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不受控女王又來了!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不是、不是的!我沒有!妳相信我———」

      「哈哈哈哈哈………是我的了!我的了———」

      詭譎的讓人噁心想吐的暗灰色漩窩裡,一個男人的驚恐大叫,和一個尖銳的女人刺耳的狂笑聲,在睡夢中,直向玖而去。

      「不要…走開…你們都走開、走開…不要……」

      「喂喂喂喂!醒醒啊!玖!喂~哈囉~~」

      睡在非常有中國風的四柱檜木床上的年輕女子.玖,正在被惡夢侵襲時,一隻非常巨大的、毛色灰白的緬因貓,正在用牠的大貓頭頂開房門,然後動作輕盈優雅地走進房間,接著十分輕巧的一躍跳上床。

      牠毫不客氣地直接坐在做惡夢的玖身上。

      然後,牠嘴巴一張,人話,就一連串的滾出牠的貓嘴裡。

      『汪,你這樣叫她,她會扒了你的皮的。』

      忽然,一個似透明,又不像的「巨大話框」,倏地出現在坐在玖身上挺開心的、名叫「汪」的巨大緬因貓眼前。

      「哦,那她要先醒來,才有可能扒了我的皮啊。」

      被那個巨大的話框警告了一下,但是,名叫「汪」的緬因貓才不管那麼多。

      牠依然坐在做惡夢的主人身上。

      甚至,還抬起腳,不慌不忙地舔起牠柔軟碩大的肉球貓腳來,一副標準的貓行貓素。

      『……』

      巨大話框發現,汪根本就是把他的話當耳邊風,只能無言以對。

      雖然汪會說人話,卻不代表牠就懂人性。

      看牠那一副貓行貓素的樣子,就知道牠會講人話是一回事,但是其整體的屬性,依然就是野生動物一枚,所以彼此講人話都能說通的時候,還是有限的。

      「唔唔…好重……」

      似乎漸漸的從惡夢中醒來,感覺到汪那重達10公斤以上的重量,全壓在自己身上的玖,白皙清麗的睡容眉心,川字,正深深的成形。

      「哦哦,玖妳要醒了嗎?」

      像是每一天都要重複的遊戲一般,汪看見玖似乎有醒來的徵兆,於是放下牠的碩大肉球貓腳,然後整個巨大的貓身,就全重壓下玖苗條纖細的身體上,讓玖瞬間清醒大叫:「你他媽的汪!每天這樣壓我你不煩嗎?」

      「哇啊啊啊啊——好開心!」

      被玖這樣大喝的汪,簡直是——開心到了一個不要、不要的地步了!

      一天之中,牠最愛的,就是這個時候了!

      因為能看到玖抓狂、啊不是,是有別於平常的她的樣子。

      所以,汪怎麼玩,都玩不膩這把戲啊。

      『……』

      受不了……

      果然,人跟動物真的是「不通」啊。

      巨大話框依然繼續無言以對著。

      「好開心個鬼啊!」

      每天都被這隻壯碩的胖貓鬼壓床叫醒,玖真的是氣炸了!

      「哇啊啊啊啊——出現了!我最喜歡的梅杜莎頭髮!我抓、我抓、我抓抓抓!嘿咻!不要跑啊!頭髮~~」

      『……』

      這個主人也是……

      每天都重複一樣的生氣情節,難道她都不知道嗎?

      「什麼梅杜莎頭髮?!那是我氣炸的頭髮在怒髮衝冠,懂不懂啊你!」

      動作快得讓人眼花的站在床上,現在挺像瘋婆子的玖,正對著在她面前蹦蹦跳跳,然後不時伸爪子,想抓住她在空中飄飛的頭髮的汪大吼著。

      「嗄?懂什麼?」

      完全不在意的發出疑問,汪現在最有興趣的,是怎麼抓住玖那個會自動避開牠的爪子的頭髮!

      太好玩了!

