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這樣算是降妖師嗎?不,我只是一名公務員 第四回 文跡社彼女

      「您好!我是莒光高中文化遺跡社的社員,我叫楊茉婷,茉莉花的茉,女字旁的婷,因為想要做有關眷村的採訪報告,所以希望能夠得到您的協助!」

      走出家門,便看到前院裡站著一名高中女生,相當有禮貌地雙手壓在腿上微微欠身,並流利地自我介紹。

      「喔、喔……莒光高中的學生?」

      「是!我今年高二!」

      少女高聲地答應道。但不曉得為何,感覺她的聲音含著一些顫抖。也許是對自己突如其來的造訪有些不安。

      「呃……站在門口也不是辦法,先進來坐吧。」

      「好的!那就打擾了!」

      將少女引進客廳,茶几上已經備好一壺熱茶跟兩個洗滌乾淨的蓋杯,還有滿盛零食的幾碟盤子。看起來應該是此時正倚靠在通往餐廳走道的牆邊、被屏風半遮著的那名女孩所準備的。

      她雙手抱胸,對著來客抱以狐疑的眼光,也沒出言打招呼。

      可能是因為她不認為對方看得到自己吧,畢竟這名真身為「椅仔姑」的守護靈自稱善於隱藏。

      「請坐。真巧,我妹妹正在莒光高中讀書,今年也是二年級。」

      「是嗎?是幾班的?」

      「這我就不清楚了,」我乾笑了一下:「畢竟我們兄妹年紀差很多,平常也很少講到話。」

      昨晚久違地回老家借住一晚,也沒跟窩在自己房裡的我妹碰到面;是說上次見面恐怕是掃墓的時候吧,算一算也快半年前了。

      「哈哈,其實我也有一個小我三歲的弟弟,但因為我住在外面所以也很少連絡,偶爾會傳LINE貼圖而已。」

      少女笑道。她有著一頭披肩的暗棕色長髮,應該是很久以前挑染的,靠近髮根的部分已與齊切的瀏海呈現出原本的墨黑色。一雙蜂蜜色的瞳孔閃著光澤,水蜜桃般粉色的臉頰配上讓人聯想到覆盆子的小巧雙唇。也許正因如此,她的聲音才似莓果那般清甜吧?

      因為是星期日,少女穿著便服,粉紅色連帽外套罩在白色圓領衫外,搭配著桃紅色格子裙,整齊擺在門外的則是一雙藍白相間帆船鞋;不過進了室內,她也只得換上具有臺灣特色的紅白拖。是說屋裡的這些拖鞋是哪來的?

      儘管如此,同樣是十七歲,這少女比我家那陰沉的老妹實在耀眼太多了。

      不過畢竟年差十歲,還是未成年,我也只是,呃,看看而已。沒有什麼非分之想。

      所以在牆邊的那個女孩,可以不要再用那種看待變態的眼光刺向我好嗎?

      「妳說妳是……文化遺跡社?」

      「是!其實全稱是文化遺跡研究社,我們通常自稱『文跡社』。社團活動的內容主要是走訪臺灣各地的文化遺跡,然後寫成專題文章,在每個月一期的校刊報紙上進行連載報導。我們也會集合印製成小冊子,在校慶時展出。這是我們前幾屆的成果合輯。」

      少女一邊說著,一邊從自己的背包裡拿出三本B5大小的膠裝冊子。封面沒有什麼設計,用了標楷體大大寫著「臺北市立莒光高級中學   文化遺跡研究社成果發表合輯   壹」,跟大學時教授發的自製講義有一拚──除了拿來蓋泡麵之外,應該不會有人想翻來看。

      不過當我翻開內文時,發現其實還蠻有趣的,除了對每個遺跡簡介由來、歷史、所在地址,也會抒發一些造訪當地的心情,有的還附上黑白印刷的照片或插畫,甚至手繪地圖。以一個高中社團來說,算是很用心的作品。

