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六:明戀與暗戀(2)

「妳剛剛幹嘛那樣?他想算妳免費妳就讓他免費嘛!」

呂書佳想起方才江二男被易汝佩拒絕後,耷拉著腦袋的樣子,也怪可憐的。

易汝佩啜飲了一口珍奶,嚼完珍珠嚥下了,才緩緩地開口:「我知道他對我好,因為他喜歡我,但是我沒辦法回覆他的感情,所以我不能接受他太多的付出。」

再說,她剛剛也友善地向江二男推銷她們班的鬼屋啊!

逛了一圈,易汝佩感覺自己也吃得差不多,想想自己好像還沒到班上幫忙收券,便跟呂書佳說要回班上了。

沒有好友相陪,呂書佳也覺得逛起來沒意思,索性隨易汝佩回班裡。

負責收木棉券的同學得知她們倆提早回來,要幫忙顧店,高高興興地把鬼屋交給她們,自己去逛了。

過沒多久,就有客人上門,而且還是易汝佩認識的人。

「爸!媽!」易汝佩驚訝地站起身,這兩個不是跟她說今天有事不能來?

廖秀芬笑著解釋:「本來是有個會談,妳小叔叔說非要我們去不可,但是等我們到了以後,妳二叔卻跟我們說不用,他能搞定。」

又是易人傑!

上輩子的校慶也是這樣,把她的父母邀去一個商業早宴,因為那場早宴上有個女老闆愛慕易人龍多年了,得知消息的易人傑,就做主牽線。

場上女老闆頻頻易人龍示好,暗送秋波。

偏偏父親礙於商業的利益與鼓勵女方的面子,沒有阻擋對方,還朝人家禮貌微笑,把廖秀芬氣得跟他冷戰了整整半個月。

這輩子由於忙著準備社團表演,易汝佩都忘了這件事,這次能安然度過,想必是二叔易人鳳暗中相助,因為之前她就有趁著易人鳳來她家向父親彙報公事時,拜託他幫忙留意易人傑。

作為交換條件,她則幫他在父親面前替他美言幾句。

比如每次家庭聚會,易汝佩在聚會後說易人鳳又送她好用的菲利思琴油,與總是送她衣服飾品的易人傑相比,還是二叔叔送的禮物比較實用。

也是聽多了關於易人鳳的好話,易人龍看二弟也順眼多了,知道他就是木訥不擅言辭的性子。

再次聽易汝佩提到易人鳳,易人龍也是笑笑的,「人鳳說話雖不動聽,做事卻很妥貼。」

易人龍與廖秀芬之所以會來學校,是夫妻倆想著一大早因故錯過了易汝佩的表演,既然後來沒事,就覺得應該來女兒班上的鬼屋捧捧場。

話說,當年兩人最常約會聖地,不是鬼屋就是去電影院看驚悚片,這回光顧一下一年六班的鬼屋,也算是重溫回憶。

呂書佳笑著收下了易父易母的木棉券,「叔叔阿姨,祝你們玩得開心!」

夫妻倆朝她回以微笑,神定自若地一起走進教室。

知道這對夫妻進去後會遇到天降血手,易汝佩與呂書佳面面相覷,用唇語默默倒數:三、二、一……

尖叫聲與歡笑聲此起彼落。

易人龍:「咳,沒事,老婆我保護妳。」

廖秀芬:「呵,你還是保護好你自己吧!」

守在教室外的易汝佩與呂書佳,時不時能聽見裏頭傳來的哀號與大笑,萬萬沒想到,尖叫的不是易母,反而是易父。

呂書佳朝易汝佩豎起大拇指,「妳媽好酷!」

走完鬼屋,夫妻倆相互攙扶而出,不過,更正確一點的說法應該是:廖秀芬扶著易人龍。

「妳爸就是這樣,唉,又愛逛鬼屋,又愛唉唉叫。」語末,又無奈又寵溺的嘆了一聲。

被妻子當眾揭開老底,易人龍只想學鴕鳥鑽地而躲,這要是給他底下的員工們看到了還得了?當他不要面子的?