      牠真的怎麼玩,都玩不膩啊~~~

      「蛤啊?!」      

      聽到被反丟回來的疑問,玖的眉頭一皺,然後嘴角大大地抽動了一下。

      這個豬頭胖貓!

      養了這麼久,還是聽不懂她的意思?

      早知道就不要把牠給撿回來了!

      簡直是要氣死她了!

      『……』

      看到主人一副死魚眼,嘴角大抽,額頭青筋暴突的表情。

      巨大話框不用想,都知道主人剛剛一定是在想「若是當初沒撿汪回來就好了」……等等諸如此類的悔不當初。

      『唉……』

      這每天都要上演的固定肥皂劇,可以換點新的花樣劇情了嗎?

      他們的每一天,一定要是這樣開始的嗎?

      就不能美好一點嗎?

      虧主人還算是個美女,每天早上卻是像個瘋婆子一般的醒來,總是有礙一天美好心情的開始啊!

      『唉……』   

      當巨大話框發出自己也沒注意到的、每天都會發出的感嘆時,日常一定會出現的狀況,依然無任何阻礙的、很準時的出現。

      「啊啊啊啊…玖欺負我…嗚嗚嗚嗚………」

      剛剛還玩自家主人頭髮玩得不亦樂乎的汪,這會兒,卻被繩子綁得非常像貓香腸般地,整條完好的吊掛在房頂的造型燈架下搖晃著。

      『……』

      看著貓香腸汪在燈架下,左右搖晃還發出哭嚎,巨大話框除了無言,還是無言。

      這不是活該嗎?

      每天都在找死,也知道找死的結果會怎樣,卻還是每天都要去招惹主人,這要他怎麼說呢?

      只能以牠果然是隻貓做結論了。

      為了玩,找死算什麼喔?

      真是搞不懂貓在想什麼啊……

      不過,牠也真有找死的本錢就是。

      因為,牠早就不算是活著的了。

      所以,找死對牠而言,還真的只是拿來玩玩的娛樂啊。

      「悕,玖欺負我…嗚嗚嗚……」

      哭號中,貓香腸汪轉而找其實是有名字的巨大話框「悕」求救。

      「不准理牠,讓牠在那裡給我反省!」

      冷冷的喝令著,玖動作優雅的從床上跳下。

      褪去瘋婆子面孔,頭髮也不再杜梅莎飛舞之後,玖整個人又恢復到平常的冷靜自若,隨意自我的樣子。

      『是的,玖。』

      悕馬上照辦的應著。

      同時,他也馬上招來很多小話框來服侍要梳洗更衣的主人。

      『玖主人早安!』

      嘰嘰喳喳可愛的聲音,在小話框紛紛憑空出現時,在房間內嗡嗡響著。

      「嗯,早。」

      順手綁起曳地的烏黑長髮,心情稍稍好了一點的玖,對眾小話框們打著招呼。

      而發現真的沒人要理牠的貓香腸汪,則是大急的叫著:「蛤啊?!悕你怎麼可以不理我?!喂喂喂喂喂———」

      沒人管牠,牠是要怎麼下去啊?

      這怎麼可以呢!

      聽見非常不悅耳的大叫,玖形狀姣好的眉毛顫了顫。

      剛剛的稍好心情,馬上不翼而飛。

      「汪你再吵,我就縫了你的嘴巴!」

      殺貓飛刀眼,毫不留情地直射向房頂燈架下搖晃的貓香腸汪,玖冷冷的瞪著牠威脅的說著。

      而聽到這樣的威脅,貓香腸汪瞬間眼眶馬上蓄滿淚水的大哭號叫起來。

      「什麼?!不可以!哇啊啊啊啊啊——玖妳是壞蛋、大壞蛋、壞蛋壞蛋壞蛋壞蛋———」

      「……」

      站在底下被貓香腸汪的大滴眼淚打著,玖的表情真的是哭笑不得。

      是說,她那時為什麼會撿了這隻超會耍賴、又愛哭的貓回來做伴呢?

      為什麼呢?

