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章。

     

      嘩啦嘩啦的細微水聲。

      柔軟度不同的床墊。

      第二顆枕頭。

      消失的青檸香味。

      這種種跡象,都令才方醒來,意識尚朦朧、仍未搞清楚狀況的陶亞凜越發困惑。她揉了揉發疼的太陽穴,緩緩地爬起身來坐著。

      ……飯店?這兒的裝潢並不像是某個人的住處。

      環顧四周,在確認這兒並不是自己的租屋處後,她立刻強迫自己振作方才仍有些昏沉的精神,臉上的神情多了幾分警戒。

      她拍拍自己的臉頰,同時正巧瞥到了雙人床另一邊的床鋪上,有著一件不屬於她的黑色外套,一旁還有部分男性衣物。

      陶亞凜掀開棉被,首先確認自己身上仍是穿著衣物的。而後,她瞧見一旁的櫃子上放著自己的黑色小包,趕緊從裡頭翻出手機與皮夾,確認自己的財物都是完好的,同時得知現在的時間。

      九月十九日星期六,八點五十七分。

      幸好是假日,不用到校上課——在這個想法冒出來的瞬間,她同時吐槽著自己最先在意的居然是這種事,而不是她為何會在這兒。

      她托著下巴,開始回想究竟是發生了什麼她才會身在此處。

      夜店,對,夜店!

      她想起昨日晚間她被好友莫靈半強迫式的拖去夜店,然後、然後……

      然後發生什麼事了?

      陶亞凜敲敲自己的腦袋,絞盡腦汁的想回憶起零碎的畫面,然而最先浮出來的畫面,是在幾乎無人行走的道路邊,有名陌生男子正坐在她的身旁。

      ——她就只記得這些了。

      真是的!

      她懊惱地捶了下床,雖然沒什麼印象,可她認為自己一定是被莫靈慫恿而喝了酒,才會造成如今這般局面。

      那個男的是誰?之後發生什麼事了?該不會……

      陶亞凜瞪大眼睛,腦中浮現了最壞的可能性,而下一個瞬間,她聽見了門把被轉開的聲音。

      她首先朝房門口望去,只見那兒沒有任何動靜——

      「呦。」

      視線所無觸及的那側,傳來了男人渾厚低沉的嗓音。

      「呀啊——」一部分是因為驚嚇的緣故,陶亞凜反射性地抓起棉被蓋住自己,胸口鼓動的異常熱烈。

      不敢聽、不敢看——她不願意去思考待會即將發生什麼。

      「做什麼呢。」透過柔軟的床鋪,她感覺到對方正坐到了床上,而就聲音大小來判斷……那人非常靠近自己。

      還來不及說出腦內冒出的求饒字句,原本抓著的棉被就被一把掀開,當男人的面容映入眼簾的瞬間,陶亞凜完全傻住了,任何反應都無法做出。

      與之相反,她的腦內充斥著異常龐大的資訊量。

      這男人實在過於帥氣,有著一張極其好看的臉龐。

      ——有著這樣一張精緻臉蛋,有必要去夜店撿屍嗎?不至於吧。那、那為什麼……

      況且自己並非身材凹凸有致的女人,外貌也不特別出眾,為何偏偏選擇她?

      還是這人有什麼怪癖,特別喜歡她這種類型的女孩子,才會、才會趁她不備,將她撿來這種飯店,然後……

      「喂,小不點。」眼前上半身赤裸,下身僅僅圍了一條白浴巾的男子挑眉,直勾勾地盯著她,「一直盯著我做什麼?」

      聽到對方這麼問,幾乎是在他最後一個語音落下的同時,陶亞凜的淚珠在須臾間完成了於眼眶裡打轉並流出的動作。

      「……啊?」洛衡千算萬算,絲毫沒想到自己得到的會是這荒腔走板的反應,「等一下,妳哭什——」

      「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色狼!」她抄起一旁的枕頭揮舞著,使勁往面前男人砸,一邊哭喊,「你做了什麼對吧!變態!你是不是趁我喝醉把我帶來這兒,然後、然後……嗚啊,變態!」

      隨著情緒漸趨激動,她的眼淚也流得更兇了。

      「妳是神經病嗎!」洛衡抓準時機攫住她的雙手,封鎖住她一切的行動,可這行為反倒令陶亞凜更加恐懼,到最後甚至連呼吸都快不順了。

      「你、你……我……」她抽噎著,「我的貞操!我沒人要了啦!都是你!都是你!變態!你這個變態!」

      聞言,洛衡先是愣了下,神情似笑非笑,他鬆開陶亞凜的雙手,泰然自若地走到床尾,拿起自己的衣物穿上。

      見狀,陶亞凜下意識地捂住了雙眼,與此同時,她的眼淚仍不停汩汩而出,猶如忘了關的水龍頭。

      「好了,小不點可以張開眼睛了。」

      「你怎麼可以這樣……」她笨拙地抹去自己的眼淚,模樣楚楚可憐,「怎麼可以……」

      洛衡揉了揉頭上的毛巾,再度走到她身旁,在她耳邊低聲道,「哎,但事情就是發生了呢,能怎麼辦呢?」

      居然、居然……

      這個道德淪喪的傢伙,竟說得出這種荒唐的話!

      陶亞凜瞪著面前這個口出狂言的男人,握緊了自己的拳頭,再無法忍受內心的憤怒與其他負面情緒,一巴掌往對方的臉頰上拍——

      「我要告你!」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