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五:怦然心動(3)

發完好人卡,易汝佩開始對江二男苦口婆心,說一些勸勉的話。

諸如好好讀書不要打架,等等云云,等她講完,江二男聽的耳朵都快長繭、腳也酸了。

他哀怨地看著易汝佩,「妳是不是為了報復我,才這樣唸我?」

「報復?我是真心希望你變好!你有一身武力,為何不用在正途上?」

只見江二男抿著嘴不說話,鬱卒的點點頭,也不曉得到底聽進去了沒有。

「該說的我都說了,聽不聽在於你,你再繼續這樣打架,有天早晚會出事!」說完,易汝佩看著悶不吭聲的刺蝟頭少年,唉聲嘆氣,便逕自回教室去了。

江二男默默地望著女孩縮小的背影,喃喃道:假如我出事了,妳會在乎嗎?

下午家政課,家政老師教大家做巧克力。

她說這樣在情人節這天沒收到巧克力的同學,也能有專屬自己的那份。

易汝佩廚藝不太精,連攪拌融化的巧克力加鮮奶油都拌不勻,跟她同組的呂書佳早就把拌好的巧克力,倒進容器,見她還在跟那碗巧克力搏鬥,直接把鋼碗搶過來幫她攪拌。

呂書佳拌勻了把碗還她,哭笑不得地問她:「妳攪那麼小力,是怕巧克力會痛嗎?」

易汝佩也覺得窘,但還是向呂書佳說了聲謝謝,並解釋道:「我是怕巧克力噴出來。」

巧克力完成後,家政老師發了張登記表,讓前排同學填好傳下去,提供想借用家政教室冰箱的人填寫登記,放學記得來領取。

易汝佩原本想帶回家再冰,主要是怕放學會忘記,但是看呂書佳接過單子就登記了,她也跟著登記,畢竟結伴來拿,相互有個提醒就不容易忘。

放學鈴響,易汝佩和呂書佳一起去拿巧克力,還未走到校門口,呂書佳腦門一拍有些歉意地說跟社團朋友有約,無法和她一起搭公車。

說完就往其他方向走了。

易汝佩心想天色尚明,不如在校園的木棉道上散散步。

整排望去,盡是枝枒上盛開的木棉花,地上也佈滿了落下的花瓣,眼前一片橘紅,真是美不勝收。有時候還會遇到有人挑在這裡拍婚紗,其中有絕大部分都是校友。

易汝佩忍不住拿起手機,東拍拍西拍拍,拍花、拍樹,也拍拍被花遮了一大片的天空……

「易汝佩?」

聽見熟悉的聲音在身後呼喚,易汝佩回頭,便看見了同樣走在木棉道上的林璁銘,突然間,她有一種這些木棉是為他綻放的錯覺……

此情此景,恰似一幅畫。

而當畫面中走進俊美少年,木棉再美艷,也只能作為橘紅背景的陪襯,也不知是手機的鏡頭恰好瞄準到,還是出於她本意,易汝佩鬼使神差地拇指一碰,就拍了一張他。

拍完照,易汝佩若無其事地放下手機,笑著喊了聲林大哥,走向他,「好巧。」

「嗯。」林璁銘淡淡一笑,抬頭望了望盛開的木棉,「每年的三月,這裡都會吸引很多人。」

有好朋友來賞花的,也有揣著心意來告白的,還有一些來拍網美照的。

此時易汝佩就有那麼點想拍網美照,她看了眼林璁銘,有些羞澀的抿嘴一笑:「林大哥,你可不可以幫我拍張照啊?」

「可以。」林璁銘接過相機,在看到左下角的舊照縮圖不禁一楞,這傻女孩,難道她不知道上一張拍完的照片會停留在相機的縮圖嗎?

