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三章

第三章

第一學年的考試完結,代表了學生們該是時候收拾細軟,準備回家過年。

206號房裡頭,恰好今天考完最後一課的四個人,各有姿勢地攤躺在自個兒的小床裡,並沒有像其他房間裡的人一樣忙著收拾行李,一點兒歸心似箭之心也沒有的樣子。

俞笙考完是腦袋燒掉了的運轉不來,俗稱過熱死機了。

資訊工程系的大一課目除了幾門理論課要考筆試外,其餘的全是靠臨場高速運轉的腦力發揮,有的要將病毒清除,或者在僅只有兩個小時的考試時間裡,根據題目即場編寫一個小程序,連續七天筆試與腦力科兩邊考,考得她頭昏腦脹,考完回到房裡的剎那,把自己埋進被窩裡需要“靜靜”陪伴。

躺在她下方小床的岳蘭姍則是右手手腕酸得動不了,考完大罵中文系的老師不是人,每一張考券全都要背默一首很長的詩詞,並且作詳細解釋,最狠是作文部分,兩個小時的考試時間除了要解決前面的背默題、填空題、理解題、選擇題外,還要他們臨場吐一千字出來?!

岳蘭姍自問字體優美漂亮,當她寫完那一千字的文章後,登時認不出如此龍飛鳳舞的字跡是來自她的手筆,太狠了!

另一邊上下鋪的床比較簡單,上鋪孫奕秋體育理論課考得輕鬆,七天間裡也分別考了不同類烈的體育項目,然而今天考的是長跑2000米,孫奕秋得在限時裡面繞運動場跑五圈,她形容跑完過後小腿抽痛,當場趴下動不了,歇了好一會兒才拐著腿拐回來房間的。

下鋪的程真純粹平日不好好溫習,音樂系並不只是考樂器啊,音樂理論課、古典基礎、詞作欣賞等等,全得靠背,她這七天熬夜挑燈夜讀,天天睡那麼個兩小時便滾起床奔去考試,考完人也虛脫,靈魂出竅,撐回來一倒在床上便呼呼大睡了過去。

房間裡大白天的,四個人累得一起睡了過去,非常恬靜和諧,偶間飄來程真沉睡呼出來的濃重鼻音。

睡得美,睡得香,睡到天昏地暗,斜陽下山,她們四人還想睡到天明的,可惜斜陽淹沒在地平線不久,外頭有人敲響了206號房的房門。

睡在左邊下鋪床的程真熟睡得壓根兒聽不見敲門聲,倒是右邊有點睡醒的岳蘭姍轉了轉身,睜開惺忪的眼,探了探頭看向窗簾外,判斷出早己日落西山,她們四個人至少睡了四五個小時。

房門再度有人敲響,睡好睡足了的岳蘭姍頂著一頭亂窩下床,披上外套小步過去打開了一條門縫探視誰敲門了。

來敲她們房門的人讓岳蘭姍十分非常以及極之地意外,心中登時提出疑問:小魚不是說傅翦清與她吃過早餐交換了微信後便沒下文了嗎?還說她們那天後完全沒互相微信,半點交集也沒有啊......

她們三人前陣子還安慰小魚不要為了一棵樹放棄外頭多的是漂亮嬌艷的桃花林!小魚還白了她們一眼,鄭重跟她們說她從來沒想過要和傅翦清有甚麼,要她們別多嘴到處傳播。

話說回來,小魚讓程真別對她和孫奕秋說這件事,程真愛說八卦,藏不住秘密,特別是同住一房的閨蜜,有天趁小魚晚修課還沒回來,把小魚對傅翦清一見鐘情這事說了出來。

岳蘭姍有點意外,但並不排斥小魚會喜歡女生,對方還是J大第一女神傅翦清,孫奕秋反倒驚訝得說不出話來,緩過來後反而說笑,傷心小魚沒喜歡她,指斥小魚只看外表。

等到俞笙回來,三個人因為對一見鐘情是甚麼感覺而捉住她盤問,俞笙說,她也不知道是怎樣的感覺,只知道見到傅翦清的第一眼,四周暗淡下來,燈光照亮不了別人,只打在傅翦清身上,之後,目光從此移不開了。

拉回了神,岳蘭姍吞了吞嚥確定外頭的人正是J大第一女神傅翦清,她未敢完全打開房門邀人進來,畢竟裡頭那三人仍然睡死了,她要幫幫小魚,為她保住僅有的一點形象。

「您是......傅學......學姐?」岳蘭姍尷尬與她大眼瞪小眼的。

「妳好,是俞笙的同房嗎?我來找她的,中午微信了她一直沒回覆,怕她還在考試沒有打她電話,剛才打了一通微話她沒接,所以過來看看。」傅翦清的眸光從門縫裡探進去,看出裡頭漆黑一片,猜測裡面的人......都睡了?

這麼早睡覺?現在才六點半啊......

