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此地無銀三百兩

第一章    此地無銀三百兩

熱鬧的市集中,突然一陣異香飄至,

一名絕色女子身著黑衣翩然而至。

女子以面紗覆面,僅露出一雙水靈鳳眼,眼旁點綴著一顆淚痣,身上寬鬆的黑袍隨風飄逸,令人遐想袍下是何等的婀娜體態。

女子纖足一點,站在可以一覽市集的高樓屋頂上,神態輕挑。

「嘿,看來這兒可熱鬧著!」

同時,一名身著白衣戰袍,頭戴天族戰士頭盔,手持一柄象牙色長茅的男子亦佔據了市集的另一角高處。

「怎麼東南西北都有人啦?這樣老子要站哪?」俊俏少年大剌剌的站在市集的正中央,瞇眼看著四個方位不同的人。

突然間,人界市集時光停滯,四方人馬衝出。

只見女子飛身衝至一凡人男子身邊,凡人樣貌平平,頭上包裹著一條黑色的汗巾,時間停滯時正瞇著眼在挑白菜,女子一翻手掀開頭巾,只見男子頭上竟是醜陋毒瘤,一顆一顆,且泛著詭異黑色暗芒。

女子皺眉,正思索著如何下手時,白衣男子人未到,長茅已至,在極限處霎時停止突刺,目的只為嚇阻女子,女子怒極,轉身飛踢,屏息間,佔據另外兩方的蒙面人殺出,招招致命,陰狠非常,白衣男子長茅又到,女子一揮手,甩出腰間軟鞭,用宛如銀鈴般的聲音說道:

「呵,堂堂天界之人,也行此下三濫勾檔,和一群蒙面鼠輩一起欺負人家一個弱女子。」

女子邊說邊揮鞭,一鞭一個,在實力懸殊的差距下,蒙面人倒了一地。

一邊還不忘抬腿踢向白衣男子的長矛。

「什麼弱女子,妳壯的可像一條牛。」少年臉上三條線,默默地收回正要出拳的手。

「敢問姑娘仙籍何處?為何阻止白朗捉拿污濁之氣?」

「你傻啊?本姑娘看起來像是天上的人兒嗎?」銀鈴般的聲音落下,白朗從未聽過如此好聽的聲音,一時間失了神。

女子一個跟斗翻至,眼看即將撞上,白朗躲避不及,竟忘了繼續推動時間暫停之術,凡人開始走動,熱鬧的市集叫賣聲此起彼落。

一回頭,正在挑白菜的男子早已失去蹤影。

「姑娘這是何意?」

「嘻嘻~反正今天是抓不到了,既然我抓不到,你們也都別想抓到。」女子冷哼:「我道怎麼今天這麼熱鬧。」

女子邊說邊偷偷收起軟鞭,突然往地上一倒,抓起旁邊正在裝路人甲的少年,哀怨地哭道:

「兒子啊,都是為娘的不好,做了你爹爹的小三,連個小妾的名份都拿不到,只能隱姓埋名、遮頭蓋臉的過日子⋯嗚嗚,娘對不起你⋯」女子柔弱的哭聲,很快身旁就圍滿了人。

「我說這男人怎麼這樣!」

「嘖,看起來斯斯文文,怎麼如此禽獸不如!」

「人不可貌相啊!」

「可憐唷!如此年輕貌美的女生,竟淪落到如此⋯」

「哎呀!妳看她兒子如此俊俏,乾乾淨淨,沒想到竟是私生子,見不得光啊!可惜啊⋯」

面對此起彼落的責罵聲,白朗一時啞口無言:「諸位誤會了!在下⋯⋯」

女子偷偷吐了吐舌頭:「誰叫你壞我好事!」

白朗氣急敗壞的重新施術,人界時間暫停,並洗去了在場凡人的短期記憶。

「你是誰?權限挺高的嘛。」在天界,僅有少數位於高位的仙人才可以將人界時間暫停,平時也不能隨意洗去凡人的記憶。

「在下白朗,不知姑娘為何執意針對在下?姑娘又是誰?要污濁之氣何用?」

「我要污濁之氣因為我開心,與你何干?至於我是誰嘛⋯⋯」

女子扶著滿臉黑線的少年,從地上「嬌弱」的爬起,放開少年後,婀娜走向白朗,白朗下意識的往後退,他從未見過如此嬌媚的女人,就算天界第一美女鳳靈靈也相形失色,更何況此女眼睛以下尚蓋著面紗⋯⋯

