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純真 Ch1-2

      沒想到一進教室之後,班導點完名後立即讓大家抽籤排位。整間教室搬桌椅的喧鬧聲,讓班導在每個人就定位之後馬上耳提面命了一番,就這樣聽著老師的諄諄教誨直到下課。

      「離──我──好──遠──喔!」張宥涵瞇起眼,望向黑板,「你坐這麼後面,看得清楚嗎?」

      「可以啦!」

      「居然坐在最後一排最後一個,你的籤運也太好了吧!離窗戶真近,嘖嘖。」

      子寰一手托著下巴,望向窗外景色,也聽著宥涵東南西北的亂扯亂聊之時,突然發現玻璃映出一道身影,頓時獃住!

      「哈囉!宥涵,好久不見。」

      「咦咦?榆澄妳坐他旁邊啊?」張宥涵指著子寰問道,他從玻璃映像裡可以微微看到王榆澄的笑,然後聽見右邊的她小聲地說:「只是……和他不熟。」

      不知怎的,他突然有一種想要轉過去自我介紹的衝動。

      「哎唷,」張宥涵失笑,「這人很好相處的啦!」然後她突然偷捏他的臉頰,害他嚇到!「妳幹嘛啦!白痴涵!」

      王榆澄輕笑,然後望著他們兩個,「你們感情還真好。」

      「誰跟他感情好?哇嗚我才不要!」

      「我都沒嫌妳了,妳還嫌我?」

      因為張宥涵的關係,王榆澄和子寰漸漸熟稔起來。

      連子寰都沒預料到,他在這班上第一個認識的居然是一位女生。在他眼中,女生可是非常難纏的生物,光一個白痴張宥涵和一隻蠢豬陳凱萱說不定就讓他減了大半輩子的壽……呃,言重了點,不過有這兩個好朋友也算幸運了。

      但是他還是不太習慣跟女生往來,至於剛剛說的那兩位就不算在其中啦!

      「王子寰,再見啦!」張宥涵和李雁翔站在門口朝著子寰的方向向他揮手道別,「不要太想我喔!哈哈哈!」張宥涵突然大笑,白痴涵這綽號可真不是浪得虛名。

      被她的笑聲感染,連子寰也失笑,「快回家啦!白痴涵,不要再把飲料翻倒了。」

      張宥涵也和王榆澄道了別,才和李雁翔一起走去校車停靠處。

      「我其實很羨慕你們……」聞言,子寰轉望著王榆澄,眼前的她低著頭、視線停留在桌上最後一節發下來當功課的考卷,「有知心的朋友,真好。」

      皺了皺眉頭,子寰思考了半晌,偏頭說:「妳……沒有嗎?」

      她莞爾,「……啊,希望能有一個真心相待、不管怎樣都會站在自己身邊給我力量的朋友。」她伸了一下腰,放鬆地吁了一口氣。

      他愣著看著她整理書包,完全不懂為什麼會突然開啟這個話題。

      「要一起走嗎?」

      「嗯?」

      「我搭火車的,時間還很足夠,所以可以先陪妳走到校車那邊。」

      她杏眼圓睜,最後輕笑,「好啊。」

      「靠所以你就這樣和王榆澄聊了快一個小時才回來喔?」李雁翔將吸管戳進子寰剛帶來的烏龍綠,吸了一口之後,好氣又好笑的說:「啊你是不會先打個電話跟我說嗎?害我在這乾等,很熱欸!」

      子寰運了運球,再一腳躍起,帶球上籃成功,「對不起嘛!這不就帶了飲料給你賠罪了,現在才剛六點,還可以再打一下啦!」

      「啊王榆澄咧?她不就沒搭上校車?」

      「嗯啊,我原本想說陪她走到校車那邊就好,結果最後她卻說她可以搭火車回家沒關係,所以我們就一直聊啊聊。」他瞄準籃框,預備在三分線外投球。

      「聊到忘記你好朋友在這邊等你了啦!」李雁翔此話一出,害他失笑。

      「吼~雁翔帥哥對不起。」他笑著道歉,然後將手上的球投出,結果球非但沒進,還沒碰到籃框,「肉包,王子寰你沒力喔!」李雁翔放下飲料,接到剛剛子寰沒投進的球,小跑步地運球進場。

