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第一章

俞笙報讀大學的科目毫無懸念是資訊工程學系,一條心,沒有其他的想法,亦是別無他選,因為她的專長單純的只有滿滿電腦編碼、程序,這領域女生選讀的比例少之又少,但並不代表沒有。

入學那天,分配新生入住宿舍的職員很爽快利索告知俞笙,她是所選學系新生裡面,僅存的五個女生當中最後一個來報到的,所以她毫無懸念得與其他學系的人住一起,告知了房號給於鑰匙,也把俞笙趕走了。

對於俞笙來說,跟甚麼學系的人住不打緊的,反正不就是各住各的,各忙各的,少了點學業上的交集吧?到時候房間裡應該沒甚麼人能聽懂她說的專業詞語,也許僅此而已。

住了下來後,俞笙有些後悔當初為甚麼不早點起床、早點去報到、早點被安排房間,與她同住的女生,各有各的學系,想必房間裡有可能都是正好無法與同系人湊在一起,被安排來混湊的可憐人。

程真是音樂系的,聲線柔美清亮,唱歌動聽,吉他玩得出神入化,她還說自己會彈鋼琴和作曲,明顯是音樂才女一名,人還長得美,美得猖狂,俞笙總聽其他同房女生取笑她日後會成為一位大明星,要程真到時候別翻臉不認人,讓她多簽幾張簽名照賣出去賺口苦飯吃。

常開程真玩笑的岳蘭姍是中文系的,為人有些嬉皮笑臉,但擁有一手好文采,有時候罵人不帶髒話,用滿嘴文言文嘲諷別人,別人還一臉懵逼,回去查了一下第二天才罵回來,場面有些好笑,但同時程真也常常讓她把自己所作的曲填詞,不是說笑的,岳蘭姍隨便一揮,填了,還頗有深度,驚艷了程真,程真收下後,岳蘭姍臉不紅氣不喘問程真要填詞費,程真也真的付了,掃碼聲一響,報了一個對學生來說是多麼驚人的數字。

看得俞笙與體育系的孫奕秋兩眼震盪,個性大列列的孫奕秋瞬時莫拜起程真,篤定她一定是甚麼富家千金,還拉攏岳蘭姍以後她的零吃費就靠她倆了。

四個人之中,俞笙好像命運一樣,在各有特色風采的同宿女生裡面,擔當起那個不多話,喜歡安靜做事的角色,不過那一天她也跟著孫奕秋向兩位大神討了些便宜,程真大氣,說了買飲料和薯片都會預她倆一份。

至於岳蘭姍說要看她倆表現,一臉傲驕呢。

相處了三個月,俞生依舊喜歡一個人安安靜靜研究編碼程式,偶爾會被好動的孫奕秋拖出去跑步,要她習慣鍛鍊身體,被孫奕秋折騰累成狗的回來,心想今天該結束了,她好累,洗好澡就得去休息,明天還有早課。

洗好澡出來,程真不知道從那兒回來,一回來便拉著還拿著毛巾擦著頭髮的俞笙往外走……

「真真,要去哪……我剛洗好澡。」她不想再出汗了,這大熱天的。

「俞笙,有人需要妳幫忙。」程真眨著她的一雙桃花杏眼,用她的美貌意圖打動對方。

程真千算萬算,算錯了俞笙對她的外表毫不感冒,俞笙木然地瞅住她看,眼裡明顯地寫上了拒絕二字。

有這麼多人,為甚麼要選上她來幫。俞笙心裡對她吐槽。

好吧,用外在騙不了俞笙,程真出殺手鐧,掏出手機真接向俞笙發了一個二百元的紅包。

有錢使得鬼推磨。

望著手機對話框裡紅通通的紅包,二百大元……可以吃兩個星期了。俞笙骨氣與原則霎時被她捏掉,出汗又怎樣,再沖一沖澡不就好了么,何苦要跟錢過不去。指尖爽快按下接收,錢包在一秒間進帳二百大元,心裡樂了。

程真笑著捏她的臉「妳比奕秋更像錢奴才!」有時候,程真覺得不愛說話的俞笙比好動活潑又熱情的孫奕秋更難侍候。

「富有限制了妳對窮人的想像。」俞笙微微展現一笑,也是難得向程真表露此刻的情緒。

俞笙不愛展現自己的情緒,無論傷心開心或者不爽,習慣了藏起來,對外有著很強的防備以及保護自我的意識,那是天生的,從小便有著這種性格,爸媽總愛說她不知道像誰,因為爸媽和姐姐都不是這種性子,不過她認為偏向遺傳自爸爸那邊的,爸爸也屬不愛說話的那種人,但俞笙則是不愛說話之餘,也不喜歡流露真情實感給別人知道。

