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1)

淡淡的木頭香與濃郁的咖啡香順著我的鼻息竄入,好聞的芳香與這寧靜的空間呈現一個完美的對比。

卻和此刻的場面形成一個強烈反比。

我的男朋友,不……應該是即將要稱為「前男友」的男人,一臉愧疚地跟我訴說這些日子我的好和埋怨我令他不滿意的種種。

他說得越激動,我的情緒就越淡定,也大概可以預測到他接下來說的每一句話。

「我真的搞不懂……茵媛妳明白愛情是甚麼嗎?」他蹙眉,向我提出一個讓我感興趣也讓我心寒的問題。

我抿了下唇,神色不動地勾起嘴角,「怎麼會這麼問呢?」

他無奈地冷笑一聲,「妳難道沒有自知之明嗎?為甚麼我們倆會走到現在這個地步。」

「我知道。」我淡然回答,「不就是你愛上別人嗎?所以才會跟我提分手。」

「呵……那為甚麼我會愛上別人,妳不知道嗎?」

我沉默幾秒等待他的回答。

「我問妳,妳知道我喜歡什麼東西?喜歡吃什麼?喜歡看什麼類型的電影?妳知道這些嗎?」

聽著他這些話,我的腦子一片空白,無話可說。

「妳從來就不想要去深度了解自己的男朋友,也不會主動去問。讓我懷疑妳究竟是不是真的愛我?」

「妳為甚麼就不能像一般的女孩子一樣跟男朋友撒嬌,像一般的女孩子一樣求我不要離開回到妳的身邊呢?為甚麼……妳就不能像一般的女孩一樣多依賴我一點?多了解我一點?」

他的語氣中夾雜這些日子以來與我相處時他感受到的委屈與寂寞。

我明白這一切都不是他的錯,是我自己的問題。

也明白他會愛上別人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是我,所以會很輕易地想要從別處尋找到所謂他真正想要的被愛。

「承勳……我……」欲要說些甚麼,卻也找不到任何一個可以辯解的理由,「對不起,你想要的那些我做不到。」

不是做不到,而是無法做到。我自己很明白這點。

他長嘆口氣,搔著後腦杓,「這些日子相處下來,我有種莫名的感覺,妳其實從頭到尾不曾愛過我……妳只是想要被愛,從我這裡索取卻不願意為我付出愛……至於為甚麼我已不想知道,我想可能連妳自己也不知道吧?」

留下滿滿的諷刺他便起身離開,留下我租屋處的另一把鑰匙。

桌上的黑咖啡也已放涼,即使如此我還是一飲而盡。

唯獨如此才能沖淡掉我那被他說得一文不值的自尊心。

方才那句話他說得沒錯,只有一點說錯。

不是不願意去愛而是不敢去愛。

因為曾經受傷過,所以不敢付出太多……

就怕重蹈覆轍,僅此而已。

就在我出神之際,我的桌上莫名出現一包袖珍包面紙。

我驀地抬頭,一名戴著鴨舌帽的陌生男子突然站在我的桌旁,看不清他的臉。

「抱歉,不小心聽見你們的對話。」他苦澀笑著。

我不發一語,直盯那包面紙。

「我以為妳可能需要它,沒想到妳這麼堅強。」

「……謝謝你。」我拾起那包面紙還給他,扯出一抹微笑迎視眼前的陌生人。

他彷彿有甚麼話想要對我說,站在原地。

「怎麼了嗎?我的臉上有甚麼嗎?」我不禁開口詢問,一直被人盯著令人感到怪不舒服。

「沒事……祝妳可以很快找到更好的。」他溫煦一笑便轉身離開。

我望著他的背影,直至他離去。

頓時察覺他的聲音似乎有點熟悉,那個陌生男子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他?

一時之間,想不太起來。

「結果約妳出去真的是談分手?」

我一邊用肩膀夾住手機和好朋友沈孟芸對話,一邊用筆電整理公司的資料。

「嗯。」

「哇,這都第幾個啦?已經有二十個左右了吧?黎茵媛妳真的已經是名副其實的愛情高手欸!」

「才第十個,沒有二十個這麼誇張。」我無言。

「理由呢?跟之前的一樣嗎?覺得妳一點都不黏一點都不像女朋友之類的對吧?」沈孟芸終於開始她的機關槍問答。

「嗯,一樣。」我決定專注於我的工作,對她打算唬弄帶過。

「……好啦!不揭妳的傷疤了。我打過來是要來追問妳有沒有打算參加今年辦的高中同學會啊?」

「不去。」我簡略回答。

「為甚麼?告訴我妳不去的理由!」

「因為沒有時間,沒做完的工作還有很多。」

「那一聽就知道是藉口!」沈孟芸在電話那頭的聲音充滿無限無奈,「別這樣嘛~這次的同學會我是主辦人,算是為了我賣個面子出現吧!」

「不管怎樣我就是不會去。」

「……不去的原因難不成是因為那傢伙?」

我停下打電腦的動作,緘默許久後才開口,「那傢伙是誰?」

「妳明知故問。」我聽見沈孟芸的嘆氣聲,「我雖然很不想跟妳講這些,說穿了……妳到現在根本就還忘不了那該死的垃圾,也難怪妳這些年來無法坦蕩地去接受別人的感情,不是嗎?」

「都已經失去聯絡這麼久,理所當然不可能因為一個同學會又再次聯絡,更何況那個人比我們大一屆,不是嗎?就算有認識也早就沒有任何來往,說不定大家也都忘記他的存在,那個人單純就只是我們青春回憶裡的一隅罷了。」

沈孟芸的這些話類似的不知已經聽過多少次,都可以背得滾瓜爛熟,而每次聽都只會讓我感到煩躁。

把檔案存檔後,直接順手將筆電給闔上。

「……對我來說,並不是只是一隅。」我輕聲回答孟芸的話,「對我來說……他佔了我的青春很大的篇幅,而那篇幅是我恨不得將其全部撕碎的章節。還有孟芸,我們不是已經說好別再提起他了嗎?」

「抱歉……一個心直口快,一個氣不過又……算了啦!既然像妳說的已經忘記他了,就來同學會吧!證明妳已經不在乎了,好嗎?」

從孟芸的口氣可以聽來她是多麼百般希望我可以露臉參加,為了湊人數吧?我想。

「……我明白,我會盡可能把行程排開,看有沒有空。如果有空我再考慮去參加同學會。」我說,「就當是為妳這個主辦人而去的。僅此這次,絕沒有下次。」

「沒問題!那我電話先掛囉,我男朋友打進來了……同學會見!」

手機話筒傳來斷續的嘟嘟聲,按下掛號鍵後我整個人癱在床上,動也不想動。

閉上眼開始回想起高中每位同學的樣貌,不知不覺間發現距離高中時期已經過了十年之久,現在大家都到了出社會的年紀,甚至可能有些人還當爸當媽。

這十年間除了孟芸外,其餘都已與他們長期失去聯絡。

失去聯絡的原因主要來自於我而非他們。

驀然之間,我的腦海中閃現出一個人。

我閉上眼,努力地把那個人從我的腦海揮去。

你……過得好嗎?

或許……你早就已經忘了我。

畢竟對你而言,我只是一個似有似無的存在。

就在我恍神之際,我飼養的貓咪在不知不覺間蜷縮在我身邊。

下意識地伸出手順著牠背上的毛撫摸著,「斑斑,你認為呢?」

「喵~」斑斑慵懶的回答,我仍然找不到答案。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