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楔子

神呀,到目前為止,我從沒做過什麼壞事,就連無傷大雅的謊言都沒說過。

雖然有點異想天開,但要是有世界好人選拔這種比賽,我不敢說自己能拿第一,至少也絕對能排進前十名吧?

或許我對社會還沒有貢獻,不過畢竟我才十七歲啊!

我作息規律,從不遲到早退,甚至從小學到國中都拿了全勤獎。平常還會自動自發地撿拾我家附近的垃圾,偶爾也會去流浪動物之家當志工。

在學校,雖沒有要好到假日會約出去玩的朋友,至少也不會遭遇分組時被同學們忽視的慘況。

我認真念書、上課不打瞌睡也不聊天,服從老師與校方訂定的每個規範,始終走在正確的軌道上,雖不到路見不平就拔刀相助,但我也有著願意盡己所能的正義感。另外,為了不得罪同儕,所以當老師私下詢問我班上的小道消息時,我也不會打小報告。

然而或許是一直以來,我在同學們眼中都是「認真優等生」或「老師的乖寶寶」的形象,加上有時候我的確會因為同學們不符合學校的規定而稟報老師,只是不是每次都是我告狀的。每當老師不知用什麼方法得知了班上同學的小祕密時,班上就會瀰漫著一種「啊,一定是湯念心跟老師說了」的氛圍。

即便如此,在小學和國中的時候,班上同學並不會因此就排擠我或者不跟我說話。

可是上了高中就不一樣了,高中生的團體意識更加強烈,許多人即使表現得一副想要特立獨行的樣子,事實上仍會選擇合群。而對大家來說,一板一眼的認真學生──例如我──並不會被視為「同伴」。

我當然也為自己辯解過,我總是會告訴他們不是我說的。他們相信多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高中校園是個殘酷的地方,如果說學校是社會的縮影,那麼高中生活或許最接近社會殘酷的一面。

神呀。

或許我沒辦法討大多數人的喜歡,但能不能看在我這十七年來活得如此端正的分上,而給我一個奇蹟呢?

一個讓我在講臺上說話時,底下的人不會無視我的奇蹟?

一個讓我在報告老師交代的事項時,同學們不會嘲笑我是「老師的傳聲筒」的奇蹟?

一個讓我在體育課跑大隊接力掉棒子時,受到的鼓勵能多過責難的奇蹟?

一個讓我在因為幫老師的忙而晚進到體育館觀賞比賽時,有同班同學幫忙留一個位子的奇蹟?

我並沒有被欺負,因為他們沒有用肢體攻擊我,也沒有以過分的言語嘲諷我。

只是我依舊難受得哭泣,甚至不禁想著,我是不是天生就是個惹人厭的人呢?

是個性的問題?

長相的問題?

說話方式?

行為模式?

呼吸的聲音、走路的樣子、身上的味道,還是講話的聲音令人反感?

我是哪裡做錯了,才成為了這樣的人?

這樣一個,被忽視的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