好像被對方知道內心世界的話,會容易受到傷害,所以她對著熟悉的人才會稍微展露些情緒。

「成了,快跟我走,在五樓。」程真沒好氣的瞅她一眼,以防這難侍候的錢奴才有變卦,牢牢地握住她的手腕往樓梯方向拖她走。

俞笙登時覺得收二百元有點虧,洗好澡要爬上五樓……一定出汗,應該要跟程真多要一百塊,無奈她都答應了,也收了人家的錢錢,俞笙不像孫奕秋,厚面皮臨時再叫價。

爬到五樓,夏末的暑熱來不及褪去,稍稍的體力勞動足以使俞笙背上滲出了微絲的熱汗。

程真一路上走得急,無言被拖在身後的俞笙有些好奇了,誰能讓大一新一代系花如此著緊去幫忙了。

來到了503號房,門口是打開的,程真敲了敲有些脫漆的木門,裡頭的一堆人嗖嗖的往她們看了過去。俞笙一眼看到裡面有她學系裡的學姐,這位學姐聲名還滿高的,就是編碼寫程式技能差不多達到滿點那種。

程真把她拖過來,加上見到這位學姐,俞笙猜測是這裡有人電腦出了問題吧,但這位學姐來了也救不到,何況是她這個小菜鳥?

「原來是妳啊學妹,快來!」學姐趕快把人拖進來,推她到一部電腦的面前,指指說「學妹,妳來看一下。」

一堆人都沒看清楚有誰,俞笙糊里糊塗被學姐按住肩膀坐在坐椅裡,一部筆電的畫面顯示著黑屏,屏上出現旁人看著都頭痛的編碼字符,在俞笙眼裡,則化成了一條又一條的攻擊性武器,有人惡意編了一個程序鎖住了這部電腦。

她不自禁皺一皺眉,這不同病毒,用普通解毒軟件就可以解除,編碼的人挺厲害的,看來出自更高班的人手筆,甚至可能是專業人士。

俞笙倏地生出了興趣與勝負心。

「學妹,這傢伙還設定了只可解鎖三次,三次都解不開有一個自動毀機病毒,一但釋放出病毒,電腦裡所有資料都救不回來。妳看能解鎖不,電腦裡有清清重要的功課和論文,最重要的是明天要交的統計學資料數據,是清清和其他人一組做的,若果救不了清清會連累到其他同學一起被幹掉!得救回來啊……」

學姐簡略說了眼前的緊急情況,俞笙沉靜地摸著滑鼠,快速掃了一遍螢幕裡一條又一條的煩鎖編碼。

房間裡的人全部拼住呼吸,不敢亂說話打擾她的專注,等俞笙看完了,她淡然指出眼下的難題:「要解不是不可能,需要時間回去研究,終有方法解出它的缺口在哪裡的,但……明天要交的功課…...可能來不及。」

「沒事,只要能解開,明天的功課我會去跟老師說明一下情況,再向其他同學交代。」人群的後方,有一把冷靜的嗓音穿透過來,幾個擠在前方的女生稍稍側過身看向聲音的主人,臉上有些擔心和惋惜。

俞笙也跟著好聽沉著的聲線回頭,沿著大家的視線看過去,僅此一眼,令人難忘,瞳孔被震攝地收縮,眼皮也不會眨,受到驚艷的情緒一閃後波光很快被俞笙天生的性情壓了下來,表面上看不出她早己被這把聲音的主人驚艷得腦袋空白,腦袋裡翁翁響過不停。

她調整呼吸,瞳仁用別人微不可察的上下幅度掃了一遍眼前人。

眼前人身上僅穿著平凡又簡單不過的純白色背心,內衣的虛線隱隱地透視出來,應該也是純樸的白色,配搭的下著是男生們一看會噴鼻血那種的真理褲,腳上是一對印有卡通圖案的拖鞋,四肢纖瘦又修長,仿佛是上帝賜的黃金比例,身高有可能達一米七。

她身上最奪人呼吸目光的,是背心的圓領把好看又深邃立體的鎖骨突顯出來,那時剛滿十八歲的俞笙不會形容,後來人長大了之後,回頭一看才知道那時候她是覺得那兩片鎖骨極之性感好看,膚色白裡透紅,屬於少女的專利。

「電腦……是妳的?」俞笙吞下那股無形的哆嗦,強力控制臉上要波蘭不驚,自然應對,可惜眸子不敢與對方直接迎上的虛瞟,出賣了她動盪零亂的心湖。

傅翦清為電腦裡的事心煩,抿著嘴角點了點頭。「麻煩妳了,學妹。」

俞笙回頭再看了螢幕上的編碼幾眼,摸上滑鼠的手收緊了幾分,她輕柔地把筆電合上,拆下電線一同提在手中,從椅子裡站起來回身看向傅翦清。

「不麻煩,我盡量看看明天能否破解出來。」俞笙推了推寬闊藍邊的金屬眼鏡,鏡片的一圈又一圈證明了她的近視相當重,但重厚的眼鏡並沒蓋去她本身秀氣剛陽的五官,只不過程真常說她戴眼鏡又是資訊工程系的,像個死宅,應該改戴隱形眼鏡,保證她會成為系上的一朵小花。