女子在白朗耳邊吹了一口氣,咯咯笑著後退:「我走啦~可要好好記得人家。」

「好了,接下來換你了!我剛認的兒子,嗯?」

女子邊騰挪邊望向身邊速度絲毫不輸她的少年。

她的騰挪之術,若她敢稱魔界第二,是沒人敢稱第一的,就連她爹爹都比不過她。

「呸呸呸,無知小娃,老子可長你幾萬歲!」

「幾萬歲?你?」女子不可置信地眨眨眼:「你這不要臉的老東西!竟還維持此孩童少年模樣,莫非你嗜此風!?」

「老子只是因這身高和模樣好辦事,我的真身相貌,可是帥到一個無法無天。」少年邊說邊擋下迎曦趁機戳來的小刀,小刀上灌注了滿滿的靈力,若換作他人被此刀偷襲,早已重傷。

「好個小娃娃,心腸如此恨毒!」

「冤望啊冤望,我看你騰挪之術如此精湛,相信你術法無邊,試探試探你罷了~人家一個嬌弱女子,怎麼會狠毒呢?不毒不毒!」女子一個騰挪,躍開一段距離後抽出軟鞭,神色一狠:「你究竟有什麼目的?剛剛你企圖出手卻又收手,憑你的功力,想偷襲任何一方皆不難,你有何居心?」

「這狼心狗肺的小娃,哼,虧老子今天還怕妳磕著碰著碎瓷了!」

「你?只是想保護我?」女子仰天一笑,彷彿這是天底下最荒謬的事情。

「就是!老子從今天起就罩著妳,只要妳喊老子一聲師父。」

「啥?哪來的瘋小孩!」女子白眼一翻,騰挪回界。

身後少年不死心,一路追著到了迎曦殿。

少年不可思議的看著「迎曦殿」三個大字:「我說妳們魔界取名,能不能別這麼懶啊?」

迎曦翻了翻白眼:「老屁孩這點我同意,我堂堂魔界公主,不取個雄壯威武人見人怕神見神亡的威武名字,取個什麼迎曦?連我宅邸也叫個迎曦殿!老孩你說,迎曦這名字,也太光芒萬丈了吧?太像那些滿口仁義道德的狗屁天族會取的名字了吧?」彷彿在發洩數千年來累積的不滿般,迎曦連珠炮似的抱怨。

少年贊同的點點頭。

「呵~可就這麼有趣,你知道我姓啥?」迎曦拍了拍手:「本姑娘姓莫,莫迎曦,哈!可絕了吧?」

「⋯⋯⋯⋯」少年已無語,這魔界取名可真是一塌糊塗,但加了個莫字卻頗有魔族風範了。

「話說老孩你到底想做什麼?不知男女授受不親?我堂堂魔界公主的宅邸裡憑空冒出了個小屁孩,這傳出去可好聽?」

「公主,上次您囑咐小倩綁回的魔界美少男已在內殿,您是否現在去驗貨?」院中傳來魔僕小倩的聲音,少年再度滿臉黑線。

「咳⋯⋯先放著吧!妳先退下!」

「是。」

「咳⋯⋯老孩你這啥表情,本公主只是好奇外傳的魔界美少男究竟長什麼樣!沒要幹啥。」

「老子倒覺得妳這解釋像是在說此地無銀三百兩啊⋯⋯」

九重天上   幻境

「怎麼?鎩羽而歸了吧?」白色老虎舔舔爪子,斜靠在石頭上,半瞇著眼。

「哼,老子就死賴著,小娃娃挺逗的,根基倒是不差,這徒弟我收定了!」

「那麼祝老烏龜旗開得勝,喜獲高徒囉!」

「呸!小娃娃久居魔界,魔界的黑暗混屯之氣,只怕仙根有損,更何況小娃滿腹壞水,魔界術法更是一等一的強,哼哼,臭老虎你等著看,就算這樣老子也要把她拉拔成仙!我可不像某人只做縮頭烏龜!不對,縮頭老虎,哼哼!」

「一切只因時機未到⋯⋯」白虎看向遠方,輕嘆了一口氣。

「白虎,你打算避到何時?」少年一改神色,認真看向白色老虎:「究竟是什麼劫?你總該跟我說了吧?」

「該來的,總是避不掉的⋯⋯」白虎收起爪子,幻境中只剩下無止盡的沈默⋯⋯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