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壹話:夢中的燈盞(1)

黑暗中,又一盞燈亮起了。

鵝黃柔和的光束透過精美的宮廷花燈透射出來。宮燈做工精細,以圓為底,尖尖的攢頂的末端均系上了七盞小燈,每一盞小燈的底下均有流蘇,但不是每一盞燈都是亮著的。燈的邊框都以褐色的邊框為主,上頭還雕刻上了壹些暗花紋路。光束透過白綾布分投射出來,華貴非凡。然而,他不曉得這些燈盞究竟有何意義。

四處都是暗淡的,只有那盞燈是亮著的。

他很納悶,「又是燈。你到底要我做什麽呢?」

每當他想要伸出手去觸碰這些燈的時候,他就被拉離得遠遠的。畫面就此消失了,他也就驚醒了。

坐在床上,他看著自己熟悉的房間,嘆了壹口氣。他的房間不大,只可容納一張單人床,一個衣櫃、一張桌子和一個矮櫃。除此之外再無其他東西了。

「又來發這樣的夢。」

這個已經是他夢見這樣的燈盞的第四天了,前面四天都是同發著同樣的夢境。每一晚都有不同的燈出現,前兩天還夢見他死去的爺爺,手中提著一盞宮燈來找他。

「阿琛啊,你來幫爺爺壹個忙,可以嗎?」

他每次想要搖頭拒絕的時候,他就會彈出夢境。這件是讓他懊惱不已。

抓了抓頭,管琛坐在床上細數著前後四天出現過的燈盞。

樸素的煤油燈、古色古香的走馬燈、華麗的水晶燈、傳統的宮燈……

「爺爺,你究竟要我幫你什麽啊?」

煩死了。

他按著自己發疼的額際,沒打算繼續思考下去,下床赤腳他在地板上。

樓下傳來了他老爸的聲音,清晰得隔著房門也能聽得壹清二楚,可想而知他的嗓音是多麽得大。管琛打開了門,離開了自己的房間,下樓去。

「爸,我不就下來了嗎?」管琛剛抵達一樓,開口對著人在廚房的老爸喊道。

拿著鍋鏟的中年男人從廚房裏探出半個身子來,「臭小子,你終於舍得下來啊!」

空氣中飄出一絲食物香濃的味道,味道變得越來越濃烈,接著出現了烤焦的味道。

「爸,你是不是在煮著東西啊?」

接著他看見某人的臉色驟變,大呼:「我的蛋!」

管琛看著他父親的舉動搖頭,笑了。不管他父親想要怎麽處理他煮焦的食物先去盥洗一番,待會吃個早餐就要開始去跟父親去做生意了。無聊的一天又這樣過了。想到這裏管琛嘆了一口氣。

等他來到餐桌上的時候,桌面上果不其然的出現了五碟烤焦的雞蛋以及一碟炒米粉擺放在桌子的中央。他老爸的臉色焦黑如碟子裏的雞蛋,管琛不敢出聲,還是靜靜低頭抓起筷子吃米粉比較好。他不想開口惹怒他的父親,免得自己的耳朵要活受一天的罪。

每日早上,管琛家都是籠罩在這種氛圍下,家裏已經很久沒有他老媽出現在餐桌上了。要是有她的在,家裏三餐應該不至於那麽的乏味。他想他會更樂意地吃著他老媽烹煮的食物。

安靜的氛圍像一場即將來襲的暴風雨,烏雲密布的,想必他老爸夾起第一口米粉的時候就會開始在他的耳邊嘮嘮叨叨的。每天如此,他倒是習慣了。

然而,今日卻很反常的,他老爸安靜不已,靜靜低頭吃著自己的米粉。

岔開了雞蛋,煎焦的雞蛋別有一番風味,他切掉焦黑的部分準備放入嘴巴裏咀嚼時,原以為今天會列外的每日例行還是如期上演了。

「阿琛啊,你整天都睡到這麽遲,不能早點起來幫忙的嗎?晚上只顧著打機,又不睡覺,幾時才會變得成熟一點,少讓我操心啊?」

原本還覺得味道不錯的雞蛋的滋味頓時消失殆盡了。管琛擡起頭來,用不善的眼光對上了他的老爸,「爸,等一下我不是會去檔口幫忙你一整天嗎?」

「是。但早上還不是我一個人在削番薯,芋頭的啊。我要你給我早點起來做這些準備功夫,但每次你死去哪了?」

啪的一聲。

褐色的竹筷脫離了管琛的手中掉落在桌面上。他起身對著他老爸大喊道:「爸,你真的很煩叻!我不睡覺是我的事啊!你管我這麽多做什麽,媽在的時候你有這樣管過嗎?!」

「你住口!」

哪壺不提提哪壺。管琛這麽做不就等於自掘墳墓。他媽媽在這個家裏已經成了禁忌,而管琛偏偏在這個時候提起她的名字。

飯桌上的另壹側坐著兩個大概是中學模樣的男孩,他們穿著白色短袖上衣以及軍綠色的長褲,分別是管瑀和管玏。只見他們兩個以最快的速度吃完米粉和雞蛋後便快速地抓起了自己的書包以一句上學快要遲到的話語逃離了家裡的暴風雨。

