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五.真相(完)

當時,我就躲在樓頂的水塔旁邊,探頭偷看。

張振豪跟陳純真在說話,距離太遠,我只隱約聽得到幾個字。

「我不知道……」

「不是我……」

只聽片段我也猜得出他們的對話,就是張振豪來了這裡,想跟陳純真說起網路上的事,陳純真卻一臉無辜,表示她什麼都不知道。

不知道她會不會說出,是趙俞安約我來的。

如果是那樣,張振豪或許很快就會猜出是我。

男女主角很快就會碰面,發現讓他們相識的是一場誤會,然後,真正的愛情,就會展開了。

我屏住氣息,繼續看他們兩人。

張振豪之前就點起了煙火,現在時間正好,兩人說話的時候,像噴泉一樣向上湧出的金色火焰,包圍著他們兩人,男帥女美,像一齣偶像劇。

只是他們沒有抱在一起,張振豪的表情鬱悶,陳純真看起來,也很疑惑。

這是沒辦法避免的……我咬著嘴唇,心裡想著。

這是必要之惡。為了要實現一些目標,男女主角要找到真愛,勢必要有一些誤會,一些衝擊。

但是到最後,他們還是會發現,誰是自己心裡最重要的。

我深吸一口氣,緊張的握緊了手。

這個時候不能走出去澄清誤會,我拿起手機,偷偷傳了幾個字,張振豪現在不會看到,回去他一上線,就會收到了。

「對不起,我騙了你,但是我是真心喜歡你的。」

我看著那幾個字,被自己感動。

突然好大一聲響讓我驚嚇抬頭,原來是張振豪,他火大的踢了一下地上的水桶,塑膠水桶往旁邊滾動,竟然被他踢出一個洞來。

陳純真也驚叫了一聲,「你幹嘛啊?」她這次比較大聲,我都聽見了。

張振豪只是低頭咒罵,沒有理她,把手上打火機往地上一摔,就走了,把陳純真一個人留在屋頂。

我看到他的怒氣,有一點害怕,但也有點高興。

他沒有因為陳純真很漂亮,就還是對她很溫柔,而是毫不在乎地對她大發脾氣,果然不是像大家說的,每個男生都喜歡陳純真。

張振豪就沒有那麼喜歡她,因為,他心裡喜歡的是我。

我大大的喘了一口氣,期待著他後來收到訊息,想辦法找我。

但我還是很克制自己不發出任何聲響,因為我想等陳純真也走後,自己再離開,然後,明天再隨便找個理由跟陳純真解釋。

可是她先是呆呆地站在那裡,然後就左右張望,似乎猜測我就在這裡某處,她往我這方向走來,就是要找我。

我往後躲,又一次隱身在黑暗裡,突然她停下了腳步。

「這麼晚了,妳在這裡幹嘛。」

是個男人的聲音,比我們年紀大的男人。

「我要回去了。」陳純真搖頭,似乎也有些緊張。

「妳沒有說妳來這裡做什麼,頂樓是不能上來的妳知道嗎?」

「我知道,對不起,我現在就走。」

陳純真低下頭,然後,想從那個人身邊走開。

手臂卻被抓住。

「沒有這麼簡單的事情。」那人一直背對著我,我看不見他的臉,只能看見陳純真一臉慌張,先是呆住,然後想要甩開他的手。

「妳知道在這裡大叫,根本不會有人聽見嗎?」

那人說,她這次甩開他的手了,害怕的往後退。

「所以才說不能上來,妳們這些小孩子,根本就不聽老師的話……」

我現在認出來了,就著別的大樓照來的光線,隱隱約約看見了那人衣服的樣式,是體育老師,我們班的。

陳純真又倒退了兩步,因為體育老師一步步的靠近她。

「知道錯了嗎?」他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隔著這樣的距離,還是傳到我耳裡來。

我卻聽不見陳純真說了什麼,只能看見她嘴唇微微動著,似乎是囁嚅著想要解釋。

我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出去一起被罵嗎?而且我也不知道老師想做什麼,老師們平常都對陳純真很好,就跟我們一樣。

