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節儲值注意事項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1 ─ 我忘了你卻記得

漫無目的的走在一片可以稱為花團錦簇的花園中,眼前的景象足以令所有人停下目光、驚豔並且流連忘返。不得不感慨,對於常哀歎經費不足的公立學校來說,我即將就讀的這所國中,在景觀方面,比起其他學校好了不只一點兩點,幾乎能夠媲美一些小有名氣的旅遊聖地了。

但現在的我卻沒有興致認真欣賞這些美不勝收的風景,反而是疾步走過,絲毫不曾慢下腳步。並不是我對眼前的美景完全無感,也不是我心高氣傲看不上眼前的景色,而是因為一個令人嘴角抽蓄的理由──我,迷路了。

「靠,一個學校沒事蓋這麼大做什麼?有夠難找的!」

我看著眼前清楚明了的地圖,心裡只覺得著急,我可不想第一天開學就遲到啊!我暗暗埋怨著自己,早知如此,昨天就不拒絕兩位好友一同上學的邀請了,一時賭氣的報應還真是馬上應驗。而我生氣的原因,說到底,也不過是在遷怒罷了……

「芸芸,看來我們冬季大三角的緣分就要被拆散了呢!」

「一個人在別的班級要好好加油喔〜我們有空會多去找妳的!」

難過、生氣、失望等種種情緒交雜在一起,我只覺得不敢相信,難道,只有我在為了三人不同班而憤慨嗎?為什麼她們竟這麼無動於衷?被一時太多的情緒沖昏頭,以至於現在這副慘狀────

停!止住止住!現在這時間完全不是懊悔的好時間,再繼續下去,我真的逃脫不了遲到的命運了!按著想嘆氣念頭拍拍自己的額頭,唉〜笨蛋,就算想好好懺悔也要分清楚時間點啊!

再三考慮過後,我無可奈何的選擇了最簡便、最輕鬆、但我卻始終礙於自尊驕傲而不願選用的方法──問人。我走到掛著各個教室位置分布的地圖前,低著頭小小聲地問著一位正認真查看地圖的男生。

「那個……不好意思,請問你知道七年八班的教室在哪裡嗎?」

當他轉過頭疑惑地望向我的瞬間我恰巧也抬起頭看向他,我們兩個的視線在空中短暫的交會後,又迅速地分開,但我卻沒遺漏他眼底的那抹淡淡的驚訝。奇怪了,他在驚訝什麼啊?

但我同時也驚訝於他的外表,秀氣的眉毛下是比許多女生更長些的睫毛,黑白分明的大眼僅在初相見時閃過了一抹驚訝……或是其他更複雜,我說不清的情緒後便歸於平淡,紅潤的薄唇此時正誘人心魂的微微上揚,不得不承認,眼前萍水相逢的男生絕對具備通殺萬千女性的資本。但是那麼漂亮引人遐想的外貌卻被左眼上方的一片說大不大,說小卻也有四分之一個手掌大的胎記給破壞殆盡,就像一件純白無瑕的白襯衫染上紅豔豔的番茄醬一般,就算只是一小點,也會使人無限放大那個缺失。越是完美的東西,越是容不得一絲瑕疵。

「同學,如果妳打算繼續發呆下去的話,我就不等妳先走囉〜畢竟,我也快遲到了。」

聽到他這話後,我瞬間收回全部心神,低下頭臉火辣辣的燙著。太丟臉了,第一次見面就看別人的臉看到呆是怎麼回事?劉家芸,振作啊!現在可不是沉溺於男色的時候!

「呃……對不起。」

搶在他開口之前,我繼續說道,「別用指路的!這學校這麼大,就算當下聽得再清楚,走到一半我也絕對再次迷路。」我的路痴可是兩位閨密好友異口同聲認證過的,真材實料,絕無摻水之嫌。不過這些話我當然不敢說出口。

「我沒打算指路。」

我抬首,正好撞上他半笑不笑的眼睛,無視他的笑容,我有些期待的問:「所以,你可以親自帶我過去嗎?啊……可是這樣一來一回,你不就遲到了?」

想到這點,原先的滿腔興奮瞬間又被澆熄。總不好為了自己而拖著別人遲到吧?再說了,他願不願意為了我而冒著開學第一天就被老師記下的風險還不知道呢!