管琛看著他的弟弟們幾乎是用夾著尾巴逃走的速度來離開家門,他就曉得今天自己又再次把自己釘在靶子上了。不曉得他是沒睡好的關系還是哪來的豹子膽,竟然二話不說逃回去自己的房間裏,丟下他老爸一人在飯桌那。

等他回房冷靜後,他才愕然發現自己做了一件非常不該做的事情。他不該頂撞他的老爸。

「遭了!今天的日子肯定是不好過了。都是爺爺你啦!沒事老是出現在我的夢裏,我答應你就是啦。」管琛對著空氣道。

管琛來到了他房裡唯一的鏡子前,盯著鏡子看。一張皮膚黝黑,微胖的國字臉上有著兩道劍眉,長相沒說太出眾,但勝在他有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從鏡面裏反映出來。然而,這雙眼睛最近變得有些小,是因晚上無法好好入睡的關系。管琛覺得自己有些辜負了他老媽給他的這雙眼睛。亂糟糟的短發隨意亂翹,看了都覺得有些心煩,管琛抓起了梳子隨便兩下就把頭發梳好。

當他整理好自己的儀容後,換掉了身上的睡衣,穿上了較為吸汗的藍色上衣和一條卡其色的短褲下樓去,飯桌上早已被他老爸收拾幹凈,沒有壹絲臟亂。

至於他老爸,他環視一周並沒見到他蹤影了。管琛就知道他在生自己的氣,沒等自己就徑自跑去開檔了。他嘆了一口氣,關好門窗後便去檔口去幫忙。要是他再不加快腳步的話,恐怕他的耳朵有得遭殃了。

來到了檔口,管琛的老爸脖子上圍著白色「祝君安好」的小毛巾依然對他沈著臉,也沒擡頭正眼瞧他,眼睛只管顧著油鍋裏的油炸小吃。滾熱的油上漂浮著一條條炸得酥脆金黃的油條。

  「老板,今天給我五個鹹煎餅,紅豆餡的和兩條油條。」來光顧他們檔位的是壹名熟客安娣。

管琛熟練地用夾子夾了五個圓圓的餡餅和兩條酥脆的油條包好後遞給安娣,速度之快不過是眨眼瞬間。

「陳嫂,明天我們休息啊,後天才會開檔。」他老爸已經把油條撈起來,放到吸油紙上瀝幹多余的油分。金黃色的油壹滴壹滴的從篩子中滴落在灰色的油紙上。

炸好的酥脆小吃在空氣中散發出誘人的香氣。

「哦,知道了。吃了你們30年老字號的炸料,哪裏還會想要去光顧別家啊,我後天再來啊!」穿著樸素的安娣笑著說。

「要不是有你們這幫街坊支持,我們哪裏可以在這裏賣這麽久啊!我還要多謝你們呢。」他老爸放下了油條,與對方閑話家常兩句。

「哪裏哪裏。」

語畢,安娣便離開了。

今天的生意不知為何特別的好,人潮特別得多,他們幾乎忙不過來,還沒到早上十點就賣完了。眼見生意那麽得好,他老爸怎麽不趕緊抓緊機會再多賣壹些呢。

「阿琛,你幫我炸著先,我去買香蕉。」他老爸吩咐完他後邊匆匆離開檔位前往水果攤去了。

管琛漫不經心地開始油炸香蕉。他邊用長筷子翻動著鍋中的香蕉,邊陷入思考中。他對於他爺爺要他做的東西有些耿耿於懷,有種很迫切的感覺。

「啊——」

滾燙的油不小心濺到他自己的手背上。他的手背上立即紅了壹片。他立即反應過來,馬上撈起快要變成焦黑的香蕉放到壹旁去瀝幹粘在上頭多余的油分。

此刻,他老爸回來了,看見顏色偏深的炸香蕉,額際處冒出了許多青筋,「阿琛,我叫你炸香蕉,不是叫你炸到焦!你搞什麽啊?!」

被他老爸突然這麽壹喊,管琛失手了,滾燙的油就這樣濺到他的手背上。

管琛被油燙傷後,心情難免會有些急著,按住被油濺到的紅腫部位,「爸!你這麽厲害,你來炸啦!我先回去了!」

說完,他就抓起了自己的背包,頭也不回地離開檔位。檔位上留下他老爸一人,氣得他直跳腳,「臭小子,你有本事就別回來!」

管琛冷哼一聲,很有骨氣地單肩背著自己的背包回到家中給自己洗澡上藥。上完藥後,他躺在床上,昏昏沈沈的,不久便陷入了夢鄉之中。

回書本頁下一章