年從山壁跳下。

      「對,就是加斯洛!」青年朝天空吆喝,想到即將見到華莉絲,臉上揚起大大的笑容。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