一樣覺得她很漂亮,一樣讚嘆著怎麼有這種完美的女生,一樣……在心裡想要毀掉她、把喜歡的部分占為己有。

陳純真驚叫了一聲,因為體育老師撿起了地上的打火機,點起了火,舉起火苗靠近她。

「看來……不給妳一點教訓不行了。」他說話的聲音帶著笑,語氣興奮得發抖,我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只能看著陳純真跌倒又爬起來,人被逼到牆邊。

過了十分鐘、五分鐘,還是連三分鐘都沒有?我已經沒有辦法判斷了。只看見體育老師一步步地往前走,手裡還是拿著打火機,火光似乎越來越近她的臉,她的身體不由自主地往後傾,最後,就從半人高的圍牆摔了出去。

最後一瞬間,她看見了我。

我們的眼神在半空中交會,她沒有出聲,眼神卻在叫我的名字,俞安,救我……

先是砰的一聲巨響,然後,是我無法克制自己的一聲驚呼,原本衝到圍牆邊,伸手想要抓住她的體育老師,猛地轉頭向我看了過來。

我轉身想逃,慌張到差點從樓梯上跌下,卻在樓梯間被他抓住,他的手力大無比,像野獸的利爪,捏緊我的肉。

「不准跟別人說,如果妳說了,妳就死定了。」

他的聲音也在顫抖,表情猙獰,我拚了命的點頭,他看了我的制服學號,還有名字,「趙俞安,對,就是妳,我記得妳了。」

我說不出話來,他看著我又說,「剛才妳什麼都沒看到,我也什麼都沒有做,陳純真她是自己摔下去的,妳知道吧。」

我只能瘋狂的點頭,再點頭,心跳快到讓胸腔好痛,夏天夜裡的蟬鳴,在我耳邊響了起來。

我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了,只記得我在浴室裡洗澡,一直對自己說這是夢、這是夢,陳純真的事,體育老師的事,還有他後來,把我連拖帶拉地拽到某個教室,洩憤似地在我身上做的事,都是夢,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我的頭髮掉了好多,順著水流堆積在排水孔,因為當時他抓著我的頭髮,無視我的掙扎,把我拖了進去。

我重摔在地上,頭暈腦脹,精神恍惚,連後退的力氣都沒有。

是怪物撲了上來,咬住我的脖子,而我不記得,我不記得發生什麼了。

只記得教室上方,天花板瀰漫著一層黑色的霧,怪物在我身上猛烈的動,一邊喘氣一邊說,「這樣妳就會閉嘴了,妳知道嗎,這是讓一個女生閉嘴最好的方法……」

強暴一個女生,她這輩子都不會說。

我拚了命的洗澡,好幾次,用力到搓掉我全身上下一層皮膚,然後我走出浴室像平常一樣,撲倒在自己床上,閉上了眼睛。

媽走進房間,問我怎麼了,今天怎麼這麼早就睡了,我只是平淡的回答她,累了。

我累了……

回憶不受控制的湧現,幾乎要把我壓倒,我全身無力的坐倒在地上,就連張振豪和陳可欣一人一邊的抓住我,都扶不起來。

卻突然聽見一聲尖叫,我們猛然抬頭,三樓走廊上,有一個人背對著圍牆,在她面前的,是體育老師。

「是小喵,快去救她!」我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聲音,只是當我叫喊著說話時,聲音像刀一樣割破了我的喉嚨。

