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惡女篇】第一章勾引老師的小遊戲2

          凌春是我的國中、高中同學,她是房東的女兒,住在我家樓下一樓。

        她總是藉著問功課的理由,跑來我家裡和我同擠在一張單人小床上面睡在一起,我們是可以摟抱在一起哭、一起笑,無所不談親暱的閨中密友。  

      我們同樣出生在單親家庭,她的爸爸是個美國人,還不知道女兒的存在,就拋棄她們母女回美國。所以凌春遺傳到爸爸,擁有一張混血甜美可人的立體五官長相,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垂散在肩膀上面,若是定點擺在櫥窗裡面不說話,活生生就像是一尊造型精緻的搪瓷娃娃般漂亮,吸引男人的目光。  

      「如果我能成為國際級耀眼的明星,爸爸就會在螢幕上看到我的存在,我們一家三口就可以團圓。」凌春總是把這句話掛在嘴邊提醒自己要努力。

      沒有人知道,現在個性積極又勇敢的凌春,懷抱著一家團圓的夢想,到處找尋試鏡演出的機會。小時候的她卻是一個懦弱膽小的女孩子,因為家裡附近的婆婆媽媽,總是用好奇的眼光看待混血洋娃娃,經常有人會忍不住,伸出手指觸摸或捏掐她的粉嫩臉頰,讓她尷尬的產生退縮心裡,直覺想閃避人群,所以在自我封閉孤單的長大。

      我是個性樂觀又不拘小節的女孩子,馬上要開學了,為了省錢我自己拿起剪刀,抓起一束頭髮直接在額頭前面,剪了超短的瀏海和齊耳的短髮。

      平常穿著廉價的短褲T恤,從來不化妝和打扮。為了節省家裡的飯菜錢,經常厚著臉皮,跑去和菜市場裡面,其他經營小吃攤販的叔叔嬸嬸們,伸手向他們索取賣剩下的剩菜殘渣,回家熱鍋之後又可以全家飽食一餐。

       別人嘲笑的眼光我根本不在乎,就算站在帥氣的男人面前,打個噴嚏也不會用手遮掩著,還會大剌剌站魯肉攤旁邊,用手指摳牙齒縫裡的菜渣。

      「妳是查某,不會幼秀一點嗎?會嫁不出去!」媽媽總是搖頭嘮叨唸我,我用一臉傻笑回應。心裡想何必要做一個虛偽做作的女孩子呢?哈哈!我是自然派美女。

      我這些粗魯的舉動,讓總是陪著媽媽到樂華市場買菜,或是坐下來吃魯肉飯的凌春全部看到了,她經常對著我露出甜美的微笑。

      國中一年級的時候凌春和我分到同班,還坐在我前面座位,我們就像失散重逢的姐妹般做了好朋友。

      她說不想交男朋友,於是國中三年我就像是保鑣似的,替她擋掉雪片飛來的情書,也排除男孩子對她的騷擾。

      我們手牽手一起參加學校內各種活動的親密動作,還被老師懷疑起特殊性向,一起抓去輔導教室約談。

      天啊!別懷疑,我的名字叫做柳曉洋,雖然陽剛些,但是我和凌春舉起手掌做保證,大聲對老師說:「我們都愛的是男生。」

        口

      當我們一家四口人坐在客廳沙發上,看著受虐待的八點檔的連續劇時,只有我一個人常常感動到拿著衛生紙嚎啕大哭。

           「何時才能有人注意我的內在,不要只看我的外表啊!我也好想要愛情的感覺,那個有愛心的男孩子,趕快來愛上平凡的我吧!」我常常摸著後腦杓,看著電視連續劇,自問自答的陷入發呆狀態。

      凌春只要在我的房間裡面聽見我的碎碎唸,就會甜笑的瞇起眼睛,將我推到懸掛著鏡子的牆壁前面,將下巴緊貼在我的肩膀上面取笑說:「曉洋,我們已經長大了,女生要有魅力才會吸引男生眼光。」

      「屁啦!一個男人若是只會看女人的外表美醜,這種男人不要也罷。我將來想要的男人,一定要看見我的內在美,妳不覺得我的內在又溫柔又善良嗎?」我誇張的對著鏡子嘟起了紅唇,瞇著一雙單眼皮電眼,假裝嫵媚的搔首弄姿誘惑起凌春,看見她張大嘴巴笑開了的表情,我終於傻笑的自我妥協了。

      畢竟男人真的是視覺系動物,只在有表面的美麗才能吸引他們靠過來。

      我看看鏡子裡面的自己,雖然有一對雙手捧起來還算有重量的大胸部,不過被廉價又皺摺,像鹹菜乾發黃的襯衫包裹住。從來沒有保養過臘黃臉色和熊貓的黑眼圈,自己剪的像狗啃的短頭髮,真的離漂亮有一段遙遠的距離。

