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50收 七夕番外篇 不一樣的他/她 (朋友任意組的cp

    我是非常害怕與人接觸的女孩,遇見了瑞哥哥之後,我本以為。自己再也沒辦法走出陰影,直到遇見他。

    他是我的媽媽朋友的兒子,黎城。

    我就是常常知道他來了,都會躲到房間裡的膽小女孩,端木純柔。

   

    在我高中的時候,阿姨常常帶著他來找我們。他都會帶著我四處玩,讓我離開我的舒適圈。

    不是去逛街敗家,就是跑去遊樂園

    但我,不太喜歡他,這是內心不自覺的感受。

    就是沒來由的不喜歡他,沒有任何原因。

 

    嚴瑞是我的青梅竹馬,但其實他的年紀比我大。

    我跟他認識較早,每天一塊都上下學,如膠似漆,也就自然而然的走到了一起。

    沒錯,我們交往了。

    直到我親眼看到他,做了一件事,我頓時心如死灰,把自己關進只有自己在的世界裡,不再與他人相處。

    兩人衣不蔽體躺在嚴瑞家的床上,推門而入的我看到這番景象,楞了。

    嚴瑞慌忙起身想要解釋,那一刻我回過神,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回到家裡,我把自己鎖在房裡不肯出來,是媽媽費盡了好大的心力才把我勸出來。

    我讓媽媽幫我轉學,媽媽似乎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便答應我了。

    來到新學校,人生地不熟。因為嚴瑞的事情,使得我封閉內心,不再和其他人有來往。

    因此我變得十分沒人緣,我自己也覺得無所謂。

   

    那天,是第一次見面,我對他的第一印象是冰山臉。

    板著一張臉,好像大家都欠了他錢似的。

    阿姨向我介紹,他叫黎城。是讓他過來和我培養感情,我對阿姨微微一笑,轉身走上樓。

    他竟然跟在我的身後上來,還理直氣壯的踏進我的房間。

    「聽說妳沒什麼朋友?」淡然的說。

    這個人......戳人家的傷口做什麼?

    我揚起一抹虛偽的笑:「不好意思,我的房間不對外人開放,麻煩你出去。」把他推出房間。

    他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便走下樓。

    之後的幾日,媽媽讓我和他一塊出門去玩。

    我沒好氣的看了媽媽一眼,都知道我對感情這種事已經死心了,還想讓我死灰復燃,是很難的。

    我和他並肩走在路上,引來路人頻頻側目。但不得不承認,他確實長得很好看。

    「我帶妳去我們家的商場逛逛吧。」便走到我的前頭替我帶路。

    來到商場,琳瑯滿目的商品看得我眼花撩亂,不自覺的讚嘆著。

    我試了一雙高跟鞋,鞋型非常適合我的腳。但我一看到價錢,忍不住嘖嘖出聲,也太貴了......

    只見他眼睛眨都沒眨就說:「這雙鞋我買了。」還遞了信用卡給服務生。

    我瞪著銅鈴般大的眼睛看著他:「你瘋啦!幹嘛買啊。」連忙把鞋脫掉。

    他卻制止了我拖鞋,說:「不用脫,算是我送妳的見面禮。」幫我把鞋套好。

    那一刻,我的心,升起一股很熟悉的感覺。

    不是說不相信愛情了嗎?那為什麼還會心動呢?

   

    我們走回家的沿路上,都沒有再說過一句話。

    就在我們要走進家門時,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出現了。

    「柔兒!等等!」嚴瑞喊著。

    我的直覺反應是躲到黎城的身後,不想看到他。

    「柔兒,我終於找到妳了。當年的事,讓我跟妳解釋好嗎?」他向我走近。

    黎城突然擋在我的身前,像是護著我一樣。

    「你這臭小子!幹嘛擋在這裡?讓開!」嚴瑞試圖想推開黎城。

    黎城又恢復成那張冰山臉,冷冷的說:「沒看見她不想理你嗎?」

    嚴瑞似乎很畏懼他,撂下一句:我會再來的!便轉身離開。

    等到嚴瑞走遠了,我的眼淚不爭氣的掉下來。

    這是我的一次,在別人的面前這麼失態。

    他讓我倚靠在他的肩膀,我嚎啕大哭著,把我的心酸和悲苦,全都發洩出來。

    我們倆就維持這樣的姿勢很久。

    我開始漸漸的不再討厭他了,和他幾番相處下來,忽然發現自己對他先入為主的觀點是錯的。

    我也在他的幫助下,慢慢地打開了心房,縱然還是有些害怕,但他都會一臉認真的對我說:「有我在。」

    日子久了,我也開始對他有一些感情了。但是,我似乎還沒辦法對過去的那件事忘懷。

    他不知道從哪裡知道,我開始對他有好感了。

    有天,他很直接的對我說:「既然妳沒辦法自己忘記過去,那我就來幫妳忘記過去。」

    仗著這句誓言,我答應和他交往試試。

    時間證明了一切,他,做到了。

    這天,他突然很神秘的問了我一個問題:「妳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他環抱住我。

    我思考了一番,答:「結婚一周年紀念日?」狐疑的看向他。

    他點頭之後又搖頭:「是一周年紀念日沒錯,但還有一個特別的日子是今天。」微笑看著我,似乎很期待的看著我。

    我思考了好久,還是想不到,央求他為我解答。

    他蜻蜓點水般吻了我的唇,說:「七夕快樂,老婆。」又俯身吻了上來。

    我這才反應過來。

   

    今天也是我們初次見面那天的第二年紀念日。

    笨蛋老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