沙啞到我聽不出來是我自己,我整個人,從裡面到外面都是破的。

「是他,他想,他想強暴陳純真,就是他,強暴我—」

張振豪衝了上去,在樓梯上跑著,我坐在地上,陳可欣扶著我的肩膀,陪在我旁邊。

快要來不及了,小喵的身體已經越來越後仰,背貼著圍牆,眼看就要掉下去,就跟當時的陳純真一樣,被怪物盯上,一步步的往後退,直到沒有退路為止。

想活,就只能死。

像我一樣被怪物撕碎,被怪物吞掉,看起來活著,其實已經死了。

蟬鳴聲嘎然而止,全世界都安靜了下來,只聽見我自己的心跳,張振豪似乎趕不及救她,體育老師的手,像抓一隻小貓那樣抓住了她的脖子。

可是他卻突然轉頭,然後驚叫了起來,像見了鬼那樣的慘叫,他放開小喵,對著走廊那一頭,抓狂似地揮舞著手上的東西。

他把手電筒往那裡扔,就轉頭要逃,小喵跑到張振豪的身後,張振豪張開手,擋住了體育老師的去路。

我們都看見了,在走廊的另一端,站著一個女孩。

穿著我們學校的制服,長髮披肩,她原本是背對著我們看著教室的方向,體育老師丟過去的手電筒,讓她緩緩地轉過頭來。

我們都知道那是誰。

她的身體透明,視線可以穿過她,看見旁邊教室的牆、窗戶、貼在門口的班表,她的臉很白,像一張紙,直盯著體育老師。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能看得那麼清楚,明明就很遠也很暗,陳可欣放開扶著我的手,喃喃的說,「是我姊……」

體育老師跌坐在地上,陳純真一步步地朝他靠近,但看不出她的身體有任何邁開步伐的振動,好像她是飄著,就這樣飄著靠近了他。

體育老師拼命後退,手腳並用的,有時又倒過來爬,隔著走廊的欄杆,我看見他把自己縮的好小,好像想把自己藏起來,直到身體撞到牆,沒有退路了為止。

我不知道他是怎麼摔下去的,位置明明就不對,他人在走廊的盡頭,卻從旁邊的樓梯上摔下,一路向下滾動,最後,就倒在了三樓與二樓之間的平台上。

看他一動也不動,我好像被解開了束縛,身體的力氣都回來了。

我猛地爬起來,陳可欣都被我嚇了一跳,然後我衝上樓梯,一路奔跑著上了三樓。

陳純真還在那裡,我必須要跟她道歉,因為我沒有救她,還害她摔了下去,如果不是我,如果我沒有做那些事,如果—

我站在走廊上,看著她,說不出話來。

陳純真……我小聲唸出她的名字,又好像沒有發出聲音,學校裡安安靜靜連風聲都停了,小喵、張振豪,陳可欣,我們都沒有說話。

是我心裡的聲音。

對不起,對不起……

我全身顫抖著。

都是因為我—

她只是看著我,臉上沒有血,肉也沒有爛掉,而是乾乾淨淨的,就像她平常一樣,但是她沒有對我笑了。

我不懂她的表情,當時不懂,後來也不懂,我把陳純真牢牢地記在心裡,但她沒有再出現過,夢裡沒有,現實也沒有。

我們找了警察重新調查,這一次,我跟張振豪都說了實話,當年我們不敢說,所以被夢魘纏身,現在可以說了,也非說不可。

我不知道體育老師之後會怎麼樣,他被暫時收押,也不知道我們的證詞,對那麼久以前的事情有多大幫助。

可是如果沒有人說出來,陳純真就只能像一個夢魘那樣活著,她會沒有辦法離開,會一直出現在我們的夢裡,無法釋懷地看著我們。

我對不起她,所以我必須要說。

人們都說,學生時代最美好了,如果可以再年輕一次,很想回到校園當學生,但是,有些人不這麼認為。

我想起了當時,因為太過恐懼而變得七零八落的記憶,那些我以為是夢的事情,開始接受心理治療。

因為我無法接受任何異性的靠近,只要他們一接近,耳邊就會響起蟬鳴,我就會想起那個怪物,當時是怎麼撲向我。

我被撕裂了,心和身體都支離破碎,走到哪裡我都要媽媽陪,需要她牽著我的手,不讓別的男人靠近我。

—趙俞安,我想跟妳做好朋友。

陳純真的聲音有時會在我耳邊響起,我現在才聽出來,她很寂寞。

我們現在可以當好朋友了,因為現在的我們,沒有那麼不同。

我們都是被怪物抓住的孩子。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