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2

      第一節下課,我靜靜地等著周圍的人輪番用各種理由靠近我,問我一堆問題。大部分的問題都不會超出我的範圍太多,而且我也已經準備好應答,但這次,居然乏人問津?

      周圍的人都小聲的交談,好像我本來就是這個班上的一員,對我的存在淡漠的讓人髮指……好吧,也許只是我不習慣這樣的開始。

      終於,有兩個男生從講台上拿完講義下來,並沒有回去自己的座位,反而是朝著我的方向走來,我看著課本卻沒把內容看進去,靜靜的等待。

      那兩人還沒走到我身邊,我就看見一雙穿著皮鞋的腳跑過去,一抬頭,剛好對上那個驚恐萬分的女同學的臉,她還是一樣,用著那副要哭不哭的樣子朝著門外跑去。

      「喂,關夏!」其中一個男生對著已經跑出教室的女孩背影大喊,惹得全班都朝著他們的方向望去。

      「算了啦柏源,你別每節下課都這樣嚇她,她遲早會去跟老師說。」

      「你懂個屁啊,你知道因為她昨天那句話,我從昨天到現在都不敢睡覺嗎!」

      聽到那個叫黃柏源的男生這樣說,他的搭檔毫不留情大笑出聲。

      「真的假的啊,原來你是膽小鬼喔?」

      「媽的,就不要哪天她也說你旁邊跟一隻,看你還敢不敢笑我,哼!」說完,黃柏源就憤怒的甩手離去,留下那個恥笑他的男生。

      我感覺到有道視線朝我望了過來,立刻反射性的捏緊手中的課本。

      「欸,新同學,你知道福利社在哪嗎?」我對上那道很有誠意的溫暖目光。「你陪我去福利社,順便認識一下環境,等一下中午肚子餓才不會找不到東西吃。如何?」

      約我去福利社認識環境的叫做秦笙杰,印象中,剛剛的起立立正敬禮就是他喊的,應該是班長沒錯。

      他走在我身邊,邊走邊跟我說我們班有哪些課要換教室,換的教室在哪個樓層,那個樓層又在哪個方向。

      「現在用講的你也不好記,要不然等一下我去拿張課表給你,順便把詳細的位置圖寫上去,如果你忘了就看那張就好。」

      「好,先謝你。」

      他勾唇,「不客氣。」

      買完飲料的回程經過了一個花圃,我看到那個叫關夏的女孩子就站在某棵樹後面。而秦笙杰也注意到了。

      他站定在走廊上,才正要大喊關夏的名字,關夏就從另外一邊跑走了。

      秦笙杰嘆了口氣。「唉,老是這樣冒冒失失的。」

      我專注地盯著關夏跑離的背影看著。

      『媽的,就不要哪天她也說你旁邊跟一隻,看你還敢不敢笑我,哼!』

      想到剛剛黃柏源大罵的樣子,忍不住好奇。「剛剛那個女孩子。」

      「嗯?」秦笙杰側過臉看我。

      「她……在那裡幹嘛?」

      秦笙杰噗哧一笑,「怎麼,你好奇嗎?」

      「是啊,她剛剛一個人站在那裡,好像在哭?」

      「不用好奇太多。每個班級裡面,總有一兩個特殊的學生不是嗎?她跟袁欣芸在我們班就是這樣的存在。」

      「袁欣芸?」

      「就是坐在你前面的那個女生。關夏有幻想症,而且個性又偏膽小,不容易與人相處。袁欣芸則是在這個學期突然變得易怒,因為太容易跟周圍的同學起衝突,所以才會被調到最後一個位置上的。」

      果然是班長,對班上的事情瞭如指掌。

      這下我總算是對我身為新同學,但周圍卻沒有半個人過來認識我這件事有點了解了。一定是因為我前方跟右前方分別坐了班上兩個頭痛的人物,所以才沒人敢靠近。

      尤其袁欣芸。剛剛會用那種疑似在生氣的聲音對關夏說話,原來是因為易怒。那不就好險她沒有收下我的紅筆,否則我現在知道這件事,是該送給她還是拿回來?拿回來她是不是會找我打一架?

      回到教室以後,班長坐回自己的座位,而我也回到我自己的,關夏卻在外面待了半節課以後全身溼答答的進教室。班上的同學似乎也見怪不怪,沒人問她為什麼會濕成這樣,連老師也沒太注意這件事。腳上的鞋子都像小孩的學步鞋一樣,發出滑稽的啾啾聲。

      周圍的人沒問原因,但紛紛遞出面紙給她,她委屈地又紅了眼眶。

      放學前秦笙杰果然依約拿了一張課表給我,上頭明確的畫滿了各個教室的位置,我不勝感激。

      「要不要跟我們去吃個冰?」秦笙杰這麼問,站在一旁的黃柏源將書包甩在肩膀上看著我。

      想到幾天前況穎交代過,她每天工作到八點,八點半才會到家,這之前我可以自由活動,要吃要喝都自便,就是不能超過八點半回家。

      於是我笑著點點頭,「好。」

      他們帶著我繞了幾條巷子,來到一家連冷氣都沒有的豆花店。老闆是一對看起來年邁的老夫妻,黃柏源熟捻的點了一碗豆花,而秦笙杰則自己點了一碗花生粉圓冰。

      「你要吃豆花嗎?」秦笙杰問。

      「好。紅豆的。」

      黃柏源聽完皺眉,「紅豆是女孩子在吃的吧?」

      「為什麼?」有人規定嗎?

      他翻了個白眼,「沒事。」

      餐點都上了以後,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黃柏源問我是從哪裡來的,為什麼轉學。我告訴他一個官方的答案,也就是我每轉一次學都必講的──我爸媽很早就死了,我們家的親戚都沒錢,只能一個接一個養。

      這也是事實,只是更接近事實的答案我不需要告訴他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