      現在要把牠丟了,簡直是不可能的事了……

      扶著額頭,玖真的是被這隻汪貓給打敗了。

      『啊啊,汪,你又在哭了。』

      『對啊,是說你每天都要當香腸被綁起來幾遍啊?』

      『汪,這樣很好玩嗎?』

      原本應該要服侍主人的小話框們,聽見貓香腸汪的鬼哭神號之後,紛紛飄浮到牠的身邊好奇的問著每天的慣例問題。

      聽見小話框們的問題,悕的巨大話框上,出現了許多條的黑雨線。

      這些小傢伙們放著工作不做,在做什麼!

      『喂!工作!工作!汪就是喜歡當空中香腸,你們就不要理牠了!』

      聲音低沉的對小話框們做出提醒,悕就看見那些小話框們,趕緊往主人玖的方向飄去。

      玖看見小話框們接近,然後瞥了上方那個還在鬼哭神號的貓香腸一眼,人乾脆直接走出房間。

      然後,房門一關。

      「喀達。」

      魔音穿腦的貓香腸汪的鬼哭神號,倏地消音!

      「啊~終於耳根子清靜了!」

      沒了吵雜的哭嚎,玖直接往寬大的浴室走去。

      走到終年冒著熱氣白煙的天然玉石池邊時,她脫下穿著的睡衣,然後抬起雪白纖細的腳,將自己帶入溫熱的池水中浸泡著。

      跟著玖的腳步來到浴室的悕,則是安靜的候在一旁。

      而那隻被關在房間裡的香腸貓汪,就先暫時不理牠吧。

      反正過不了多久,就會有朋友去解救牠,根本就不需要擔心牠。

      「悕,我等一下想吃日式的早餐。」

      整個人浸泡在舒服的熱水中的玖,閉著雙眼對著空氣說著。

      『好的,馬上為妳準備。』

      聽到主人的要求,悕當然是馬上吩咐下去。

      其實,他的主人玖就算不吃東西,也可以生存在這無限空間裡,而且依然是那麼的青春美麗、長生不老以及法力無邊。

      神仙,不知道是哪一個空間次元的人,是這樣稱呼他們的主人的。

      聽說,主人以前很愛笑,心地善良,會為旁人著想,完全不是現在這個冷冷淡淡,我行我素,完全看心情做事的樣子。

      甚至,她連真名,都不是「玖」這個取自淺黑色似玉石的石頭的名字。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知情的人,都三緘其口的不願多談)?

      讓她瞬間失去了很多情感表達,和付出真心的意願。

      然後,就像放逐般地任自己一個人,在各個時空次元流浪著。

      汪,就是她一個人在時空次元中,獨自流浪時撿到的。

      據汪自己說,牠原本是一個個性乖僻的科學家養的貓。

      但是有一天,那個科學家在家裡做不安全的實驗,結果引發了爆炸。

      然後所有的有機、無機的東西,通通都在瞬間,被炸得片甲不留。

      當牠變成動物靈,在世間無所適從的徘徊時,剛好就遇上像幽魂一樣走著的玖。

      記得當時玖對牠說:「你也不知道要去哪裡嗎?我也是,所以,要跟我做伴嗎?」

      於是,被取名叫汪的牠(至今依然讓人覺得疑惑的取名),就跟著玖在各個時空次元流浪著。

      接著,才是他「悕」的出現。

      「你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當他出現在玖的面前時,玖看著他一下之後,這麼問著他。

      但是,他無法回答她這個問題。

      因為,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事?

      然後,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變成一個房子?

      當他有意識的時候,他就是一個房子,一個能穿越時空和次元的奇異房子。

      然後對自己「悕」這個含有悲傷之意的名字,也一無所知。

      然……

      他也不是無法知道自己身上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當他清醒時,有一個聲音曾很清楚的這樣告訴他:「你想知道你的過去的話,就自己解除那個禁制。」

      聽到那個聲音的一瞬間,他自己的第一個反應,竟然是拒絕!

