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 第一章 ☸

黃昏之時,鮮紅光亮的夕陽緩緩落下染紅了整片天際同時也將河堤下那整片清澈的河面給染成了像鮮血一般的鮮紅,那畫面看上去是多麼的美啊、美到令人移不開視線。

而我非常的喜歡這樣的景色,每次只要我的心情糟糕到一個頂點,我就會來到這個河堤上散步,而只要我一來到這裡,原本糟透了的的心情就會莫名的感到非常舒服、放鬆,彷彿這個地方是我的歸屬般令我非常癡迷。

我是方文宇,17歲,是個很普通的高中生,雙親在我出生不久後就因為一場車禍而過世,於是爺爺就扛起扶養我的重擔養育我直到我十四歲那年過世,要說我是個怎麼樣的人,據朋友描述我是個個性非常溫馴、好相處又非常好騙的人,總之我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傻蛋,對於認識我的人來說我也算是個不太重要也不太起眼的普通人而已。

而這樣的我,竟然會在十七歲這一年談了一場刻骨銘心的愛情。

今天我一如往常的早起準備去學校耗完我的一天,只是不知怎麼的我的心情卻感到非常的沉悶,彷彿有天大的事情會發生一般的令我難受到無法呼吸。

就當我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在路上的時候,一個不大不小的巴掌就從我的後腦勺打了過來,就算那力道已經有控制了,但我還是感到相當的不悅,就當我在心裡暗罵是哪個混帳偏偏選在我心情正差的時候來鬧我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笑說道:「小宇你真是的,要先走也打個電話跟我說呀,害我在你家門口等好久。」

沒錯,這聲音化做灰我都記得,這人就是我的青梅足馬徐正安。

我和正安算是感情不錯的朋友,只是我時常都與他玩著你追我跑的遊戲,因為從小到大只要我跟他走的太近的話,我就很容易被他的後援會視為眼中釘玩著追殺遊戲。

沒錯、你沒聽錯,就是後援會。

徐正安從小到大在學校裡永遠是個風雲人物,他長的帥、個性開朗又很擅長體育項目,所以就算我們讀的是男笑,隔壁女校和附近的混合高中的的女生甚至是男孩都非常迷戀他、迷戀到幫他創了個後援會呢。

而為什麼我明明是男生卻也會被追殺呢?

那因為我天生長了一張跟女人完全沒兩樣的臉孔,而且我個子也只有一六六高、身材又瘦小,所以就算我穿著學校的校服也時常會被那群女孩誤認為是女的而追著跑,這還不是很可悲的事,更可悲的是我剛開學時還被校長和老師誤認是女的。

即使我都向徐正安說這樣的行為已經造成我的困擾了,但他還是很喜歡黏在我身邊,記得他還說了句:『只要有我在,我就絕對會保護你的。』這話。

這話還真肉麻。

「喂、小宇啊,你怎麼臉色這麼差啊?」就在我剛恍神的時候,徐正安開口問著我,而我則是愣了一會後才回過神來搖頭回應。

「還是今天身體不舒服嗎?要不要去附近的診所看看啊?」徐正安將我的頭扳過來並把額頭貼上了我的額頭。

「真得沒事啦,只是沒睡飽。」面對他這樣突來的舉動加上旁邊經過的路人所投射來的眼光令我不經有點不好意思的一手推開他說道。

「沒睡飽的話要不請假回去睡?不然你這樣沒精神的樣子看上去隨時會昏過去耶。」即使被我推開,但徐正安和我的距離還是非常的近,他笑著伸手拍揉著我的頭說著,他臉上的笑容總是那麼的燦爛,彷彿太陽一般的讓人感到溫暖。

不經讓人有點著迷...