易汝佩也很訝異,畢竟父親在她心中向來是穩如泰山、冷靜自持,沒想到居然有這樣的一面。

易父易母逛完鬼屋後並未久留,攤位附近隨意繞繞就回家了。

坐在教室外等候客人的易汝佩突發奇想,問呂書佳:「妳說我們也輪流進去扮鬼如何?」

「Good   idea!」

呂書佳擼起衣袖自編麻花辮,拿出口紅在臉上與唇上塗塗抹抹,傳訊息給班裡一個負責扮演木乃伊的同學,說要臨時客串。

剛好那人全身被繃帶纏得密不透風,也很想休息一下,遂同意了。

木乃伊中場休息,由呂.安娜貝爾.書佳閃亮登場!

在鬼屋裡逛跟親自扮鬼嚇人,感受自然不同,或衝出來朝人猙獰一笑、或倏地捉住了路過的人的腳踝、或從後頭拍拍背,甚是過癮。

呂書佳直至中午都玩不膩。

那位當木乃伊的同學樂得在校內的攤位吃喝玩樂,也因此下午回來時,格外的精神抖擻,感覺自己還可以再嚇跑個五百人。

易汝佩看呂書佳玩得那麼開心,也挺想進去嘗試,此時正好收到了林璁銘傳來的訊息:

「我待會會跟朋友去逛鬼屋,妳有時間嗎?」

跟朋友啊……那她就不能跟林璁銘獨處了。

嗯?既然是跟朋友,那麼……

易汝佩一時計上心頭,俯在呂書佳耳邊悉悉窣窣,咬完耳朵,易汝佩才回他:「你來沒關係,我有時間。」

收到易汝佩的回復,林璁銘漠然地看著還揪著自己衣角的齊光宇,後者空出來的另一手振筆疾書,「林沖,我快好了,我真的快寫好了,你再等等啊!我也要去鬼屋!!」

方才做完卷子,林璁銘正要離開,沒想到齊光宇眼明手快地伸手拉住他,問他要去哪,沒想到一聽到他要去鬼屋,齊光宇一捉就不撒手了,讓他等等。

被好友纏住,林璁銘別無他法,只好傳個訊息通知易汝佩。

等齊光宇做完卷子,林璁銘與他前往一年六班時,卻不見易汝佩的人影。

在教室外的收券的呂書佳,事先從易汝佩口中知道有個鄰居大哥要來,看他跟齊光宇想進去又猶豫不決,便笑著說:「你就是佩佩的鄰居大哥吧?」

林璁銘點頭。

「她要我傳話給你:你就直接進去,她很快就會來找你了。」

「好。」林璁銘把木棉券給他,就同齊光宇入場了。

剛開始掉下來的血手,齊光宇尚能撐得住,還有閒情逸致跟林璁銘笑著說那斷臂做得很逼真。

在七孔流血的旗袍美女步伐歪斜靠近時,齊光宇開始微微顫。

當喪屍護士張著血盆大口對他嘎啊啊的那一刻,齊光宇腳底抹油拔腿狂奔,竟是直接衝出教室,其他扮鬼的都還沒露兩手,只見他如一陣風飛過。

林璁銘無語的搖了搖頭,他掏出手機,傳了封訊息給易汝佩……

「妳在哪裡?」

結果易汝佩回他:「你在哪裡?」

「……」難道不是她先回答他的問題嗎?

林璁銘強烈懷疑,易汝佩回的這條訊息,後面三個字是從他那邊複製貼上的。

林璁銘慢悠悠地前進,又回傳了訊息:「我在鬼屋裏。」

他還在等她的答覆,然後……就沒下文了。

這是什麼情形??