      「曉洋,我想我戀愛了。」凌春凝視著鏡子中的自己,突然雙手捧著泛紅的像蘋果似的臉頰脫口而出。

      「他是誰?」我用小姆指摳摳耳朵好奇的問。  

      「祕密!」凌春將手指放在嘴唇上面:「我們剛開始交往一個月,他說不想在校園裡面公開戀情,怕會引響我們讀書的心情。」

      「我們是好朋友也不能說嗎?」我雙手插腰假裝皺眉生氣。

      「曉洋,別生氣,不是我不願意告訴妳,他說戀情還沒有成熟,所以不能公開。」凌春又將下巴靠在我的肩膀上面,從後面將兩隻手掌伸到我前面,握緊著我的手掌。

      「好朋友不是應該無所不談嗎?」我嘟著嘴生氣的埋怨。

      「曉洋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如果那一天能夠大方的公開愛情   ,我一定第一個告訴妳。我得到幸福,希望曉洋也要幸福。凌春主動拉起我的小指頭勾著,做出幸福的約定,露出甜美的笑容說:「我們兩個人都要幸福喔!」

      凌春的話讓我心裡感覺到友誼溫暖的力量,眼眶泛紅,露出微笑不再勉強她說實話。因為我也對她隱藏了秘密。

      我心裡也有暗戀的男孩子,可惜這段愛情只是我一個人的少女幻想,所以暫時保密。

      深夜凌春熟睡,我的腦海中反復出現暗戀的那個男孩身影,翻來覆去根本就睡不著乾脆起床,坐到書桌前面從抽屜中拿出我的紅色愛情紀事簿,嘴角微微往上揚起甜蜜的笑容。開始回憶記錄下在我和他之間,所發生不可思議的愛情奇蹟,還有偶遇的過程。

      口

      我的班級是一年九班,可能是因為我留著一頭像狗啃的短髮,總是大拉剌剌的拉開桌椅,一屁股坐下的粗魯舉止動作。特立獨行的只和隔壁乙班的凌春一起上下上學,玩樂在一起,所以同學們背後給取個外號叫我男人婆。

      反正我也不在乎這些背後的事情,我只想要在這個班級堅持不吵、不鬧的生活態度,平安度過高中這三年就夠了。

      我上學唯一的目的就是安靜的讀書,當然還有偷偷幻想,會有一個男生喜歡我,抽屜裡面能不能多塞些情書和巧克力。

      坐在我前面座位的女孩子名字叫做樓菲妮,聽說她是鳳安高中入學考試第一名的資優生,精通中、英、法三國語言。

          她的身高大約一百七十五公分也是高人一等,身材更是優美的凹凸玲瓏有緻、纖細瘦長。頭髮整齊往後梳著高高的長馬尾,露出清純、白皙無瑕疵漂亮的巴掌小臉。她最有特色的是那一對細長,笑起來彎彎瞇瞇的小眼睛,和嘴角往上揚起的豐厚紅潤嘴唇。

      她開口講話有著娃娃音的軟聲嬌嗲,是那種會讓男孩子產生酥麻感覺的聲音。我直覺的反應猜想,她應該是一個弱不禁風的嬌弱女孩子,沒想到她的個性非常強悍和霸道和外表完全不同,嚇得我對她產生恐懼的心理。

      每天早上,她就像模特兒般抬頭挺胸走秀似的,拎著小巧書包走進教室上課。班上有一群身高和她差不多高的女孩,立刻從坐位上站立起來包圍著她,像跟班似的全部乖乖聽她說話差遣辦事,還恭敬的一起喊她一聲:「早!女王!」

      我聽了女王兩個字就有些反感,她也不客氣的擺出大姐頭的驕傲架勢,連遠本吵鬧的男同學,好像也不敢輕易惹她的安靜下來。

      開學已經平靜的過了一個月,除了開學的第一天樓菲妮分配座位在我前面,第一眼看見我的長相驚訝的鬼叫了一聲:「妳是人還是鬼啊!」還好奇的把臉頰湊到我面前,仔細的看了我大概五秒鐘,露出一抹嘴角向上彎曲的詭異笑容,瞪了我一眼。從此以後沒有再和我說過半句話。可能因為我在這個班級太安靜、渺小,所以她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裡,懶的理我。