「不用啦,我可沒那麼虛,別忘了我可是每天都被你那群粉絲追著跑的...欸?」正當我說著這話時,徐正安拉起我的手往旁邊的小巷子跑去並蹲下躲在巷內的紙箱後面,一開始我還很納悶他在搞什麼花樣,但過不了多久我就看到那平時總是追著我的那群女孩從不遠處的超商走了出來。

「如何?我今天可救了你一命你就陪我去逛逛報答我一下吧?」徐正安露出狡猾的笑容對我說著,說實在的,這笑容讓我好想打爆他那張嘴臉。

「這是個好問題,我需要考慮一下。」我伸手一把捏住徐正安的臉頰笑說,只見徐正安像個被虐狂一樣笑的一臉開心的樣子。

「駁回,你沒有考慮的選擇。」徐正安笑著拉著我的站起來,即使我掙扎但那雙緊握著我的溫厚手掌卻依舊緊緊握住絲毫沒有鬆手的意思,不久後我也放棄掙扎任由他帶著我去亂逛。

☸ڿڰۣღڿڰۣ☸

就如此,我跟徐正安翹了課,在附近的商圈逛了一整天,而我也看他耍腦耍了一天,最後在街近黃昏的時候,他帶著我來到了我最喜歡的散步。

「我去旁邊的販賣機買個飲料,你先在這裡等我。」走了一會兒後徐正安轉過頭來對我說著,而我則點頭表示了下後走到河堤斜坡上的草地上躺著休息。

來這河堤的人要說多不多、要說少不少,基本都是年輕爸媽帶著小孩或路人帶狗來散步為多。

我躺在草地上看著不遠處的一對夫妻帶著他們的孩子在那放風箏,看著看著我不經覺得好羨慕和懷念,我總是在想要是我的父母還活著,那我現在會過得怎樣的生活?要是爺爺還活著,我是否還能跟他一起在這河堤上散步談心呢?

或許我會如此喜歡這個地方式因為這裡有我跟爺爺的回憶吧。

想著想著我感到一絲鼻酸,我的感情還真是氾濫,總是在想起一些事的時候如此脆弱,我抬起手遮住雙眼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一點。

「小宇你還好嗎?」徐正安的聲音在此時傳入了我的耳中,我不知道我現在是怎樣的表情,但當我把手移開我的雙眼時,我看見的是徐正安震驚的表情。

「我沒事啦,幹嘛用那種看到鬼的表情看我。」我撐起一抹笑容對他說著,並拍了拍一旁的草皮示意要他坐下來。

徐正安沒有說話也沒有任何表情,只是在我旁邊坐了下來並將他手中冰涼的飲料遞給我。

『他是怎麼了?突然這樣不會是生氣了吧?這樣好尷尬你知不知道啦?』看見他這樣的反應後我不經有點擔心的在心中說著。

「正安,謝謝你。」我接過飲料後為了打破僵局所以便伸手摸了摸他的頭後說道。

「都幾年朋友了謝什麼。」只見徐正安看到我的反應後抹了一把臉重拾笑容轉過頭來對我說。

「話也不能說,禮貌性的問題。」看見他地笑容後我就放心的說著。

「該謝的話也是我謝你。」徐正安同樣的抬手摸著我的頭笑說。

「謝我什麼?」聽到他這話後我疑惑的問道。

「謝謝你陪我翹課,謝謝你陪我逛了一整天,謝謝你給我可以和你像這樣在一起的機會。」此時的徐正安笑的很溫柔的對我說著,看著他這笑容又聽到他說出這話的時候我的心臟居然會『噗通、噗通』的狂跳,這難道就是所謂的害羞嗎?

不對,對方是徐正安,他是男的、他有帶靶的,我麼可能會害羞。

「突、突然得說這個幹嘛啦,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我不知所措的撇開頭望著河面說道,我赫然發現我的臉好燙,難道我臉紅了?不會吧?