果然是來找小魚的。

「來找小魚啊......」岳蘭姍遲疑的側了過身看過去上鋪睡得可愛香甜的魚兒,有點為難,但小魚的女神主動來找她耶,她不好替小魚推掉吧?

萬一小魚跟傅學姐有戲可言呢?

愛情裡沒有必然美女一定配美女啊,以前聽說美女愛挑小胖子,也有美女專挑不帥的來喜歡。

傅翦清微笑點頭,盼著這位不知道在躊躇甚麼的學妹動作俐索一點。

「您等等......」

岳蘭姍輕輕掩上房門,回身走去床鋪拍拍上面的俞笙,往在耳邊道:「小魚兒,門外有人找妳。」

睡了一個下午的俞笙剛剛己聽見岳蘭姍的動靜,她瞇開了眼睛,揉了揉雍聲問:「誰找我啊......」

她在班上沒啥熟悉的同學,偶爾組在一起做課業的,做完也各散東西,私下沒啥聯絡,理應......不太會有人想找她的,特別是這棟宿舍專門是擺放每個學系多出來沒法與同系女生分配合住的,她是大一生裡唯一一個被流放進來,壓根兒沒有同屆的人會過來找她。

「妳看看就知道了啊,快起來,別讓人家等了。」岳蘭姍瞧她整個人軟呼呼像塊鬆餅,看著挺可愛的啊,應該要給傅翦清看看的,讓女神發掘小魚兒的優點。

俞笙剛睡醒腦裡沒運作過來,她聽話起了床,爬了下來,同樣寒天天氣,她下床後套上外套,穿上毛毛拖鞋,打著小呵欠走過去虛掩的房門前,手一拉開,房門大開,她掩嘴的動作見到來找她的人登時頓住。

幾秒後,在對方眼皮底下把門速速關上。

身後的岳蘭姍沒想到是這種結果,忍住笑意笑罵「妳幹嘛甩傅學姐的門?瘋啊!女神來找妳耶!」

「岳蘭姍!妳幹嘛不說是傅學姐來的!」俞笙痛不欲生,現在到底要不要再開門了!?

「我不確定她是不是傅翦清啊。」岳蘭姍睜眼說謊話,看得俞笙差點想跑過去捏死她。

二人快要拳腳對決之際,房門第三次敲響。

小拳要揮過去的俞笙動作一僵,她收回手瞪住憋住笑意小聲讓她快去開門的人,把岳蘭姍推了一把匆匆趕去開門。

「俞笙,妳剛剛怎麼了嗎?」傅翦清有生以來,第一次被人甩門......這經驗有點新奇。

「對......不起......學姐,剛睡醒,沒反應過來。」俞笙暗暗在心裡咒罵著岳蘭姍。

「睡醒?妳從甚麼時候睡的?我來找妳,請妳吃飯的,謝謝妳上次幫了我,我也要說聲對不起,那天後我有點忙,一直抽不出時間,我見考試考完了,在回家過年前請妳吃飯,媽教我人情債不能壓過年呢。」

還人情債......

俞笙輕輕一抿下唇,縱使那天她知道傅翦清所說的“改天再約”裡面,客套的成份是比較高的,其實她心裡一直還存有一個期盼,盼著傅翦清會有一天醒起了跟她的約定,來約她吃飯。

終於等到了,然而心頭......並沒有預期的高興。

因為俞笙明白到,傅翦清還了這頓飯,她們之間再沒有甚麼可以牽絆的了,以後連一絲存盼都沒有。

沒見過傅翦清之前,她看風景的視野相當單一,看的風光全是走去上課的路上,直視前方,從不斜目看別的風景,自從對傅翦清一見鐘情,俞笙的視野變多了,她並沒有跟程真她們說的是,在這兩個月裡面,她是有單方面偶遇過傅翦清的。

又或者可以說,她每天刻意地多看一點風景,去尋找佔據著她心裡頭的那道炫目光茫。

例如在上學的路上,眼睛不受控地四處尋找,怕是一個背影,她也想瞧一眼。有一天,她果然瞧見了那抹高挑的背影,走在她四十米的前方,跟簡雨嬋走在一起的。

又例如,吃過晚飯,去晚修課前她曾經有點功課上的難題想去圖書館借本書來看看,在尋去對應書架的路上,她在靠窗的一排椅子裡面見到了傅翦清,她沒有上前的原因,對方應該是跟同學來查資料和討論甚麼來著,她不好意思,亦不敢打擾她。

再例如,基本午飯學生都會來的食堂,她打了飯菜準備找位置,找著找著,她在一個角落見到她跟簡雨嬋,還有另外兩個女生有說有笑的在吃飯,那剎她也不知道為甚麼害怕會被傅翦清發現,低下頭趕緊找了離她最遠的另一端的角落坐下來吃飯。

