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香甜咖啡-第3杯

吹乾頭髮之後,她才抱著一個鞋盒匆匆忙忙跑進來。

「呼……」彎著腰,氣喘吁吁一邊打開鞋盒說:「這是我買的,還沒穿過喔!送給妳!」是一雙舖毛的灰色娃娃鞋,毛茸茸的也太可愛了!

「不好吧……不如我跟妳買?」

「真的嗎?我以為妳不會喜歡這種風格!」

「呵……」是沒特別喜歡啦。

畢竟穿那樣出現在拍攝現場,會被汗流浹背、拼死拼活的工作人員側目吧,一下怕娃娃鞋沾土、一下怕洋裝會走光、一下又怎樣怎樣的,這樣的編劇應該很快就會被效率好、鬼點子一堆的路人取代,只要導演開口。

「很貴嗎?」我拿出錢包問。

「還好,一千元我還跟他凹到八折才買喔!」女孩得意的說著。

「是喔。」網路上有390的說……

「這裡是800。」我拿錢並擠出微笑說:「謝啦,我還擔心布鞋已經像個水桶該怎辦!」

「哈哈,妳的比喻好貼切喔!」她笑的好天真。

「對了!」她打開衣櫃埋頭找東西邊說:「這是舖毛的內搭褲,比牛仔褲還保暖!」

「真的嗎?」我懷疑的看這長的像褲襪的內搭褲。

「真的阿!因為我的身高下雨天穿牛仔褲,褲管回到家都吸滿水!」

「真的!」我實在心有戚戚焉。

「呵呵。」

但是還是沒辦法接受這種風格,可以加個長版毛衣吧?不一定要洋裝啊!

「妳叫什麼名字阿?」她坐在床上,微笑問我。

「阮心悅。」至於筆名就是傳說中的「新月」了。

「好酷的名字喔!」她天真的笑了笑,又說:「我叫余星晨。」

「妳的也很酷阿!」

「會嗎?感覺好普通。」

「不會啦!新月加星辰,可以組一個天文團體了!」

「哈哈,真的耶!妳講話好好玩喔!」

「會嗎?」我困惑的看著她。就跟平常講話一樣阿,哪裡好玩?

「妳怎麼會跑來這裡?妳也是演員嗎?」

「哈哈……我怎麼可能是演員,我是編劇。」

「是喔!」她發亮的眼神看著我。

「編舞台劇嗎?杜蘭朵公主那種?」

「哈,沒那麼曠世巨作,只是小說改編戲劇這種而已。」

「哇,那也很酷耶,好像很好玩!」

我開始懷疑她根本是娃娃屋裡的樣本,從來沒踏出她華麗的屋子外,什麼都覺得好玩。真是太神奇了,講的好像我的平淡艱苦人生是一場奇幻旅程!

「妳先下去吧!等妳的衣服好了,我再拿給妳。」

「嗯,謝謝。」服務那麼周到,真是不好意思。

「不客氣!」她甜笑著目送我下樓,一邊揮手說:「還記得怎麼走吧!」

「嗯。」我點頭,背對著她揮手。

再次走進咖啡館,剛剛都沒仔細看,原來是原木裝潢,加上黃色燈光和窗戶透進來的白光,融和成明亮溫暖的空間。桌椅都是米白色,裡面的沙發區放著深紅沙發,整體很協調、簡約、溫馨。

看的出來是男生的品味,沒什麼花俏的擺飾。

正當我悠哉分析這間店的裝潢,店長先是瞥見我一眼,又回頭盯著我看,我實在無法解讀他不可思議的眼神,是要告訴我什麼評語嗎?關於這套服裝。

是「妳真的不太適合這種風格」、還是「妳換成這種風格也不錯」、或是「我剛剛以為妳是她」,之類的?反正我不會問,他也不會告訴我答案,而真相只有一個,在他心裡。

 

呆坐一陣,直到馬克杯見底,匆促的腳步聲傳來,星晨拿著一袋烘乾的衣服跑來。

「呼……」她又跑到氣喘吁吁說:「這是妳的衣服!」甜笑著伸手遞給我一個百貨公司的紙袋。

「謝謝。」我微笑說。

「不會!讓妳等很久吧!」她連忙雙手揮說,突然覺得她很像兒童節目裡的姐姐,指向外面:「門口有雨傘,妳挑一支喜歡的,下次來的時候再還就好!」

「洋裝也是嗎?」

「嗯!對了……」她走到旁邊小聲說:「這件就送妳吧!說不定妳會愛上它,然後拋棄牛仔褲喔!」

「嗯,說不定喔!」我對這個微妙的女孩微笑說。

「掰掰!」

「掰~」我瀟灑的轉身離開,撐著一支透明傘。

我喜歡看著雨滴從天而降的畫面。

 

下次再來,會不會這間店像魔法一樣,只是過眼雲煙?

幾乎世上最好的人都出現在這間店了吧,除了說是魔法還能怎麼解釋?看起來都那麼善良、熱心、親切、微笑。

雖然什麼都收錢了,咖啡加鞋子(還送一件內搭褲),差不多一千。如果這樣叫「了錢消災」,那希望消的徹底,連導演的機車都消一消好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