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朵朵學姊(1)

        我們都有特別想變成某個人的時候,比如哪個,比自己還要優秀的人。卻忘了去欣賞自己美好的一面,忘了把自己變成那樣獨一無二的人。

          °o‧°   °o‧°   °o‧°   °o‧°   °o‧°   °o‧°   °o‧°   °o‧°   °o‧°  

        自我和姊姊懂事以來,最常聽見老媽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比如我小姑姑當年那場戲劇性的婚禮,結婚流程進行到一半,新郎就和初戀情人跑了,留下小姑姑一個新娘,除了要獨自面對受邀賓客們同情的眼光,還得承受丟失父母顏面的愧疚。造成心傷多年未癒,身邊的男友總來來去去、一個換過一個,全都是因為那次留下的恐婚陰影才分手的。

        從小到大,我和姊姊最喜歡長得漂亮、個性活潑又開明的小姑姑,不管到幾歲都保有一顆赤子之心,發現什麼新奇有趣的事,或是要和男友去什麼好玩的地方約會,總會帶上我們,絲毫不介意身後跟著兩個屁顛屁顛的小鬼。

        直至三年前,小姑姑遇見了一個日本籍的男人,我還記得,當初她提及對方時,臉上那眉飛色舞、幸福的模樣,她甚至用了「命中注定」四個字來描述他們的愛情,論及婚嫁終於不會再要了她的命,就連約會,也不再帶上我們了。

        去年底,小姑姑跟男友到日本定居,上個月電話打來,老媽邊煎魚邊挾著無線話筒大聲地嚷嚷著「求婚」二字,驚訝得彷彿聽見什麼不可思議的奇譚,而坐在客廳的我和姊姊,彼此心照不宣,都很淡定,只覺得那是遲早的事。

        讓我們比較訝異的,反倒是老媽居然把魚給煎焦了,那晚是我們長那麼大以來,頭一次吃焦掉的魚,還是出於某位自稱食神的人之手。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現在回想起來,在我不長不短、規矩的二十幾年青春歲月裡,發生過最脫序的一件事情,應該就屬高三時那個——不算初吻的擦邊球之吻了吧?

        雖然,對於記憶人臉有障礙的我,現在連對方叫什麼名字、長什麼模樣都幾乎沒印象了,而且,那也著實稱不上是什麼轟轟烈烈的事蹟……

        可平凡又有什麼錯呢?

        儘管我天生媽媽性格、勞碌命,時常願意為好友們肝腦塗地,對喜歡的人更是做牛做馬也甘之如飴,說白一點,就是愛照顧人,喜歡看別人因為我的付出而開心的樣子,但我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吧?

        那些我曾經暗戀過的男孩子,每次都在我考慮著要不要告白之前,就先無意間替我貼上了母性標籤,那一句:「楊朵朵,我覺得妳好像我媽」遠比「妳是個好女孩」、「謝謝再聯絡」都還要來得讓人心寒。

        回想當時,我和交情不錯的男性友人抱怨,對方單手托腮,微笑看著我說:「誒?妳錯了,媽媽也是母的,只是不會讓人想談戀愛而已,因為缺乏魅力。」

        那一席話,跟詛咒似的,糾纏我好多年。

        原本我以為,自己這棵鐵樹,大概要等到熟齡後,靠著相親才能開花了,孰料,成為大學新鮮人那年,我遇見了一個喜歡的男生,並且經過我鼓足勇氣、努力追求——終於,我成功脫單了!

        開學首日最後一堂的下課鐘聲,把我自悠遠的思緒中拉回神,一旁的蕭芷綺拍了拍我的肩膀,手指窗外,「誒,妳老公來了。」

        我順著方向投去一眼後,便凝住神色,迅速地轉頭看往另一端靠窗位置上的人。

        蕭芷綺微瞇起眼,靠在我耳邊低語:「會擔心吼?嘖,妳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省心?」

        心思昭然若揭,令我感到困窘,我輕咬下脣,無聲默認。懂我如她,自然曉得我在擔心什麼。

      「喔喔——有人來了!是為了看王薔,還是來接女朋友的啊?」班上其中一位男同學促狹地笑問,他說話的嗓音不大不小,剛好教室裡多數同學都能聽見。

        幾名知情人士紛紛推了他一把,假意好心地制止道:「哈哈哈,喂!你別鬧了啦!」但其實各個眼中,都閃爍著看戲的興致,言語間也似有起鬨的意味。

        王薔與我的視線在空中交會,她的眼神向來如此,閃爍著勝券在握的自信,而驕傲掩藏在美麗的皮囊之下,竟成了討男人喜歡的嬌氣,和女人獨有的風情萬種。

        我的信心,在像王薔這樣精緻的女生面前,脆弱得不堪一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