那頓飯,俞笙完全不知道自己吃了些甚麼。

今天傅翦清人在眼前,俞生終於解出了答案,她遇見也不主動上前的原因,是她根本不想與傅翦清唯一的連繫被沒收。

「其實不用麻煩,妳請我吃了那頓早餐己經足夠了。」俞笙巍巍地揚著嘴角,笑得比喝了苦茶更難看。

「怎可以,我也說過那頓早餐不算的,妳待會有約人嗎,沒有的話和我一起去吃飯。」

俞笙還想用理由婉拒,誰知身後突然撲了一個人,是被吵醒了的程真,後面還跟著也一同起了床的孫奕秋。

「傅學姐~咱們小魚兒約了人,約了我們吃飯~」程真摟住她的肩,捏她小臉蛋「不過呢,若果學姐要人,咱們怎敢不交出來,想要小魚兒,拿去吧~」

程真把人推出去,還十分之明顯地故意將人推倒傅翦清的懷裡。

傅翦清本能反應接住俞笙,俞笙也本能的啊了一聲後跌進了一個溫暖又......軟綿的懷間。

後頭的門匆匆給程真甩上,甚麼都沒帶的俞笙反應神速回身用力敲門。

「程真,妳給我開門!」丟臉死了!她甚麼身世啊,頭髮一團亂的,身上的衣服也睡得皺巴啦,腳上也只穿了一雙毛拖鞋!要把她賣出去至少給她裝扮一下,換套衣服穿好鞋子!

身後的傅翦清噗吱一聲笑了出來,沒想過俞笙的同房全都挺逗的,看著過得很熱鬧。

「原來她們叫妳小魚兒的啊。」傅翦清輕柔拍了拍她的肩,讓她別再敲了,敲得整個2樓,甚至3樓有人出來走廊看看發生甚麼事呢。

俞笙怯怯地回身,又是巍巍地笑了笑,尷尬極了。

「嗯,她們改的小名,說是同住四年得喊得親密點。」

「哦,那妳喜歡鐵心蘭還是蘇櫻?」她雙手擱在腰後,頭顱微歪,莞爾一笑,秋亮的眼眸中有著少女的俏皮。

對俞笙來說又是一記致命的誘惑,目光不安份地落在那片薄綿的唇上,卻只敢停留一下下而已。

「鐵心蘭。」俞笙不必花時間去思考,看過了原著的她,特別喜歡向小魚兒付出的鐵心蘭。

可惜對一個需要被愛的女人來說,小魚兒確實不適合做她的丈夫,無疑會去愛人的花無缺才是鐵心蘭的心靈歸宿。

「我也喜歡鐵心蘭,但妳這條小魚兒想要鐵心蘭,以後得多多付出點才可以扭轉結局。」傅翦清笑得彎起了眼睛,像天上潔淨無瑕的月牙,純樸清澈。

這一記笑容,如雨箭齊發,灑落在俞笙用時間壓得平坦的湖泊裡,箭在水裡減緩了速度與殺傷力,可別忘記,箭卻永遠留在湖底裡,成為一根根的刺,難以拔掉,忘懷不了。

她們一搭一搭地聊了幾句的時候,206號房裡的三個人終於良心發現,把門打開,讓俞笙進來梳洗換衣,傅翦清見她們挺可愛的,邀她們一起去吃飯,三人互相打了眼色表示不打擾,偏偏替她們答應的人,是俞笙。

俞笙理性分析,她與學姐單獨吃飯也不會吃出個所以然來,倒不如找上她們一起,至少有程真這朵交際花,孫奕秋自來熟無話不談的個性,這頓飯她會吃得比較自然,減少沒話聊的尷尬時刻。

206號房的四位重新請傅翦清出去等一下,因為四個人同時要換衣裝扮,她們不想一個一個排隊去洗手間了,直接就地脫衣換裝,她們四人處了半年沒甚麼沒見過的,但要她們在傅翦清面前更衣……

連一向大列列在她們面前連內衣褲直接脫掉的孫奕秋也沒辦法,只好恭敬地請傅翦清先行在房門外等候,傅翦清看著四隻小學妹的言行舉子挺逗趣的,而且她也沒有要看別人換衣的特殊嗜好。

除了孫奕秋,程真與岳蘭姍出門化妝是指定動作,俞笙怕她得等上半小時,搬了自己椅子出去讓她坐著等,想要拒絕的傅翦清話還沒說出口,椅子噹一聲放在她腿邊,人也被俞笙拉著坐下,最後206號房房門迅速甩上了。

她愣了一愣,禁不住輕笑出來…….

物以類聚嗎?

這條魚兒,比想像中有趣味多了。

=   =   =   =   =   =

作者要說話

感謝各位~新年大吉,紅包滿滿~!

PS:原來今天是情人節,我記得我上年死也不要在情人節更文的....=   =

今年有點巧,沒辦法,說了連更不能食言....

那只好.....摁住良心祝大家情人節快樂,單身狗早日脫單,有情人的繼續甜甜蜜蜜,互相扶持白頭到老.................................

呃...........

好肉麻啊,哼!!!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