      「還蠻不錯的嘛,看得出來花了很多時間,妳們很用功喔。」

      「嘿嘿,謝謝。只是不曉得為什麼每次校慶都沒有人願意拿起來看……」

      因為封面不吸引人吧。

      「我們還印了十幾本喔,如果您不嫌棄的話,還請收下!」

      少女又從背包裡拿出另外兩本,強行塞到我的手中。嗯,這些東西在社團裡很佔地方,所以想盡可能地送出去吧,我知道。

      我露出尷尬而不失禮的微笑,把收下的五本冊子暫時放到一邊:

      「所以,呃……楊同學?妳說妳今天來是打算做眷村的採訪?」

      「是的!請叫我『茉婷』就好。其實我本來的計畫,是想去山後那棟日本時代留下的溫泉莊,但因為昨天路過這裡的時候,覺得好像被一股力量吸引住了。看著外面立『保島一村』的拱門,又看到裡面這些矮平房,我猜想這裡應該就是課本上提到的『眷村』,所以今天就過來了。」

      少女開心的笑道:

      「這一定是命運的指引!畢竟學校附近的遺跡,早就都被學長姐們寫完了,沒想到還能被我找到一個老眷村,真是太幸運了!」

      我對牆邊的女孩使了一個眼神。而小紫只是皺起眉,微微地搖搖頭。

      然而我的這個舉動似乎被少女看在眼中:

      「那個……不好意思,我想問一下……那位女孩是誰呢?」

      聽到少女的提問,不僅是我,連小紫都訝異地杏眼圓睜:

      「妳……看得到我?」女孩指了指自己。

      少女反而一臉茫然:「為什麼看不到呢?啊,還是因為妳以為自己被屏風遮住了……抱歉,因為妳身上的服裝很特別,所以其實從剛才我就一直很在意……」

      面對少女的疑問,小紫雖然遲疑了一下,但還是落落大方地走進客廳。

      她雙手扠腰,挺起平坦的胸部,凜然地說道:

      「我乃保島妖村的主宰者、養女與兒童的守護靈,窺視過去與未來──唔嗯!」

      「啊啊啊──」我一個箭步衝上去摀住女孩的嘴。

      「嗯?」少女歪著頭看著我們詭異的舉動。

      「她是我表妹,叫做小紫,今天剛好跑來這裡找我,妳稍坐一下,我有些事情要處理。」

      說罷,我不顧少女困惑的眼神及女孩的掙扎,一手摀著她的嘴,一手摟住她的胸際,把她抱上二樓。

      「你、你幹什麼!放肆!」

      上了二樓掙脫我的手掌後,女孩不滿的大罵。

      「我才要問妳在幹什麼?哪有人這樣自我介紹的,劈頭就說自己是守護靈、這裡是妖怪村什麼的,不是每個人都像我心臟這麼大顆好不好。」

      其實也跟心臟大不大沒什麼關係,大概只是我的個性就是比較隨波逐流、順其自然而而已。

      「那你想怎麼辦?」

      「就暫時像我剛剛說的那樣,妳是我的表妹,然後隨便帶她在村子裡繞一圈,隨便呼嚨她一下把她打發走吧……呃,妳那是什麼表情。」

      「我在鄙視你。」

      女孩垮著臉,斜眼瞪向我:「居然要我扮演成你的表妹……唉……」

      「妳以為我樂意嗎?」有一個相差十歲的妹妹就已經夠頭大了,我也不想要有個年長幾百歲的表妹。

      「好吧,就照你說的。不過我很在意她為何能夠進來保島一村,以及為何能看到我……這件事非要查清楚不可。」女孩雙手抱胸,抿著嘴,皺起眉頭,甚至有些不耐煩地踱著腳,看來這件事對她衝擊頗大。

      在確定好彼此的角色扮演後,我跟小紫重新走下一樓,卻看到少女趴在地上,翹著小巧的臀部,在那台老舊電視機前左右匍匐。

      「啊、對不起!」趴在地上的少女看似快哭了出來:

      「我本來是想看看這台電視機的模樣,然後想轉一下上面的轉扭,結果它就掉下來滾到櫃子底下了……真的非常對不起!」

      少女一邊道歉,一邊探看櫃子底下,然後伸手探索。

      「別在意,畢竟是老東西了……妳先起來吧,我等一下自己再找就行了。」

      「不不,是我弄壞的,我一定能找……啊,摸到了!不過觸感好像不太像……」

      少女從櫃子底下收回手,只見她的手上是一塊漆黑的、某種讓人聞之色變的、亞熱帶地區經常出沒的昆蟲的殘骸。

      「呀啊───!」

      她慘叫一聲,急忙收手往後倒,卻因此失去平衡。

      「小心!」在她的後腦勺即將撞到茶几時,我趕忙扶住她。

      「啊……不好意思,謝謝您。」

      順勢被我扶起的少女,臉頰微微泛紅。

      也許是因為我也多年沒有跟異性有過近距離接觸,所以頓時覺得也有些難為情。啊、那個守護靈不算,畢竟那隻的外貌只是一個小屁孩。

      「咳嗯。那個,我找到了。」

      女孩的聲音把我們兩人拉回現實。少女尷尬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我則注意到小紫雖然手上拿著那顆電視機轉扭,但那身裪衫包括袖口仍保持雪白──不用想也能猜出她是用什麼「方式」找到的。

      「真是對不起,給您添麻煩了……我總是笨手笨腳的。」

      大概是因為這句話,我才注意到她的左手腕在袖口底下似乎纏著紗布。

      「不會,我也差不多。妳看我頭上的瘀青還塗著藥膏呢,這是我昨天彎腰找東西時不小心敲到的。」

      適度的自嘲謊言可以緩和氣氛。這是出了社會之後慢慢琢磨出的道理。只見少女聞言後確實也重展笑顏:

      「啊,不好意思,我好像還沒請教您的姓名……」

      「喔,我叫賴國群,國家的國,群體的群。」

      嗯,一看就是我那傳統保守、忠黨愛國的老爸會取的名字。不過我妹的名字就很詩情畫意,這是什麼差別待遇……

      「那麼,我可以叫您……『國群哥哥』嗎?您剛剛也說您妹妹跟我同齡……我這樣會不會有點太厚臉皮了?」

      少女貌似擔憂地微蹙起眉頭。

      「呃,不會,妳高興就好。」

      「好耶,那就請你今後還多多指教了,國群哥哥。」

      少女露出嫣然一笑,而我也死命地止住嘴角上揚。

      然後看到了目光冷峻如冰的小紫,一雙極度鄙夷的眼神刺向我。

      「……真是太好了呢,『國群哥哥』。」小紫用著毫無抑揚頓挫的語氣說道。

      ……要妳管!妳知道我妹打從出生這十七年來,都沒喊過我一聲「哥哥」嗎!不對,妳一定是透過「重瞳」看到我的過去才這樣諷刺吧!

      可能很小的時候有喊過吧,但我妹之後基本上就是直呼名字,不然就是用「喂」、「誒」、「那個」來代稱。唉……畢竟她最可愛的時候,也剛好是我最叛逆、跟家裡起衝突的時候吧。

      「呵呵,感覺真害臊,因為我其實一直很想要個哥哥呢。」

      少女說道。嗯,但如果真的有親兄妹的話就不會這樣想了。

      「咳嗯,」

      小紫輕咳了一聲,講我們兩人的注意力帶回她身上:

      「人類……啊不,茉婷姊姊不是要採訪眷村嗎?我跟『國‧群‧哥‧哥』可以帶妳參觀喔。」

      原本對讓女生稱呼為「哥哥」這件事的憧憬,就在如此充滿殺意的語氣下幻滅了。

      保島一村位處大屯山腰上。整個聚落的地勢由西南往東北逐漸抬升。充當眷村自治會辦公室的保島里十五號還算比較接近位於正西方的大門。

      說實在的,除了正門進來的那條大路沿線,其他的小巷弄我自己也還沒搞清楚過,目前已知的範圍只有保島里十五號,以及後面的隔了五戶平房的林投姐住處。

      「其實最早是東瀛……日本人蓋的房舍,好像是為了要探查礦產還是幹嘛的,蓋了幾兩棟給士兵住的軍營,還有一間馬廄。就是那邊那個,現在改成公共澡堂。自治會辦公室也是那時候原本的指揮所,因此才留下了和室的結構。」

      「啊,原來剛才那棟裡面有和室嗎?我想看!」

      少女一邊用著數位單眼相機拍攝村里的建築,一邊興奮地說道。

      「等一下繞回去再帶妳看吧。」

      在我掛著微笑、試圖展現最大的好客精神時,卻感受到來自身旁女孩傳來的寒意。

      「……」

      雖然什麼話也沒說,但那雙充滿鄙夷的眼光已經道盡千言萬語。

      小紫嘆了一口氣,然後繼續指著村內其他房舍說道:

      「不過,大多數的房屋都是三十八年之後,隨著國軍撤退來臺後才新建的。每一戶都是同樣的結構,紅磚瓦房,一廳兩室,後院有共通的灶房,不過後來隨著住戶自己改建,有幾戶的室內格局可能不太一樣。」

      「小紫懂好多喔,是國群哥哥教妳的嗎?」

      少女用著充滿驚奇地眼光看向女孩。

      「啊……嗯,她對這方面很有興趣。」

      事實上我對這裡完全一無所知,那位女孩才是這個保島一村真正的「主宰者」。

      「哇,好了不起喔。是喜歡傳統文化,才會穿這套衣服吧?那個叫什麼,Cosplay?長大後要不要一起來莒光高中的文跡社?」

      「嗯!好啊!」

      女孩僵著臉,盡可能地擺弄出貌似開心的表情。但那雙眼睛卻向我透露著「等一下就有你好看」的殺氣。

      少女再度朝周遭按下快門,拍了幾張照片:

      「那麼,這是什麼單位的眷村呢?空軍?陸軍?」

      「呃……應該算是,後勤特種部隊?」

      總不能說是妖怪吧。是說這個村子讓她這樣拍照沒問題嗎?

      「所以現在村子裡還有當初那些老兵跟軍眷嗎?」

      「沒有喔。保島一村裡『沒有人』。」

      小紫語帶雙關地回答道。

      「是喔……蠻可惜的。我本來想採訪老兵跟軍眷的。所以現在這裡是做什麼的呢?」

      「現在是文資局在管理。目前還沒有下一步的計畫。」

      大概吧。身為基層公務員的我也只能如此打官腔。

      「這樣啊……」少女看似有些失落:「如果將來能改造成文化園區,甚至可以提供住宿之類的就好了。我還蠻嚮往住在這樣的村子裡的。」

      「嚮往?」

      「是啊。以前看那些描述眷村,或是古早農村生活的連續劇,都覺得那樣的生活好棒喔!左鄰右舍一起互相幫忙,大家不只是家庭的成員,也都是村裡的一份子,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存在價值……」

      僅僅只是一瞬間,但自從見面到現在總是掛上揚的嘴角垂了下來,粉色的臉頰也面如死灰。但少女旋即又擺起開朗的笑靨:

      「如果能夠住進來的話,還要請國群哥哥多多照顧呢!」

      「啊哈哈,好啊,沒問題。」

      但妳不會想住進這個「妖村」的。說真的。

      揮著手,目送名為楊茉婷的少女離開保島一村的大門,我壓著聲音問向身旁的女孩:

      「……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別這樣瞪著我。」

      「那我就直說了。噁心。」

      「跟年輕女生保持友好互動有錯嗎!」

      妳知道高中讀男校、大學班上僅有的兩位女同學,一位被學長追走、一位在大一下學期轉系,上研究所後清一色都是男生,從學生時代至今都沒跟異性接觸的生活是什麼感覺嗎!讓我稍稍體驗一下從來沒經歷過的羞澀青春不行嗎!?