俞笙才不想成為資工系的系花,系上的新生僅存五個女生,當系花?別開玩笑了,當之有愧,有機會還被其他系的系花嘲笑她不自量力。

「不要勉強,老師會諒解的。」傅翦清看她臉上沒多少情緒,然而眼中的堅決舒開了她的眉心與唇角,忽地安下了心,露出這個小時裡面第一抹微笑。

傅翦清撩動了耳前的髮絲到耳後,單是這個動作,撥動了俞笙心臟,她聽見了巨響。

房間縱然打開了窗,有微絲夏末的清風一拂拂地吹進來,俞笙仍覺得十分悶熱,背脊全是汗水,她像被人抽乾了水份,喉嚨很乾涸。

「坦白說,我是收取了程真的紅包才過來看看的,受人錢財……總要做點事,不是勉強,不早了,我先要回去解鎖。」俞笙說話時別開了與傅翦清的視線,肩上掛著毛巾,手裡抱住她的電腦在眾人眼底下離開了503號房。

程真與傅翦清說了兩句否認她沒有賄賂之類的話後也匆匆追了出來,一手摟住俞笙,捏住她軟呼呼非常好捏的臉蛋,眼裡充滿了八卦的星光。

打趣揶揄笑指:「見色起義囉,沒想到咱們的魚兒不好我這種,好學姐那種啊,也對,誰叫傅學姐是學校票選第一女神呢,我啊,怎麼比得上啊。」

傅翦清是金融管理系的大三學生,出眾高挑的外表理所當然成為系裡的系花,不單這樣,學校的某個論壇發起的某個投票貼裡,她以高票數票選為J大的第一女神,追在身後的學弟師兄可多了。

江湖還流傳一個悲泣的故事,向傅翦清示好的不單只有男生,還有不少學妹學姐迷倒在她裙下,故事裡的小學妹明明是直女,給傅翦清一個無意溫柔的撩撥輕易給學妺掰彎了,彎了別人,自己倒像個筆直的直女,在學妹鼓起勇氣向她表白時讓人家專心學業,別亂把憧憬崇拜當成愛情,擊碎了學妹才剛彎便破滅了的心。

現在都甚麼年代了,情啊愛啊,哪還局限在男女身上,直女遇到喜歡的人剛好是女生也會為她彎成蚊香,程真是新世代,十來歲的時候就這麼認為的了,所以她從不局限自己必須喜歡男生,見到漂亮妹妹還是會多注意兩眼,可惜沒遇到一個讓她彎的而已。

以剛剛俞笙見到傅學姐的反應,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她看出來俞笙是起了很大的波動,單從不敢看著學姐的眼睛就看出來了。

魚兒該不會對傅翦清一見鐘情吧?

唉,魚兒會不會成為傳聞裡第二個悲泣故事中的小學妹?傅翦清看著便覺得她太直了,全副心思還放在學業上,做人處事相當正經,一行一步都是規規矩矩,彎的都怕遇到這種直的,是一面很難擊破的高牆。

單看條件外在己經很難找到男生配得上她,更何況是女生?若果有一天有人跟她說傅翦清是彎的,程真無法想像她會喜歡甚麼類型的女孩。

突然,她可憐俞笙竟然迷在傅翦清的裙下,沒開始便看到結局,注定魚兒要溺死在此缸情海裡,問世間情為何物……

「真真,妳腦補太多了,我沒有。」俞笙鎮定地推推眼鏡辯駁,正氣凜然地補充:「解鎖的錢不夠,麻煩多給我打兩百。」她舉起兩根手指,然後迅速插過去她的鼻子上夾捏它。

「啥?我打兩百是讓妳去看看有沒有得救啊,妳自己看了說可以救的後續不關咱事呢!這兩百我不負責任!要拿問傅學姐拿,妳不敢開口,我替妳在微信裡問她要啊~」程真握住她的手腕推開她,故意在她面前拿出手機來。

呵,想騙她?不可能!程真可會看俞笙的情緒了,剛剛依俞笙的反應,明明是對傅學姐的美色動了心!

沒想到魚兒挺敷衍的,外貌協會!

「妳別!」俞笙急了,想要搶她電話。

「還說妳不是看上學姐了!騙妳的啦,我根本沒有學姐的微信。」程真把螢幕轉過來,得意洋洋的揚著笑容。

「程真!」俞笙氣得紅了眼角,怒髮衝冠的瞪住她。

程真登時收起笑臉,沒見過魚兒這麼生氣的,霎時不敢再開她玩笑了。

魚兒生氣起來好可怕。

「妳……妳回去別多嘴。」俞笙擱下這話,雙臂抱住傅翦清的電腦扭身便大步跑回去了。

程真在後面愣了一下下,後來靠在欄邊仰望四方的天空,天空裡沒半點星光,格外寂靜。

一見鐘情嗎?

沒想到俞笙是這種女孩啊。

=    =    =    =    =    =    =    =    =    =

作者要說的話

俞笙餘生,俞笙的名字就是這麼一個意思,用餘生去愛著一個人。

至於傅翦清是李清照一翦梅的結合得來的。

“一種相思,兩處閒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PS:

大年初一

祝各位健康快樂~

快高長大~~

學生的順利畢業~

工作的一帆風順~

做生意的生意興隆~!

PS2:連更三天~敬請注意~!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