不,我覺得只是單純覺得熱,覺對不可能害羞到臉紅。

「現在時間下午5點47分,咱們家的方文宇同學還有想去什麼地方嗎?如果沒有的話那你是否願意讓我護送你回家?」徐正安看見我的反應笑容滿面的撇開剛才的話題問道。

「我真心覺得你這個人真的很白目,拉人出來逛了一整天送人回家當然是必要的。」我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後轉過頭一臉『你他馬在逗我就試試看』的表情回應徐正安的問題。

「好啦,不逗你了啦,我們回去吧。」徐正安忍住笑意的對我說,並站起身伸出手來握住我的手,而我當然就是搭著那雙手站了起來。

在回家的這路程,我跟徐正安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他送我到我家門口實他突然問我我和他在小時候有一個約定我還記不記得,我想了又想實在想不到,問了他他又很故意的不告訴我,還要我自己慢慢想,我操說到這我就真的好想打死他。

不過在和他這樣鬧了這一整天,又經他提醒那個小時後的約定後,託他的福那晚我真的夢到了小時後我和他的場景。

夢的一開始我四周是一片漆黑,而我彷彿在漂浮般身體感到很輕盈,不知道在這樣的情況下過了多久一道稚幼的聲音忽然傳入我耳裡呼喚著我:『小宇,醒醒了,在不起來我就要回家囉。』

『是誰?是誰在叫我?』受到這聲音干擾的我緩緩的睜開雙眼而映入眼簾的是徐正安小時後的樣子。

「小宇你真是的,睡在這裡可是會感冒的喔。」徐正安用他那成熟的語氣對著我說道,我有點迷糊的揉著眼並撐起身子望著四周,我現在所待的地方正是我和正安小時後視為秘密基地的公園涼亭,我跟他每天都會到這公園的涼亭聊天玩遊戲。

「唔、我怎麼會在這裡?」我迷糊的望著徐正安詢問道。

「小宇你啊、真的是睡迷糊了呢!」正安用他的小手輕彈了我的額頭後再次說道:「剛剛玩鬼捉人時你說你有點累所以先到這裡休息,結果我回去拿水來時你已經睡著了。」

「這樣啊...」我搖晃了下那暈眩到一個極限的腦袋說道。

「是啊、小宇真的是齁,睡到都變傻瓜了。」正安輕拍了我的頭笑說,此時他的笑容讓我感覺好虛幻,感覺一碰就會消失。

我有些害怕的伸出手輕撫他的臉頰,我的舉動似乎讓他有點不解,不過他還是靜靜的讓我摸著他的臉。

「小宇你怎麼了啊?怎麼和平時不一樣、是不是不舒服?」徐正安擔心的望著我詢問道。

「你會不會哪一天突然不要我、離開我?」我忽然說出了這句話,那語氣裡帶著滿滿的不安,我彷彿再確認般的直直望著徐正安。

「傻瓜、我怎麼可能離開你呢。」正安露出他那溫柔的笑容對我說道,並將額頭貼上我的額頭與我對視繼續說:「我非常、非常的喜歡小宇喔,所以我絕對不會離開小宇的。」

他的神情非常的認真,跟平時啷噹的模樣完全不同,也因為他這副模樣而讓我不安的心情放鬆了下來。

「我也很喜歡正安,非常的喜歡喔...」我露出淺淡安心的笑容說道,只是此時我腦袋的暈眩感逐漸加深,我半瞇著眼眸要自己撐著點,不過我越是掙扎那暈眩感就越是增加。

「那麼我們來做個約定吧。」徐正安露出燦爛的笑容勾起我的小指對著我說:「不管以後變怎樣,我徐正安一定會...」

暈眩的腦袋此時此刻像是麻痺了般完全無法思考,漸漸的我聽不見徐正安的聲音、漸漸的徐正安慢慢的從我眼前消失、漸漸的我又再次閉上雙眼、漸漸的...

☸ڿڰۣღڿڰۣ☸

我張開了雙眼,此時我彷彿剛剛去做了什麼費力的粗活般全身感到非常的痠痛疲憊。

「原來是夢啊。」我望著天花板喃喃自語道,我艱難的抬起手拿起了一旁的手機看了下時間。

嗯,很好,現在時間凌晨2點20分,而託剛剛那個夢的福我現在已經完全沒有了睡意。

就這樣,我失眠了,而我也發誓,我一定要打爆徐正安,都是他這個混帳害我做了這個莫名其妙的夢。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