      啊,家裡那個不算。一般家庭應該是不會把妹妹當異性吧。

      「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啦……但要怎麼說……」

      小紫皺著眉頭,撐著手臂,右手的手指輕撫著小巧的下頷:

      「僅僅因為幾句話跟那種露骨的裝可愛表現,就被迷得神魂顛倒,這實在有點令人倒彈。」

      「我才沒有被迷得神魂顛倒!再說,她小我十歲耶,只是一個未成年小女生,我怎麼可能把她當對象。」

      「誒!?你難道不是戀童癖嗎!」

      「誰是戀童癖了!妳那什麼常識被推翻的驚訝表情!」

      「也是啦,戀童癖應該不會把女高中生當對象。」

      小紫彷彿找到解答般自顧自地點點頭。

      我大嘆一口氣:「我說啊……」

      「玩笑就先到此為止。」

      她突然換了一個語氣。

      而此時我們也走回了住家。只見門外的圍牆邊倚靠著一名穿著白色寬鬆圓領衫,罩著黑色針織外套,從短休閒褲底下秀出修長美腿的女子,一手撐在胸下,一手夾著冉起白霧的香菸。

      「那個女的有問題。」

      相隔一晚未見──臺灣傳說中兇惡的厲鬼‧林投姐,劈頭便是這句話。

      「三姑,妳甘有看到什?」

      在被我請進客廳後,彷彿把這裡當自己家一般毫不客氣的林投姐,翹起腿來坐在藤椅上問向準備就坐的小紫。

      「嘸。什麼嘛嘸看到。」

      「伊甘係妖怪?」

      小子搖了搖頭:「我無法確定。」

      「但係伊確實有妖氣,對嘸?」

      「嗯。」

      眼看兩人已經無視於我的存在,逕自把話題推展下去,我趕忙打岔:

      「呃,妳們是在說剛剛那位楊茉婷嗎?她怎麼了嗎?」

      林投姐深吸了一口菸,緩緩吐出白霧,然後彈了彈菸灰:

      「剛才那個女的,身上有妖氣。」

      「妖氣?」

      「嗯,」小紫點了點頭:「雖然一開始沒感覺──大概是我的靈力已經衰弱太多了,不夠我後來也有察覺到。並且用我這雙眼睛確認了一下。」

      女孩指了指自己已經變換成「重瞳」的雙眼。

      「人類,你還記得我說過,我這雙眼睛能夠看到什麼嗎?」

      「呃,好像是任何人、事、地、物的過去與未來?」

      「沒錯。是有關於『人』的人事地物。『妖魔鬼怪』除外。而我看不到那名少女的過去與未來,以及跟她有關的任何事物。」

      「妳的意思是,她是妖怪?但妳不是也說過,看不到我的未來嗎?」

      「三姑的力量已經衰落太多,有可能出現BUG。」

      林投姐插話道。而小紫則在一旁嘟嘴抗議「別說是BUG啦!」

      「但是我的力量是無庸置疑。打從那女的踏進村裡,我就聞到令人不悅的味道……」

      不知為何,叼著菸的林投姐突然皺著眉頭盯向我。

      她從褲子的口袋裡拿出隨身攜帶的盒形菸灰缸,將最後一截菸蒂捻熄後塞入其中。是說有這東西的話,剛剛就別把菸灰彈在我家客廳吧。

      「『魅妖』的味道。」

      小紫則對林投姐的判斷點了點頭。

      「『魅妖』?那是什麼?一種妖怪嗎?」

      女孩搖搖頭,而林投姐則微蹙起眉頭:「怎麼?連這一點基本常識都沒有,就進來保島一村?」

      「他是真的什麼都不懂。」小紫對林投姐說道,不曉得算不算是為我辯護,然而對方只是聳聳肩:「那好吧。」然後掏出黃色香菸盒,敲出一根菸重新叼到嘴上。

      「唉,還是我來解釋吧。」

      也許是看出林投姐置身事外的態度,小紫嘆了一口氣:

      「首先,雖然大多時候都被人類統稱為『妖怪』、『魔物』或『怪物』等等,但其實『妖、魔、鬼、怪』,這分別是指四種不同的『非人存在』。」

      坐在林投姐身旁的小紫,稍微探身往前,對我舉起手指來一一指點:

      「像我跟林投姐是屬於『鬼』,也就是由人類死後轉化而成的,但更細一點分類,我是『守護靈』,而林投姐是『厲鬼』,但無論如何,因為我們都有過身為人類的過往,所以情感上跟人類也比較接近。事實上,目前保島一村裡,『鬼』的比例相對較多一些。」

      原來這裡還有其他居民?我還以為只有妳們兩個咧。

      「而狹義上的『妖』,指的是動物、植物,或者是一些自然現象,在吸收天地精華之後轉變成的『非人存在』,比如蟾蜍精、貓鬼,還有像是白骨精、殭屍之類的──雖然後兩者常常被當成『鬼』,但其實它們通常已經喪失曾身為人類的情感。此外,由於人類的語言、文字具有『靈力』,所以純粹經由人類口耳相傳的『傳說』而變成的『妖』也所在多有。比起『鬼』來說,『妖』更不受人類規則的束縛,多半沒有善惡之分,只是為了保持自身存在而襲擊人類,也有極少數會選擇保護人類。至於保島一村的作用,主要是要降伏這些『妖』,進來村子接受保護。」

      「說白了,」

      林投姐吐了一口菸,插話道:「就是把生活在蓬萊的所有『妖』抓進保島一村進行監視與控管,以免危害人類社會。」

      「我不同意這個解釋。」

      小紫蹶起嘴反駁道:

      「『妖怪』是需要藉由人類的信仰與畏懼,換言之,是要被人類『記得』才能存在,如果沒有保島一村的話,『我們』會隨著時代推移,被人類遺忘而漸漸消失。」

      林投姐聳了聳肩,然後將目光轉向我:

      「三姑只是心腸太好。反正我們在人類眼中,本來就是『非自然』的存在,即使消失、歸於虛無,我也不覺得有什麼可惜的。反正天地萬物皆是如此,來時一場空,去時一場空。」

      這麼說也不無道理。特別是以林投姐的立場來說,搞不好人類對她的「畏懼」才是使她無法脫離現世的原因之一吧。

      「至於『怪』,多半都是自天地開闢以來就存在於世、超越生態常理的存在,也有經由人類出於臆測與畏懼,用語言將原本的『妖』或『鬼』湊合出想像中的『變異』。一般來說,因為『怪』的力量強大,並且往往無法進行有效溝通,所以保島一村目前沒有收容『怪』……倒不如說,我們有時還得配合人類一起驅趕『怪』。」

      然而林投姐接在小紫的話後:

      「其實那種驅離也是沒什麼道理的,人家在那片土地生存了數千、數萬年,只是因為人類入侵了牠們的棲地,就要把牠們趕走……倒是很符合人類自私的作為啦。」

      「但是,如果沒有驅離牠們,可能會造成許多人類的傷亡啊!」

      「死就死唄,誰叫他們要闖入那些『怪』的棲地。」

      面對林投姐的冷言冷語,小紫只是鼓起臉頰表示不服,但也沒有出言反駁。

      從兩人……呃,兩「鬼」的態度,很明顯看得出身為守護靈的小紫,跟身為厲鬼的林投姐,其實對於保島一村的存在及其方針有著截然不同的觀點。然而林投姐還是住進了保島一村,應該多多少少也是對小紫的想法有所妥協吧。