他面色如常,幫易汝佩調整好拍攝角度,按下快門,內心卻掀起一絲絲的波瀾。

林璁銘的拍攝技術好得沒話說,易汝佩看到照片後,望向他的眼神盈滿著崇拜,「林大哥,謝謝你!」

「對了!」易汝佩像是突然想到什麼,雙眸一亮,從書包裡拿出一小袋的巧克力,「我們今天家政課有做巧克力!林大哥,這顆請你吃!」

說著就從裡面拿出一個……心型的巧克力。

固然知道這是易汝佩無意間的舉動,然而當林璁銘看見女孩掌心上的愛心,心仍震顫。

他眸色漸深,取走那塊巧克力,聲音暗啞:「謝謝。」

少年的手指擦過少女的手心,在少女的心裡激起一波電流,心跳忽然有點兒快,她笑了一下,將頰邊的一綹黑髮別到耳後,想藉此分散心中驟然的異樣。

兩人走在橘紅的小徑上,易汝佩說起了上回紀琴倪說他倆穿著情侶裝,以及母親廖秀芬誤認他們倆在交往的事,「我媽真的是,都跟她發誓了她還不信我……」

林璁銘腳步一頓,緩緩地道:「既然這樣,需不需要我跟阿姨解釋?」

「這倒不需要,特地去解釋我媽反而覺得此地無銀三百兩,就順其自然吧!」不知道為什麼,聽到他說要去解釋,易汝佩心底最先有的情緒不是感謝,反而是抗拒。

難道說……

就在這時,一隻手掌撫上了她的臉頰,少年的臉逐漸靠近……

林大哥這是在做什麼?明明她可以推開,偏偏全身像被施了法術似的,完全動彈不得。

是動不了,還是不想動?

易汝佩聽見自己的心跳聲開始撲通撲通地亂跳……

「妳的臉上有東西。」

易汝佩低頭一看,一小片的衛生紙屑就在林璁銘的兩指之間。

原來是衛生紙的屑屑卡在她臉上,她剛剛還以為,還以為……想到自己的自作多情,易汝佩的臉瞬間滾燙燙。

「我……我們回家吧!」她的頭低得不能再低,完全不敢看林璁銘。

一路上,從上了公車,到下車,易汝佩都沒再找話跟林璁銘說話,而是不斷的深思。

她想理清自己內心對於林璁銘的感覺,想說服自己:也許她只是太久沒跟男生有這樣的接觸罷了。

直到到了盎然山莊後,易汝佩才轉過身,跟林璁銘道再見。

林璁銘不曉得自己無意間的舉動,已然攪亂了她的波心,只默默地望著那抹逐漸隱沒於大廈的倩影。

木棉中學校慶在即,交響樂社申請了好幾日的免午休,連帶著易汝佩幾天的午休都在大禮堂練團,加上她被老師安排一段獨奏,放學還留下來練琴。

有時紀琴倪也會留下來陪她,有時譚美娜會親自來校給她特訓,當然也會有兩人同時出現的時候。

回家後,作業一寫完就是練琴,練到廖秀芬還得來催她洗澡睡覺。

就連呂書佳都說:「妳看看妳,都瘦了。」

她摸了摸易汝佩的臉,表情看起來有些心疼。

易汝佩還沒來得及感動,又聽到下一句:「還是之前那樣臉圓一點,捏起來比較舒服。」

「…………」

林璁銘也知道她為了校慶的表演忙得焦頭爛額,好心的暫免課後輔導,等校慶結束後再開始複習,易汝佩正想說點感謝的話,林璁銘又說:

「到時候星期六、日都得複習。」

「可是……我星期六下午要上小提琴課。」拜託饒了她吧!

結果林璁銘回她:「那就星期六、日上午複習。」

她為自己苦悶的高中生涯默哀了幾秒鐘,點上一根蠟燭,然後想起一件事,有些期待的問:

「林大哥,校慶那天你可以來看我表演嗎?」

木棉中學的校慶,往往都是高一高二在操辦、參與,設置吃喝玩樂的攤位,或舞台表演,高三生得為學測衝刺,不用忙這些花樣,只有自習。

整天不用上課,也不拘著他們去湊湊熱鬧,但有條件,必須做完校內發的測驗卷。

林璁銘望著易汝佩,那雙明眸閃爍著期待的光芒,他嘴角微揚,說了聲好。

「你們社團的表演是幾點?」

易汝佩拿出手機,調出事先紀錄好的演出表,「差不多十點。」

「我把測驗寫完就去。」

-

木棉的校慶,可說是非常的熱鬧,這邊喊著來套圈圈,那邊喊著來玩戳戳樂,還有幾攤賣吃的在相互較勁。

有的班級還熱情地宣傳班內同學的社團表演。

「只要秀出在禮堂看熱舞社表演的影片,熱狗只收一張木棉券喔~」

「看完交響樂社的同學看過來,冰淇淋汽水買一送一!」

一年六班這邊,把教室布置成鬼屋,門窗都貼上了染黑的報紙,自己班的教室嫌不夠,還跟隔壁要出去擺攤的七班借教室,說好到時候會給他們班分紅。

據說很多人走著進去,跑著出來,不過,此時易汝佩人還在大禮堂,社團的同學們紛紛為彼此打氣。

易汝佩也不知是怎麼回事,竟是雙手不停顫抖,連弓都拿不穩,好幾次差點鬆了手把弓摔到地上。

或許是看出易汝佩的緊張,紀琴倪趕緊握住她的手,「不要緊張,相信自己!平常練習的時候,譚老師就說妳很棒,這次一定也沒問題的!加油!」

「謝謝妳,琴倪。」

一拿到卷子,林璁銘就埋頭作答,拿出比平常還快的速度,其他人寫到三分之二,他已經交卷了。

「誒,林沖你也寫得太快了吧!」他的好友齊光宇還卡在某道化學題目上。

看到他急著把考卷交給班長,齊光宇詫異的問:「你不會是急著去參加園遊會的吧?」

林璁銘把筆收進鉛筆盒,對於齊光宇的問題也懶得再解釋,隨口嗯了一聲就急速離開教室,讓齊光宇要說的「那你等我」頓時一口卡在喉嚨裡。

當他匆忙走進大禮堂,節目主持人正好在介紹待會出場的社團,交響樂社。

幸好趕上了,林璁銘找到前排邊緣的位置坐下。

紅色天鵝絨帷幕拉開,一身湖水藍洋裝的易汝佩站在樂隊的第一排,鞠躬完便將夾在臂彎的小提琴架在左肩上。

明朗的旋律在整間大禮堂飄盪,輕快優美的音符隨著不同的樂器飛揚,瞬間讓人感受到歡騰喜悅的氣氛。

音樂進行至尾奏時,所有的樂器聲逐漸悄然無聲,只剩悠揚嘹亮的小提琴聲在繚繞……

舞台上,沉浸於琴的少女,彷彿一個不慎墜入凡間的天使,她拉的琴弦,卻也撥弄了凡人的心弦,勾起凡人對她的情感,卻渾然未知。

如此耀眼,如此動人。

此時的林璁銘,就是那個被天使勾走了心的凡人。

舞臺上那麼多人,可他看見的唯一只有她,然而看見她的人,卻未必只有他……

仰望著如此動人的她,心底漸漸萌生想將她占為己有的念頭。

直到此時此刻,愛與獨佔欲在林璁銘的心中滋長,他才明白自己不知何時,對這女孩動了心。

曲終,台下掌聲雷動。

交響樂社的社員謝幕下臺後,大夥裝樂器的盒子、袋子都在音樂教室,收拾樂器還得回去。

社團老師對大家說了幾句讚美與鼓勵,其中也特別肯定了易汝佩的表現,還說下回社團課要請大家喝飲料、吃披薩,全社的人都高興的歡呼著。

但對於易汝佩而言,她更想去找尋林璁銘的身影,方才在舞台上全心投入於表演的她,完全沒留意台下觀眾。

此時她只想找到林璁銘,問他觀後心得。

將琴與弓收進琴盒,易汝佩向老師及紀琴倪打了聲招呼,便匆匆離開教室,跑回大禮堂。

看完交響樂社的表演,林璁銘就離開了,此時大禮堂已在進行下個社團的表演,等易汝佩提著小提琴盒趕回大禮堂,已然不見林璁銘的蹤影。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