但想到方才門口那人說易汝佩很快會來找他,只好繼續往前走,中間爬出什麼貞子還是奪魂鋸的,林璁銘也不為所動,目不斜視地走過……

扮鬼的同學們:「???」

這位同學,就算不怕也給點反應嘛!來點鄙視的冷哼一聲也好啊!這樣無動於衷的,讓他們這些努力嚇人的很挫敗耶!

終於,快走出六班教室時,一個身穿紅色翻領黑色斗篷的少女擋住前方……

「聞到了。」少女彎起血紅的唇角,發出咯咯咯地詭異笑聲,「是人類的味道呢!」

吸血鬼少女面容蒼白,白得像寒冬中的冰雪,近無血色,眼角勾著殷紅,彷彿是因嗅到了人類的氣味而興奮泛紅。

林璁銘一眼就認出了扮演吸血鬼的少女,是易汝佩。

原來她說會來找他,是躲在鬼屋裡找他,他還在思考是否該佯裝害怕,易汝佩已經自顧自的演了起來。

吸血鬼少女走向人類,高傲的道:「人類,我要吸你的血。」

林璁銘望著易汝佩,久久不語,直到易汝佩內心憋得慌想再編出下一句台詞,才聽到林璁銘對她嗯了一聲。

其實,扮成吸血鬼的易汝佩,絲毫不嚇人,皮膚的雪白,唇與眼角的泛紅,反而張揚著一絲妖冶又肆意的美。

如果說,舞台上拉著小提琴的易汝佩是個天使,此時的易汝佩就是勾魂噬魄的妖女,偷走了他的心不夠,還要鎖住他的魂……

倘落易汝佩是吸血鬼,林璁銘願意讓她來吸他的血,即便是把他的通通血吸光飲盡,也可以……

按照最初設定,易汝佩應該拿出吸血鬼的尖牙,在林璁銘的頸上輕輕扎一下,不過到底她還是下不了手,只能想出一個折衷方式。

她用畫的。

易汝佩從口袋拿出一支唇釉,在林璁銘的脖子畫了兩個小圓孔充當齒印,滿意的道:「你被我標記了,以後你就是我的人。」

說完,易汝佩的內心一陣翻騰,心跳像在打鼓似的咚咚作響。

啊啊啊!這台詞也太中二、太羞恥了!

但無論再怎麼羞恥、再怎麼中二,易汝佩還是說了,因為她就是想試探,想知道林璁銘聽了會有什麼反饋。是會麻木不仁毫無反應,還是嗤之以鼻的嘲笑?

出乎意料的,林璁銘眉眼柔和,很深很認真地看著她,好像她一直住進他的眸子裡似的。

然後她聽見他的唇張口說了一個字:「好。」

易汝佩小臉一紅,從口袋摸出一個幽靈造型的軟糖,用幽幽的口氣堅持說出最後一句台詞:

「恭喜你通過了初心者鬼屋的考驗,這是獎品,你可以再去逛逛隔壁的進擊鬼屋,有更多精美得大獎等你喔~」

「……」吸血鬼少女還真敬業。

林璁銘並不知道,其實易汝佩需要講的台詞只有最後那句,也就是在他冷靜走完鬼屋後說恭喜通過考驗那句。

那些什麼要吸他的血、以後是她的人等等,通通都是易汝佩臨場添加的。

「那尊貴的吸血鬼大人,您願意陪我進去嗎?」

林璁銘那句吸血鬼大人讓易汝佩出了戲,她羞窘地道:「呃,那個,林大哥,我是駐守在這邊的……」

「妳不是說……我是妳的人?」林璁銘眉峰微挑,「我還以為妳會陪我進去,保護我,原來只是說說而已……」

OK   fine,她算是自己拿石頭砸到腳了。

其實,七班教室的鬼屋,她也還沒進去看,因為當呂書佳跟她逛完自己班教室的鬼屋,就汗涔涔的說不玩了。

聽其他同學說,由於七班同學也加入布置的行列,所以在七班鬼屋探險的氣氛比在六班還要滲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