「妳真的很可愛耶,自己都快陷入困境了還顧及著我。別擔心,我不會遲到的。」他比一般女生低沉卻又比許多男生略高的聲音在我頭頂想起,還不等我做出任何反應,他已回答我的疑惑,「因為,我跟妳同班。」

「咦?」

「我是彭廷恩,請多多指教囉。」邊加快腳步邊說道,彷彿測量好的一樣,停在教室旁的樓梯,他微微一笑說出最後一句話。

「我是,劉家芸……也請你多多指教。」

聽到他的話,我當下幾乎想從樓梯上挖個地洞鑽下去了。才第一天就被未來三年的同學看到自己難得一見的醜樣,嗚〜我還要不要活啊!幸虧長年來的冷漠還足以面對眼前的窘況,讓我在最後關頭即使理智抽離也能夠冷靜的回答。

撐過一個早上漫漫長的發新書、打掃教室、校長演講、選臨時班級幹部、科任老師介紹,感覺每一分鐘都被擴大了十倍,中午時段,我無力的趴在桌上小心翼翼地使用這得來不易的喘息。聽說下午還要繼續在烈陽底下進行姿勢矯正啊,思及此,我連想哭的心都有了,於是,我開始認真考慮裝昏倒被同學抬去保健室的可能性。

「劉家芸,妳不吃午餐嗎?」今天初相識又恰巧坐我旁邊的彭廷恩好心走過來關心病懨懨、一副要死不活,趴著一動也不動的我。

「不吃了……我要休息……」抽出僅剩不多的氣力,我斷斷續續的回答道。

「那妳下午怎麼辦?還有一個小時的姿勢訓練,不吃一點身體怎麼撐得下去?」

「如果下午餓了再吃早餐就行啦……剛好我早餐到現在都還沒吃……」

一秒、兩秒、三秒………

「等等!你說一個小時?!」

比別人反應足足慢了三拍,我跳起來,不可置信的問道:「這麼久?!不對,這麼確切的數字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可是臨時班長啊,雖然責任重大又超忙,但同樣的私權可也不小……不過我記得這份公告我有貼在黑板上啊?妳沒去看?」

忘記了。

「連這麼重要的東西都可以忽視?如果是需要操練三個小時妳該怎麼辦?」

不怎麼辦。三個小時我大概就真暈了。

「人是鐵飯是鋼,快點去吃飯補充點能量吧!」

「彭廷恩『臨時』班長大人,我的身體不用你多擔憂。說完了的話麻煩請你安靜下,別打擾了其他同學的休息。」

在他單方面的說了這麼多以後,這是我頭一次回話,不僅口氣不佳,更用頭努了努身邊的同學示意:可不是只有我,這麼做的人多著呢!若有心的話,麻煩您一個個去關心其他同學吧,我就不必了。

原以為我的不善會換來好心關切的他的不滿,沒想到,他臉上笑意只不過淡了幾分,仍舊好脾氣的說道:「不好意思,那我不打擾妳休息了,要記得好好保重身體啊,我的『臨時』副班長大人。」

靠!提到這個痛處,原先因他的善意而軟化幾分的心瞬間甩去所有自責反省。

班長、副班長甚麼的聽起來好像很威風,實際上事情可半點不少,至於為何是我們兩位?原因無他──因為我們是唯一比老師慢到教室的啊!在無人自願後,老師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我們,並理所當然地將這兩份吃力不討好的苦差推到我們頭上。臨時二字不過是安慰,等到一個星期後的投票公選,還不熟悉的彼此誰不投給我們呢?

座位等同辦理,相鄰的座位是講台下的第一個,同樣是沒人要所剩下的。所幸這真是臨時,幾天後便會依照身高重排了,但看看我這嬌小玲瓏的蘿莉身材,能夠離前排多遠?

思及此,我暗暗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打定主意接下來一定要藉職務之便處處與他唱反調,但沒多久,我便後悔自己沒聽他的話了。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