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請問是佩伊‧亞多克少爺嗎?」剛下馬車的金髮男孩對著湊上來的侍者頷首,冷漠的繃著一張小臉,連個表情都欠奉。

但侍者不以為意,討好的笑著為男孩引路。

「歡迎您加入卓倫斯學院,我們這裡有最完善的設施與教學,保證能讓您在畢業前簽約到該有的魔獸……當然了,像您這樣的天才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魔獸。」

侍者在他耳邊滔滔不絕的介紹著他未來要讀六年的學院,但佩伊卻依然板著一張臉沒有回話,只是不時的點點頭,證明他有在聽。

「從您下車的那開始就算是卓倫斯學院的範圍了,不過外面還只是一些依附著學院生活的產業,再往內一些才是您上課與生活的地點……」侍者小心的掃了佩伊一眼,「如果您帶了僕人的話,一些生活用品都可以差遣僕人在外圍購買,當然了,您也可以聘雇院內人士幫您做這些生活雜事。」

侍者微微的挺起了胸膛,像是在展示自己一般,可惜佩伊沒有接話,反而是開啟了令一個話題:「去看看。」

「好的,請您小心腳步。」被這麼臨時更改行程也沒有不滿,侍者拐了個方向,帶著人來到了市集。

兩人步行在人聲鼎沸的市集中,佩伊在侍者的介紹之下,一邊聽一邊逛著。

佩伊從出生到現在都沒有逛過市集,他雖然面無表情的在路上走著,但那雙眼睛卻時不時的掃過感興趣的攤販。

現在是早上剛開市,所以攤商大多數都是在販賣一些新鮮的蔬果,偶爾還夾雜著一些賣雜貨的小販。

吆喝聲此起彼弱的響著,完全的吸引了佩伊的注意力,他對周遭的警惕心也稍稍放下了些。

突然間,有種柔軟的觸感撞上了佩伊的小腿。

「唧?」

軟軟糯糯的聲音被四周的聲音給埋沒,幸好距離很近的佩伊清楚的聽到了。

他低頭一看,一隻小小的、毛絨絨的小魔獸,一動也不動的蹲坐在他腳邊,似乎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那頭魔獸身上蓬鬆的毛感讓他的手有些躁動,有點克制不住的想伸出去摸一摸……

「天啊!這是哪裡來的莫魯尼獸?」一旁的侍者驚呼了一聲,瞬間喚回了他的神志。

他不動聲色的縮回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悄悄探出去的手指,神色不愉的看著侍者。

莫魯尼獸是一種長相無辜可愛實際上也沒什麼攻擊力的一種迷你型草食魔獸,牠們最出名的就是洞察危險和辨識藥草的能力,一有什麼風吹草動就會馬上躺倒裝死。

也許是感覺到了侍者散發出來的負面情緒,原本還蹲坐在地的莫魯尼獸迅速的閉上了眼睛,身體一歪便躺倒在地,一副已經沒氣了的樣子。

「……」該說真不虧是莫魯尼獸嗎?裝死裝的可真像,要不是知道這個小魔獸皮毛光滑無傷、剛剛還活蹦亂跳的樣子,還真會以為是受到了什麼致命的傷害導致瞬間死亡。

侍者看不過去牠碰瓷的行為,扯著嗓音問:「這是誰的莫魯尼?」

周圍的人安靜了一瞬間,又若無其事的繼續之前的動作,沒有人要回答他。

他漲紅了臉,不知道是羞的還是氣的。

這時,有人高聲地大喊著:「有沒有人看到一隻莫魯尼獸?很膽小的那種魔獸?請問有沒有人看到?」

「在這裡。」侍者不想理會那個聲音,但是佩伊卻開口喊了一聲。

聽見了他的回話,有個男人便走了過來,視線直盯著那隻還在裝死的莫魯尼獸:「抱歉、抱歉!那是我的莫魯尼獸!」

「我還以為這股臭味是哪來的,原來是你。」侍者認識眼前的傢伙,語氣輕蔑的說著話,手也很不禮貌的在鼻子前方搧了搧,彷彿聞到了什麼難聞的味道,「好好的不待在你的獸籠裡,來這做什麼?難道是想來賣藝?來,翻個跟斗我看看。」

無理的言語讓佩伊皺了皺眉,好在來者並沒有介意他的尖酸刻薄。

「這不是新學期要開始了嗎,副院長新進了一批魔獸,剛剛運送的過程中不小心跑掉了一隻……」

「嘖,幸好跑掉的是莫魯尼獸,要是跑出來的是兇殘一點的魔獸,撞傷了少爺你怎麼賠的起?!」

「是、是,真的很抱歉。請問你有受傷嗎?」

佩伊注意到眼前的這個人對他不是用敬語回話,而且眼神也沒有其他人那種要討好他的小心翼翼,更沒有對於獸語者的那種畏懼感,而是很平靜的跟他對話。

「你這什麼語氣!好好說話!」

「沒事。」佩伊打斷了侍者的話,將手上的莫魯尼獸交還回去。

「謝謝您。」

「喞!」在他手中的莫魯尼手也像是在道謝一樣,對他叫了一聲。

「你個小搗蛋。」無奈的語氣配合著摸頭的寵溺的動作,佩伊有一瞬間羨慕起那個小白團子。

他是亞多克家族重要的未來,從小到大父母親都只會嚴厲的告訴他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從不會用這種語氣和他說話,他們總是說「你不該玩這個」、「你是亞多克的希望,不可以浪費時間去做這些」等等,然後沒收了他的玩偶、他的玩具還有他最喜歡的那本童話書,只留給他《魔獸大全》、《獸語者的練成方法》這種他一點也不喜歡的書和一大堆的功課。

「唧~」

「謝謝你,祝你有美好的一天。」又再次摸了摸莫魯尼獸的頭,來者認真的道了謝後便離去。

「他是誰?」看著消失在市集的背影,佩伊開口問。

「他叫什麼來著……算了,那不重要。他就是一個已經23歲了還沒有覺醒的人。」侍者的語氣充滿了濃濃的鄙視,「沒覺醒也就算了,一天到晚不求上進,只接了那什麼養活魔獸的工作,整天好吃懶做的……」

「他不是那樣的人。」第一次的,佩伊打斷了他的話。

「您說什麼?」

「他不是那樣的人。」佩伊覺得會有那種眼神和氣質的人,不會是那種不求上進的人。

「呃……」

「走了。」不想和這個侍者解釋為什麼他會對只有一面之緣的人有如此高的好感,佩伊終止了這個話題。

他下意識的搓了搓食指,那毛絨絨的觸感似乎還停留在指尖之上,令人久久無法忘懷。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