      他拒絕去解除那個自己就能解除的禁制。

      他本能的害怕去解除那個禁制。

      所以他逃了,也開始在流浪。

      但是,那個流浪卻是有方向性的。

      他不知道自己在找什麼?

      但是,身體卻很清楚的,一直循著某個看不見的東西前進穿梭著。

      然後,在他見到玖之後,他馬上就確定自己在找的,就是她。

      沒由來的,他就是知道。

      之後,一直漫無目的地流浪的玖,或許是因為有了悕這個能安身休息的房子,整個人便安定了許多。

      甚至,她還有了閒心,給自己弄了個事情來做。

      什麼都能諮詢的店。

      非常有玖的風格的取名方式……

      一如店名,這是一間什麼都能問的店,什麼忙都能幫的店。

      但是,要做到什麼程度,能做到什麼程度,完全就是看她神仙高興了。

      不得她緣的,都是直接就趕走。

      不幹就是不幹,痛哭流涕都沒用。

      誰說神仙就一定要對找上門來的人的要求照單全收?

      她可沒有那麼慈悲喔!

      所以依著自己的性子,玖可是接客人接得非常隨興的。

      有時候遇上了非常無聊的請求,她卻接的很有興致。

      有時是非常嚴重的問題,她卻冷冷的將對方拒之門外。

      在當下,他們這些僕人,都會覺得主人的心思過於異常?

      但是,沉靜一段時間之後,再回頭看那個有著嚴重問題的人的後來發展

,卻會忍不住覺得主人真的是英明無比啊!

      怎麼說呢?

      其實有著嚴重問題的那個人,就是引發所有事情的元兇。

      為了不讓事情東窗事發,所以那個元凶,想找他們的主人幫忙毀屍滅跡。

      當時,不知道怎麼看穿那個元凶的主人,當然是直接把人給趕走。

      不然再看一眼,她可能會直接把那個元凶給滅了。

      「這樣就太便宜這東西了,外面那些想親手了結的人會罵我的。」

      忍住想「清潔垃圾」的慾望的主人,在冷冷地看著那個元凶,然後說完這句話之後,就把還不知道已經被看穿意圖,以及其所作所為的元兇,從房子裡丟出去。

      這做法,對開店做生意的店家來說,總是會招來怨恨的。

      但是,他的主人,完全不怕有人找上門來砸場啊。

      為什麼?

      開玩笑,她可是法力強大的神仙啊!

      要找碴?

      你確定嗎?

      那她只好幫他們預約好地獄的座位了。

      而且,她還有能穿越時空和次元的房子「悕」在,誰能找得到他們?

      房子一起飛、一遁形,馬上往下一個時空進發,誰找得到他們?

      想找碴?

      那就要有本事找得到他們,究竟是在哪一個時空的、哪一個地方啊!

      「這真的是一件讓人驕傲到,可以翹高屁股走路的事情了,不是嗎?」

      記得他們那位主人玖,曾發表過這種讓人想笑,但是又不怎麼笑得出來,甚至還有點彆扭的發言(因為跟她本人的氣質調調完全不合……)。

      「那樣走路屁股不痠嗎?悕你說呢?」

      力行主人發言的汪,在實際翹高屁股走路之後,馬上放棄的哀叫著。

      神經病才會那樣走路吧?

      『我沒有屁股,不要問我。』

      聽到沒腦袋的問話,悕的巨大話框由下往上的輪轉了一番白光,似乎是在翻一個巨大的白眼。

      這汪貓是不知道他是房子嗎?

      房子哪來的屁股啊?

      隨便想也知道吧?

      「哈哈哈……」

      聽到他們的對話,玖大笑了起來。

      而她那一天的那個不常見的笑容,也成了巨大話框悕的珍貴記憶。

      畢竟,玖真的不常這樣笑給他們看。

      而另一個他珍藏的、主人玖的表情,就是剛剛說到的無聊的事件。

      明明,也不過就是人類一直反覆犯下的愚蠢行為。

      但是,他們的主人玖,卻很認真的接起來的那件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