            樓菲妮那一句對著我,脫口而出說妳是人還是鬼的這句話讓我很在乎,我真的有醜到像鬼嗎?我很不喜歡她這種說話的態度。

      今天上學,我看見樓菲妮還是跟平常一樣高姿態走進教室,走到自己的座位還沒坐下,就看到桌面上擺了一個四方盒包裝精美的小禮盒。

      她挑了挑眉毛,態度驕傲的雙手盤在胸前,斜眼瞪向站在身旁一個留著短髮,長相就是一臉苛薄晚娘臉孔的跟班,名字叫做杜心羽,用眼神暗示她,拿起禮盒檢查搖晃一下。

            「又不是送妳炸彈,幹嘛要叫跟班搖晃啊!」看見她們小心處裡一個小禮盒,誇張的模樣,我真的很想發笑。

         「菲妮,這是大三元的蛋糕!」杜心羽故做驚訝的說。  

      「拿去丟掉,我不想吃這種廉價的路邊食物。」樓菲妮看都不看一冷漠的說。  

      我看見杜心羽調皮的吐一下舌頭,嘻笑著將蛋糕盒子,像投籃似的往空中拋投丟入垃圾桶內,沒丟準掉落在地上。

      「蛋糕是可以吃的食物,竟然這樣拿來玩耍。」我心裡大叫一聲。

      「呵呵!杜心羽!丟準一點!妳這個沒有用的東西!沒吃飯啊!」另一名小跟班,名字叫做唐渼汶也跟著瞎鬧起來。她是一個身材高壯,體型微胖的女孩子。她一臉兇惡的斜眼使個眼神,給一直安靜站在一旁不說話,鼻樑上戴著厚重近視眼鏡,長髮披肩戴著紅色頭箍,名字叫做邱依純的女孩,她立刻跑腿似的乖乖聽話跑上前,撿回蛋糕雙手交還給杜心羽。

            我注意到班上的同學們,看見她們這麼糟蹋食物,雖然大家都露出無奈的眼神,卻是冷眼旁觀,沒有人願意站出來面阻止。

       難道這個班級的同學,都像我一樣膽小怕惹事嗎?還是樓菲妮背後有股邪惡的勢力支撐,所以大家不敢惹她,難怪她們這麼囂張大膽的玩了起來。

      「好!再來一次,我一定會投準一點。」沒人阻止,杜心羽玩得起勁了,瞇起一隻眼睛瞄準再丟一次,還是掉落在地上。  

      「滾啦!沒出息的傢伙!嘿嘿!我來露一手!」唐渼汶用體型的優勢,扭腰將杜心羽推撞到一旁,轉頭怒罵站在身邊的邱依純:「看什麼看!妳也跟別人一起看戲嗎!不會自動去撿回來啊!」說完還動手捏一下邱依純的手臂皮膚,不客氣的動手把她推上前,讓她去撿回蛋糕盒子,雙手恭敬的遞給她,重新拋投卻沒投中。

      「小渼!妳才真正遜斃了!」樓菲妮眼神充滿輕視,終於看不下去大聲嘲起來。

      「剛才是失手,重來重來,這次一定中。」唐渼汶不服輸的用手肘撞一下邱依純的手臂,叫她重新撿回來。

      「我靠!這群資優生在搞什麼玩意,難道又是一群住在雲端上的千金小姐嗎?難怪叫做女王。大三元最便宜的蛋糕一個也要二百塊,我家要賣出幾碗魯肉飯才能買到一盒蛋糕,唉呀!好浪費……」我撥一下指頭,再吐出舌頭心裡偷偷埋怨。  

      「住手!妳們怎麼可以這麼隨便糟蹋送禮物的人心意!」終於有人挺身出面說話了,這個憤怒中帶有威嚴的吼聲,是從坐在我左邊座位的男孩傳出。右邊的坐位則是空蕩了很久,只知道這個沒來上學的學生名字叫做童鹿。好像是地下樂團的小歌手,開學一個多月了從來沒有來上過課,所以我還沒見過他的面。

      吼聲驚人男孩名字叫做于紹華,是我們班的班長。他的特色就是擁有兩道粗黑眉毛,有如銅鈴般大顆的眼珠,兩側臉頰有些刮不乾淨的鬍渣,長相充滿男人味的粗曠,他那身高一百八十多公分的體格,雙手按壓桌面直接站了起來的氣勢,對於只有一百五十幾公分的我而言,真像是個大巨人的壓力。

      「樓菲妮同學,食物不想吃也不要浪費,這是贈送禮物的人的一份珍貴心意,馬上去撿起來帶回去吃。」這回說話的聲音是一個成熟穩重的聲音。

              我抬起頭一看,是我們的熱血班導王城老師。他才三十歲,身材高大,理著短平頭,長相年輕又帥氣,是女同學們心中崇拜的偶像人物。

      聽說王城老師出身教育世家,對教育有顆熱誠的心。

      唐渼汶被王城老師怒瞪一眼,心裡不服氣的咬著下嘴唇,心虛的偷瞄了樓菲妮一眼,只好低頭走上前把蛋糕從地上檢回來,小心還給她放在桌面上。  

      我抬頭斜眼偷看其他同學的反應,感覺到大家憋著嘴偷笑的高興表情,王城老師讓樓菲妮吃鱉,好像替同學們出一口怨氣似的大快人心。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