      說起來,打從一開始小紫就自稱是「保島一村的主宰者」,或許整個保島一村的運作與構想,不光是人類政府──國防部的計畫,小紫應該也是主導者之一。

      不過這樣聽起來,其實保島一村主要收容的,也只是「妖魔鬼怪」當中的「妖」跟「鬼」而已。

      「嗯?那麼『魔』呢?」

      對於我的提問,林投姐與小紫先是面面相覷了一陣,好像我觸碰到什麼難以啟齒的問題。

      小紫面有難色地摳著臉頰:

      「『魔』嘛……該怎麼解釋才好……」

      「簡單來說,我們也不清楚。」林投姐彈了彈菸灰。

      「不清楚?」

      「嗯。這麼說吧,你看這隻菸,你看到了什麼?」林投姐將夾著香菸的手伸了過來。

      面對這毫無頭緒的問題,我唯唯諾諾地答道:

      「呃,菸草、菸捲、菸灰,還有燒出來的煙?」

      「嗯。但你知道吸菸之後,在肺部會出現什麼東西嗎?我是指在正常人類的體內。」

      「……焦油?」印象中一些菸害防治的廣告會講這類東西。

      「對。」林投姐收起手,將香菸放入唇間緩緩抽了一口,伴隨著吐出一陣煙霧:「那就是『魔』。」

      「……什麼意思?」

      「你沒辦法從菸草、菸捲、菸灰,看出最後的焦油,但焦油必然存在。『魔』就是這樣的東西。祂們一直都在,存在於這個世界的每個角落、每個分子,甚至在每個人的心底深處,在每一絲不純淨的念頭;平常感受不到祂、認知不到祂,然而當祂出現的時候,你已經沒辦法清除累積在你肺部的焦油,只能任憑祂侵蝕你、控制你、摧殘你,然後,在你被徹底毀滅之後,祂又散化在自然中,不再被其他人所認知。這就是『魔』。」

      「聽妳這樣形容,『魔』根本是無敵的存在,沒辦法降伏祂或驅離祂嗎?」

      林投姐輕笑了一下,搖了搖頭。

      小紫也面色凝重地回答:「雖然可以暫時驅離,然而這就好像,你不可能把這地球的海水都抽起來過濾,或是把世界的空氣全部都用空氣清淨機淨化一遍一樣。『魔』是無敵的。而我們卻不得不與之為敵。」

      「也不必為敵,不要惹到祂們就好了。」林投姐倒是一派輕鬆地再度掏出盒形菸灰缸,將捻熄的香菸塞入其中。

      「言歸正傳,就像我是屬於『鬼』當中的『厲鬼』,三姑是屬於『鬼』當中的『守護靈』,『妖』當中也是可以分為不同種類;當然啦,這跟你要把人類區分成A型水瓶座還是肖蛇客家人之類的,所謂的分類也是有很多取向。我們剛剛所說的『魅妖』,只是泛指用魅惑能力拐騙人類的妖怪,確切的身分還無法確認。」

      「所以,妳的意思是楊茉婷是一種魅妖?」

      「倒也不是這麼說。」小紫答道:「只是她身上罩著魅妖的妖氣,所以阻礙了我的重瞳,無法判斷她的真實身分。」

      女孩從藤椅上站起身,在客廳內緩緩踱步。

      「有可能是被妖怪附身,也有不少不曉得自己在某個時間點、因為某種意外而已經從人類變成妖怪的案例。不管怎麼說,從她能踏入保島一村這一點來看,她絕對不會是『普通人』,不過,這些都不是身為妖怪的我能夠去查明清楚的。」

      她走到我面前:

      「所以,就得依靠你,用人類的手段去調查了。」

      「……人類的手段?」

      我茫然地望向女孩堅毅的目光。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