      無心於午後陽光的毒辣,兩個人專心地打籃球,眼神專注、全心全意在對方的動作上,子寰一個漂亮的轉身迴避了雁翔的防守後馬上投籃,得分!李雁翔也不惶多讓,過沒幾分鐘後也來一個漂亮的帶球上籃。

      「你該不會喜歡上她了吧?」這話讓正在喝水的子寰頓時嗆到。

      「才沒有咧!」他咳了咳,「才認識兩個禮拜,怎麼可能!」

      「喔……沒啦問一下,」雁翔用衣袖抹掉臉上的汗珠,「哈,看你太久沒跟哪個女生來電嘛!關心一下、關心一下。」

      「嘖嘖,女生很麻煩,戀愛更麻煩。」

      「那張宥涵咧?」

      「你沒頭沒腦的在問什麼?她怎樣?」

      「你喜歡她嗎?」

      「我是白痴嗎?」

      李雁翔頓時不語,望向子寰,「不然你會喜歡哪一種類型的女生?」

      「不知道欸,看感覺。」

      「那哪天愛情來的時候,你又不知道那種感覺是不是愛的話,要怎麼辦?」

      「如果真的來了,我不就知道了嗎?」他蹙眉,然後笑問:「那為什麼會不知道?」

      「當還是『曖昧』的時候。」李雁翔語氣平淡地說,使他愣住。

      過沒幾分鐘,他說:「不會的,」再將視線從籃球場上移到天空,「我不覺得我會有那種『曖昧』的情況發生,是我的,我就會好好把握。」

      「是嗎?」李雁翔吁了一口氣,「那祝你好運,畢竟曖昧,很麻煩的。」

      「欸,別只說我,那你呢?」

      「呃……」李雁翔迴避他的注目,「走吧,準備回家囉!」

      「喂!別顧左右而言他!」

      「好啦好啦……啊你又沒問問題,只問一句『那你呢?』我哪知道你在問什麼啦!」

      「不知道就問啊,不然你在害怕什麼?」看著這位因為自己的提問而稍稍措手不及好朋友,子寰不禁莞爾,「好啦!不然你喜歡哪種類型的女生?」

      「不知道。」

      「……那你有曖昧的對象了嗎?」

      「沒有啊!」他瞪大眼看著他,「你怎麼會想問這種問題?」

      「誰叫你剛剛那樣跟我說一些有的沒的,害我一時以為你有曖昧對象了。」

      「哦……」李雁翔喝了口烏龍綠,挑眉微笑,「有哦,有一個……」

      「什麼什麼?誰誰誰?」

      「其實我有一個認識好久的對象……」他嘆氣,「我現在知道我沒有他不行,可是,我要是跟他告白,他才不會鳥我……嗚嗚。」

      「說嘛!別這麼快放棄,說不定我可以幫你!」

      「王子寰。」他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看著子寰,結果害他瞠大眼、一時不知如何回應,「靠!鬧你的啦,那什麼表情?看到鬼喔?」

      「去你的,被別人聽到還以為我們是同性戀!還『嗚嗚』咧。」

      「哈哈,這邊也沒有別人啦!」李雁翔笑笑地搭著子寰的肩,「唉唷,以後我要是有什麼邂逅一定會告訴你的啦!你可是我的超級好朋友咧!」

      「你就不要食言欸你!不要到時候白痴涵跟張凱豬都知道了,結果我還不知情!」

      「不會啦~」

      兩個人的歡愉充斥在這份氛圍中,夜幕低垂,宣告著一天即將結束。

      剛解決完功課的子寰,此時站在房間外的陽台上回憶著今天一整天。

      白痴涵在快要上課的時候不小心把飲料翻倒在他的桌子上,害的他和王榆澄趕著在上課前把「命案現場」清乾淨。

      下午跟李雁翔打了幾場籃球,想到午後的微風,可以紓解烈陽帶來熱,很舒服。

      今天,也和王榆澄聊了好久好久……

      『你該不會喜歡上她了吧?』

      子寰搖了搖頭,試著忘記李雁翔的問題,然後離開了陽台,倒在床上。

      此時放在床頭櫃的手機突然震動,害他嚇到!

      他邊摸索著床頭找手機,邊想著是張凱豬還是白痴涵傳簡訊給他。

      然而,手機卻顯示出一串沒看過的號碼,寫著:

      「今天,謝謝你陪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